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十二章、金部落的强大

十二章、金部落的强大


  嘈杂的西巡部军营处。

  虽然在回来的路上担惊了一下,但是因为丰硕的收获,此时少年军营部依旧载歌载舞。

  琪他们的小队再次吃上了水煮牛肉,每一个都红光满面,有油脂地原因也有暖和地篝火的原因。

  这时,在舞蹈与歌声中,琪坐在稍远一点,两只手拿着一根巨大的水煮牛排啃着,咬下去然后一扯,那黄色的膘随着他的动作颤抖着。而他的眼睛却看向围着篝火那边起舞的少年,但是仔细看过去发现他眼神有点涣散,不知道想着什么。

  就这样吃着,不知不觉将手中的牛排吃完后他才因此缓过神来。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牛骨,然后再看向旁边那个装着牛肉的大陶缸,眼神一定。

  只见他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拿了两条长长地牛排骨后走出了他们的营地。

  出了营地后,吹着外面愈加寒冷的晚风,他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临时关押处。

  推开这个从外面栓住的门,里面一片幽黑,随着他开门的动作,外面的寒风灌入,让本就寒冷的小黑屋更加冰寒。

  就着外面侵入的月光,他看到了一个被反绑双手卷缩在角落的一个黑影。

  他将屋里的油灯点燃,亮光瞬间铺满这个屋子,似乎也像将这些阴寒都驱散了。

  只见那个卷缩着的身影依旧没有动弹,还是那副邋遢的样子,目光依旧那般的无神。

  于是琪走到了这个人的身前一米多的位置,然后蹲了下来,接着他拿起左手的这根牛排放到自己嘴边就这么的吃着。

  走了几百米的路程,加上外面吹着寒风,手里的牛排早已经冷了,但是依旧还是那么的香,只是那些油膘不再随着都动作颤抖了。

  就这样,肉的香气飘满整个屋子,撕扯肉离骨的声音、咀嚼的声音以及哒吧嘴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刺激着前面这个狼狈的人。

  “奴隶?”琪见对面终于有点反应了,虽然只是嘴边抖动了一下而已。

  “。。。”

  见对面没有回答,他就这样继续吃着,没过多久,就将左手的牛排上的肉吃干净了。然后他再大声的哒吧了一下嘴,接着举起右手的牛排,张开嘴巴就要咬下去时,见对面这个散发着一浓郁臭味的人喉咙动了一下,这是吞咽的动作,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琪看在了眼里。

  “奴隶?”琪见到此也停下了吃肉的动作,再次发问道。

  “不是!”这个邋遢的人沉闷的回答道,而且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那根还没有吃的牛排,然后有瞬间移开视线。

  “好的,但是好像不是你说了算呀。”见到他的表情,琪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的说道。

  “要吃吗?”说着,琪还将手中的牛排拿到对方的脸上晃荡了几下。

  “。。。”这个人再次没有回答,似乎还很倔的微微将头转开了一点。

  “我食量很大的,这是最后一根了,如果我吃完了我就走了。”琪见到对方的反应,收起了笑脸,直直的看着他说。

  看着再次伸过来的牛排,荣这次没有倔了,老老实实的张开嘴就要咬下去了。但是刚要咬到时,这根牛排又被收回去,顿时他露出带着一丝憋屈的怒脸看着前面这个身材高大的少年。

  ‘见鬼了,我现在居然到了被一个少年戏弄的地步了,这还不如挖矿呢!’

  “想吃?”琪看着对面复杂地脸色表情,忽然笑出声来,而后继续说道:“可以,但是我对黑河南岸比较感兴趣,我们来做一个交易,你告诉我南岸的事情,如果说到我感兴趣的,那么这根牛排就给你。”

  “你看,这根牛排的膘可是非常足。”说着琪还再次将手中的牛排伸到对方的眼前。

  “来,皇帝不差饿兵。”而后琪将牛排给到对方的嘴巴,说道:“先吃一口,也算给你验验成色的机会。”

  面对这根不怀好意的少年,荣还是不太争气的咬了一口。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年说的‘皇帝’是什么,但是今天的他,在中午的时候吃了一点肉脯,中间赶了将近三个时辰的路,而后被抓,到现在又两个时辰过去了,一点食物都没进,肚子早就造反了。

  吃着这个这个带着厚厚地黄色膘的牛肉,荣感觉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在部落的时候,族里很少能够吃到牛肉,而且吃到的牛肉也不及这个的一半肥。那油脂在嘴里爆开,那感觉差点也让他像这个少年一样要哒吧一下嘴。

  就在荣想再咬一口的时候,眼前的牛排一下就又离开了,他视线先跟随这牛排的动作,而后又看向这个可恶的少年。

  “只能吃一口哦”琪特意在他想咬第二口的时候才用心险恶地将牛排拿走,而后继续说道:“这么样,成色不错吧?”

  荣先一愣,虽然就是憋屈,但还是无奈地接受这一切,而且他也终于知道‘成色’这个词的意思了。

  “你想要知道什么?”即便憋屈,但人还是耐着性子的看着对面这少年,同时心里活动也一点不少。

  “哦,我也不知道耶。”琪见这个人好像不太老实的样子,还想耍滑头,于是故意漫无目的说着:“你看着讲,我高兴了,那么这个就给你。”说着还晃动了一下牛排。

  不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是担心这个人故意给出假消息,这样对方就不知道那些事情要掺假了,而后的就要靠自己分辨一下。

  荣看着这个明明长着一副少年脸,却表现出像一只老狐狸一样,感觉非常的无奈,于是他也漫无目的的说着。

  “金部落有二十个左右的百人大队。”说着,荣想看看这个少年的反应,他是故意说金部落,因为互为死敌的他们,这个少年一定回对金部落感兴趣的。

  “他们平时会分布开了。”看着这个少年还是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荣感觉非常诧异,这不该是一个年轻气盛的时候该表现的样子,在一个血气方刚的年纪,应该在听到敌人的消息的时候应该最起码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才对。

  面对无懈可击的琪,荣带着一丝气馁继续着漫无目的的说着。

  “金部落将他们周边都征服了,所有的部落都在为他们畜牧、耕种以及织布。”

  “每年的中秋过后,他们都会向周围进行征粮,如果不想被进行征粮行动的话,就要在中秋前将粮食进贡到金部落总部。”(这里的中秋不是指中秋节,而是表示秋天过半的意思。)

  “他们直接控制的部落,应该有一百多个,这些部落就是给他们生产食物的,有时还需要配合他们出兵,经常见到金部落出征的时候带着一大群仆从军。”

  “而他们间接控制的部落也很多,被进行征粮行动的一般就是这些部落。有时,他们还会强迫这些部落攻击其他几个对他们不够恭敬的部落,还有时也会强行要求一起出兵配合他们,不过比较少。”

  说道这,荣看了一眼这个少年,见这个少年还是这幅死样这,于是就开始赌气不说金部落了。

  “金部落下游的部落地面都计较平坦,种地的比较多,放牧的少一点,而且一般放牧的因为金部落的原因也吃不上肉了。”

  “这些部落人数少的就几百人,多的也有四十多个百人的样子。”

  “不过大多是在十多个百人的样子,在金部落势力范围外的就比较多四十多个百人的较大的部落。”

  “听说,在外面红花部落的下游比较远的地方,好像有超过一百个百人数的超级大部落。”

  “不过他们好像也和金部落打起来过,以前听族老们说,当时金部落还要求红花部落一起出征,仆从军就有超过一百个百人大队。”

  “但是好像那个超级大部落也联合了很多部落,那一次战争,随行出征的红花部落战士一个人都没有再回来了,不止如此,其他部落的仆从军回来的少之又少。”

  “金部落也死了很多的人,但是后来他们又开始和好了,并且他们相互开始交易。”

  “一般情况下,金部落用他们的金长矛和牛羊换那些大部落的麻布、盐和奴隶以及少量的粮食。”

  “不过奴隶那些大部落很少换,因为那些大部落也要用这些奴隶来耕种织布。之所以换还是因为金部落要求的,开始他们不愿意,后来又因为这个差一点再次打起来。”

  ‘看来金部落现在缺的是盐,从他们交易的东西中,其他的都可以从他们控制的部落得到,只剩下盐,我明白了。’琪还是做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心里已经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

  “不过金部落他们也特别坏,他们用来交换的长矛的金矛头都比他们自己用的短了一半,而且还比较薄。”说着还一副气愤以及可惜的样子。

  就这样说着说着就大半个时辰过去了,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年,荣他又气愤又急躁。他现在非常饿,要不是刚刚对方到了一点水给自己,都不知道这么撑过来。

  “金部落一般抓到的男奴隶都送到矿场里挖矿,女性就留在部落里干活。”

  “而且他们对矿场里的奴隶非常狂暴,经常鞭责,而且还经常杀人,一点都不会顾及会缺少矿奴。”

  “我在那个矿场就经常见到他们百夫长鞭责或者杀人,去年刚刚过去的时候,那里大概又十多个百人,但是我离开时,已经不到十个一百人了。”

  “我能离开还是因为但是有一个矿洞崩塌,引起了混乱,然后有差不多两个一百人一起冲击营寨的大门,奈何只有一条斜坡才能出去,最后他们的百夫长带着队伍支援过来,我们才没有机会。”说到这里的时候,荣还带着一丝自豪的惋惜,即自豪自己敢于反抗,又惋惜没有成功。

  “非常地可惜,还死了很多人,即便所有人都停下来了,那个百夫长还是带着人开始在杀人,一点都没有怜惜样子。”

  “我因为好运,没有当场被杀死,在一个老人家的帮助下当做尸体背了出来埋掉,我是从坟堆里爬出来的。”

  “我看了一下坟堆,发现他们杀了非常多的人,起码又一两个一百人那么多。”

  “最可恶的是,我在晕倒醒来的时候,我听到那个百夫长说死了那么多人还不用担心,说什么一个半月后的征粮行动结束,他会再带更多的奴隶回来!”说到着是,荣内心的那些怒火一下就涌现出来。

  “哎。。。也不知道这个中秋过后,又有多少的部落消亡。”这时,荣颇有一点同病相连的惋惜的说着。

  ‘等等,他刚刚说,一个半月后的征粮行动后,那个百夫长会带更多的奴隶回来。’听道这里的时候,琪忽然想到了什么,而后还在做着什么筹划,但还他还是摆出一幅欠揍的面孔视人。

  “我和你说,金部落的地形很复杂的,到处是山,如果你们将来攻过去,一定会迷路的,到时候一定要人带路的。”说着他开始一脸希冀的看着前面这个少年,他被抓来营地的路上就看出来了,其他少年和那个抓他的百夫长都比较尊重这个人的,而后继续推销道:“而我就非常清楚对面的环境。”

  可是就在这时,对面这个少年将手里的那根被他咬了一口的牛排扔在了他的面前不远处,而后就走了,走了,走了?!

  难道他知道我在骗他,金部落也就矿场地区的地形复杂,其他的地方大部分还是比较平坦的。他们巨木部落也去过河对岸吗?

  不对,我的手被绑在后面,现在拿不到东西吃!太可恶了这个小孩子!

  问题还有,你为什么要把油灯给吹灭,留着我起码可以看得见,慢慢地挪过去还是可以吃到的。

  最后因为饥饿,荣也没有将羞耻心摆出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拱,然后用下巴寻找那条牛排。

  而无情之琪,在扔下牛排,吹灭了油灯后就关门走了。

  其实也不能太怪他太无情,因为他现在着急去找一个人,没有时间去喂这个邋遢地奴隶;而吹灭油灯则是担心半夜风吹过来,将油灯打翻,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没有行动能力的奴隶明天早上就变成烤乳猪;最后关门还是他良好的素质,给这个奴隶关门是替他挡住外面的寒风。

  就这样,琪顶着越来越的大的秋风,往他营地旁边的那个营地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