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 第二章狩猎

第二章狩猎


  “琪,小琪,小琪,小琪,你听得到吗?”

  “他怎么样了现在?”

  “他怎么了?”

  “他是受伤了吗?”

  “是晕了。”

  “怎么晕的,是因为受伤了吗?”

  “还没有看到伤口,不太清楚。”

  “再叫几次试试”

  “小琪,小琪,小琪。。。。。。”

  “呼。。。哗”这风起吹动这高大的伟乔木上的树叶哗哗作响,伴随着远处树林上时有时无的鸟叫声还有前方不到百米藏在一米多高的草丛中咕咕作响的野雉叫声,着俨然组成了一副不为人知的旷野。

  一缕阳光透过高大的伟乔木那不算茂密的树顶,就怎么直直的照射下来,刚好落在了琪的脸上。

  即便刚刚入秋,正午的阳光依旧可以散发出它该有的威严。但微风拂过时,你又可以明显感觉到那一丝来自北方大地内部给予的回应。

  在着带着微凉的初秋软弱的风,再加那一缕正午时刻依旧会显得灼热的阳光,这种两重天的感觉呼应在了琪的身体上。

  琪微微皱了皱眉头,深呼吸了一口气,但依旧像要睡到天荒地老。

  “小琪,小琪,你怎么还睡.”

  “看来是不打算吃东西了。”

  “不吃东西怎么行,下午还要继续狩猎呢!”

  “小琪,小琪,起来吃午食!”

  “小琪。。。。”

  ‘谁TM的叫我小琪,我最讨厌被人叫这个名字了,让不认识的人听到感觉像是在说我是小气,而且还真TM的不少。’

  ‘嗯,怎么动不了。我刚刚不是英勇就义了吗?’

  ‘不知道,我死前,那一副从容的整理衣冠有没有让人佩服。哎。。。’

  ‘那么我现在是一个十秒情况?不会还来一次吧。’

  ‘我感觉有点厌生了,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先莫名其妙回到大明朝,还是那似是而非的大明朝。其实回到大明我不太反对,虽然依旧是封建下的人治社会,但我只要够狗,我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活的非常致润。’

  ‘而且从活一世,感觉头脑清明了许多,不在是那个需要经历两次高考,但依旧是没太大区别的学渣。唯一可惜的是不能参加科举,不然以现在士大夫身份,不交一个铜板的税,还能有国家养着。最主要以成为士大夫,立马就有良田千顷,都不需要再奋斗就可以提前过上退休生活。这就是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马多如簇、书中自有颜如玉。大明朝中后期就是士大夫的天下,可惜我居然出生在一个锦衣卫家庭。’

  “小琪,小琪,你是醒了吗?醒了就赶紧起来,吃完午食后,在休息一下,然后就要开始下午狩猎。”

  ‘嗯,又有人叫我,那么我是什么情况现在,没死?怎么动不了了!’

  ‘嘶喉。。。什么情况,头好痛呀!但是好像我保护的很好呀,没有伤到脑袋,就怕破相。’

  ‘呃,那么我现在是叫琪,而不是叫唐琪,我还是部落族长儿子。嘿,这个可以有。’

  ‘等等,部落?族长?我是在史前文明吗?!’

  ‘老天,大哥,大哥大,大大哥,能不能不要玩我呀?!之前是封建时代,出家庭虽然不是顶级,但是物质生活有保障呀。现在是奴隶时代是什么鬼?来一个天花、暴雪、暴雨什么的都死一大堆人。最最主要的是这比封建社会还更加没有人权呀!呃,等等,我好像是族长的儿子哈,我有人权!!!’

  “他怎么了,刚刚是头痛吗?”

  “应该是,小琪,怎么样了现在?”

  “有点刺眼。”终于可以动脖子以上的部位了,琪转了一下脑袋。这样透过树叶的那一缕阳光就不会那么继续灼烧这脸颊了,感觉脸都晒疼了,就TM不会给老子挪一下位置,会不会当设畜,要我叫你吗?我有八年经验,要不要学?不会给领导挡挡太阳的,不会伺候上司能有升职加薪的机会吗?

  “醒了就赶紧起来,吃完午食后整理一下猎具,下午可能要晚一点回去了,今天上午收货有点低。”

  还是那个有点粗犷的声音。

  话音落后,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过来,随后又消失了,还响起了逐渐远去的步伐声。

  接着就又更加多的阴影远去,以及那些又点凌乱的步伐声。

  “嘶,好热。”周围人走后,琪一下就大半个身子暴露在烈日下,瞬间就给他僵硬的身躯注入了能量。

  “哎,能动了!”琪张开眼睛座了起来,看了一下周围。然后看向右前方,那里有两个篝火堆,共十个人,他们正在烤着什么。在仔细的看着那十副陌生有熟悉的面孔,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挪了一下位置,让自己双腿也能晒到太阳,我的天呀,难道我是冷血生物,需要太阳辅助,让血温上来后才能活动?

  慢慢的,身体开始发热了,琪站了起来,走向一众人。

  ‘牙叔。’琪对着一个络腮胡大汉喊道。

  这个大汉浑身散发着粗犷与彪悍,个头也巨大,坐在里篝火堆大概十来步远,看着一众稍年轻大小伙子们在忙碌。

  而一众九个大小伙子们就在围着两个篝火堆忙碌着,有添柴火的、收拾皮毛的、捡拾内脏准备拿去掩埋的、不停转动烤肉的、磨着带着一点点绿的匕首的、和几个正在整理猎具,入箭矢,猎弓和标枪等。视乎好像永远都忙不完,仔仔细细的打磨着每一个下午要用的器物,这些都关乎着今天能否有一个好一点的收获。

  “嗯,醒了,那就快点把你们那十把弓整理好,相信下午一定有收获,不要因为上午没什么表现就气馁。打猎它本身就充满着众多的不确定因素,没有谁可以确保每一次都是一个丰收。吃过午食后在缓一下在出发。”那一名彪形大汉点了点头后看着琪说道。他那平静的表情和语气跟他的面孔以及他的巨型身材显得格格不入。

  牙叔是琪的亲叔叔,族长唯一幸存下来的弟弟。在这个艰苦且较为原始的生活中,婴幼儿的成活率因为各种原因一直就是看运气,即便到了少年也不一定会安全。除了可能的饥饿、天灾,还有就是各种食肉猛兽的威胁。特别是现在还没有筑城能力的时代,以及人类还没有强悍的武器的时候,往往对这些猛兽都表现的比较无能为力。

  牙叔最大的本领就狩猎,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也是一个强悍的战士。虽然在这个时代有很多战士都拥有和牙叔一样的身材,但却没有和牙叔一样玲珑一样的心。所以,牙叔除了狩猎很多时候都帮着族长哥哥训练战士,特别是在培养年轻的新一代战士当中起到独有的作用。

  而这些年轻的战士们也非常愿意跟随牙叔学习,不单单是因为他是族长弟弟,还更加是因为他是仅次于族长,最强的人,而且拥有丰富的征战经验。

  比如现在,牙叔带领的是族中最新一匹年轻战士,他们都刚刚到十六岁,可以开始第一次狩猎实操。他们将在他们的教官牙叔的带领下完成第一次蜕变,至于第二次蜕变则是在四年后族长的带领下完成,不过那一次可能十之六七回不来,也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就单单一个拥有三千余人较为大一点的部落,达到十六岁,勉强算成年的也不过才四百多人。从出生到十六岁,这一季才堪堪接近四成,在除去一半左右的女性,再除去没有成为战士的男性,剩下的有一百六十多人。这一百六十多人将分成十人以上到十二人以下的小队,跟随族里优秀的战士外出狩猎,要等到了明年的秋猎才能独立组成十二人到十五人的队伍进行狩猎。在这期间要具体和长辈们学习实操在不同季节的狩猎能力,把过去十年所学的知识实际运用出来。

  然而这正是因为这一个政策,让巨木这个部落从一个中小型只有几百人的部落,经过将近百年的时间成为一个拥有族人六千余众,单奴隶就有三千多人。在这个大盆地里属于前十的部落。

  在这个时代,拥有奴隶,就意味着可以得到粮食,成为一个稍微可以自给自足的部落。可以缓解畜牧和狩猎的压力。

  “叫你早点睡,你看,现在知道错了吧!”这时旁边那个叫枫的一边磨这匕首一边对琪说道。

  叫枫的大小伙还是琪从小到大玩半,昨天晚上因为今天就是他们人生当中第一次外出狩猎,因此异常兴奋,以至于难以入眠。

  枫显然以为琪是因为昨晚的原因才在刚刚控制不住睡着了。

  “赶紧把弓都调整一遍,上午箭到是射了不少,一只猎物都没杀死,现在烤的还是牙叔射杀的。”枫一脸无奈众带着一丝可惜的说道。

  “我们平时训练的时候,那是一个比一个准。到了草原,都抓瞎。这几把弓都拉的不紧了。”琪拿起放在草坪的弓看了一下也无奈的说道。说着手里也不慢,作为部落里制弓好手,一般情况队友的弓都找他帮忙。

  而且,现在的琪不但是以前的那种制弓好手。他在大明朝可是学会了不少知识。

  你以为身为一个不能参加科举的人,每天看的是在看四书五经,研习八股?

  “牙叔!肉好了。”

  “好,都停一下,我们先吃,吃完好好休息,大伙都要打气精神来,要先相信自己。”

  “嗯,不错,小栗,小艾你们的手艺不错。”

  “那是,我几个,小时候什么都还没开始学就以及开始和琪在研究着么把肉做的好吃。”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我和你们说这打猎呀,讲究的是心平气和,不能急躁。”牙叔一边抓着羊腿啃着,一边对着这些小年轻说道。

  “我告诉你们,很多人,第一次狩猎的时候,都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成果。”

  “着么难呀,不应该呀?往年很少会有猎不到的呀。”

  “嗯哼,这里就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秘密了哈”

  “自从我开始教导你们这些小崽子开始,那才会有现在的成效。我和你们说呀,当时,经常会应为狩猎时出现各种状况,有不自量力去挑战牛群的,不会躲避虎豹的,造成减员非常严重。”

  “我们族长和老族长一直都很看重小崽子们的,但没有办法呀!愣头青着种一出现就带着一队人往死里坑。”

  “后来,我们现在的族长继位后,就让我这个全族最优秀的战士来教导你们这些小崽子了。哈哈哈”说着牙叔又豪迈不止的开始吹嘘起来。

  这些大小伙子们其实已经不知道听了他说了多少遍,表示无奈,但是有非常向往着牙叔描绘出来的景象,恨不得立刻就亲身体验一次。着叠延起伏的听着感觉在听书,但是在这个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的时代,往往听长辈们说当年的事情就是一个为数不多娱乐节目。

  午食就这样欢快中结束了,众人收拾好残羹,把剩余的骨骼等挑拣一下,把能用的收拾起来,无用的就地掩埋。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准备下午狩猎,小琪和小宁你们两个轮流警戒,好了就这样。”看大伙都收拾好后,牙叔安排着众人。

  大概一个时辰后!

  “大家起来了!带起猎具,缓一口气后出发。”说着牙叔就拿起自己的金属匕首系于腰间,在把箭囊负与背部,仔细的系紧后拿起刚刚上好弦大硬弓,最后拿起队伍中唯一拥有金属矛头的长矛。

  众人也纷纷带匕首、硬弓、箭囊、以及长矛。

  今天下午他们要去的是距离此地大概有六里外的一个叫永湖的湖畔。之所以叫永湖,是因为即便秋天支流阻断后,可能会面积缩小,但不会干旱,就像永远存在一样,所以取名永湖。

  这个永湖在春天大山上的雪融化开始的时候会有两条小支流汇入其中,等这两支小河将小胡汇满后又会在湖的东南畔出现一个缺口,从这个缺口形成一个源头自西北向东南流的较大一点的河流。而这个大一点的河流这会在前行三十余里后会入一条叫黑河的大江之中。

  而这个湖的存在就成就了周围这一大篇丰美的草场,也吸引了众多食草动物来这里就食,特别到秋天后拥有水源的草场可不多。当然了,这也吸引了非常多的食肉动物吗过来。

  可是秋天来临,冬天还会远吗?还有什么能够阻止动物们疯狂贴膘?因为它们都知道,想要度过严寒,那么在秋天的时候就要不顾一切的贴膘。

  所以,当牙叔带着一众小菜鸟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牛羊成群的景象。

  “嗯,你看那里,好像有一个马群。那匹枣红大马真的异常神骏!”琪在看这那么大一群一群的‘猎物’时忽然看到大群野马,目测有百十匹,这让他非常激动,也让他想起他大明朝的那匹产自河中的枣红大宛马。

  “想也别想,那东西警觉好,速度还快,不好狩猎,加上时间成本就不划算了。那群羊才是今天的目标。”牙叔看了一眼琪没好气的说道。

  “就是,现在的羊非常肥美,加上马上过冬了,也需要大量的羊皮。”旁边的宁看这那些羊群非常兴奋。

  “也别灰心,牙叔带那么先狩猎十天羊,然后带那么狩猎一次那种黄膘牛。我和那么说,这黄膘牛那才是顶级美食,只需要撒上一把盐,煮上一个时辰,想想都觉得美。”牙叔用手捋了一把他的络腮大胡子,笑得漏出他那一口大白牙,异常的闪亮。

  被牙叔这一说,感觉勾起了这一大群半大小子们肚子了的大馋虫,大伙顿时觉得中午那顿烤羊肉没什么滋味。

  “对,像这种黄膘牛就应该水煮,我和琪哥两感觉能吃一头。”说着枫搂着琪的脖子,他两小时候没少干偷肉去野地里吃的好事。

  “我还是觉得烤风干牛肉好吃。”这时艾也兴奋的手舞起蹈的说。

  “什么呀,还是烤生烤的好吃,那大肉串,外包一层油网,那伟绝了。”栗也在一旁挠了挠偷做到。

  作为部落偷盗F4,虽然口味不同,但依旧可以因为爱好在一起狼狈为奸。即便被人告到族长那,别族长抽鞭子,挨棒子,关羊圈里都无法阻止他们四个的疯狂作死。部落众人也是无奈,谁让带头大哥居然是族长的长子琪呢?

  “你们几个够了!现在毛都还没有,尽想一些好事,你们着么不睡一觉呢?梦里什么都有!被别以为你们平时干的好事就着么过去了,将来有那么好受的。”说着,牙叔还在他们四个脑袋上各赏赐一个大巴掌。

  “好了,都别说话了,最后一次检查装备,准备作战。”说着牙叔带头整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