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上错坟,不小心把女鬼当成自己人 > 第494章番外—(赫连承泽1)

第494章番外—(赫连承泽1)


第494章番外—(赫连承泽1)
“兰鸳!”瞧着不过才六岁的僧弥清脆的声音,叫着在躺椅上的女子。
只见女子不为所动,小孩跑到她躺椅身侧,伸手握住她的胳膊,试图将她摇醒。
“兰鸳!”
“兰鸳!”
经过小孩的多次叫喊,睡梦中的女子不耐烦的将书从脸上拿下,然后看着眼前的小僧弥。
“赫连承泽,没规矩,叫师姐 !”兰鸳说完,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赫连承泽已经在香山住了半年,他是方丈的弟子,是第一个挂名弟子,可方丈似乎并不喜欢他。
从未教过他什么,也很少与他说话,平日里抄经诵文,都是兰鸳在教习。
寺庙里那些和尚见方丈不喜自己,加上他身有匈奴血脉,大家几乎都对他避而远之,明里暗里的忽视着他。
虽然赫连承泽不过才六岁半,身为方丈弟子,可似乎这个名头并不受用,大家很明显的不认可他。
于是在灵香寺里的半年,赫连承泽一直都跟在兰鸳身边,整个寺庙里除了方丈和他,没有人知道兰鸳的存在。
有时他不小心在公共场合与兰鸳说话,大家还会用奇怪的眼神看他,然后窃窃私语,说他是个怪人。
兰鸳也一直在提醒着他,不要在有人的地方与自己说话,但他老是记不住,好在大家都习惯了,说他脑子有问题,没有人发现兰鸳。
“这个时候你不在抄经诵文,来找我干嘛?”兰鸳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小孩。
“我觉得没意思,想找你玩。”赫连承泽笑道,露出两颗小虎牙,甚是可爱。
兰鸳伸手又敲了敲他的头,假装一脸严肃的说:“怎可这样说话,这是对佛主的大不敬。”
赫连承泽一脸无辜,说:“可我经常看见你偷吃佛主的贡品,还偷拿香火钱下山买烤鸡。”
话音刚落,兰鸳肉眼可见的尴尬起来,她眨了眨眼。
“瞎说什么,我那是借的,再说了,人佛主也没说什么呀,你这用偷来形容是不对的,明白吗?”
赫连承泽懵懂的点头,认真的问:“那我也可以跟佛主借东西吗?”
“不行!”兰鸳立马出声,一脸严肃,“你是出家人,跟我能一样吗,出家人要做到六根清净,勿动妄念。”
“可师父未正式给我剃度,我的头发还是庙里的一个老和尚给我剃的,也未正式收徒,大家都说我还不是出家人。”赫连承泽说完,似乎有些苦恼。
兰鸳听罢,愣了片刻,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知道,师父收下赫连承泽为挂名弟子,那是因为他有匈奴血统,若不是师父出马,他定不能留在寺中。
因为赫连承泽说要跟着自己,所以她求了师父,师父本因自己逆天改命之事丢失了投胎的机会,内心已经不喜,不想留孩子在寺中,但因为自己的相求,师父最终还是妥协了。
“虽然你未正式剃度以及被师父收徒,但口头上说了那也是算数的,这些都不是你该关心的,你要记住,将来要做一个能给百姓带来福泽的人,那便是你未来要前进的路。”
兰鸳因为这个小男孩,牺牲颇多,不求自己的牺牲得到回报,但求赫连承泽将来是一个好人。
赫连承泽认真的点头,稚嫩的声音,说了一个“好。”
……
在赫连承泽七岁那年,他除了每日抄经念佛,就是找机会缠着兰鸳教习他学术法。
兰鸳觉得很奇怪,但耐不住小孩的执着,偶尔教习几个小法术玩玩,就当是一个乐子。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这不过才七岁的小孩,居然还颇有天赋,一学就会,做的有模有样的。
兰鸳见状,就更来劲了,时不时的找一些好玩的术法教他,这件事,很快就被师父知道了。
那天,兰鸳前去给寂尘请安时,看到他苍老的面容带着欲言又止。
兰鸳像往常一样,笑吟吟的坐过去,道:“师父有话要说吗?”
寂尘短暂怔住片刻,见女子依然没有变化,如妙龄少女一样,永远不会老去,可他却已经变成了与年轻时判若两人,有时他还会独自感叹时光飞逝,转眼,什么都变了。
“你教习那个赫连承泽术法了?”寂尘问。
兰鸳点头,然后还笑着分享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道:“他可有天赋了,跟你小时候一样,学东西很快,我一说就懂,我知你担忧我,为了他逆天改命,变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但事情都发生了,我也希望赫连承泽将来能跟你一样,做一个造福天下之人,这样,我的牺牲也不会白白丢去。”
“我想好了,教习他术法,以后可以保护自己,保护他人,若是可以,我还希望他像你一样,为百姓谋福,然后遍地都是功德碑。”
兰鸳说完,仿佛能看到未来一般,表情带着憧憬。
听到这句话,寂尘眼神难得温柔了几分,他此番过来,就是想问问兰鸳教习他术法的目的。
“也好,我不管那么多,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吧,只希望赫连承泽真如你说的那样,成为一个能给天下带来福泽的人。”寂尘说罢,叹了口气,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兰鸳还是很有自信的,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她就带着赫连承泽画符,开始学习一些基础。
只不过初始她还很积极,但过不了多久就有些犯懒了,觉得教学有时也挺麻烦的。
兰鸳还是会每天去给寂尘请安,然后坐下陪着他打坐念经,很多时候虽然不说话,但都是会默默的陪伴着。
等有空的时候就带着寂尘玩,因为她也是个活泼的性子,不会那么严格的教学,很多时候为了省事,直接丢了一本书给赫连承泽自己研究。
为此,在学习的道路上,赫连承泽可谓艰难,这样放养的模式,本以为他会学得一塌糊涂,可相反,他变得更加独立了。
小小年纪研究道法还得出了自己一套心得,遇到不懂的就自己研究翻书,实在解决不了的事情,才让兰鸳出马。
为此,兰鸳每每见到他,总是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脑袋,说:“果真是我教导有方,教出来一个天才。”
小小的赫连承泽听到这句话,表情认真的回答:“你每次都好懒,我在旁边学习,你总是不理我一直在睡觉,有时候还看话本。”
兰鸳急忙捂住小孩的嘴,掩饰住心中的心虚,说:“你不懂,这也是一套教学方式,主要锻炼你的自主能力。”
七岁的赫连承泽懵懂的点头,心里了然,原来兰鸳那么好,对自己真是煞费苦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