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十六章、出征

十六章、出征


  第三天的清晨,天空微亮。

  巨木部与祭坛只间这条平时行人甚少的道路,现已经繁忙了将近一个时辰。

  等天亮日出时刻,祭坛处。

  只见巨木族长横带着众多巨木族人开始祭祀先祖。

  祭坛中间由一个石头垒成的一个浅坑,而现在这个坑正在炭火的作用下,冲起熊熊烈火。

  一众族人在族长横的带领下,对着这堆烈火进行三跪九拜之礼。

  礼毕后,只见横起身拿起一个旁一个木箱子里的一个龟壳,而后将之投入炭火中。

  完成这个动作后,再次回到队伍的最前面,继续面对火堆跪坐着。

  而族长横的后面一众人都维持同样的动作,与族长横一样,面对炭火跪坐,并挺直腰板。

  而着一众人中,包括第一排的琪,牙叔,第二排的七个族老,第三排的是众多位教官,这些教官在冬天随时就可以成为校尉,而后面的是两个近卫百夫长带领着近卫军一同跪坐于此。

  大约过了五分钟,只见族长先对火堆一拜,然后起身,用两根木棍将龟壳夹出火堆后放在一个石台上。

  接着,族长横拿出一个牛尾将龟壳的灰尘扫除,扫除灰尘后,这个龟壳的裂纹就清晰的映入眼帘。

  盯着这个带着裂纹的龟壳,只见这个龟壳中有一个雕刻的小人,这个小人手执长矛。

  而现在,这些裂纹大多避开这个小人,但还是有一道纹路划开这个小人那只没有举矛的手。

  “吉!”

  族长横见到纹路后面对一众跪坐之人喊道,虽然不是大吉,但是只有一条纹路伤到出征之人,说明这次战争牺牲会非常的小。

  “吉。。。”

  一众人听到族长的话后再一次面对炭火大拜,表示对祖先的感谢,而后喊道。

  接着在祭坛的所有人都露出喜悦的笑容,在出征时,大家多多少少会有担心,但是在祭祀时,先祖已经告知,这一次将没什么伤亡,那么就一定是大胜了。

  等一众人欢呼过后,族长横开始下达命令。

  “牙任校尉,为此次行动主事,统领西巡部的两个大队”族长面对众人神色一收下令道,而后从怀里取出一块金属令符给向牙叔。

  “是!”牙叔听到任命后立刻离席往前几步,在族长横前面大约三步的距离单膝跪下后回道,并双手高举接过令符。

  “再令,西巡部的莫百夫长已经柄百夫长带领各自大队协助牙校尉,同时牙带领的小队为亲卫一同出征。”

  就这样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这个在这个时代还算比较隆重的出征仪式正式结束。

  而牙叔带领着琪,两个近卫小队,以及三百多头驮着辎重由一百多个族人或者奴隶牵着的队伍向着西巡部的方向前进。

  当然了,被牵着的不单是着三百多头牛,还有我们的奴隶——荣。

  但是荣现在并不苦恼,现在的他面带笑容,寒冷而干燥地晨风刮来都感觉想温暖湿润春风拂面。

  就在昨天的时候,那个说给他一个机会的少年找到他。他当时正在一间地窖里,昨天还在此受刑,差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好在没有给到他的身体太重的外伤,虽一天过去了,但依旧委靡。

  这时一道亮光在前上方亮起,只见一道身影踩着阳光一步一步的来到他的身前。

  “你的机会来了。”

  这个声音宛如天籁般在他的耳边响起,顿时双目泪流不止,同时不停地点头应着。

  而后当天他就吃上了美味的肉食,虽然他现在还是奴隶身份。但是那个少年是巨木族长之子,他已经得到了巨木族长之令,让他配合行动,如果这一切结束,那么就可以恢复平民身份。

  而且开始时他是比较为难的,因为他们巨木要他们红花部落的秘方。但是在巨木的武力威胁以及自己的红花部落已经消亡的情况下同意了下来。

  就这样六天过去了。

  在牛的帮助下,即便有大量的辎重,他们依旧像轻装前行的速度一样在出发的第七天上午到达了西巡部。

  就这样,琪离开西巡部十五天后再次回到了这里,当整个西巡不一众人,不管是族人,还是战士,又或者是奴隶见到这个,由一百来人加上驮着大量辎重的三百多头牛组成的队伍时,都非常的惊讶。

  特别是,那三百多头牛居然因为一根绳索那么的老实的时候更加的惊呼起来。

  在得知这是琪献策给族长的,然后一众人都对琪投来崇敬的目光。

  一众人回到营地后,都开始休整,要在第三天后继续出发。

  而现在莫百夫长见到了牙叔,以及牙叔手里的令符。在确认无误后,在两个近卫小队的见证下,接受这里任命。

  但是柄百夫长以及他带领的大队,这一天因为轮到他们西巡,所以只能等到晚上才能见到。然后再在晚上统一下令后,第二天休整一天并整理装备,第三天将出发西行。

  第三天的早晨,整个营地一片匆忙。

  现在莫百夫长已经带领他的一百来人大队加上琪以及金部落的奴隶荣在小半个时辰前出发了。

  不一会儿,牙叔带领着其余九个少年亲卫以及柄百夫长大队和辎重对一同出发。

  就这样行军了十五天后,分成两部的军队因为已经到达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所以汇合一处。

  而作为前锋的莫百夫长以及琪等人在前方,循着荣的来到他们巨木的道路前行,并没有看到其他异常的事情,所留痕迹也是一个人的。

  所以到了这里的时候,大家才稍微安心的汇聚在一起,再向大草原沿着变得清亮的黑河逆流的前行。

  而大草原里,各种各样的动物就开始多了起来,忙着贴膘的牛、羊、马以及不少的鹿。当然还有同样想着贴膘的食肉动物,比如狼群、豹子以及虎。这些动物都非常的有灵性地远远的避开着这些大部队,尤其是那些食肉动物。

  三天后,一众三百多人,以及牛群辎重队再次开始驻营。

  他们将要在这里继续休整五天,然后在着五天里建造足够多的木筏。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应为离河边大概五公里左右的距离有一个不小的山。想要在大草原里打造木筏子不难,但是如果要打造一个三百多人渡河,以及还有三百多头牛过河的木筏子就比较难了。

  在没有造船技术的情况下,木材的利用效率非常的低,只是单纯的用粗壮的麻绳捆扎而成。但是这个也有一个好处,一个就是加工简单,在工具极度落后的情况下,这个方式渡河也是最简单而有效的:还有一个好处是对木材的要求比较低,不需要什么阴干木料,只需要是结实完整的木材就可以,哪怕有裂纹也不用担心。

  就这样,虽是五天的休整,但是并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三百多人依旧在以营地为中心,北上采集木料,然后南下黑河边做木筏。众人拾柴火焰高,木筏子只要能南北安全通过就可以,所以速度非常的快就编好了三百多个大木筏子。

  眨眼间五天时间已过,部队在西北风的协助下,他们只用了一上午就集体通过了黑河。而后一众人将这些木筏子拉会岸上,柄隐藏好,以便下次运用。

  就算出征前的祭祀占扑此次卦象为吉,但是要留的后手依旧要留。在没有到达需要破釜沉舟的情况的时候,任何一个将军都会都是先虑败,后虑胜。给自己留后路,应该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了。最简单常听到的,如狡兔尚有三窟。

  在站在河边的时候,琪一阵的感慨,这哪里是河,你说是在海边也不为过,实在是太宽敞了。由一边向另一边望去,根本就看不到对岸。

  这一刻他仿佛见到了王勃作滕王阁序时眼中看到的景象。‘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幕山紫。’同样的九月三秋,虽然没有雨,但是黑河巨大的水汽,在河边凝结出晨雾,与幕雾,一样笼罩这不远处的山峰。到了下午那更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美得不可方物。

  等度过这个将近四千米大河后,众人接着露营一天而后继续向东进发。

  到达南岸后,发现这边草原的马儿好像更加的神骏高大,看的琪口水直流。但是时间根本就不允许,只能长叹一口气离开。

  ‘如果这次顺利拿下南岸,那就将造船技术拿出来,不需要多大,起码不能再让这个四五千米宽的黑河一直成为南北之间的天堑。南北需要多交流,互补才是长久之计。不然就算是拿下了南岸,隔阂会随着时间而扩大,因此难以持续稳定。’

  看着这条看似平缓,但是因为宽敞和不知其深浅的河,琪内心一下只就开始豪迈地想着一同大业了。

  生长在红旗下的琪,非常不习惯这样常年战争的生活。原身的痛苦,他也时刻承受着。

  这个不是单体,而是整个黑河大盆地的一个剪影。这里没有国家,有的就是宛如原始的部落。虽然出现了强大的部落,从而凭借武力形成联盟,但现在依旧没有国家制度的影子。所以这里的人非常的野蛮,没有同一个国家的理念,只有族群与族群的区别。往往一场斗争就灭族的情况,不在少数。

  没有时间多感慨,两天后他们就出了草原,地势开始没有那么好走了。

  南北两岸各不同,光简单的一个生物群体都有一点小差距。南岸的地势就目前而言比较复杂,见到的猎物多为山羊,不像北岸,山坡比较平缓,森林巨木众多,而且林间非常多的鹿。

  行走与山林之间,无边的落木飘落,伴随着秋风在飞舞。

  因为地势以及辎重的原因,琪他们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到达与金部落的矿场只有一天路程的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当时荣临时休养之处,而众人经过一路的观察荣当时一路走过来的行动路线和露营痕迹,现在可以确认荣是独自一个人的,起码可以减低对他是间谍的怀疑。

  而现在已经十月上旬,天气已经比较的冷了,一天的最高温应该不会超过十度,最低温的凌晨将低于零度。

  因为离得金部落的势力范围太近,琪他们也不敢休整过久,决定三天后就开始发动进攻。

  那么着三天的时间,将不能由一丝的浪费。首先要安排斥候探寻前面的路况,以及周围的一切地形地貌,这样就可以进退有据。然后就还有过去侦查金部落的矿场情况,要对他们的兵力部署由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不能盲目的信任那个刚刚获得了一点信任的金部落奴隶荣。

  最后做到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句话他们或许不知道,但是长久的战争教会了他们很多。各种的血与泪是最好的老师,所以谨慎已经刻在了他们的基因里。

  作为这次行动的谋划者之一的琪,他一直在前锋的大队里。而现在的他将在莫百夫长的带领下,前往金部落的矿场进行侦查。他们现在就着月色出发,还好现在是深秋,晚上多晴朗明亮。

  琪等一众十几个人沿着山间行走,越靠近金部落矿场,地势也愈加的复杂。寒冷的夜风呼呼的来回穿梭在山谷之间,时不时带来一阵呼啸之声。

  月华透过树梢,在地上留下伴随夜风起舞的影子。他们没走几个时辰,就看到了几条因为长期有人踩踏而形成的路。

  按照方向看来,可以确认这些应该是驻守在矿场的部队巡视或者狩猎时留下来的。

  而后他们再次确认方向后,沿着一条可以通往矿场的路继续行进。

  他们决定在天亮前到达矿场附近隐藏起来,再进行侦查,尽量不要在白天进行移动,这样就可以防止暴露。

  然而就在他们再次走了两时辰临近天亮前,忽然前面传来说话声也开始响起,接着几个脚步声!

  而且因为天黑的缘故,他们在二十来米的距离听见前方传来响声,才发现有人即将与他们对上。

  如果现在让对方发现了,那么一切的筹划将化为乌有。

  因为他们回去传信的时间要几个时辰,而对方只需要几刻钟就可以完成。如果他们回去示警,那么他们只需要严防而后等待部落支援,就可以将这些来到南岸的巨木部落的一众人给予重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