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斗罗:从种植阿银开始 > 第七十三章 被拒之门外的菊斗罗

第七十三章 被拒之门外的菊斗罗


  翌日,晨阳斜照。

  月关和胡列娜沿着暗月庄的小路,前往暗月庄。

  在上山的途中,月关到了中途,突然停下来。

  “菊长老,怎么了?”胡列娜奇怪地问。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很快又被什么东西隐藏起来了。这谢玄,果然不简单。”月关道。

  “菊长老你都没法发现吗?”胡列娜更加奇怪了,毕竟月关可是封号斗罗。

  他都看不到,难道谢玄还能够瞒过封号斗罗不成?

  “确实是这样的,先上去吧!也许上去以后,能够有所发现也说不定。”月关道。

  那熟悉的感觉,只是一瞬间,他感觉像是在某个地方感受过,但又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嗯,我也很想去看看这个谢玄是什么人。”胡列娜道。

  两人很快来到暗月庄山庄门外,山庄的侍卫询问道:“两位有事吗?”

  “我们是来拜访谢大人的,还望通报。”胡列娜客气地道。

  “要见我们大人吗?你们是什么人?”这侍卫进一步询问道。

  谢玄现在在索托城也算是名人了,每天想要见他的人可多了。

  如果谁来都见,那谢玄估计每天都要花时间去见人,根本没法办事了。

  “我们是武魂殿的。”胡列娜道。

  “武魂殿?”一听是武魂殿的,这侍卫突然变脸了。

  因为武魂殿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人了,那一次来了魂斗罗。

  而且,和谢玄还发生了一些冲突。

  只是当时有一个暗部的大佬在这里坐镇,所以那个魂斗罗才没有对谢玄做进一步的动作。

  现在又来人,是不是要找谢玄的麻烦呢?

  不过,就算来找麻烦的,他也必须去通知。

  “两位稍等!”

  侍卫说罢,很快便进去通知了。

  看着这进去的侍卫,月关冷呵道:“这小子倒是会摆官威。”

  他堂堂封号斗罗,居然还要在这里等着人通知,他就算是去见那些帝国的皇帝,也不需要这样等待。

  “这也是菊斗罗你没有自报身份,不然他们听到以后,还不得马上跑出来迎接。”胡列娜道。

  “那是自然。”这一点,月关倒是很自信的。

  在这个大陆上,封号斗罗的数量本就是十分稀少了,达到他们这个境界的更是少中又少。

  他们在这里才等了一会,那个侍卫便出来了。

  那个侍卫出来后,向胡列娜说道:“我家大人请你进去,不过,这位先生,请在这里等着。”

  侍卫说这话的时候,也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

  毕竟从谢玄的那里,他知道眼前的两位是什么人。

  “什么?让本座在这里等着?”月关一听,顿时暴跳如雷。

  他堂堂封号斗罗,居然被拒之门外了?

  “这是大人的命令。”侍卫道。

  “谢玄那小子不知道本座的名字,若是知道了,他敢如此怠慢吗?”月关怒问。

  刚才他和胡列娜的对话,再加上谢玄此时的态度,这不是羞辱他吗?

  “我家大人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如果菊斗罗真的要进山庄,那就当胡列娜违规了,违规的下场,会被直接抹杀,如何抉择,交给的菊斗罗你。”这侍卫尽量让自己平静地说出。

  说出这话之后,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月关。

  毕竟这可是封号斗罗,这是他们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可是,谢玄居然让他出来拒绝这个封号斗罗,他当然是要鼓起莫大的勇气才行。

  他也不知道谢玄让他转告的这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

  尽管谢玄向他保证了,这话一定会让月关止步的,但他还是害怕。

  万一没用,万一这个封号斗罗瞬间暴走,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他。

  “直接抹杀?这小子,敢威胁我们武魂殿吗?”月关愤怒地道。

  “菊长老,你在这里等我吧!我进去见他。”胡列娜劝说道。

  月关也许不相信,但胡列娜肯定是相信谢玄的这话的,他说抹杀他,那肯定是真的。

  胡列娜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嗯!你去吧!”月关心中暗想,等胡列娜胜利之后,自己再去找谢玄清算。

  “请随我来。”侍卫随后在前引路,带着胡列娜进去。

  胡列娜跟着侍卫,很快进入院内,最后去到一座亭子处。

  谢玄已经在这里等着了,看到胡列娜过来时,谢玄指着前方的座位,说道:“请坐。”

  他仔细打量着胡列娜,眼前的胡列娜,和他前世所见的几乎一样。

  不是完全一样,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的胡列娜更加年轻,看起来更加青春靓丽。

  谢玄打量胡列娜的时候,胡列娜也在打量这个主持人。

  她之前对谢玄只是听到一个名字,尽管人们都说他很年轻,但又说他能够击败魂圣、击杀魂圣,她就会不自觉的把谢玄和一个成年人联系到一起。

  但此时谢玄就在她的面前,确实就是这么小,这冲击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你就是圣杯战争的主持人?”胡列娜坐下后,率先说道。

  “嗯,不过,比起主持人,我更喜欢你们称呼我为公正人,我会保证你们比赛的公平公正。”谢玄笑吟吟地道。

  “公平公正吗?如果是公平公正,那焱是怎么输的呢?”胡列娜反问。

  “技不如人,输了不是很正常的吗?”谢玄脸不红心不跳地道。

  “你确定?”

  胡列娜当然是不信的,他们武魂殿这一年左右的时间,也可以肯定了,唐虎根本没有带人下山。

  “你可以怀疑别的,但你质疑我就不应该了,因为质疑我是很危险的。”谢玄笑吟吟地道。

  “你为何不让菊斗罗进来,难道你害怕菊斗罗不成?”胡列娜问。

  “如果我害怕他,我不是应该恭恭敬敬的请他进来吗?”谢玄反问。

  “但是你用我的性命来做威胁了。”胡列娜道。

  “你觉得我那是威胁吗?”

  “不是吗?”

  “当然不是,只是善意的提醒,我只是一个主持这场战争的人,抹杀你们的,又不是我。”

  “那我就向谢大人你请教一下,这次圣杯战争,都有哪些规则?能否补充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呢?”

  “一旦有新的规则,你们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会收到,不需要找我。”

  “那谢大人你负责做什么呢?”

  “你这么说,那你这个主持人好像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当然不是,如果你们对参与圣杯战争以外的人动手,那就是我该出手的时候了。”

  “要是帮我的封号斗罗违反了规则呢?谢大人你怎么办呢?”

  “他和你都得受罚,你是认为,我对付不了封号斗罗是吧!我自己确实没有这个力量,但要是有圣杯协助呢?”谢玄沉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