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七十三章 耿直的糜竺

第七十三章 耿直的糜竺


  “两百车?够了够了……太够了!”董承被巨大的惊喜击中,整个脑袋都是蒙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糜竺的话——两百车、两百车……

  两百车粮草足够整个洛阳城食用半年之久了,完全已经可以说是假戏真做了。

  只要这些粮草平安到达洛阳,洛阳现在的商人联盟就会顷刻间瓦解,粮价也会如同瀑布一样直转齐下。

  想到自己如此轻松就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董国舅露出了痴汉的微笑——流口水!

  这痴汉笑成功引起了在场四人的嫌弃,刘备咳嗽两声提醒董承注意,然后拱手感谢道,“多谢子仲了,吾会替汝在天子面前请功的。”

  糜竺笑着答谢,而一旁的董承就有些不满了——你还要去洛阳吗?你在天子面前为糜竺请功,那我的功劳岂不就没了?

  他斟酌了片刻,开口道,“刘使君管理一州事务,公务必定繁忙,还是来老夫替汝等在天子面前请功吧!”

  这话就有些赤果果的抢功嫌疑了,四人一脸嫌弃地看向董国舅,脸上厌恶的表情不加掩饰。

  “额!!!”

  董承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手慌脚忙,赶忙补救,“老夫没有别的意思,单纯只是想要替诸位分忧而已!”

  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不信,可是刘备却是笑了笑,拱手道,“那就多谢董国舅了……”

  就在董承怀疑自己听错了,以为眼前的刘徐州是个大傻子的时候,却听刘备继续说道,“可是如今边境匪患已除,境内百姓也安居乐业,短时间内也无须吾担心,倒是可以随国舅回返,拜见天子。”

  “主公,何必理这鸟人?吾等甩开他带着粮草求见天子,天子还会把吾等拒之门外不成?”张飞对刘备的让步有些不满,骂骂咧咧地怒视董承。

  董承摸摸头,尴尬而不失礼仪地笑道,“翼德误会了,老夫不过是想帮汝等而已,没有一点抢功劳的意思……”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声音渐小,然后突兀地语气一变道,“既然如此,刘使君便于老夫同去吧!天子可是经常念叨着使君呢!”

  揭过了不愉快,董承迅速和刘备、糜竺熟络了起来。

  毕竟都是大汉臣子,虽然各有心思,可是都是心向天子的,刘备作为一州州牧这点气量还是有的。

  而糜竺作为商人,在商界政界摸爬滚打,早就熟悉了大汉官员们的作风,也不意外,也没不满,很自然地就和董承谈笑风生起来。

  只有张飞、关羽二人武人秉性还很重,皆不言语,冷冷地瞪着董承。

  这刘备和糜竺为人还不错!

  不像这两二货!

  董承瞥了一眼怒视自己的张飞、关羽,心里想着可以给刘备和糜竺两人卖一点好,于是说道,“天子实行的招商引资计划,汝等知否?”

  刘备、张飞、关羽三脸懵逼,只有作为商人的糜竺知道一些内幕,于是笑道,“略知一二。”

  “说说看。”董承抬手示意。

  “咳咳!”

  糜竺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刘备,见他颔首同意,便畅所欲言了,“天子在各州设立代理商和经销商……此举似乎是想借助商人的力量筹集钱粮?”

  他本来想说天子想要在各州设立代理商和经销商,不仅在各州筹集钱粮,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制衡各州州牧、太守。

  可是考虑到眼前两人的身份,就只说了一半然后留了一半。

  “子仲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董承神秘一笑,见众人都望向了自己,这才解释道,“天子可不是单纯地筹集钱财,也存了合作共赢的心思,其制定的计划不仅能让朝廷从中获利,也能使商人、天下百姓得到实惠……”

  经过董承一通解释,四人才明白了天子的苦心,只是这话经由他嘴里一说,可信度就有些大打折扣。

  张飞斜眼看向董承,一脸不屑,“这计划听上去倒是可行,只是真的有这么便宜的盐、铁和琉璃?”

  “竖子不行天子乎?”董承怒目而视。

  对这愤恨的目光,张飞不仅没在意,反而回瞪了回去,阴阳怪气道,“不是不信天子,而是不信汝!”

  见两人就要打起来了,刘备不得不出声阻止,“翼德不得无礼,董国舅还请见谅,是吾平时太过纵容他了。”

  自知理亏的董承也不好说什么,打了个哈哈便作罢了!

  眼角余光瞥向屋外,见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也就顺势提出离意,“刘使君、糜别驾,天色已晚,老夫先行告退了。”

  “董国舅先请,吾与子仲还有私事相谈,便不作陪了。”刘备也看出了董承的尴尬,借口有私事,和张飞、关羽留了下来。

  目送董承离开,他才收回视线,看向张飞、关羽,“翼德和云长,汝等下次遇到董国舅,切记不可无礼。”

  “凭啥?”张飞瞪大双眼,很不服气。

  “就凭他是当今天子的老丈人,就凭吾等皆是大汉臣子。”刘备直视张飞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

  看着眼前的刘备,张飞觉得自己的大哥变了。

  以前的大哥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他敢鞭打代表太守督察县乡的督邮,可如今竟然向一个卑鄙的死胖子屈服了。

  张飞沉默良久,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以前,大哥不过乃二百石的县尉尚敢鞭打督邮;今日身为徐州牧,统领一州,未何巴结他一个区区的车骑将军?”

  车骑将军按理来说品级在州牧之上,可是当今天下已成乱世,车骑将军的名头当真不如一个州牧好使。

  更别说董承现在就在徐州境内,生死全在刘备一念之间。

  “当年吾年轻气盛,被轻慢之后鞭打督邮,如今才明白他也没做错什么!”刘备的话把张飞气得发抖,半天也找不到话来反驳,只得气呼呼地甩门离去。

  “云长,汝看着点翼德,莫要让他……”刘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摆手示意关羽快追。

  “诺!”

  关羽也不耽搁,起身便追了出去。

  看着两人相继离去,刘备看向糜竺,苦笑着道歉,“让子仲看笑话了!”

  “翼德只是还未习惯如今的位置罢了,身居高位,思虑得自然要比了然一身多一些!”糜竺安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