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六十九章 野心家

第六十九章 野心家


  权力的争斗之下,才能产生权力的空隙,他这样的分家子弟才有机会上升。

  这,就是野心家喜欢战争的原因!

  “只要抓住了董国舅的小尾巴,那么以伏国舅的能量,必定可以轻易摁死董国舅。”

  “如此,吾便进入了高层们的视线内了。”

  “然后,各自机会接踵而来,还愁不能封侯拜相吗?”

  ……

  甄田轻声嘀咕着,脸色越来越兴奋,最后满是狂热地捏紧了拳头,用力挥舞,“下一个吕不韦就是吾了……不,吾会比他更成功的!”

  立下宏志的甄田拿起了记载着董国舅情报的竹简,开始思索应对之策。

  首先,要找到王富贵与董国舅接触的证据;

  其次,要找到王富贵运输粮食的途径;

  最后,必须破坏他们阴谋,不管他们为什么要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反正怼就是了!

  正在执行刘协以商抑商计划的董国舅打了一个喷嚏,嘴里嘀咕着,“不知道逍遥阁哪位美人儿又在想吾了。”

  “身强力壮的吾就是这样的罪无可赦,引得无数美人儿魂牵梦绕!”董承嘿嘿淫笑了两声,扭头走向了逍遥楼。

  王富贵什么的,一边去吧!

  一个商人而已!

  陛下也太过看重了!

  “将军,不去会见王富贵了吗?”

  对于亲兵队率的话,董承头都没有回,只是摆了摆手,不屑道,“那等贱民,就由汝代吾去接见吧!”

  亲兵队率略一思量,低头应了下来,“诺!”

  也是,

  小小商人,何须堂堂国舅亲自接见。

  由某这样的军爷接见,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

  说不定,这商人奉献的孝敬金,某也能分润一二。

  “走,宰肥猪了!”

  亲兵队率一声吆喝,原本一脸羡慕看着远去同伴背影的亲兵们全都兴奋了起来。

  是哦!

  跟着董将军的弟兄虽然去了逍遥楼,可是只能看不能吃。

  倒不如去会会那商人。

  奉献给董将军的孝敬金少说也有数万金。

  谁便流出一点,也足够去逍遥楼找给美人儿过上一夜了!

  “本以为是苦差,这么想来,还是美差啊!”

  “跟着头儿有肉吃啊!”

  “宰了肥猪,定要让王二狗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

  ……

  说分了钱财要让王二狗后悔的新兵蛋子话音刚落,便被亲兵队率一个暴栗打得头昏眼花,只听队率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响起,“竖子,闷声发大财不懂吗?这种事汝也敢拿出来说?不要狗命了?”

  “头儿,某错了!”

  新兵蛋子赔着笑脸,爽快认错。

  被打又如何?

  一会儿得到的真金白银才是真的。

  可不能因为一时最快而被穿针对了!

  新兵蛋子腆着脸跟在亲兵队率身后,使出了吃奶的劲拍起了马屁,“头儿就是不一样,想得都比吾等深远!”

  “那是,也不看看汝头儿是谁!”

  亲兵队率昂首挺胸,领着十来个亲兵来到约定的地点,然后看到的便是身着校尉甲胄的王富贵。

  没看错吧!

  不是个商人吗?

  咋成了校尉了!

  瞬间的身份调换让亲兵队率愣了片刻,在新兵蛋子的手指的助攻下,这才回过神来,“拜见校尉!”

  这里可是洛阳!

  皇城脚下,恐怕没有贼人会干出假冒军官的事来。

  这么说,眼前的人是真的校尉。

  嗯!

  这样就说得通了,和董将军会面的怎可能是商人,必定是天子派出了身边亲信,伪装成商人行事!

  一通脑补之后,亲兵队率瞬间换脸,露出了掐媚的笑容,“小人乃董国舅府上亲卫队率,代将军与大人会面!”

  对面虽是区区校尉,可也是堂堂天子亲信。

  皇帝门前门前百石官,更何况本就是堪比九卿的二千石校尉呢!

  “董国舅何故未至?”

  王富贵是有些生气的,就算你是国舅,也不能打发一个小小的队率来敷衍我啊,好歹我也是二千石的校尉啊!

  可是想到董承毕竟是国舅,虽然官一样的大,可与天子的亲疏不同,于是脸上的寒霜瞬间化为了灿烂的笑容,“不愧为国舅府上的亲卫,果真个个如虎……小小敬意,不足挂齿!”

  掏出钱袋,取出银币,人人有份!

  熟悉得令人心痛!

  感觉着手里的沉甸甸,亲兵们脸上都乐开花了,队率握紧银币推了出去,一脸惶恐,“使不得,使不得,吾等怎能当得起如此厚礼呢!”

  可是,

  手掌紧紧地抓着银币,死不放手!

  “当得起,当得起!”

  王富贵看着死不放手的队率,也不点破,笑着说道,“国舅那里,还需各位弟兄替哥哥美言几句啊!”

  这样啊!

  那就却之不恭了!

  亲兵队率把银币收进怀中,又推辞了几句,这才拍着胸脯保证道,“哥哥放心,这事儿就交给弟兄们了!”

  又是一阵相互吹捧,王富贵把话题又绕了回来,“今日与国舅相会于此,本是为了商量对付城内奸商的计划的,他们为了利益无恶不作,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国都之上,简直不可饶恕……”

  低买高买?

  欺负百姓?

  这不是基操吗?

  对于奸商们的这些骚操作,亲兵们甚至想要提笔做笔记。

  至于祸国殃民这些弯弯绕绕,亲兵们毛也不知道,可是看在银币的份上,又不能无动于衷,于是纷纷大骂起来。

  “狗曰的奸商,竟然在天子眼皮子低下搞鬼!”

  “天杀的商人,就该全部砍头!”

  “这些生儿子没皮眼的小儿,全都该断子绝孙!”

  ……

  亲兵们毕竟是把头挂在腰间的,骂起人来那是没有半点含糊,直教王富贵插不上半句嘴。

  虽然不懂,同仇敌忾就对了!

  他本意是激起董国舅亲兵们的仇恨心,哪知一不小心给激过了,骂人都骂了快半炷香的时间了!

  等他们骂累了,消停了,他才赶忙出声道,“吾有一计,需要国舅配合……这样这样……再这样这样……”

  一翻耳语之后,亲兵们露出意会的微笑,齐齐点头,“除了杀人,就这事儿最熟了。”

  亲兵队率没有想到,之前的银币只是开胃菜,正餐居然在后面——论敲诈找茬,这事我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