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二十二章、在蛛网中挣扎的西驻部校尉

第二十二章、在蛛网中挣扎的西驻部校尉


  初冬时节,临近午时,太阳高挂当空,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但是因为西边不远处的山谷处,不停往这边吹着西风,将太阳传递到身体的热量再次带走。

  而山谷东面,正有支五百人左右的军队正缓缓地往山谷的方向走来。

  这是一支阵型完整,并装备精良的军队。他们迈着相同节奏的步伐,没有丝毫言语默默地走着。

  就在临近山谷一千多米的时候,在队伍最前方的一个脸色冷峻且威严的壮汉忽然做了一个高举握拳的姿势。

  而后身边的传令兵马上向后小跑,并高呼“停!”

  不一会儿,四个百夫长来到了这个冷峻壮汉的面前,而后集体向这个汉子行礼后道:“校尉。”

  “钧百夫长,你带上你的大队,现在出发,搜查前面那个山谷,一丝一毫都不要放过。”等四个百夫长到达后,这位冷峻的汉子看向一个百夫长说道。

  “是校尉!”被叫到的那个钧百夫长连忙领命到,而后快速向后方跑去。

  他的大队在最后方,自从划入这个铭校尉麾下以来,一直被校尉任命为后军,对他可以说是非常的赏识。而他的沉着冷静也没有辜负校尉的信任,几年下来的战争中,都没有被人偷过后排。

  “链百夫长,你带着你的大队,一同过去。但是不要进山谷,如果山谷有变,你再快速支援。”等钧百夫长走后,这个冷峻的铭校尉再面无表情地对另一个百夫长说道。

  “是校尉1”而后那个被叫到的百夫长领命到,接着向后面的几个小队长招了招手。

  那几个小队长立马小跑了过去,他的队伍在最前方,所以命令很快就下达了过去。

  “剩下的,原地休息,准备午食。”冷峻的铭校尉最后看向其他的两人说到。

  “是,校尉。”

  于是,原本整齐的军阵瞬间分裂开来,按照各自的命令行动着。

  而往前探索山谷的两个大队,没有停息,按着各自的队伍并排的一路小跑着过去。

  “校尉也太谨慎了吧,着一路走来,除了第一天还算正常的赶路,后面的这一天半,没事就先往前探查一下。有什么好探查的呀,就贱奴他们那点人,难道还敢埋伏吗?”就在快到达谷口的时候,链百夫长向身边的钧百夫长抱怨到。

  “谨慎点也是应该的,这样我们安全一点,而且我们担不起有损失了。前面矿场加熔炼场,那里已经损失了三个大队,而我们金部落的本族战士也就才十九个大队而已。”而一边孩子愁眉不展的钧百夫长也说出自己的担忧。

  “这边到熔炼场也就大半天的路程了,按我的意思就应该加快赶路,今天晚上就偷袭过去,就可以了。”

  “而且,我最担心的是,那群贱奴拿了我们熔炼场的武器就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段时间的忙活都白费。”这边的链百夫长看起来非常的急躁,但是,他一直以来也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所以才能被铭校尉委以前锋的职务。

  就这样没一会儿,这两队人就来到了谷口。

  按照计划,钧百夫长带着自己的大队朝着山谷里面缓慢而仔细的搜索着。而在谷口的链百夫长也紧张的看着前面的行动,同时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因为搜索得比较仔细,这个不算大的山谷,他们就用了大半个时辰。

  等他们回去给铭校尉汇报结果的时候,他们的军阵中已经安扎了一个临时营地,并且已经将午食装备好了。

  “校尉,没有异常,而且也没有人的活动迹象。”见到校尉后,钧百夫长赶紧将自己探查到的结果告知,

  而坐于主席位的铭校尉听到结果后,在心里不由的送了一口气。

  他从三天前得到军情开始,就知道,这些奴隶不简单。

  矿场原本有接近十个百人的数量,在征粮行动后,又添加了十个左右的百人数量。

  或许管理有压力,但是只要谨慎一点,那些没有武器的奴隶根本翻不出一点浪花。

  可是驻守在矿场的镐百夫长他是知道的,而且还比较的熟悉并且还有点痛恨他。但是,不可否认,这个镐百夫长身手了得,只要一身装备齐全,一个人可以对付一个小队以上的敌人。

  他们两个在年轻的时候就是战友,在非常多年前,自己和他还是一个年轻的战士的时候,有一次他们小队参与一次的征粮行动中,意外被其他部落的五个小队围攻。那一次的战斗,他一个人就杀了对面十几人,而他们小队最后也就剩他们两个存活下来。所以,他们两个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好朋友。

  后来在十来年过去了,他们两个都有着相同的境遇,在去年往前的几年里他们就已经晋升为校尉了。

  但是去年的冬天与巨木一战中,因为这个镐校尉的个人癖好,延误一次军事行动。而那次延误的军事行动,直接让他的队伍死伤过半,现在能够完整的组织起来的就剩下四个大队了。而剩下的六个大队的人,不是死亡就是重伤无法再战而退出队伍了。

  每每回想起去年冬天的那个夜晚,无不悲痛不已。而且经常的深夜被恶梦惊醒,那个大络腮胡的巨汉,一直是他抹不去的阴影。

  那一次的战争中,他不单损失了近六个大队,还有他数十个亲卫,这些亲卫都是他的子侄辈。他们都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们的父母也都是自己的亲哥哥或者姐姐。

  记得那天的傍晚,原本镐校尉他们会在天黑前赶到与自己汇合的,但是他没有过来,而是自己带着残军在深夜时,在一个巨木的附属部落里找到衣冠不整的他。

  遇袭的时候,自己这边正在装备晚食。而自己也先喝着自己一个侄子端来的羊汤,忽然从森林里冲出十个大队的巨木军队。因为我们这边都在这边伙食,一半以上的人都懈怠了,所以在忽然的突袭下差点全军覆没。

  而自己也是因为他的十几个子侄的掩护下才得以逃离的,他看着一个个年轻的面孔,倒在那个络腮胡巨汉的长矛下,内心的悲痛,无以复加。

  前段时间的时候,听说镐那个家伙族长打算重新启用,当时还比较不满的。但前几天的到的消息,他可能已经死了,所以又没有那么的痛恨他了。

  但是,从这边的局势看来,有十一二个大队的奴隶攻击熔炼场,说明了镐百夫长他在那场叛乱中最少消灭了八个左右的百人,他也算是尽力了。

  可以是,矿场叛乱是值得深思的,一个时因为这次带了太多奴隶过去,导致奴隶过度膨胀而造反;另一个难道又是镐这个家伙的癖好,所以来不及支援导致糜烂的?

  还有就是,这边熔炼场的一个大队去押送矿石。但是第二天就被奴隶冒的充押送队袭击。着说明这些奴隶不是漫无目的,是有明确的领导者的,有计划有执行。

  所以他这一路下来都非常的谨慎,他知道,他这些队伍绝对不可以出问题。一旦有事,那么部落的士兵就有严重缺员,然后被迫临时征召,而加召的又过于年轻,战斗力不足,而且还可能难以存活。

  而前面的那个山谷,是前往熔炼场的路上最后一个地形复杂的地方。如果这地方没有埋伏的话,那么剩下的路就不会再出问题的。因为过来山谷,就是平坦的草原,一直到熔炼场都是。

  像这样平坦开阔的地形,只要一有风吹草动,自己这边都可以一目了然,他们也因为没有复杂的地势配合,导致埋伏变成虚影。

  不过现在担心的是,如果那些奴隶够聪明的话,就拿了武器就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比较难了,只能先建议族长安排两个大队过来这个山谷驻防。不能让这些有武器的奴隶进到腹地,不然会牵着太多的部队,这样会不利于下个月对巨木的战争。

  想到这里,铭校尉接着对钧百夫长下令道:“钧百夫长,中午进食后休息半个时辰。然后你亲自带人去熔炼场勘察,我要知道那边的一举一动。还有他们那边也有可能已经人去楼空,但不敢保证不是埋伏。所以要多带几个小队去,如果外面看到没人,就让两个小队进去勘探一下。”

  “是校尉!我明白了。”钧百夫长听到要进去勘探的时候,他们的那双眼眸子不由得一缩,而后点头应道。

  而后一个时辰过去了,这时钧百夫长带着三个小队已经出发了一刻钟。而剩下的四百多人还安静的待在原地休息,或整理这自己的装备。

  “升帐。”这时铭校尉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而后对营帐外面的亲卫喊了一句。

  不一会而,剩余的三个百夫长就来到了军帐内。

  “校尉!”

  “现在开始拔营,过了山谷后在前行一个时辰,然后安营扎寨。”铭校尉见人齐后,直接下令。

  “是!”而其他人也习惯了,这个校尉的习性。

  而后整个简陋的军营再次动了起来,没多久,这些士兵就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妥当,然后就继续向着山谷方向进发。

  大概过了一个半的时辰,军队再次停顿下来,而后进行安营扎寨。

  这时的天色即将天黑,还可以看到火红的太阳还在远远的地方挂着。

  而铭校尉选择这个位置是有自己想法的,第一,这个地方距离熔炼场只有半天的路程了。如果明天真的要战斗的话,早上出发,午时前可以到达,然后在午时的时候忽然给对面一击。

  第二就是这个地势原因,这个位置,前后平坦,前面一望无际的草原。后面的山谷距离这里也要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草地,即便真的有奴隶在山谷后面隐藏没有被搜寻到,然后翻山越岭准备偷袭,也要经过着一个时辰的平坦草原,一旦他们出现,就瞬间无所遁形。

  他这根本就是不给人偷袭的机会。

  就这样整个军营井然有序运行着,直到晚上的亥时初。

  “校尉,已经清楚熔炼场的情况了。”这时刚刚回到军营的钧百夫长就连忙赶来见依旧未睡的铭校尉。

  “,好!说,怎么样了?”而铭校尉其实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个钧百夫长的消息,所有他一直坐在主账中。

  “到达熔炼场的时间是酉时初,然后见到有三个小队的奴隶正在熔炼场附近巡逻。所以我们没有贸然接近。”

  “酉时过半,天色昏暗的时候,我们三个小队才得以靠近熔炼场。”

  “我们在外面可以看到人数有最少两个大队的数量,正在驻守着熔炼场各个要地。”

  “同时在酉时中的时候,他们那边升起炊烟。然后我根据那边的炊烟,可以得到他们约有七到八个大队人的数量。”

  “接着我们又在那里观察了大半个小时,期间没有什么重要的情况出现。”

  “唯一值得疑惑的是,我们靠近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烟柱。而且一直到我们离开后,在很远的地方看过去都还可以看到,那个烟柱根本没有停息的意思。”

  “所以,以卑职看来,他们应该还在用我们的熔炼场生产着武器,就不明白他们生产武器干什么。”

  “不过也非常的庆幸,他们没有拿了武器就逃跑,并且将我们的熔炼炉破坏掉。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好消息。”钧百夫长说完情报好,将自己的不解说了出来,希望看看校尉也没有解惑的想法。

  “好,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明天卯时中拔营。”而铭校尉得到情报后,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吩咐完就转身进入内账了。

  于是钧百夫长只能离开主账。

  而铭校尉这边,他在内账缓缓地躺在榻上,慢慢地思索着一切。

  ‘首先,这些奴隶没有离开,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没有离开,这样就给了我们剿灭他们的机会’

  ‘但是,他们派出三个小队这么多的数量的人去外面巡逻,以及两个大队的人驻守各个要地,这说明他们非常的在意熔炼场,打算严防死守那里。’

  ‘那么熔炼场有什么?’

  ‘熔炼场只有那些生产武器的熔炉以及铸模,只要有矿石,就可以源源不断的生产武器。’

  ‘首先,这个地方是在丘陵遍及之处,往西也是山地居多,不太适合耕种,少量放牧倒是可以,但是不足以支撑他们七八个大队的人口生存。’

  ‘而如果要大量耕种或者放牧的话,就应该在我们今天下午经过的那个山谷驻守才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大草原就可以完全占领,从而满足他们一切的生存需要。’

  ‘那么这样推断下来,这些奴隶没有打算在熔炼场长期占有!’

  ‘那么接下来就是,他们没有打算长期占有熔炼场,为什么不毁掉熔炼场,而是继续用它生产武器呢?而且,他们也用不了那么多的武器。’

  ‘还有就是,我们即便暂时拿不下他们,也可以在山谷驻防,不让他们东进,他们拿那么多武器也同意陷入无用之地。’

  就这样,慢慢地就子时已过。而铭校尉依旧在黑夜中睁开着双眼。

  ‘不对!’

  “我们可以阻止他们东进,但是无法阻止他们北上到黑河!”

  ‘我们冬天与巨木要进行战争,这个是大地上所有部落都知道的。而他们放弃趁这个时机东进侵犯我们,那么就只有等冬季黑河结冰的时候北上联络巨木了。’

  ‘而他们现在手里有大量的金属武器,他们完全可以联合巨木。如果巨木得到了这一批武器,那么我们就处于劣势了。’

  ‘那么现在就可以解释清楚了,为什么他们这么在意熔炼场,拿到了我们的武器还不逃离,还严防谨守熔炼场了。而且还不停的生产武器,因为这些都是为了给巨木生产的呀!’

  ‘这么说拿下熔炼场就势在必行了,不容有一丝马虎!’

  铭百夫长想通达后,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抵不住身躯的疲惫,不一会儿就安然入眠了。

  有过了一个多时辰,此时已是寅时与卯时之间。

  今天的凌晨的夜空非常的昏沉,也许今年的第一场雪即将到来。

  驻守在辕门的一个小队,他们也强忍着黎明前的痛苦,吹着愈加让人不舒服的西北风。这西北风,又干又烈,让他们的嘴唇都开启了一道一道的伤痕。

  就在这时。

  “你看那是什么?”忽然一个士兵一手指着西边,一手摇着旁边的一个守卫,带着满脸的惊恐,声音还猛烈的颤抖着说道。

  “什么呀?”而一旁那个昏昏沉沉的一个守卫,无比不耐烦的摔开摇自己肩膀的那个手。

  “火,火,火。。。”而这个颤抖着声音的守卫,却无法给出一句完整的话语,一直结结巴巴的说着一个字。

  而两个人的对话也引起了周围的人的注意,然后所有人一起看向西边。

  接着整队人都双腿打颤冷汗直冒,双目圆睁,恐惧的神色铺满了整个面孔。

  而这个小队的小队瞬间反应过来,一边向营内高呼,一边向着主账狂奔而去。

  “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

  黎明前的夜空,原本是寂静的军营,在连续多次高呼声中,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而后整个营地忽然炸了起来。

  因为西面已经翻起火焰巨浪,而且借住西北风的力量,正在高速靠近他们的军营。

  而熟睡的铭校尉,也被外面营地里的呼啸声惊醒。只见他一个翻身起床,而后跑出军帐。

  他看见整个营地的几乎在啸营,大多士兵都在毫无目的的跑着,他也看见几个小队长正在面向西边惊恐的跪在地上。

  他连忙转身看向西边,而后他的脸上也瞬间铺满恐惧,双唇无法紧合,而且因为双颚正在颤抖,导致牙齿相互碰撞,发出哒哒的声音。

  而一瞬间,他马上反应过来,而后高呼。

  “所有人向西快速撤离,不要管营帐和辎重!”

  “所有人向西快速撤离,不要管营帐和辎重!”

  “所有人向西快速撤离,不要管营帐和辎重!”

  连续高呼三次后,他抓起他的长剑以及长矛就开始向西逃窜,连他的弓以及他的箭囊都没有来的及收拾。因为弓要挂弦要时间,箭囊要系在身上也要时间。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了,几乎想化生为野马,以最快地速度逃离开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