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十章、终末

第十章、终末


  清晨时分。

  各种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响起,有尖锐的、悠扬的、沉闷的不绝如缕。

  林间弥漫着一层薄雾,远处望去那些亭亭玉立的树木,宛如披上薄纱的少女,那些从林间恰到好处传来的鸟鸣声也如像是那些少女竞相着比试着歌喉,晨风拂过,这些少女随着微风,挥着水袖翩翩起舞。

  这些尖锐而又悠扬的歌声也唤醒着熟睡中的荣,他睁开眼睛,闻着带着有一丝厚重水汽但又怀着一点花儿香气的空气。伸了一根懒腰,他没有赖床,赶集起来。

  他要在休养的这一两天把他的工具完善一下,比如那粗制滥造的只能射二十来米的弓箭,以及没有矛头的长矛。

  他先向着前边的草地走去,昨天的时候他听到有雉鸡的声音,现在需要它们的羽毛了。

  而后又用炭火重新烤制了自己的弓箭,仔仔细细地修理着,再在箭尾刻上两道竖纹,最后将刚刚得到的适用与做箭羽的雉鸡毛,用细小的麻绳缠绕好。因为没有办法现在做沾胶,只能用粗笨办法捆绑的了。

  最后他又用已经经过炭火拷去水分的麻绳,仔细的编了三条弓弦,一条现用,两条备用,这样应该可以给自己支撑非常久了。

  忙完这些后,他又开始外出,一个继续采集一些麻用于制作麻绳,二是要找一个适合做矛头的石头。

  等他忙活完着一切的时候,都已经将近三天过去了,也就有一只百来斤的大山羊做为了储备粮食,不然的话需要更加久的时间。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他的伤口只要不挤压的花就不会痛了。族里祖传的秘药的确好用,感觉现在充满着活力。

  晚上的时候,就着火光,他用麻绳编织了一个大一点麻袋,等下他会把剩下的羊肉烤制干透后,分成小块小块用来做干粮。

  等忙完一切后,已经夜深了,他赶紧开始睡眠,需要准备充足的体力应对明天就要开始的跋涉。

  第二天一大早,他带起所有可以用上的器物踏上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远的路途。

  向西,一直沿着黑河向着上游的方向没用停息。中间还遇到了一个小的狼群,当时着实让他惊惧了一阵。

  幸运的是,在这个食物丰盛的秋天,它们似乎没有看上这个骨瘦如柴,但是又有一定攻击性的人类。因此荣他有惊无险的逃过了一劫。

  随着他向西走得越久,地势的海拔也就越高,到了晚上的时候,他都要披上他之前制作的山羊皮袍子。在袍子厚实的羊毛下,保住了自己的体温,也利用了袍子的表面阻挡了寒风以及大河边山的水汽。

  终于在十三天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随着着带着一丝干燥的秋风吹过,草原的草微微致意,他看到分布于各处的生物,露出白白松软背部的是羊,漏出黝黑而又结实背部的是牛。

  他知道,他的一个目的地已近到达了。这时的他露出一张红黑红黑地脸庞,经过着十多天的风吹日晒,将他之前以为长期见不到太阳,导致略显苍白的脸伤的非常的刺痛。

  后来,他用羊油涂抹在脸上才稍微缓解了症状。但是他内心现在依旧怀着激动的心情,在十多天,不知道目的地的跋涉中,几次因为各种原因想要放弃。但是,晚上每被一次噩梦惊醒后,都会坚定他的意志。

  他继续沿着已经比较平缓的黑河继续往上前行了一天,因为,这个黑河是在是太巨大了,担心他的筏子没有渡过黑河就被它带到水流湍急的下游。在湍急的大河中,没有人可以保证不被侧翻,当筏子侧翻后,即便会游泳的他也没有一丝把握安全到岸边。

  他又用一天是时间收集木材,用携带的麻绳制作成一个大筏子。还好他的弓箭都重行修整过,不然光解决食物就将花掉一天当中的大部分时间。装上尾羽以及骨质的箭簇,即便弓比较劣质也可以轻易射杀三十米外的羊。

  等天气开始暖和一点后,他将昨天已经试过水的木筏子再次下到水里。

  黑河水流在大草原非常缓和而宁静,秋风不时从北岸吹来,河面顿时波光粼粼。神奇的是,黑河在大盆地的时候,它看起来是黑色的,但是到了大草原,它又开始清澈起来了。虽然依旧看不到水底,但是可以时不时的看到大大而肥硕鱼儿往上游的方向游去。

  如果他现在有能力捕捞几条,他就会发现这些鱼儿是因为腹部藏满了膏或者鱼子。看着这些鱼儿,让他想起族长赐予的鲜鱼,奶白色的鱼汤,是无上的珍品。

  而现在让他苦恼的是,因为不时会从北岸吹过风来,让他已近快中午了,还在河心位置,这让他气恼的同时也泛起一丝担心。

  还好他用自己做的一个船桨,不停的滑动,不然他已近被冲到湍急的下游。

  于是他顶着中午炎热的太阳,不敢丝毫懈怠的划着。好在,过来河心,水流速度就逐渐降低了下来。他悬着的心也回落了不少,他坚定了一下神色,继续努力着向北划水。

  到下午时分他才平安到达北岸,而他登岸的地方不远处就开始有一个小瀑布了,河水就会因为落差加速了。而事实上,他登陆的地方,水流已经很快,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他躺在岸边歇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停息过后,他双臂连太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缓过劲来后,赶紧喝了点水,吃着干粮,然后准备今天晚上的露营。

  首先将自己的木筏子拆掉,用几根来达棚子,剩下的用来今天晚上烧火。

  等搭好棚子已经可以看到红红的太阳已经藏了一半到远处的草原里了,这样的景色以前没有见过。现在看着被太阳渲染出一层一层的紫红色的天空时,也不经意的呆了。

  等他反应过来时,天时已然昏暗,于是烧起火堆,将那些湿漉漉的木材放在旁边烤着,然后拿出昨天杀的羊,再用木钎子串好,烤炙时香气就缓缓地飘起来了。

  ‘哦呜。。。’

  就再他吃着羊肉时,在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阵相互呼应的狼嚎。

  这着实给他吓了一大跳,他在南岸的时候好像,好几天才会听到一次狼的嚎叫,不知道这次是比较倒霉还是这边狼群比较多。

  他没有慌张,贸然的离开营地。如果在荒野没有任何庇护,遇到这种单个可能不少太强,但是群体出动的掠食者,只有死路一条。

  而现在,自己的营地,背靠河流,前方有篝火,这都是比较有利于自己的。

  自己要做的第一不要给到狼群在完全空旷地区形成一个四周包围,可以从任何方向攻击的形态,第二就是靠着眼前这堆篝火,狼群是强大,但是所以野兽都有一个惧怕火的通病。

  看来明天开始要多做准备了,首先,猎杀到羊的时候,把脂肪留下来,然后利用这些脂肪和木棍已经编好的草绳做成火把。等到晚上的时候,如果狼群攻击,那就多点燃几个,也许可以吓退一二。

  心里虽通达,但是依旧会有点发毛,单独一个人遇到狼群,如果没盯上,凭借它们的耐心,自己迟早被吞个一干二净。

  第二天天亮时,荣比较憔悴的起床。,昨天的狼嚎声,对他的影响还是比较大,没人守夜的情况下,并不敢熟睡,往往一感觉到一点动静都会被惊醒。但是起来一看,发现只是一阵风吹过,所以导致他现在有点身心疲惫。

  收拾好东西后,他先沿着黑河的流向向东走去。然后先要找到有树林的地方,昨天晚上他已经受够了。所以他决定晚上在树上寄居了,不过在此之前先看看能不能猎杀到一只羊。生身的干粮是还有比较多,但现在要考虑可能被狼群围困,所以这些肉脯暂时不要动,而且还要多加一点。

  而沿着黑河更加容易遇到猎物,现在空气已经比较干燥了,动物们一点会出现在水源处饮水的,到时候他的机会就来了。

  现在经过二十天左右的时间的休养以及肉食的补充,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不错,起码现在有肉在身上。身体的素质也起来了,狩猎的效率也提高了不少。到了正午时分,他就在河边见到了过来这边饮水的牛羊。

  他凭借逐渐熟练起来的箭术,以及稍微恢复的体力,将那只受到箭伤的羊捕获成功。

  狩猎成功后,赶紧将自己的水壶的水填满,然后往远处的森林走去。那里有树木作为庇护,到时后不管遇到狼还是其他的什么生物都可以到树上稍微躲避。当然只要不是遇到豹子就好了,如果真要遇到,在另说。

  到达森林的边缘后,先编了几条粗壮一点的草绳,再到林子里。这时已经下午时分了,他赶紧准备一下处理着一只羊,还是一样的把不需要的羊下水部分带到远一点的地方埋掉,羊皮羊油先留着,然后先吃掉羊肝以及羊心,最后开始做肉脯,等做了一大包才听了下来。

  接着他找了一块带凹陷的石头开始熬羊油,等羊油熬好后,他将之前编好的草绳,再用麻绳紧密的缠绕,接着在木棍的一头裹覆好,最后在浸泡油脂。

  这几天的早上以及晚上,他都感觉比较寒冷,草鞋已经抵不住了,所以他把羊皮今天简单的处理一下,明天先分割一下,裁出两小块,到时后早上或者晚上穿草鞋时先将羊皮裹到脚上。

  晚上果不然看到远处一双一双的发绿的眼睛,他果断放弃他的小棚子,赶紧带上他的所以装备,点燃一根火把,爬上他吊着他的羊肉的那颗树上。

  看着下面的三十多只狼,他还是非常的害怕,即便在树上都不敢睡,就这样与狼群中的狼王相互盯着对峙着。

  而狼群不时会分几只狼来到树下,往上挑,对他进行着恐吓。不得不说,狼的智商的确非常的高,而且纪律性非常的好。

  到了白天,这些狼群依旧不放弃,狼王带着一半十五六只狼在这里这里留守看着他,而其他的狼在下午的时候带回四五只的羊回来。

  看到这里,一度让他感到绝望。然后他实在顶不住了,就将自己绑在树上睡觉,不在理会下面的狼群恐吓了。

  他要等一个机会,一个狼王自大的机会。

  就这样一等就再次等到了第二天的午后,今天的中午的时候天气还是比较热,即便在林子里,但时不时还会有一阵的热风吹过来。

  而那匹白色的狼王,可能是太热的原因,再加上经过差不多两天两夜的对峙,形成了面对没有攻击性的荣起了轻视之心。

  只见它来到于荣所在的树不到十米的另一颗树下躺下打盹,也许是它的一个吸引它的猎物的一个方法,但无从得知。

  荣就这样再次等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然后他开始行动了,再不行动那些外出捕猎的另一半狼就要回来了。

  只见他拿起解开系在身上的弓,然后抽出一只箭,最后他小心翼翼的搭弓瞄准。

  ‘嘣’

  突兀的一声弦响,只见那匹白色的狼王好像回忆到了什么,赶紧一个纵跳,但是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没有完全躲开。

  这一支箭离开荣的弦后,一下就破开它大腿的皮肤钉在了腿上。

  ‘嗷呜’

  的一声狼嚎,这只狼王带着这支箭矢一同离开了树林。

  虽然有点可惜,但是人还是比较满意的,现在最起码可以放下悬着的心了。

  他决定在这里等到明天在离开,一个害怕狼群杀回来,另一个马上就要天黑了,今天休养好,明天抓紧时间赶路。

  直到第二天的天亮,荣都没有再受到任何侵扰了,所以他异常的精神的向着东边的方向小跑着赶路。

  也许是上天开始眷顾这个意志坚定的人,接下来的路程里都没有受到食肉猛兽的袭击,所以速度快了非常多,在自己食物充足不需要狩猎消耗时间的情况下,一天的赶的路就接近之前的两天。

  就在继续赶路到第七天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他自己再一次被包围了。

  而包围着他的这一群生物拥有更加强的武力!

  所以,第一时间他选择了放弃,并将自己的长矛,以及弓箭全部向远处扔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