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十七章、探索敌营

第十七章、探索敌营


  “这些贱奴着实可恨。”

  “可不是嘛,我们前天才回来,还以为可以缓一口气,好好的休息休息。”

  “这些新带过来的奴隶,看来还是要多吃几顿鞭子才会老实。不然一直这样闹下去,我们每天晚上都睡不安稳。”

  “对,就是一些贱种。去年的时候,我听另一个驻守这里的士兵说,咱们这百夫长去年刚刚来到的时候,就天天对那些刚刚的奴隶进行鞭罚。所以他们都比较老实,不安分的也老实,一年下来才死了不到五个一百人。”

  “就是,一群贱胚。不过我听说到了冬天我们百夫长就要回部落了,可能要重新担任校尉了。”

  “我也听说了,我还知道原因,这是因为这次征粮行动中,百夫长带领我们还有一些其他新蛋子直接消灭了一个二十多个一百人的中型部落,而且光抓到的俘虏就有十几个一百人。所以呀,我们族长打算再次启用他了。”

  “还别说,跟着这个百夫长出去就是爽。”

  “嘿嘿,可不是嘛。”

  “好了,可以了,不要再往前走了,这个位置就不错。”

  “那行吧,就这里。太远了,等下那边出问题我们赶不过去。”

  “哎,你说,咱们百夫长,长着那么的英勇,这么就喜欢那种没张开的小娘皮呢?”

  “我哪知道呀,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些生过小孩的。”

  “你可以了没有?我搞定了。”说着这个战士起身整理直接的裤子,而后有不自觉的裹紧身上的皮大衣。

  黎明前的晚上真的非常的冷,路边的露水都已经结出冰晶了。

  “好了,你再等一下。”

  就这样,窸窸窣窣一阵后,谈话的声音以及脚步声就因为距离的原因逐渐消失。

  然而这两个人不知道的是,死神刚刚就与他们相距不到五米,只要再往前一点而后一个小拐弯就相遇了。

  而后林间小路再次寂静下来了,大约三四分钟过去后。

  “莫百夫长,也就是说,他们因为征粮行动分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琪放下手中的弓对同样在黑暗中看向莫百夫长道。

  “从谈话中是这样的。”莫百夫长也在黑暗中回答道,然后接着说:“还有他们刚刚带回来的奴隶正在反抗。”

  “还有就是,他们说,本来可以休息的。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是休整期间,应该是为冬季战争做准备。但是因为奴隶的原因没有这么休息。”琪看着百夫长继续分析道:“那么,对我们也许是一个机会。”

  “的确。”莫百夫长点了点头的说道:“不过,我们白天还是要仔细观察一下。”

  “好,应该的。”琪得到建议后继续说道:“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可以继续前进了。”

  “好,现在所有人继续静默前进。”随着莫百夫长的一声令下,十多个人继续向前出发。

  但是他们前进的大概十多米后有停了下来,只见透过茂盛的灌木,看到前方大约二十多米处有数个火把亮光。

  于是琪轻轻地拨开一点灌木看过去,只见不远不有接近百人在忙碌这这么。

  仔细观察后,发现是两拨人,一波人为十一个,他们身着皮甲,一手举着火把,一手立着一根长矛,腰间还有长弓以及装满箭矢的箭囊。而且他们每个人手中的长矛都属于精良的,每一把的矛头都和自己手中这根自己出征前一天阿爷给的一样,矛头应该也是六十厘米左右。

  而另一拨有几十人,他们正在填埋这什么。然后继续定眼望去,他们附近还有好多凸起地面的土包。一瞬间琪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根据刚刚那两个出恭的金部落士兵的话,一下就可以分析到,应该是一个金部落的小队正在看管数十个奴隶正在填埋死去的矿奴。

  大约过了大概过了小半个小时,那边的填埋终于结束。而后那些奴隶在这一小队士兵的押送下,缓缓地往东而且了。

  这时莫百夫长抬头看了一眼月色,而后说道:“现在是深秋,所有还有大概一个时辰天才开始亮。”

  “那么我们就要赶紧继续出发,我们要靠近对方营地后在天亮前隐藏起来。”琪也看了一下月明星稀的夜空,确认的时间后说道。

  “那先安排一下。”说着莫百夫长对这身后是几个人吩咐道:“我们分成两个小队,一个负责白天,一个负责晚上。琪你和着五个人一起,等我们到达后你们开始休息,等晚上后接替我们这些人。”

  等安排妥当后,十几人继续出发,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小型的军营以及一个大大地矿场。

  军营与矿场大概相距两三百米,军营在矿场下方地势平坦的地方,而矿场在山腰处,而且有一个门寨。从这里看过去,隐约可以看到都有几个人在把守。

  而后一众人按照刚刚安排的方案分成两队,莫百夫长带领五人隐藏在与军营大概有四五百米的一个小山坡上。这个山坡与对面矿场的山坡相对着,这个位置可以将军营与矿场一起监察到。

  等大家隐藏好后,都开始趁天没有完全亮的时候开始休息吃点肉脯充饥。这些人都是出发前休息了一两个时辰,然后赶了一晚上的路,现在又饥又渴的。

  等一众人都简单的吃过早食后,按照之前分配的,琪等人在附近的树林找一颗树休息。不过还好,到了这个时节,基本上算是万籁寂静了,不用担心各种虫子了,能睡得比较安稳。

  而莫百夫长他们不单要监视敌营,还要注意他们的动向,如果他们往这边过来,就要提前示警,然后所有人撤离。

  天色逐渐放亮,虽然少了鸟鸣声,但是山间的空气依旧还是那么地清新。

  然而对面的金部落军营依旧毫无动静,依旧如昨天晚上一样,区别就是那些在门口值岗的士兵东倒西歪的打瞌睡。

  辰时过去大半的时候,金部落的军营才开始有了点动作,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营地里出现一股炊烟,可以确定他们开始做早食了。

  到接近巳时的时候,从各个营房才稀稀拉拉的走出八十多人。他们没有出操,只是简单的吃完东西换岗就结束了。

  剩下的士兵,或晒太阳,或回营房,只有少数的年轻战士正在练习射箭,或者组了一个小队出去狩猎。

  这或许就是在大后方太久的缘故吧,也有可能是刚刚出征完,才回来,需要休整。

  金部落一年之中将近半年的时间在战争,其中最为激烈的是冬季与巨木的战争。

  他们如果不是凭借器械之利,久征师疲之际,必将化为靡粉。

  而这处矿场基本上是黑河大盆地的最西边了,再往西就是大草原,尚未发现有部落居住于这边。

  所有这个大队存在于此的目的,是随时镇压那些可能出现的反抗的奴隶。

  而兵甲之利使他们骄纵,所以就出现了现在莫百夫长他们看到的一幕。

  而他们的矿场,早在卯时之初就开是被那边的一个小队赶了出来,没过久就一同进去了矿洞。而那时,因为是深秋,天空都还未亮。这个倒是正常,因为他们巨木的矿场也是一样的。但是不正常的是,镇守在这里的士兵,难道他们不害怕这个时候那些奴隶忽然发难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他们将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就这样,整个军营就这样散发这懒散的气息度过了一个白天。

  等天色昏暗的时候,那边的军营也开始烧起了数个篝火堆,将军营附近都照亮了。

  这时,莫百夫长他们才可以进行较大的动作,而不用担心被对面发现。

  因为他们那边处于光源处,而这边漆黑一片,从亮处看向暗处是看不清楚的。

  而这时,琪带着其他的几个人来到了莫百夫长他们这里。

  莫百夫长他将今天白天的发现告诉了琪,做了一个交接然后就轮到他们休息了。

  而晚上虽然视野受到限制,但是金部落军营到处都是篝火,所以依旧比较清晰的观察到。

  即便是有的地方不是特别的清晰,琪也没有打算缩短彼此的距离。一旦贸然向前行动,必将留下痕迹。而如果这些痕迹过于靠近的话,万一敌人在附近活动的时候发现了这些,那他们潜行就将暴露。

  为了万无一失,他不打算冒险。而且根据莫百夫长白天观察后,已经得到金部落驻防在这里的守军就只有一百来人的大队。

  现在晚上,他还需要具体确定他们的矿场的奴隶是否安分守己。

  看着对面吃着热食的金部落士兵,而自己这边就只能吃着干硬的肉脯,喝着冰冷的水,一众人只能暗恨着。

  心里的想法各一,但是现在的琪,他就像赶紧结束战争,结束这二十多年的折磨。

  然而安静了几个时辰后,在凌晨的丑时与寅时之间。矿场的营寨里,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了一点混乱。

  而后在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军营里的一个络腮胡汉子就带着完整就六七个小队支援到位。

  接下来的大概过去大半个时辰,矿场营寨又趋于宁静。而后那个络腮胡汉子又带领了五个小队回到军营,应该是留了一个队在矿场。

  没过多久,拿出矿场又出现了几十个奴隶背着尸体在一小队士兵的看护下出来营寨。看他们的行进方向,应该是昨天他们埋葬尸体的地方。

  看到这里,琪思索起来了,结合莫百夫长白天观察到的情报,他的眉头皱了皱。

  大概在寅时过半,营寨又处于平静。

  无论营寨门口的站岗士兵,还是军营的站岗士兵都稀稀拉拉的,有的还在打盹。这也太随意了吧,难道真的是因为大后方,还是真的疲惫呢?

  琪他不由的再次思索起来。

  接着天色渐亮,他又看到了莫百夫长所说他早上看到的样子,只能说没有一丝纪律性了,太过于懒散。

  这时莫百夫长也走了过来。

  而后琪也将他观察到的回馈给了莫百夫长,进行了一次交接。

  “这么打算,接着观察一天还是?”等交接完后,莫百夫长看向琪说道,看看有没有建议。

  “如果打算今天回的话,我们就要在这个时候开始回。不然如果晚了,可能遇到他们的狩猎队伍,即便没有遇到,我们的行走的痕迹过于新鲜,难免会被发现。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赶回去吃热的午食,也能尽快的将情报汇报给牙校尉。”琪听到莫百夫长的咨询,想了一下说道:“如果再观察的话,倒是可以再一昼一夜。牙校尉安排三天时间,我们在明天卯时左右回去,午前可以到达,然后可以进行汇总,配合决策。这样或许会比较赶,但是这样可以尽可能的多观察到金部落的情况。”

  面对两个选择,莫百夫长头都大的,本来就不善于选择的他,顿时为难起来了。

  琪见他这样,再次建议。

  “我们还可以这样选择。”琪看着莫百夫长说着:“分一半人回去汇报情况,另留一半人再这里继续观察,一直到牙校尉到达。等我们的军队到达后再汇报一次,这样就可以将这三天的金部落情报都完整的回馈牙校尉。”

  “嗯。”莫百夫长听到这时,顿时眼前一亮:“好,就这个方案,那你带着这几个休息了一晚上的几个兄弟回去和牙校尉汇报吧”

  与是琪带着这个五个精神抖擞的巨木大汉,小心翼翼的离开了这个山坡。

  离开这个靠近金部落军营的山坡后,一行六人快速的向着他们的驻扎地前进。

  清晨的风,吹在琪的身上,又湿又凉,感觉要带走他身上的所有热量。

  一大早他就吃了一点肉脯,和一点几乎要结冰的水。那些水一入口,那冰凉的感觉就直冲大脑。

  这让熬夜一宿的他,虽然头脑清醒了过来,但是内心更加疲惫的感觉,也占满了身躯。

  随着太阳的逐渐升高,清晨林间的湿气逐渐消散,空气开始逐渐接收太阳的热量。

  而琪他晒着开阳,感觉浑身开始发烫起来了。那些疲惫的感觉也慢慢地消失,唯一就是开始越来越饿了。

  然后他停了下来,再次就这冰凉的水吃着坚硬而干燥的肉脯。

  等吃完东西后,琪开始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他们回去的速度又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