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三章、无双

第三章、无双


  整理好装备后,在牙叔的带领下猫着腰缓缓地往湖畔方向过去。

  在这个季节,只要不发生猛烈的追击,是比较难让那些干饭人的视线离开他们的饭碗。

  所以这个时期根本不需要太多狩猎战术,而且这些羊群、牛群以及灵鹿等都快泛滥成灾了。

  之所以要缓缓地过去,是因为灵鹿比较警觉。为了不必要添加难度系数,队伍再次按照之前培训的战术,再次分成两人一小组。缓慢而稳步形成一个月牙阵型推进,直到推进到大概二十米后依据队长牙叔的手势停了下来。

  按照他们手中的弓箭强度,精准射程大概在五十米左右。如果超过五十米,他们这一群小年轻比较难找到准星,而且受外力影响会加大。

  而二十左右米刚刚好,太近会被羊群警觉,引起骚动后增加狩猎难度。而第一轮攻击后,羊群会立刻在头羊的带领下快速撤离,而二十米到五十米之间,够小伙子们拉弓三到四次。

  等大家都停了下来,并半蹲着,牙叔在打了一个手势。

  这时大家开始缓缓地起身,然后同时开始默数十个数。

  到第五个数时大家几乎同一时间将弓拉至满月。

  每组得两人默契的同时瞄准一个目标。

  ‘嘣,嘣,嘣。’就在一秒内,十一只箭矢几乎同一时间离弦。

  ‘咩,咩,咩。’在那瞬间的时间,六只羊同时倒地。

  因为只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羊群听到弦声的同时,箭矢已经同步过来。

  这让沉迷于干饭的羊群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直接倒地,或许也就一些鹿可以反应过来。

  ‘嘣,嘣,嘣。’

  射手们根本没有理会第一波箭矢到底有没有射杀到羊,几乎本能地再次抽出箭囊的箭矢连续发射。

  也就是三四秒的时间里,羊群瞬间跑开,连带着周围其他的食草群体。

  而且弓弦之声似乎是成为某种进攻信号,在周围方圆七八百平方米内,所以肉食动物也同时发动突进。

  这也由不得它们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在这个大草原上往往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猎物们已经在运动,如果再不行动,之前的一切准备都将化为乌有。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是相当的。

  大自然不会因为我们是人类就给予特权!

  当其他猎手们率先动手时,那么仓促间出手的就是人类了。

  这一次是人类赢了。

  “厉害呀,琪哥,你射得好快呀,而且还特别准!”旁边和琪一小队的枫兴奋地搂着琪大声地说到,这非常符合他一惊一乍的性格。

  。

  ‘这么感觉这不是在夸自己,但又不好找证据。’琪一脸无奈地看着旁边的枫,并且非常想给他一顿辣椒。

  就在刚刚,羊群们在二十到五十米距离时,小伙子们都射出三到四箭,而出五十米时都尝试再射一箭,但不一而足都要么偏出,最好的也是擦着羊身过去。

  而琪在二十米到五十米的距离之间射出五箭,并且在五十米到一百米期间又射了四箭,三箭直接射倒三羊,第四箭因为距离远,再加上箭簇是骨制的杀伤力不足,那只勇敢的羊带着身上的箭一起和亲朋好友们逃离了。

  也就是说,琪在十秒内射出九箭,独立射杀七只羊外加与枫合力射杀一只羊,可谓战果斐然。

  众人快速向已经猎杀的猎物跑去,并将它们集中起来。

  如果不快速搞定一切,然后聚集在一起的话,非常容易引起一些不速之客的到访。

  比如左边三百米外的两只花豹子,以及八百多米开外的一只体型庞大的老虎。当然右边六百多米处还有一群狼,过暂时不用太担心它们,它们因为有庞大的群体以及拥有群体文化,知道如何密切地联系并配合紧凑,狩猎效率可能已经超过这个时代的人类。

  所以狼群它们狩猎到的猎物不比琪他们的队伍少,现在它们正在狼王的分配下进食。

  它们进食的时候甚至还分出十匹左右的狼在轮流警戒,真是一个可怕的群体。

  狼群凭借它们的群体文化,在这个大草原上即便存在体型是它们五六以上的老虎和体型在它们三四倍还可能成双成对出现的花豹子这些顶级掠食者都可以做到横行无忌。

  也许可以对他们带来毁灭性伤害的就只有未来拥有更加高效率的武器的人类了。

  毕竟个体再强也无法与群体对抗,唯有群体才有资格与群体竞争。

  而那两只花豹子和老虎就不一样了,它们既没有庞大的群体,又或者配合不够紧密,甚至单影出现。所以它们现在即便是草原最顶尖的掠食者,也只能无能为力地站地站在那边看着远处猎物们剧烈喘息着,用来快速降温,以为下一次狩猎做准备。

  而现在琪的队伍就是要防范着它们这两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物种,不敢有丝毫懈怠。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这个大地上所有物种都比琪前世见到的都要大接近一点五倍。

  那些狼群每一只成年狼都比前世看到的西伯利亚狼大上一圈。而那匹俊美的狼王就更加不用说了,比已经无比恐怖的普通狼还大上一大圈,加上拥有这么大一个族群,委实令人惊惧。

  那花豹子和老虎也一样,特别那只老虎,远远地看去,感觉像前世的成年黄牛一样巨大。它就是凭借这个巨大的体型,像坦克一样在这片草原以及北面和南边两座大山之间横冲直撞,可以轻易地撕碎如何挡在它们前面的一切生物,成为一个真正的王者。

  为了不过分刺激到这两个顶级生物,琪他们迅速把猎物或系好或肩膀扛着快速离开这里。

  可不敢就地解剖,不然的话,可能右边的狼群也会吸引过来,那就真的完了。

  站在太阳下,琪感觉浑身充满着力量。

  刚刚已经在十秒内超高爆发拉这么强的弓射杀九次,双臂丝毫没有感觉到乳酸的分必。

  这时,他用一根麻绳系上两三只大肥羊,如何将另一头缠住腰部,另外两个膀子各背一只羊,并让队友帮忙拿着自己的长矛。

  他们快速得像北边的树林里撤离,他们要赶紧过去,把猎物寄存在那些高大的伟乔木上,然后在回来。

  如果效率够的话,他们应该还能在族内战士们到达前再次狩猎两次。

  狩猎处距离林子只有一公里左右直线路程,按照他们这一伙人,人均一米八五以上的大汉,特别是牙叔身高是两米零五左右的彪形巨汉,那大长腿,感觉运步入飞。

  两边的一米多高的野草在飞速地向后退,不一会儿就到达了树林。

  他们把所有猎物都吊在离地面有五米高以上的树上,只有就可以防止被其他肉食动物偷食或者偷走。

  做完这一切后众人松了一口气,开始喝着水,吃着肉脯相互吹着牛或者相互打气着。

  嘴里吃着喝着说着,手里也不闲着。

  他们再次调整好自己的猎弓,然后把刚刚用过的箭矢的箭镞重新换一个新的骨质箭镞。

  这些骨质箭镞,看着打磨得非常锋利,其实大多一次性用品。

  有的用一次后要重新打磨,有点甚至直接报废。为了提高效率,他们出猎的时候会带上每支箭带上三个备用箭镞。

  “我和你们说,琪哥他刚刚真的非常神勇。一瞬间就射出九箭,箭命中。那真的又快又准!”嚼着肉脯神飞色舞的枫和大伙吹嘘着刚刚琪的神射。

  “真的,真的,我射了五箭后就停了下来,我隔着老远动能看到琪在射程精准度外还在射箭,每一发都中,最后一个太远了,没单场射死,那只羊把琪的箭矢一起带走了。”坐在对面的宁也附和道。

  “大家都表现不错,我看了一下,每个人除了第一发两人合射一只羊外,之后的两到三箭里都最少可以射杀一只羊。”和大伙一起坐在地上的牙叔一手抚摸着他那大络腮胡,一边看着大伙说道。

  “非常值得表扬,没有受到上午的影响。小琪,你刚刚的表现就更加不用说了,一会和大家继续再接再厉,不要骄傲。”

  “还有,等一下第一波箭矢不用两人一起射一个目标了,你们都很厉害了,不需要这样做来提供必定击杀数,你们每个人自由选择猎物,我们需要击杀效率了。相信自己,这是最重要的。”牙叔非常满意这一群自己带了十年的学生。

  “好,我感觉今天充满着力量!”琪说着抬起直接的右手看着上臂的强健的三角肌、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

  大家在玩闹中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再次收拾好准备出发。

  这次他们换了一个位置,稍微比刚刚的位置远五百多米。

  他们进入草原后再次微微猫着腰,缓缓地带着一丝节奏地向前推进。

  因为在一个多小时前草原上刚刚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羊族减员草果近百。

  所有整个草原族群现在都异常的警惕,即便是微风吹过,它们都会抬起头边嚼着嘴里的青草边打量着周围。现在的它们怀疑着一切会动的生物,为了生存,教会了它们很多。

  在距离羊群还有一百五十米的时候牙叔就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接着又大了另一个手势。

  众人见后,立刻按照刚刚的分组,两人以小组半月型推进。

  每轻轻地迈出一步都带停顿一下,等起风的时候就蹲下去,就像阴影中的杀手一般,宛如死神。

  像这种带着节奏的推进是每一个掠食者必备技能,哪怕警觉性再高的生物都会有在这里翻车的时候。这就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因为掠食者有强悍的猎杀能力,素食者被迫进化出高度的警觉性,要么就进化出巨大的体型强悍的体魄或者就是坚硬的盔甲,让掠食者们无能为力。

  但是因为素食者不停地停地提高它们的警觉性,掠食者们也不断精进它们的狩猎技能,还是那句生存会教会所有生灵很多的东西。

  非常地庆幸,琪和小伙伴们花了将近半小时再次接近到了离羊群二十米的距离。

  他们再次在牙叔的手势下心里默数十个数。

  他们先准确地认定一只猎物后。

  到达五的时候左手缓抬弓,右手扣弦搭箭。

  八秒时已经站稳形成标准的射箭姿势。

  然后满月瞄准,刚好两秒后射出箭矢。

  ‘嘣,嘣,嘣。’连续十根弓弦发出雷霆般的声响。

  大肥羊们再次应声倒地,根本没有反应时间。

  接着羊群再次混乱,在头羊的带领下像右边撤离。

  这次刚好是偏向琪所在的方向。

  琪在一个先凭借感觉快速连射五发,再瞄准射击十发。

  再一次每箭必中,可惜最后三箭没有射到肥羊,让他们把箭矢一起带走了。

  不过,已经非常厉害了,在没有追击能力的情况下一波狩猎可以射杀十二只羊已经骇人听闻了。

  一般情况下,引弓三次以上为合格,射杀两头猎物为优秀。

  像今天下午第一次狩猎时,琪能够引弓九次,能在十息之间拉动满月并成功射出箭矢,先不管是否击中目标,这双臂膀的力量以及爆发力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一流射手的。

  而这一次,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首先初秋,天气晴朗,秋风细微且时断时续,而刚刚就在无风的情况下完成的;其次地形平坦开阔,视野极佳;最后就是刚好羊群向他这个方向逃离,这让他有接近二十秒的时间,远远超过一般情况的五到六秒的时间。

  这一次除了牙叔射杀六只以及琪射杀的十二只,其余人平均每人三只,可谓丰收。

  而且是在羊群们高度警惕下完成。

  而这一次的狩猎再次让共同在湖畔狩猎的一对花豹子以及那一只巨虎。

  “吼。”

  感觉人类再一次赢了它们让它们感到异常的愤怒,在那里怒吼着。

  这也是无可避免地,素食动物有素食动物之间的竞争;掠食者之间也在竞争。

  大自然永远不会偏袒谁,只有想方设法去适应。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永恒不变。

  不过最后即便它们异常愤怒也没有向这边攻击过来,一个是忌惮人类的数量和攻击力,二还是不如好好休息一下,为下次再次狩猎做准备,而且大草原的猎物又多又没有危险。

  大伙再一次重复之前的动作,迅速打包带着走。

  这一次琪没有用肩膀扛,而是直接用麻绳把琪在大肥羊捆好,然后在草原里利用青草当作和大地润滑剂,又慢到快的拉动着。

  在太阳的照射下,感觉身体微热,而后就爆发无穷的力量。

  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非常容易饥饿,之前第一次拉回猎物回去后可是当了进二十多分钟的干饭人。

  以为这一次猎物比较多,大家在走了大半段的时候还歇了一会儿。

  等再次把猎物吊起来了后大家继续休整。

  “小琪,我觉得到明年春天全族大比武的时候你可以参加箭术比赛了。”牙叔非常认真也自豪的对琪说道。

  毕竟现在牙叔是所有未成年战士的总教练,能把一个刚到十六岁的少年教得成那么优秀也是也给政绩。

  “对呀,我也认为琪可以参加里。”

  “没错,这次让那些大人们大吃一惊!”

  “好,那就参加吧,我也想见识一下那些为部落征战过的战士们的力量。”琪想了一下,觉得到了这个原始的时代,想要过的舒适一点,那么他就需要做一些什么。

  而这个时代一强位尊,首先要有强悍的武力才能有人追随。

  再一次休息了两刻钟后,众人都已经吃完东西喝足了水,也解决了生理问题。

  大家再次带上已经准备好的准备踏上充满希望的道路。

  近一个半小时后,琪他们再次组成了一个月牙阵,距离羊群再次只相差二十米。

  就在牙叔打出手势时。

  ‘吼。’

  只见五百米外一只巨虎猛然窜出,扑向十米外一头成年野牛。

  十米的距离,在巨虎的超级爆发下,感觉不比箭矢的速度慢。

  那头野牛也是警觉,几乎在那一瞬间姨妈一个掉头向后蹬的同时撒腿就跑。

  可是在它才跑出两步,巨虎一个猛扑。它两个像蒲扇一样的前掌已经狠狠地扇在了野牛的肋部,这两下瞬间击断了好几根野牛的肋骨,并且巨虎锋利的爪子也在那么的一瞬间同时穿透了一层用来防蚊虫的泥浆铠甲,再花开韧性十足的野牛皮,死死的镶嵌在肉里面。同时以为惯性的作用下,巨虎的爪子在野牛的肋部划开数道伤痕,每一道接近十公分深度的伤痕都在述说着巨虎利爪的功勋。

  但是由于野牛对巨虎的恐惧,让它的肾上腺素的快速分泌,在那一瞬间已经送至全身。这让它大脑暂时不用接受疼痛神经的回馈,同时也让它可以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想凭借这一份巨力起身逃离巨虎的掌控。

  但是对巨虎而言,你没有站稳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

  只见巨虎张开血盆大口,那两颗突出老长的犬齿瞬间透过野牛皮后稳稳地在顺利的划开野牛的脖颈的大动脉。

  咬中大动脉地一瞬间加一个身为调整,来了一个虎上牛下的座位,在一个巨掌拍在野牛的头上,还不忘把五个匕首一般的爪子送人它的脸颊上。

  巨虎的动手瞬间让野牛只剩下四条腿乱蹬,不消多久,它将会窒息而死。

  巨虎也在期间痛饮鲜血,并还从鼻子里发出低沉的嘶吼,似乎在宣泄,也似乎是因为鲜血里的微元素让它感到兴奋。

  无独有偶,那一对花豹子也同样设下陷阱,对一只准备去湖畔饮水的大角鹿发动了攻击。

  同样在十米只有的距离,几乎瞬发而至。

  而且豹子的加速度更加快,就在大角鹿反应过来蹬跳起来的瞬间豹子的利爪已经划开它的臀部。

  但是大角鹿凭借灵活的动作,加上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忘记了疼痛,瞬间爆发出不逊色于豹子的速度,再加上几个急转弯试图摆脱后面追兵。

  但是它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在那一对花豹子的算计之下。它再这么急转弯,也会有一个大致方向,那就是它遇到危险会潜意识里认为只要在那个方向就可以获得庇护。

  就在这时,大角鹿一个蹦跳落地后发现它前右侧正蹲着另一只豹子。

  如果它会说话一定会对这对狗男女说一声‘你个小辣椒,你玩不起,不讲武德搞偷袭,真TM的狗!’

  只见那只蹲草地豹子同爆发速度几乎与大角鹿平行,而后一个猛扑,双抓已经拍在了大角鹿的肩上,在它失去平衡的一瞬间骑身张开血盆大口躲开鹿角咬中大动脉。

  大角鹿倒地后,还想反抗,但是另一只豹子已经撵上来了,一个猛扑按住了大角鹿的肋部,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而琪这边,大家几乎都还没开始抽出箭囊的箭矢,那边巨虎和花豹子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动静,这让已经非常警觉的羊群瞬间逃离。

  他们这些射手只能仓促间拉弓射箭,这样的情况可想而知。

  全队十一人,只射杀六只羊,其中还是牙叔射杀的两只。

  除了因为仓促射箭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只巨虎离他们真的非常近,只有百米左右。同样身为掠食者们都不约而同找了一下风向,只是非常不凑巧,两帮人看重的猎物因为之前的惊吓几乎汇集在一起了。

  那巨吼声感觉就在耳边响起,这巨大的威慑力,对如何生灵都奏效。

  也就牙叔的心理素质过硬,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已经连射四箭,射杀两只肥羊。

  在牙叔的带领下,大伙们没有理会现在距离七十多米外,刚刚喝了几口鲜血,巨口周围的毛发都被染红且还在喘着粗气的巨虎。

  在巨虎的目视中分出七人警戒,剩余四人赶紧拖着射杀的猎物缓缓地离开。

  在这个原始世界,生存的每一刻都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坚韧的毅志。

  离开后,大家也不再停间了,看这个天色,大概已经下午五点了。

  大概五点半左右族里的巡逻大队会经过这里,到时候可以和他们一起回到族里,还能让他们帮忙带一点猎物回去,不然他们今天的丰收是无法全部带回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