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七十二章 徐州首富

第七十二章 徐州首富


  “主公,不可啊!”

  听到刘备的打算,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便是脾气最暴躁的张飞。

  别看张飞长得白白净净的,平时对待士人很是谦虚,又画的一手出彩的美人图。

  实际上他的性子十分暴躁,训练士卒的时候都是往死里操练的,而且动不动就发火殴打下属。

  此时听到刘备打算响应刘协的密旨,准备拿出全部家当进献朝廷,当即跳出来表示反对,“主公之前进献了徐州全部钱粮,如今府库里的钱粮还不够将士们三月所需的,如何还能再度进献?”

  张飞很生气,睁大双眼怒视着董承,让他一阵头皮发麻。

  为什么会有一种被猛虎盯上的感觉,这家伙看起来也不强啊……董承心头疑惑,嘴上却笑着说道,“也不是白拿徐州粮草,朝廷会以市价购买粮草的。”

  “购买?”

  张飞气笑了,怒斥道,“谁不知道现在洛阳缺粮,周边的粮草价格上涨不少,就连徐州的粮商们现在也是藏着捏着了。”

  “呵呵!”董承尴尬一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刘备。

  压力山大啊!

  这张飞就跟有毒一样。

  瞧着细皮嫩肉的,眼中的杀意也太浓烈了吧!

  刘备看出了董承的不自在,低声斥退了张飞,出声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更何况吾乃大汉宗室呢!”

  说罢,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掷地有声地说道,“吾意已决,诸位无需再劝。”

  目送一众属官离去,刘备出声喊道,“张飞、关羽留下。”

  “主公还有何事?”张飞气呼呼地问道,明显对刘备要进献粮草的事还耿耿有怀。

  “附耳过来。”刘备招手,小声说道。

  张飞、关羽虽然心有疑惑,可还是靠了过去,便听到刘备轻声诉说了事情的原委。

  “这样啊!那就没问题了。”张飞展颜欢笑,如果只是单纯的配合天子演一场戏,他还是愿意的。

  毕竟这事就是没有付出,还能收获名声的好事啊!

  “此计甚秒!”

  一直未说话的关羽也开口了,他一捋胡须,简短地评价了一句,然后就没声了。

  原来不是哑巴啊……董承斜眼瞥了一眼关羽,便把注意力发在了刘备身上。

  只有这个才是关键人物,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卒子。

  “如此,那就快快行动吧!”董承催促道。

  “诺!”

  刘备应诺,然后看向张飞、关羽,开始分配任务,“翼德,汝去府库里装运百车粮草。云长,汝去召集亲信将士,在河边收集一些野草填袋装运。”

  张飞呆滞片刻,警惕地问道,“为何要去府库装运粮草?有云长弄些野草伪装成粮草不就行了吗?”

  “真真假假才会显得真实,如果全是假的,很容易露出马脚。”

  刘备的话让张飞脸色瞬间垮塌了下来,皱着眉头反对道,“府库粮草本就不足,再进献百车粮草,将士们就要饿肚子了。”

  关羽没有说话,只是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刘备,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为了大汉,义不容辞!”刘备目光一凝,原本温润尔雅的气质一下就变得凌厉了起来,大堂内的三人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最先承受不住压力的是董承,他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些僵硬地开口道,“刘使君多心了,天子也做了诸多部署,暂时是不缺粮的。”

  现在是不缺,可是以后就说不准了!

  你要真是大汉忠臣,就看着办吧!

  “汝这是在火上浇油吧!”张飞瞪大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董承,这个死胖子,真是其心可诛!

  关羽微眯双眼,不善地盯着董承,那目光在他脖颈处来回扫视,似乎是在寻找从哪里下刀才好。

  董承被这两大汉盯着,寒意止不住地顺着脊椎骨往天灵盖处冒,急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刘备。

  刘备也有些不喜,可是看在董承是天子的老丈人,也就忍了,“不得无礼。”

  见两人收回了目光,他才叹了口气,酝酿片刻说道,“吾便舍了这张老脸,去求糜家两兄弟施舍一把吧!”

  “主公不可!”

  张飞、关羽起身阻止,却被刘备摆手制止了,“为了汉室,这又算得了什么?”

  说罢,不待三人反应过来,便起身离开了大堂,径直走向了糜府。

  “刘使君说的,可是徐州首富,糜竺糜芳两兄弟。”

  董承的话让张飞、关羽更加火大了,怒瞪了他一眼后,两人齐齐追了出去,“主公,要去便一起去吧!”

  看着空荡荡的大堂,董承一脸懵逼。

  我似乎是个多余的人?

  “等一下,同去,同去!”董承急忙追了出去,嘴里还念叨着,“糜别驾的美名吾在洛阳都听说过的,今日定要一见。”

  因为刘协乱入的关系,吕布没有取徐州,刘备也击退了袁术,所以麋竺还没来得及送妹送家产,还是陶谦辟为的别驾从事,还是那个徐州首富。

  走进首富的豪宅,董承就看到了小桥、流水、假山、凉亭,以及在小湖泊上悠然自得浮动的天鹅。

  这!

  太奢侈了!

  想到洛阳城内,满是炭烤味的自家府邸,董承想哭,“一介商人竟也比本将军过得好。”

  “请董将军慎言。”

  听到董承的小声嘀咕,刘备不满地抱怨了一句,然后回首郑重地说道,“糜子仲乃陶使君亲自征辟的别驾从事,也是吾所敬重的幕臣。”

  董承摸着脑袋,尴尬一笑道,“是吾唐突了,见麋别驾的家宅如此豪华,有些惊讶。”

  听到董承如此郑重道歉,刘备这才收回目光,继续领着众人沿着长廊走进大堂。

  那里,一个雍容大方,敦厚文雅的中年男子正翻阅着《孙子兵法》,并不时的发出认同的感叹声。

  听到脚步声,他念念不舍地放下竹简,抬头看向大堂外,见是刘备等人,立马起身去迎,“不知主公来访,未能远迎,实在是失礼了。”

  “不怪子仲,是吾太过急切,来不及等门房通禀就进来了。”刘备摆摆手,走向糜竺,轻声述说了此行来意。

  “不知两百车可够?”糜竺听后没有一丝犹豫,立马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