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七十章 **

第七十章 **


  洛阳周边地区日益昂贵的粮草,再加上愈加难以变现的琉璃,还有粮商们的竞价收购,这些都让王富贵心力交瘁。

  本来可以赚一个亿,结果只赚了五千万!

  这么想想,我就是亏了五千万啊!

  你们这些奸商,竟然让本校尉亏钱……不,居然扰乱天子招商引资的计划,该死!

  背有大树好乘凉,此时身为代理商的优势便出来了——打不赢就摇人。

  官方背景,你们有吗?

  很快,董国舅的亲兵们就开始找甄田麻烦了。

  “汝瞅啥?”

  “没啥!”

  “是不是对某不满,来啊,打某啊!”

  “军爷,这是孝敬钱!”

  “呸!瞧不起谁啊?乃公是贪图汝这点孝敬钱的人吗?”亲兵队率把孝敬钱收入怀中,拎起甄家仆人就打。

  打完人还不算,顺带连人带货都扣了下来!

  码头上、街道上,甚至是店铺里,都游荡着董府亲兵的身影!

  ……

  “怎么可能?”

  “他这么敢?”

  “这是准备要鱼死网破了吗?”

  ……

  甄田发出了灵魂三问,随后面露狂喜之色,急忙走出客栈,直奔伏府而去。

  定是我之前的举动惊扰了董承,逼得他不得不狗急跳墙了!

  只要把此事禀告伏国舅,必定得到重用!

  我飞黄腾达的机会到了!

  洛阳城内不得纵马,而商人甚至连骑马的机会都没有,甄田全靠一双腿跑到了伏府门外,气喘如牛地吼道,“快,禀告伏国舅,甄家甄田来访!”

  见甄田一脸焦急,加上有家主曾经亲自接待过,伏府门前的家仆不敢耽搁,连忙禀告管家,然后管家亲自把他引入大厅,匆忙去书房找伏完去了。

  “禀家主,甄有财来了!”

  管家的话让伏完一脸懵逼,“甄有财,是谁啊?”

  这似乎只是个沾了主家光的好运商人,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下次再来,便不需亲自接待了。

  管家在心里默默把甄田的地位下降了一个层次。

  “就是上次家主亲自接待的商人!”管家轻声提醒道,“看他样子,似乎挺急!”

  管家的提醒让伏完一拍脑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是他哦!天子上次还和老夫提到过他的,那便见一见吧!”

  就是那个肥羊啊!

  天子试水的第一个倒霉蛋!

  伏完的话落在管家耳中,又是另外一番意思了——都入了天子的法眼了,这个商人可真不一般!

  不行,得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提高两个层次!

  管家跟在伏完身后,亲自替伏完和甄田斟茶,然后躬身退去,在大堂门外候着。

  听着大堂上相谈甚欢的声音,他暗中为自己点了一个赞,“亲自为贵客斟茶,果然没错!这是个值得巴结的对象!”

  在大堂内被管家视为贵客的甄田恭维了伏完几句后,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绣满字迹的手绢,压抑着兴奋说道,“小人已经抓住了董承和王富贵勾结的把柄……”

  起先甄田的话还是让伏完有些震惊的——啥情况,天子的谋划这么快就被这奸商识破了吗?

  可是随着甄田的不断诉说,他逐渐明白过来了,原来这家伙啥也没发现,全凭着脑补硬编了这么多!

  听到眼前的家伙自愿为自己赴汤蹈火,甘愿作为排头兵与董承硬钢,伏完差点没笑死。

  可是作为伏家家主,堂堂国舅,他还是很有专业水平的,硬是没笑,还能不时点头附和一两句,“没错!汝说的对!”

  两人相谈甚欢,主要是甄田自以为相谈甚欢,然后在得到伏完模棱两可的答复之后,愉快地告辞离开了。

  出了伏府大门,看着伏府管家热情洋溢的笑脸,他感觉一切都值得了——几曾时,国舅府上的管家能对我一介商人端茶倒水,赔着笑脸了。

  甄田转身离去,嘴里念叨着,“妥了,国舅又如何,还不是得成为吾飞黄腾达的垫脚石。”

  另一边,伏完赶紧从侧门出府,直奔皇宫而去。

  他找到刘协,把甄田的胡思乱想重复了一遍,其中的脑洞教二十世纪出声的刘协都直呼666!

  放在前世,会是个鬼才导演吧!

  “随他吧!”刘协摆摆手,不以为意。

  现在有王富贵作为代理商,源源不断地从荆州各地把粮食运回洛阳,再通过工会以工资的形式下发到普通百姓手上。

  只要王富贵那儿不出问题,洛阳就根本不会缺粮。

  可是一个小小的商人敢对堂堂大汉二千石的校尉出手吗?

  给他十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

  另一边,

  没有熊心豹子胆,可是有着野心的甄田出手了。

  他暗中联系了除王富贵外所有在洛阳的商人,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这是一场权力的斗争,别看王富贵巴结上了董国舅,混了一个校尉的虚职;只要吾等尽心为伏国舅办事,弄一两个实职也不是没可能!”

  “汝说这王富贵是咋巴结上董国舅的啊?”

  “据说是花了一千万钱,买的。”

  “虽说是虚职,可以划算啊!”

  ……

  商人们议论纷纷,他们虽然没有一千万钱的家产,可筹一筹弄个小几百万还是没问题的。

  不说买一个两千石的虚职,买一个一千石、五百石的也可以啊!

  “甄大人,这官职,伏国舅卖吗?吾家里还有些余钱,想要买一个几百石的小官当当!”一个贼眉鼠脸的商人起身,问甄田。

  我叫你来是谈卖官卖爵的事吗?

  如果可以,我也想啊!

  只是,没听说啊!

  甄田内心羡慕嫉妒恨,可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只要替伏国舅办好了事,别说区区虚职校尉了,就算是实职校尉也没有问题。”

  从古自今,卖官卖爵的事虽然不少,甚至刘协的老爸把这项事业做成了产业。

  可是,就算是这样,实职也都在世家中流转,商人们花再多的钱,也只能买到虚职。

  见众人露出了怀疑的表情,甄田解释道,“董国舅的女儿不过是贵妃,而伏国舅的女儿是皇后!”

  话不需要太多,提一下便可!

  在场的商人们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权力明显小得多的董国舅都能给商人一个虚职校尉,那么权力更大更得天子信任的伏国舅,岂不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