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二十一章,每一张蛛网,都是一个杰作

第二十一章,每一张蛛网,都是一个杰作


  等琪他们到达熔炼场的时候,整个熔炼场被几十个火盆照得通明如白昼。

  而熔炼场的所有奴隶都被集中在校场中央,是真不给如何可能走漏消息的机会。

  而看护在这里的巨木一众人都非常的兴奋,包括参与这次行动的奴隶军们,他们也非常的兴奋。

  他们的兴奋不单和巨木众人一样的是收获胜利的兴奋,多了一丝大仇得报,以及噬主成功的狰狞。

  琪看着这些斗志昂扬的奴隶军,即便他们经过这几次战斗,已经伤亡过半,但还是是无法掩盖他们的情绪。还有存活下来的,无一不是凶狠且英勇之辈。见到这一幕后,他感觉时机到了。

  “校尉,我觉得,这些奴隶军已经可以说初步形成战斗力了。”于是琪向牙叔建议到。

  “嗯,不错。”牙叔看着下面那一群协助巨木战士管理熔炼场奴隶的奴隶军们,就知道这些奴隶军已经将自己身份归于巨木了。

  于是牙叔向台下的一众以主人翁的角色看守这里的奴隶军们喊道:“奴隶军听令!”

  随着牙叔的声音响起,下方七百余人的奴隶军全部看向校场的主席台。

  他们的脸上有兴奋,也有一丝的忐忑,当然也有一少部分人是迷惘。就单单两次的作战,他们就死伤过半。而且,在作战期间,巨木表现出的冷漠,让他们有点心寒。他们有的开始对那些虚无缥缈的承诺,不由得担心起来,担心是否真的可以活到那一刻。

  “你们非常的勇敢,而且在作战中也表现出了这一份武勇。”牙叔既严肃也激昂的对下方的奴隶军说道。

  “你们没有怯弱,你们敢于斗争,你们无惧死亡。这些一个战士该有的你们都已经有了,所有我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宣布。”

  说到这里的时候,牙叔停顿了一下。而下方的奴隶军,也随之将心提了起来。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奴隶军将不再是奴隶军,而叫巨木复仇军!”

  随着牙叔的话音落下,下面的奴隶军,哦不,是巨木复仇军的一众军士一阵哗然。他们先表情不一,随后欢呼起来。

  “你们将不再是奴隶,不用再回到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做着永远忙不忘的苦活,不再因为额头的疤痕而感到自卑或者羞愧!”

  “你们将可以骄傲的挺起胸膛,然后告诉所有人,你们是巨木的军士。而你们每一个人都享受到巨木从属军待遇,战后将以巨木附属部落的身份,安然的生活在巨木的势力范围内。”

  牙叔说到这里的时候,下面的军士一下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

  “而且,我现在就会给你们提供最好的武器装备!”

  “巨木,巨木,巨木,巨木。。。”

  而等牙叔说出要给予最好的装备的时候,这些军士开始整齐的喊着‘巨木’的号子,每一个人的脸色被激动地心情涨得通红。

  “虽然,我们几次战斗中,消灭了金部落的三个大队战士,但是这些缴获的皮甲依旧不够武装你们所有人。”

  牙叔说到这里的时候,下方的军士再次忐忑起来,而且相互看这身边的人,表情再次不一起来。

  “所以,我决定,将这些皮甲优先给到那些杀伤过金部落士兵的军士。”

  下方的军士,接近一半的人开始激动起来,而剩下的也有失落,也有悔恨。他们期待着下一次的战斗,到时他们将不再留手,誓要与金部落来个不死不休。最起码也要挣得一副金部落的上好皮甲,这样自己的活命机会就会大大地增加。

  “不过没有得到皮甲的也不用担心,你们每一个人都将获得以一柄金部落的长矛。”

  “巨木,巨木,巨木。。。”

  在得到这样优待后,整个校场再次传来整齐的呼喊,呼喊声传遍整个熔炼场,而后再传到这个空旷的平原。

  而那些被围绕在校场正中央为金部落生产武器的奴隶们,他们无一不投来羡慕的眼神。

  巨木这三场战斗,消灭了金部落的三个大队,也缴获了三个大队的武器装备,这些装备都是建制装备,武装的三个大队,每一个人可以有一副皮甲、一支长矛、一张强弓以及一个箭囊。而最重要的是,拿下熔炼场,这边刚刚生产出来以及库存的长矛多大千余支,而箭矢更是数之不尽。

  等一切安排妥当后,已经是戌时过半。

  而这个时候,除了要带队巡视熔炼场的几个小队长,剩余的都集中在了牙叔的主帐当中。

  每一个人前面都有一张案席,上面盛满了水煮牛羊肉。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相互谈论这什么。而大多则是这段时间与金部落的战斗,这几次作战下来,巨木的战士死亡才个位数,受伤也才十来人,其中重伤的也才几人。所以,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巨木与金部落战争有史以来最为轻松,但是成果颇丰的一次作战。

  就这样欢乐的过了半个多时辰,一众人也吃饱喝足。

  这时牙叔说道:“这段时间大家都非常的辛苦,特别是,为了这次突袭,我们长途跋涉了两个多月。”

  “哈哈。。”而一众人现在都没有疲惫的感觉,每一个人都神采奕奕。

  虽然开始的时候,每一个人多少有点迷茫,特别是在那两个月的跋涉中。在不知前路到底是光明还是深渊时,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比较沉重的,即便是琪这个作为行动的策划者也一样。

  没有任何人可以百分之百保证,一个计划的成功。如果失败,那么他将葬送部落的十分之一精锐。不然也不会有那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说法了,他唯一能做的是,尽最大的可能将每一次的行动都规划好,多思考,让自己的成功率不断的拔升。

  “而且,我们也没有辜负自己的辛苦,我们获得了非常巨大的收获。”

  “但是我们不能懈怠,因为我们现在是在金部落的腹地。一个大意,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后面的行动,也要做得像前几次作战一样的精细一点。”

  “为了部落,也为了我们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必胜!”

  “必胜,必胜。。。”

  牙叔见大家懈怠的情绪消失后,也放心的点了点头。

  “那么,琪有没有做出详细一点的作战计划?”

  “回校尉,已经做出来了。”

  “那现在就说吧!”

  “是校尉,我们今天傍晚进攻熔炼场,那么金部落回去通报消息的人也是在这个时候出发,而这里距离他们西驻部只有三天的路程。如果传递消息的人,不分昼夜的赶路,考虑到他们的体力以及精力的话,应该在明天的深夜亥时左右到达那边。”

  “而他们的校尉在得到消息后,可能有两种选择。”

  “第一,他们校尉如果是个急性子,加上长期称霸南岸西部的自负,必定在天亮后,就带领他们西驻部的两个大队立刻出发,收复我们这边。”

  “第二个,如果他们校尉比较沉着,那么就会调集附近的军队一起出发。这样的话,他可以聚集大概三个大队的兵力。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他就要用一天的时间聚集队伍。那么,他们会在第四天清晨出兵。”

  “而因为他们的队伍只有两个大队到三个大队之间,所以行军速度应该会比较快,一样用三天时间可以到达我们这边。”

  “那么算下来的话,我们大概在五天后或者六天后就要与金部落的西驻部的战士决战了。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要在这三天的时间寻找好埋伏地点,并达到埋伏地。如果他们是第五天到达,那就刚刚好,我们第四就已近在埋伏的埋伏好。如果第六天到达,那么更加好,我们还有多一天的时间修整。”

  “如果金部落西驻部的校尉选择第一个方案的话,我们倒不用太担心,才两个大队。我们巨木本族有两个大队,加上七个复仇军大队,只要我们先手,而后一拥而上,那么解决他们不难。”

  “但是,如果那个西驻部的校尉选择第二个方案的话,他们的兵力达到三个大队。那么我们这边即便先手后,以及拥有人数优势,但是我们这边的质量不如对方,可能会陷入苦战。”

  这时,一众人都开始陷入沉思。

  “不用太担心,我们这边多为复仇军,他们虽然质量不高,但好在数量够。只要我们的战术得当,瞬间将战局倒向我们,那么这些人就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好了,明天多排几队斥候,我们第一要知道金部落到底来多少人,第二,我们要详细了解我们现在到西驻部之间的所所以地形地貌。只要掌握了这两个,那么主动权就在我们。”牙叔这时候开始向大家打气,让队伍继续保持无畏的精神。

  第二天的亥时初。

  金部落的西驻部军营外,这时有两人从远处一路慢跑着过来。

  “什么人?站住!”守卫在军营辕门的一小队士兵发现有两个满脸风霜以及疲惫,但是身穿他们部落皮甲的人从远处小跑过来。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器械齐全。所以在无法确认身份时,果断命令对方原地停下。

  “我是在熔炼场的,钩百夫长麾下小队长锋。我现在有重要的军情,需要当面汇报铭校尉。”只见着两人中其中一个连忙高声回道。

  这边守辕门的小队长听到后,赶紧带了五个人过去确认。

  在的道确认候,这两个披星戴月赶路过来的人,在守辕门的小队长的带领下来到西驻部校尉主帐。

  在得到通报后,两人赶紧入账汇报军情。

  在着个叫锋的小队长的汇报军情当中,这个铭校尉一直双手十指相接而后肘子撑着案席,头微低,一脸冷峻,不知道想什么。

  等这个叫锋的小队长汇报完了,这个校尉还没回复,而是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过了一刻钟。

  而下面的两人就一直忐忑地悬着心,连呼吸都不敢过大声。

  就在差不多一刻钟后,这个校尉终于有了下一个动作。

  “升帐。”这个校尉缓缓的抬了一下眼,瞄了一眼那个立于这两个过来汇报军情的人后面的那个侍卫后说道。

  不到半刻钟,就在军营里的两个百夫长就来到了这里。

  而后那个叫锋的小队长再次重复说了一下军情。

  “可恶的贱奴!校尉,我现在就出发,三天后我就可以收复熔炼场,夺回物资。”这时,其中一个脾气暴躁的百夫长当场就脾气爆发的怒骂着,如何向校尉请命。

  “链百夫长,你先安静,等校尉做出决定再说!”另一个百夫长听到消息后一直皱着眉,等听到那个链百夫长的话后才开出声来。

  “这还有什么好想的呀,直接冲过去,将那些贱奴活刮了。”这个链百夫长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对面还剩下多少人,我们都不清楚,贸然过去,万一有埋伏怎么办?”另一个百夫长还是一副皱眉脸,沉声的说道。

  “我说,钧百夫长,你越活越回去了。只是一些奴隶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最主要的是巨木那些贱种。马上就要和巨木做一场了,将武器物资拿回来才是首要任务。”链百夫长也说出自己速战速决的原因。

  听到这里,那个钧百夫长脸色更加阴沉下来。思考了一会后说道:“刚刚听这个小队长说,攻击熔炼场的奴隶有十一二个大队,我是相信钩百夫长可以杀掉最少一半人,但是依旧还有五六个大队。”

  “最重要的是,我们熔炼场有着可以装备最少十个大队的武器。他们一定会用这些武器装备好自己的。这样的话,我们仅凭我们两个大队很难夺回熔炼场,即便夺回,代价也非常的大。”

  “人数多有什么用,我们金部落消灭人数多的部落还少吗?一群羊即便全部披上狼皮,他们也不会成为狼群的!”这个链百夫长非常的鄙夷的说道。

  “现在传令下去,命令在外面巡视的钳百夫长立刻带队回营,还有通知驻守黑河边的那个大队也全部过来,明天天黑前一定要到达。”就在这两个百夫长还有争论的时候,这个铭校尉这时抬头下令到。

  “是!”而一直等候在外的传令兵,得到命令后都快速向辕门外跑去。

  这两个百夫长也没有在争论了,而是一起向这个校尉行礼后离开,因为他们都知道校尉已经做出决定了。而且一旦这个校尉做出决定后,是不容辩驳的。

  就这样,到第三天的天黑前,西驻部的军营就聚集了四个大队兵力,加上校尉的卫队接近五百人。

  而巨木这边,这三天的时间,斥候轮番上阵没有一刻的停歇,终于将熔炼场往东两天内的路程探查一清,而且已经成图了。

  当天晚上,牙叔军帐再次聚齐了小队长以上的人进行谋划。

  琪看着眼前的地图,这里往东开始地势就没有那么的复杂了。山地还是有不少,但是更多的就是小的草原不断拼接在一起。

  这样的话可以供埋伏的就比较少,很多地方都一马平川,可以直视一两公里远的地方。

  而后在经过差不多两个时辰的探讨后,一众人决定在熔炼场往东大半天的路程外的一个山谷里埋伏。再次复刻之前埋伏金部落的运输队的战术,利用地形的优势,希望瞬间造成比较大的杀伤。

  最为主要的是,这边山谷多为碎石,没有灌木隐蔽,如果从高处往下射箭,那么对面的金部落军队将成为靶子。

  还有就是,这次可没有大车给他们做掩护,相信每一箭都会消灭一个敌人。

  在决定后,牙叔立刻下令,所有人回去休息,等明天早上卯时就出发,争取午时前到达指定位置。

  因为现在他们还不知道金部落什么时候出发,所以就按照最快的时间来计算。

  而如果以这个时间来计算的话,他们赶过去的话,大概埋伏好后的第二天上午就可以发生战斗了。

  时间过得的快,第二天的巳时末他们就已经到达了预定地点。

  而就在他们打算埋伏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几个巨木的斥候回来。

  这几个是去监察金部落的西驻部的,这个点回来,说明已经完全了解了金部落出兵情况了。

  “你说什么?金部落聚集了四个大队?”琪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的惊讶。

  “他们西驻部不是只有三个大队吗?”琪惊讶后立马疑惑的问到。

  “不清楚,我观察了很久,他们得到情报的第二天没有出兵,然后连续再次聚集了两个大队,共计四个大队。其中一个是午时前到达的,另一个是天黑前到达的。”

  然后琪开始陷入沉思。

  而一众人见琪忽然惊讶的发问也非常的疑惑,在他们想来,不就多了一个大队吗,在我们这边有地势优势,最多也就可能多苦战一会,但一定不可能影响到大局的。

  大概一刻钟后。

  “不行,校尉,我们不能在这个地方埋伏!”这时,琪脸色非常的凝重的对牙叔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