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五章、苦训

第五章、苦训


  入秋后,日出时间又继续往后推移了片刻。

  但是通过两年的类似后世军校般的生活,让九队预备役们习惯了早起。

  起床的时间大概是后世的六点左右,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快速穿好昨天准备好的麻衣,外加了一件薄的皮衣后麻利的出了营房。

  小时候的起床气,早就在两年前被教官的鞭子治好了。

  出了营房,有好几个比较瘦弱的不由地紧了紧身上的皮衣。

  刚入秋,太阳尚未完全升起来时,晨风吹过,带着一丝丝露水拂面而来,顿时就凉意涌上心头。

  在大盆地里感觉四季都异常得分明。

  春天时,常常阴雨绵绵,笼罩在盆地上空的雾雨有时会连续大半个月。好不容易天晴了几天,可能又开始继续被烟雾所统治。

  而夏天时,可能因为地形原因,没有受到什么狂风影响,但是暴雨依旧会来临。但是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盆地现在受人类影响甚微,南北山脉,从山腰到山麓都郁郁葱葱,东边的山群也以为比较少人活动而显得更为原始。大地还呈现出U型,泄洪能力强劲,因此至今未曾听闻哪里出现大灾难。

  而秋天开始,出现了昼夜温差巨大现象。中午到深夜之间的温差可以达到二十多度。草原上的青草,清晨时焉不拉几的,可到了中午又充满着活力。天气也大多晴朗,但是每一场秋雨都会带走一份来自太阳的馈赠。

  而冬天一个就是所有生灵最难过的时期,经久不散地铅云肃杀着整个大盆地。那时候整个大盆地将由冰雪笼罩,各主支流以及湖泊都会解冻。上天让东面的群山阻挡了夏天从海上吹来的台风,但是西边却被它遗留下来了。冷冽的寒风从大草原深处经过南北两山脉留出来的大口子狠狠地灌进来,其中巨木和金部落因为地理位置在大盆地最西面而首当其冲。

  小伙子们拿着各自的木质水杯,里面装上一点盐,来到距离营房不远处储水的几个大缸里开始盛水洗漱。

  琪看着手里的器具,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牙刷。看来秋狩过后应该考虑一下了。

  洗漱完后,大伙回到营房后,给自己的弓上好弦后背在后背,然后系好箭囊于匕首,抓起长矛来到营房外面按照之前分配好的队伍进行整队。

  整队过后,依次先围绕整个西巡部跑一圈,然后到达校场继续跑三圈,最后回到营房进行早食。

  营房那里早就由很多被军需处压榨的奴隶们正在为各营房准备食物。

  食物是肉糜野菜麦子粥,以为没有石磨的原因,麦子粥即便已经炖了很久口感依旧欠佳。

  早食过后大家由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如果是被安排今天出猎的小队着会在半刻钟后带上干粮出发。

  这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这些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们会在各种摔跤打闹中度过。

  而琪今天有点兴趣缺缺,他回到了营房,看着炕上散乱的十张皮褥,默默地把属于自己的那张收拾叠好。

  放好自己的装备后,坐在炕沿上,一时有些恍惚。

  昨天紧凑的生活到没有太大的感觉,很多时候都是高度紧张时刻,来自身体的本能去完成一切。

  但是现在一下停顿下来,感觉有点不知所措。

  虽然完美接收身体以及记忆,但是依旧受着前两世的生活影响。

  第一次作为一个平凡的一个人,活了二十多年,过着平凡的生活。

  第二次到出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也学会了非常多的技能,但是还没有得到发挥的时候,竟然才十九年就英年早逝。

  这一世,虽然是继承了原生的一切记忆,但感觉不太像是在继承的一样。

  小时候的每一场哭闹,每一次在熊孩子时期的破坏事件都好像就是自己做的一样。每一次挨打的疼痛依旧清晰的刻在脑海里,没有一丝违和。

  琪缓缓地枕着自己的皮褥子躺了下去,看着高大的人字形屋顶,一时有些失神。

  着真的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与前世似是而非。又有点像中国原始的部落时代。

  但是,看着周围的自然环境以及高大的族人,好像又不是古老的中国。

  “琪哥,琪哥!”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枫的声音。

  “哎,琪哥,还睡呢,昨晚还没睡够呀?”

  接着房门一暗,走进三个少年。

  “这么了?”

  琪疑惑地看着他们三个,自己回营房的时候他们还和队友在和其他几个队的人玩着摔跤呢,这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嗨,来找支援的。”艾翻了翻白眼

  “桉我们搞不定他,都把我们摔了一个遍了都”说着栗摊了摊手。

  桉也是和他们一样昨天出猎队伍中的一员,可能是昨天猎物多寡起的一丝攀比心理,有点不服。于是双方决定以摔跤在比拼一次。

  琪跟随他们来到营房外面的草坪,这里基本上聚集着所有的年轻预备役们,他们分成一堆一堆的,外围还有很多小朋友围观欢呼着。围观的男女都有,基本上都是大的带小的。他们是西巡部的居民的小孩,在十四岁前的学习任务比较简单,而且家里的家务还没有开始忙碌。

  “琪哥来了!”

  就在一堆人中,眼尖的宁向琪他们招了招手。

  琪也小跑着过去了。

  之间另一队人也是十人的标准小队,他们和自己的另外六个队友相互吹嘘着。

  而自己的六个队友也没有因为输了而和对面急眼脸红起来。毕竟他们彼此在之前的两年里是一个级的,共同学习了进步,也都相互帮助过,竞争也不是一次两次。即便打架斗殴是常事,但是彼此家庭里的长辈或者兄长之间也都是队友,非常熟悉,在外在的部落环境下,基本不会又大矛盾。在主要矛盾面前,所有次要矛盾都不重要的。

  琪来到这个一小堆人里,对手就是对面那个穿着摔跤褂子叫桉的少年。

  彼此都相当熟悉,虽然不是出生在一个部里,儿童期不是一起玩到大,但是因为族里的政策,到了少年时期基本就一起长大了。

  而且琪和桉之间摔跤玩耍的次数也不少,因为两人都是那种身材高大型的选手,现在都长到了两米左右,琪现在接近一百公斤,但是桉已经超过一百公斤了。

  他们之间的摔跤比赛互有输赢,但总的来说还是桉比较占优。

  琪脱掉了衣服,把衣服给到了栗,然后从枫手里接过摔跤用的褂子,并穿上。

  接着众人一愣。

  只见琪正在做着前世体育课前的热身准备。没有在乎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先来了一个手腕脚腕运动,然后就是脖子运动,再接一个扩胸,而后扭腰,最后还来一个高抬腿动作。

  “行不行呀,你怎样?”

  站在对面的桉看着琪看似简单,但是数量繁多的动作,不由吐槽道。

  “试试不就行,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少昨天的我了,已经非常的强了。”

  琪没有理会太多,虽然一直以来力量不及对方,但嘴里永远都不会服输,这就是热血少年。

  慢慢地琪把刚刚因为躺床上而有点僵硬的身体活动开来了,不好好的准备一定是没戏的。

  “好了,来吧。”

  等大概有个五分钟后琪才喊开始。

  摔跤讲究眼似电、腰如盘蛇、脚似钻。族里少年基本上都是一个好射手,动态视觉没得说,而且小时候都是皮猴子,没有哪一个不少腰如盘蛇脚似钻的。

  而两个人都基本一样的身高,没有什么大打小,小打大的技巧。

  两人上来级相互勾、缠、别、掰、踢、披的各依照对方的招式相互化解的同时瞧准时机相互的计算着对方。

  如何体育活动就讲究更高、更快、更强。

  期初琪因为力量稍弱有点陷入劣势,但是,随着太阳的高升,散发出的热量越来越多。而这时的琪好像一个太阳能发电机一样,快速地将热能转化到身体现在需要的动能。

  慢慢地琪开始挽回劣势,从而化被动为主动。

  局势一点一点地被琪掌控后,没几个回合,凭借一个更加快的勾将桉摔倒在地。

  “唔哦。。。”

  众人开始欢呼,围在外面的小姑娘们也一点不害羞的一边鼓掌一边喊着。

  摔倒桉后,琪也立马伸出双手拉桉起来。

  两人喘着粗气,相互对视一番后都笑了起来。

  刚刚地摔跤真的是因为跌延起伏两人都觉得异常精彩,彼此都决定下一次可以更加轻松赢下。

  所以无论输赢都看得开,赢不会过分骄傲,输也没必要气馁,相互促进永远都是小伙子们竞争的唯一目的。

  就这样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过去了,大家都穿好衣服,带上这装备前往校场。

  等来到校场的时候,牙叔等教官手里拿着鞭子已经提前到达。

  如果有谁迟到,少不得要吃一顿酸笋辣椒了。

  一众人继续按照着旧的队伍列好队后等待教官们的检阅,然后安排场地练习射箭。

  着一过程讲究速度快,没看见教官已经来到自己的队伍里,一手拎着鞭子,一手抚摸着鞭子,似乎恐吓着什么。

  安排好后,每一队都站好预定好的位置,瞄准五十米外的箭靶。

  那箭靶是有草编的,再系到木板架子上。

  而琪他们现在用的箭是没有骨质箭簇的,箭尖是用火烤后打磨的。

  众人都按照教官指示的节奏和姿势拉弓射箭,怎样教官就可以更加清楚每一个学员的情况。如果累了可以喝水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还要继续到午时。

  而琪这边,他平时一次可以连续射出三壶箭,但是今天居然第四壶箭过半才停下来。

  累了就要休息,如果逞强的话,效果不好,最重要的是会伤到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没有手机电脑的时代,大家的视力都不是一般的好。

  没过多久,这群在太阳底下训练的少年们就汗如雨下,但都坚持着。

  到打接近午时的时候,随着教官们的喊停,众人终于放下宛如千斤的双臂。接着按照教官的指示快速地收拾好校场,然后整队去吃午食。

  回营后午食已经准备好了,一般中午都是吃水煮羊肉,加野菜以及一碗小麦饭。

  小麦粥的尚且口感不好,就更不用说小麦饭了。往喉咙吞时都感觉很刺啦。

  所以众人都养成了一个好习惯,细嚼慢咽。但是,这个只针对吃小麦饭的时候。

  午食过后这是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大多人都会先午睡一会儿,然后起来打磨骨质箭镞等器具。

  到了下午又开始一个时辰慢跑的体能训练。

  先围在西巡部跑,而后有到外面野地里跑,最后沿着溪流往回跑,最后到达校场后再围在校场跑一圈才算结束,用时刚好一个半时辰。

  虽然是慢跑,但是非常的累人。

  这还不算结束,休整只有两刻钟,两刻钟过后将继续整队。

  这一次则六个小队组成一个战阵。

  一天当中最后的半个时辰是训练战场对阵。

  每一个小队一次作为前排训练,然后又分开两个阵型模拟厮杀。

  最后模拟厮杀不会回换成没有骨质矛头并裹着兽皮的长矛。

  等所以项目结束后天以及开始要转黑了。

  众人休息了一刻钟不到,就听到校场外面的呼喊声。

  那是狩猎队伍回来了!

  少年们心存各种比较的心理作用下,也顾不上休息了,赶紧跑了出去,看看今天的狩猎队的成果如何。

  今天的狩猎队的成果也非常不错,虽然没有像琪昨天那样的成果,但依旧平均猎杀三只羊。

  猎人们虽然最后没能吃到牛,但是他们的激情并没有熄灭。

  作为一个个心志坚定的人,他永远相信明天。

  因为部族现在的苦难与艰辛培育出的精神,让每一个战士都有为了部落而意志异常坚定。

  因为,在这蛮荒时代,部落之间不相信眼泪,而他们都有不得不坚强以及坚持的理由!

  就这样,少年们他们一天的任务就是在这里结束,无论是出猎的伙伴,还是在营地里训练的伙伴。

  半个时辰后,慰藉他们的晚食来了。

  晚食终于不是小麦制品了。

  营房晚食还是比较大度地为大家准备了大豆饭,加上水煮羊肉,最后是加了一点香菜叶的羊汤。

  一口滚热地汤下肚,驱散着一天的疲惫。

  再要上一口刚刚出锅的手把肉,心急的少年们一大口下去立刻将汁水爆了出来。

  吃饭永远都是这些半大子最开心的事情,特别是一群半大子一起吃的时候。

  吃到尽兴时,他们还会唱着部落里的歌谣。这时不管你有多累,你都会因为气氛到位回应着,高声唱着。

  晚食过后,这些永远活力十足的少年好像一下子就回血回蓝完毕,有的人居然开始围在篝火跳起舞来了,这估计是看到今晚有姑娘们一起过来玩吧。

  因为他们还不算真正进入部队,所以族里对他们还是比较宽容,唯一就是现在还不能逾越,松中带紧大管理。

  玩闹并没有持续多久,管理再松到点也要准时回营。有的继续准备着狩猎用具,而有的则一群群往常一样光着膀子往溪里冲去。

  今晚的秋风好像比昨天的强烈一点,依旧无妨阻止少年游水的热情。

  而溪水里少年们的怒骂声,嬉戏声以及跳进水里产生的咚咚声也预示着一天的艰辛的结束。

  回到营房后,琪从他的包里拿出两颗金属箭镞,用一块麻布细细地擦拭着,不让那丁点绿锈浸染。每个人都只有一颗或者两颗,所以都非常等珍惜,每每射出都会想尽办法寻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