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十八章、全军出击

第十八章、全军出击


  午时刚过半,急速赶路的琪等六人就回到了巨木部落的突袭部队的营地。

  这时,这个军营升起数十个袅袅炊烟,煮肉的香味飘散几百米的距离。

  而一直赶路的一众人,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这些香气让他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到达军营的时候,看到了军营外的草地上正在被人看守着但是付出悠闲的吃草的牛群。而营地里,以及营地外围都有很多部落士兵正在严谨地巡视着。

  到达营地后,琪赶紧先将情报汇报给牙校尉,这样大家才能更快获得吃饭时间,

  来到牙校尉的军帐,只见牙校尉正在和柄百夫长正在对这一张图谈着什么,而他们后面就是几个小队长等人。

  这张图纸是用羊皮做的,不时牙校尉还询问着那几个小队张什么,而后有在图上补充着。

  “校尉。”琪等六人回来后,虽然已经通报,但是见他校尉好像没有空理会一样,于是等了一会儿,等他们停下来后再主动叫道。

  “嗯。”牙校尉听见呼叫,抬头看了一眼后疑惑道:“这么就你们几个,莫百夫长呢?”

  “我们分成两组,莫百夫长继续监视,我先回来汇报。”琪回答道:“这样就即可先协助校尉决策,又可以在我们军队到达后,了解到更加多的信息,以确保我们之前监视一天一夜的信息没有误。”

  “好,可以。”牙校尉听后点了点头,而后说道:“那你们监察一天一夜都有什么发现?”

  而后琪向牙校尉汇报了他以及莫百夫长观察的一切,没有加以揣测,只是将看到的听到的说出来。

  “嗯,知道了。”牙校尉听后思索一下后,点头说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牙校尉说完,营帐内所有人都看向琪。

  “我认为,主要的就这几个。”琪也不怯场,开始分析道:“第一个有用的消息是,金部落的征粮行动刚刚结束;第二个是,在矿场这个大后方,金部落的警惕性比较差,也可能是刚刚出征完,士兵都比较疲惫;第三是,从连续连续两天黎明前,他们矿场奴隶都出现暴动之类的混乱,说明这次带回来的奴隶比较多,大多还木驯服。还有就是,前面提到金部落白天比较懒散,也可能是因为经常晚上奴隶闹事导致,但是没有太多数据对比;第四是,他们军营支援到矿场,最多不到半刻钟;第五就是最重要的,初步可以确认,金部落驻守在矿场的战士是一百人多人的大队。”

  “嗯,很不错。”牙校尉见到琪已经又分析结果后,看了营帐一众人后微笑这对大家说道。

  “琪果然还是厉害呀。”营帐中的各小队长也一同夸赞道。

  “还有一个没提到。”牙校尉夸完后,又严肃的看着琪说道:“我们行军只能从傍晚开始,因为他们的狩猎小队,在卯时出发,申时回。只观察了一天没有太多对比,所以白天行军不确定性太多,不能冒险。所以如果我们发动突袭,要选择傍晚出发,到达后先隐藏休整,第二天开始攻击。”

  “那么,你有什么建议吗?”牙校尉补充完后,想让琪多露脸,而继续将舞台给到琪。毕竟这次突袭的发动者,如果这次真的成功了,那么琪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承担族里的更加多的义务了。

  “我个人觉得。”说着,琪走到牙校尉的桌前,先将自己了解的金部落矿场附近的地形地势补充进去,而后说道:“如果简单一点,我们应该在寅时前到达那边,到达目的地后隐藏休息。等卯时过后,他们的狩猎队出发后,他们的人数进一步减少,我们以绝对人数优势压过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拿下。”

  “第二个机会是在寅时末尾期间。”

  说着,琪用手指点了一下金部落的乱葬岗的位置,而后继续说道:“这个位置,可能会出现一个作战时机。”

  “如果,那天晚上,金部落的人还会在这里填埋尸体,那么我们的第一个机会就是先消灭这些士兵,然后冒充他们回去偷袭他们的矿场营寨,或突袭他们的军营,或突袭他们的矿场营寨。个人建议偷袭营寨比较好,第一,营寨的地势以及他们的建造了比较高的营寨大门,如果我们先攻击军营,营寨会得到消息,会加强防守,又或者,军营受到攻击时,因为军营里有九十多人,难以快速消灭,他们可能会退守上方的营寨,这样他们就会将我们的突袭战变成攻守战,我们出现的伤亡可能会比较大。”

  “而如果,我们先攻击上面的上面的营寨,一个因为他们营寨士兵少,可以快速拿下,另一个到时候,发出动静时,下面的军营会以为奴隶再次造反,会继续支援。这样我们可以再埋伏一个大队人,等军营的人支援后先突袭他们的军营,然后与矿场营寨的战士前后夹击。”

  琪说着还做出一个合围的动作,然后看着大家。

  “而第三个时机是在卯时中后时段,这个时候即将天亮。而且,这个时间点,经过观察,金部落的警惕性最低。军营里的守卫和矿场营寨的守卫,他们基本都在打盹。”

  “而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分成两队。一队由大部分战士组成,一起偷袭军营,尽量悄无声息的杀光他们,另一个由几个小队组成,这些人去拿下放松警惕的营寨,防止那边收到消息后加强防守。”

  “而这三个方案的话,我觉得最后一个战机比较好。第二个战机,因为他们矿场刚刚出现混乱,那个时候他们的军营警惕还在,如果我们发动攻击的话,无论先攻哪个地方,军营的士兵一定会反应过来与我们作战,当然,我们肯定可以消灭他们,我们一个人数多,另一个,我们是先手优势。”

  “但是,无论这么样,我们与金部落的士兵都会出现对攻。当然我不是怯战的意思,我是想减少伤亡。”

  “第三个战机,他们那个时候非常的放松,我们有可能做到杀光他们,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最重要的是,这一个方案可以做到最高的保密性,不会让一个金部落的战士回到他们金部落总部汇报遇袭的消息。但是第一个和第二个方案,因为会出现对攻,难免在这个期间,会有士兵撤离出去通报了。”

  “而如果我们做到,悄无声消的拿下这个矿场。那么我们后续的一切的动作的主动权就在我们,我们选择任何时间发动突袭都可以,不然如果让金部落得到消息,那么我们会从突袭战变成防守战了。”

  “嗯。”牙校尉听到三个方案后点了点头,而后说道:“第一个不考虑,第二个和第三个,都不错,第三个为最佳,那么还有一个方案就是,等他们奴隶发动动乱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发动攻击。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在晚上加快赶路,才能获得战机。”

  “好,那么今天和明天白天各小队加紧休息,明天晚上我们出发。”牙校尉沉吟了一下后,发下命令。

  这时一愣一愣地一众人才反应过来,本来就是一个偷袭战。哪有那么的多弯弯绕绕地,还把各个情况都分析得那么清楚。

  牙校尉还好,毕竟已经有十多年的作战经历,可以看到很多的东西。但是,琪年纪轻轻,都还没有作战经历,思想就那么的醇熟吗?

  时间很快过去,眨眼间来到了第二天的傍晚,全营都已经提前吃完晚食。

  而后牙校尉留下一个小队守护营地,其余的两百来人就全军出击。

  因为经过三天的探查,周围的地形都已经比较熟悉了,加上有去过金部落矿场的琪引路,他们在第二天的丑时末就到达了金部落矿场的乱葬岗附近。然后牙校尉让人将莫百夫长找回来。

  没过多久莫百夫长就与大部队回合,而这时已经寅时过半。

  莫百夫长将后面观察到的情况给到牙校尉进行汇总,但是这几天,金部落情况依旧。不过昨天晚上,他们的奴隶没有发动混乱。

  就在他们他们交接情报的时候,远处有打着火把的一堆人过来。

  牙校尉见此,留下几人监视,而后全部后退了将近五百多米。在黑暗中,五百多米的距离,如果这边没有光源,敌人是不会发现这边的,而且就算是他们侦查也不可能来到那么远。

  明显,牙校尉没有选择第一个和第二个方案,他决定在卯时末半段发动突袭。

  等到了寅时与卯时相接的时候,监视金部落填埋尸体的士兵回报到金部落的人都离开了后,牙校尉下令全部人原地休息。

  卯时过半后,大部队随着牙校尉的命令开始向着金部落的军营出发。

  因为大概就三公里的路程,他们非常的快的就到达了敌方军营百米的距离处。

  而现在天色即将放亮,但是军营的守卫或靠着,或坐着在打盹。

  随着牙校尉的手势,部队分成两组,一个小队先出发。

  只见他们悄悄的靠近矿场营寨,在相聚大概还有五十米左右的时候。这边大部队也开始跟上牙校尉悄悄地向军营摸过去。

  在还有二十米的时候,一众人又停了下来。

  然后在牙校尉仔细观察后,对琪与莫百夫长既然示意了一下。

  接着,琪与莫百夫长等八人向着军营门口的四个守卫慢慢地考了过去。

  等到达敌人五米的时候,敌人依旧毫无反应。

  于是一众八人,握紧手中的石刀,一个两步过去。他们八人分成四组,两人负责一个,一个人捂着敌人的嘴巴,而后割喉,并将大动脉割断。而另一个人,则负责补刀,担心前面这一个人没有完整的完成任务。当一把刀割断咽喉以及脖子大动脉加上另一把刀捅进脾脏的时候,这个人基本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死亡了。

  等处理掉守卫后,一百多人鱼贯而入。

  进去后,着一百五十来人,按照小队为单位,一队子十一二人的样子,每一个小队负责一个营房,剩下的一部分随时支援,一部分向着主帐杀去。

  但是即便准备做得再完整,也不可能万无一失。

  随着其中一个营房传来一声惨叫声后,各个营房都陆续传来惨叫声。

  当琪等十几人来到主帐的时候,主帐的几个守卫已经得到示警,开始结阵防守。

  并且主帐的一个络腮大胡子的一个汉子已经出来,只见他浑身赤裸,只有一条未及膝的短裤,手拿一柄精美的长矛,腰间还挎着一柄剑。说实话,着柄剑是琪看到的第二柄了,第一柄是在他父亲那里看到的,样式相同。

  虽然这些守卫武勇,装备精良。而琪他们,只有三根金属长矛,其余都是石矛。但是在绝对的人数优势下,金部落的守卫一两个回合就被刺死了,而他们并没有给到巨木的人一点伤害。

  这里巨木部落的勇士还是占一点优势的,第一,他们在偷袭,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守卫的反应是十分的惊惧的;而后巨木部落的人因为比较高大,手中的长矛都比正常的长一点,加上更加强的身体素质,让守卫没有翻出一点浪花就领了盒饭。

  而那个络腮大胡子汉子在守卫死亡的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他没有投降。金部落的上百来年积蓄下来的骄傲,让他挺起长矛向众人杀光。

  这个汉子,几个刺杀动作,就可以看出这完全是沙场老兵。只见他没有然后的多余动作,每一个都是杀招。他在格挡的同时也在刺向敌人,没几个回合,巨木已经倒下几个,其中两个已经死亡,剩下的也有不同的穿透或者划伤。

  琪赶紧让这些人散开包围这这个络腮胡汉子,而后他抓起手中的长矛与之拼杀起来。

  毕竟其余人的武器多有劣势,大多人是石矛。而这个敌人,非常的精明,每一次格挡的时候,都与巨木部落长矛的矛头相撞。而每一次相撞,巨木这边的一个战士手中的长矛就变成了长棍。

  这个络腮胡汉子,见敌人散开,出列一个年轻少年的时候,不由一笑。

  他没有因此觉得受到羞辱,他现在就打算多拉几个巨木贱种垫背。这一次他可以确定无法逃脱了,所以已经有必死之志。

  而琪这边,他虽然年轻,但是他真正活了不少年了。现代二十多年,大明朝接近二十年,心智非常成熟,根本不会出现热血上头的情况,异常的沉稳。而且在大明朝期间,各种杀伐手段他都了如指掌。

  再加上巨木部落人的身体素质,和对面没有披甲的情况下,几次你来我往的拼刺后,这个本来就大腿受伤的汉子就死于他的矛下。

  没有什么不讲武德,战场只有你死我活。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杀死对方后,琪捡起他的长矛,看了后非常的喜爱。然后有将对面的佩剑取下,等下交给他的牙叔。

  等他这边结束的时候,整个军营的惨叫声也结束了。所以反抗的都被击杀,没有反抗的剩下二十多人已经投降,他们被反绑跪于地下。

  牙叔得到一把宝剑,非常的开心,不停的抚摸大量着它。现场的所有动作都已经落不进他的眼中,而其他所有人也非常的开心,他们拿着一把把精美的原装长矛,同样像抚摸着情人一样。

  这一次的突袭,可以说大获全胜,不但只是牺牲了几个人,还收获了非常多的金属兵器。

  这些缴获的金属兵器加上巨木自己的金属兵器,完全可以让所有人都拿到金属武器了。

  而更加奢侈的是,金部落的箭矢的箭簇全部都是金属打造。所有一众人马上就完成了装备的升级,从石器时代步入了金属的青铜时代,装备升级后一众人开始欢呼。

  而山腰上也传来捷报,全部敌人就此消灭。

  “牙校尉,这些人这么办?”等一众人开心完后,莫百夫长指着二十多个俘虏对牙叔说道。

  “杀了吧。”牙叔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后继续擦拭着手中的剑,才不急不缓地说道,就好像只是喝了一口水一样的自然。

  “校尉,等等。”这时同样在打量自己新得到的武器的琪反应过来,然后对牙叔说道:“他们,我还有用,也许可以问出一点什么。”

  “嗯,好吧。”牙叔想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

  其实他也没太在意,一般很难问出来的。特别是他们巨木,两个部落是世仇,基本你死我活,不太可能透漏消息的。

  但是琪他笑了一下,从大明朝来的他,作为一个世代锦衣卫的后裔,以及继承者,刑讯逼供基本就是他的一个吃放手段。

  只见他灭有马上行动,然后叫几个人和他一起,将着二十多人分开关押,这样不会给到他们串供的可能。

  然后琪开始准备一些简单的工具,虽然这个时代技术的原因,很多刑具没法具现,但可以做到的依旧不少。一个简单的鞭刑加盐水或者一个琵琶骨就可以降服一堆人,这些都不用特意准备工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