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十五章、筹谋(2)

十五章、筹谋(2)


  “不要这么多劳力的话,辎重怎么办?”面对琪提出的建议,一个族老提出自己的疑惑。

  这时在场的其他四个人都同时看着琪,想知道个所以然来。

  “辎重先不说。”琪面对疑问,他先说出自己的顾虑:“如果要劳力部队的话,先不说要等一个月时间,单单一千多人的劳力,外加两百多人的作战部队,这样的话,行军速度将会非常慢。然而我是这么筹划的,要在黑河冻结出厚冰层前最少一个多月前的时间发动突袭。这个时间金部落那边的矿场驻防因为他们的征粮行动可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即便恢复过来了,因为他们新增加了很多奴隶,管理起来还比较困难,毕竟新奴隶并没有完全驯服。”

  “那肯定不行!”横听到儿子的筹划后,立马打断反对道:“提前最少一个多月的突袭,即便你们成功了,那之后呢?你们完全陷入没有支援、没有补给的环境,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金部落完全可以将你们这两个大队的两百多人剿灭。而在黑河冻结出厚冰层前十天左右突袭他们的矿场刚刚好,这样他们不敢派出大部队前去收复。然后你们在战争期间不断牵制偷袭,这样他们就两面作战,我们的优势一下子就出来了。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完全有把握在今年重击金部落,那么未来几年的战争后,即便没有彻底击败金部落也可以让它一蹶不振。到时候他们控制南岸的力量会消弱,这样导致南岸未来比较混乱,或许我们之间的战争将会停下来。”

  “不会的,我有办法。”琪面对质疑没有停顿,这些他早有腹稿,而后继续道:“我们虽然只有两个大队的战士,但是只要我们拿下他们的一个矿场,我们马上就变成十多个大队。”

  “什么?”横听了琪的话后,一思虑就知道原因:“你想用奴隶?不行的,奴隶永远都不可信的,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可以用的。”琪面对父亲的告诫微微一笑的回答道:“如果我们答应这些奴隶,只要我们战胜了金部落,那么我们就赦免他们,让他们得到平民的身份,在我们巨木部落的势力范围生活,我相信他们一定愿意的。”

  作为一个在大明朝有权有势的家庭嫡子,他要什么拿不到?其中戚继光这位民族英雄的巨作《纪效新书》,这可是他每日必定拜读之物。

  其中戚爷在《纪效新书》中总结出浙江各地兵员的特点。戚爷一开始招募的是浙江丽水的兵员,这里的人多是山中的矿工,好勇好斗,作战十分勇猛,听命从不迟疑,冲锋陷阵非常积极。

  但是,矿工兵有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坚韧不足,或许可以打顺风战,但是一到逆风或者僵持过久时,这个弊端会导致队伍崩盘。这个也是他父亲横坚决反对用奴隶兵的缘故,因为几十年前,巨木部落刚开始扩张时,拥有着大量地奴隶,启用奴隶兵时,好处坏处都有,一个控制不好,可能连累主军。所以有风险,特别时面对与金部落这样进行持久战时,可能反噬。

  而这些奴隶,他们大多本就是战败的俘虏,一个愿意成为俘虏的人,你不敢对他们在苦战时具备韧性寄予厚望。

  但是,如果许以重利,比如让他们脱离奴隶身份,加上他们面对的是奴役他们的金部落,这样的双重刺激下,或许将会有奇效。

  一般情况下,当奴隶拥有了力量的时候,他们面对自己的主子,当时有多温顺,那么现在就有多残暴。而琪就想给他们一个可以对他们主子施加残暴的机会。

  “而且,那些矿奴面对金部落有的不单是恐惧,还有仇恨,灭家灭族之仇,以及奴役之仇。”见横等人还在思索,琪再次劝说道:“还有就是,他们因为长期受到奴役,所以,当他们面对我们的时候,他们的服从性以及纪律性都会比较好,这样统领起来比较方便。那么再加上他们的仇恨,他们会非常勇猛,冲锋的时候会更加就积极。”

  “最重要的是。”琪忽然加大一点音量的说道:“我们利用他们,可以减少我们的伤亡。只要我们的人足够多,那么我们对那些奴隶的控制力就更强,进行更久的作战,达到对金部落持续放血的效果。”

  ‘或许也可以,就算失败了,损失的是金部落的奴隶。而成功了,失去这些奴隶也没什么,但是得到的就更加多,到时候将金部落的人以及他们的一些从属部落的人降为奴隶,那么就更加赚了。’

  一番权衡之下,横点了点头道:“那就按照这个方案进行,不过一定要加强监控,一旦他们崩溃,那么我们的人一定先行撤离,放弃他们也是可以的。如果他们这些人有了兵器装备等,让这些人逃离了,那么头痛的就是金部落了。”

  果然当了二十几年的族长的老狐狸,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各种心思活络而又狡诈。

  “即便这个方案可行,你们没有辎重也到不了那边。”话锋一转,横再次提出质疑道:“就算你们到了那边,缺少军械补给,很有所作为的。”

  “不,我们要带辎重,而且带的军械居多,那边的奴隶不会太少。”现在的琪只要他父亲答应用奴隶兵,那么剩下的他就胸有成竹了。而后笑着说:“牛,我们部落非常的多牛。而且牛不许要补给,力量大,我们的可以大大的缩减赶路的时间。”

  “那也不行。”这时一个族老也提出质疑,这不怪他,在现在这个时代的认知中,牛不可能成为运输工具的,所以直接否决道:“也就是我们这些自己畜养的牛还温顺一点,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接受我们的放牧,所以我们可以将它们赶进牛圈里,但是你奢望它们帮忙坨东西,无疑是异想天开了。”

  “我有一个法子,可以让牛听从我们的命令!”再次面对四双怀疑的眼神,琪不急不缓的说道:“我们可以给这些牛的鼻子穿孔而后带上一个鼻环,再在这个鼻环加上绳索,就可以一人控制多头牛了。”

  一众人听到这个话后的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在他们族内过去六七十年的畜牧经验里,完全没有想过这个。而且在他们的心里,牛就是食物,而且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食物,虽然没有鹿好吃,但是可以养到比最大的鹿还更加大,产肉非常丰富。所以,完全没有想过将牛变成工具,即便他们都非常的清楚,牛这个生物的力量非常大。

  面对四人既惊讶有怀疑的神色,琪继续说道:“实践室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我们可以找一头牛来试试,那么行与不行就一目了然了。”

  “。。。好,找一头牛来。”横再次先思索着琪说出的那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话语的意思,而后理解完后,焕然大悟之感油然而生。

  毛爷爷的一生精髓之一的话,无疑给这个原始部落族长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

  不知不觉之间,现在午时已过,但是一众人急切的求知欲的驱动下,没有理会正在造反的肚子,来到了巨木部外面的一个牛圈里。

  这个牛圈出了巨木部也就两三公里的距离,但是在平坦的草原看上去并不那么远,可以直线过去。

  到达牛圈后,吩咐了一个族人赶了一头牛过来。这个族人听见族长的吩咐后,只见这个壮硕的族人以及只见的叔叔牙居然立马动手,一个按着牛头,一个就要拔出匕首。

  “哎,等等!”见他们的动作,琪吓了一大跳,那有这么虎的人呀,所以赶紧制止道:“那么首先有做一个木架子吧,然后将牛赶进去固定好,这样只牛受到伤害发疯时就不会因为这个伤害到动手的人。”

  “啊哈啊哈哈。。。”这两人也开始尴尬地笑起来,这也是他们太想知道是否真的可以控制牛,毕竟如果成功了,这个的意义就非凡了。

  如果真的成功了,那意味着,巨木部落可以远征了。在度过与金部落战争的危机后,巨木部落的扩张,将不再是和以前那样一点一点的侵蚀过去。而巨木部落的强大武力,将可以辐射到大盆地的中部。

  而这些暴力分子,正在因为这个疯狂起来了,内心的血液都在逆流。

  “还有,不能用匕首。”琪再次纠正道:“要用金属的钎子,将这个钎子烧烫,然后直接穿透牛的鼻子。这样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快速穿透牛鼻子,减少它的疼痛;第二,可以减少牛的伤口感染。就是,没有那么容易因为伤口,导致牛的死亡。”

  “哦。烫一下,可以让伤口不‘感染’,导致死亡?”这时,作为族长的横,忽然听道一个消息道:“这个你这么知道的?”

  “呃。。。”糟了这么解释,琪灵机一动道:“这不是小时候调皮,经常偷东西出去外面吃,又一次手受伤了,但是烤肉的时候,不小心让炭火再次烫了一下。没想到,本来红肿的伤口,第二天居然消肿了。”

  “哦。。。”众人恍然大悟,好像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也不怪他们以为这个就大吃一惊,在这个经常战争的时代,受伤是在所难免的,如果得到一个可以治疗伤口的方法,无疑对部落来说是非常的重要的。

  “但是不能乱用。”见一众人恍然大悟的感觉,好像什么伤口都要去烫一下的样子,赶紧道:“只有发现伤口红肿严重的时候才可以尝试一下,不然的话,原本就受伤了,在加上烫伤,可能伤口会更加严重。”

  “哦。。。”一众人再次惊讶道,在得到具体用法以及利弊时,更加的兴奋。

  “但是,我觉得,这种方法外面还是不要用为好。”见到大家兴奋的样子,琪再次打断众人的遐想。

  “为什么呀,这个方法如果有效的话,可以治疗非常多受重伤的战士。”牙叔表示非常不理解。

  “因为有更好的方法。”琪看了一样牙叔,然后对他说道:“还记得莫百夫长抓的那个奴隶吗?那个奴隶原来的部落叫红花部落,他们部落因为种植一种叫红花秘药,所以他们把部落也叫红花部落。”

  “这个我知道,但是,这个一直都是他们的秘密,不愿告诉其他部落。”这个牙叔当然知道,基本算是黑河大盆地的公开秘密了。

  “我知道这种植物,外面附近可能没有,但是我相信外面的势力范围一定有的,我可以找到。”琪非常的肯定的说道,从后世来的,他当然知道红花的样子,以及药效,在大盆地这个环境里,应该不可能有三七的生长,那么红花就是疗伤的最好药物了。

  “而且,就算找不到,外面不是要去南岸吗?”说着,看了一眼大加道:“外面肯定要带上那个奴隶的,到时叫他帮外面找,找到后外面移植过来,然后大规模种植,只有我们就不用担心受伤难愈了。”

  “这个方法不错。”作为一族之长的横,立马下令道:“到时候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告诉那个奴隶,让他帮我们完成这个任务。如果完成了这个任务,即便这次突袭没有多大效果或者失败,我都可以免除他奴隶的身份,并且允许他生活在我们的势力范围。”

  在一众人的交谈下,那个族人在几个奴隶的协助下,做了一个关牛的架子。

  而后他们将牛赶进这个小架子里面,然后用麻绳绑住这头牛。

  接着在旁边烧了一堆碳,将一个金属钎子烧得通红通红的。

  烧红后,由牙叔亲自动手。只见牙叔又快又准,一次就准确无误的穿透了牛的鼻子。

  那头牛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完成了。而后那头牛爆发出无匹的力量,肆意挣扎着。

  一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惊呆了。还好接受了建议,将牛困在架子上,否则,无论你和它多熟悉,一样要遭殃。

  而后,到了下午。

  一切的结果一目了然,在串了牛鼻子的牛后,无论再暴躁,也老老实实的跟着前面那个手拿绳索的人。

  即便这头牛负上重物,依旧老实。这让一众人为之欢呼,感觉完成了一个神圣的任务。

  本来就该如此,人的劳动了,就该从驯服牛开始解放,这是文明的一大进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