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六十八章 权力争斗

第六十八章 权力争斗


  “招商引资就是朕手上有项目,但是没有钱财。这时就需要让各州的有钱人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然后共同富裕……以商制商就是打断世家豪强们暗中插手商业的触手,让市场处于朝廷的控制之内……”

  刘协的一番话,说得五位朝廷大臣心情激昂,只是杨彪迅速冷静了下来,提问道,“陛下,老臣有疑惑!”

  “说吧!”

  “招商引资还好,陛下手上有很多发财的项目,完全可以吸引商人如飞蛾扑火。只是,这个以商制商……陛下又当如何控制他们呢?”

  杨彪的话引起了另外四位朝廷大臣的共鸣,他们纷纷质疑出声:

  “陛下,扬尚书说得对啊!”

  “商人逐利,为了钱财连死都不怕。”

  “陛下又该如何制约他们?”

  ……

  对于众大臣的疑惑,刘协双手下压,淡然道,“商人为了逐利而背叛,可也能因为利益而为朕所用。”

  “什么利益能吸引到那些商人呢?”杨彪问道。

  “一州之地所有商业活动的监管权和等同校尉的地位。”刘协答道。

  “陛下又如何保证监管者的忠心呢?”杨彪又问。

  “忠心,不需要。朕只需要一颗棋子罢了!”刘协笑道,“代理商替朕监管一州,而经销商替朕监管代理商……”

  为了代理商的位置,经销商必定会时刻盯紧代理商嘛!

  杨彪颔首,又问,“如果代理商和经销商勾结呢?”

  “一州一个代理商,而经销商足足有一百多个。”刘协相信,没有人能同时和一百多个盯着自己位置的人和平共处。

  杨彪思量片刻,还是选择了沉默。

  毕竟这种事,是好是坏,还是得通过实践来证明。

  苦思无果,杨彪转移话题,“洛阳那些商人最近似乎很活跃,陛下打算如何处理?”

  “如果利用强权镇压,不利于推行招商引资的计划,所以必须要通过商人的手段来击败他。”刘协笑道。

  虽然论经商的能力是肯定不如那些奸商的,可是咱的思维经过网络的熏陶,可是高明了不止一点半点。

  ……

  甄田撒出去的探子带着各种情报回来了,得到的消息都是:工会有粮,心里不慌!

  我要的是这种消息吗?

  我要知道的是工会为啥有粮!

  整个洛阳周边的粮食都被收购了,连国库都已经没有余粮了,照理说工会是不可能有存粮的!

  这些粮食是从哪里来的?

  究竟哪里出现了漏洞?

  甄田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把希望放在了自己手里的王牌上——黑鹰,他一定能拿到我想要的情报吧!

  半夜,他终于等来了黑鹰。

  “如何?查到了吗?”甄田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

  “查到了!”

  “是谁?”

  “王富贵,是他与工会暗中勾结,源源不断地从荆州运粮到洛阳。”

  “是他!”

  甄田咬牙切齿,感觉自己就如同一只猴子,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为什么?

  把粮价抄高,然后逼迫那些泥腿子用田地、房屋来换。

  足足十多倍甚至二十多倍的利润,这不香吗?

  现在把粮食卖给工会,卖给那些泥腿子,又能赚多少钱?

  五倍?

  三倍?

  还是一倍?

  “能杀了他吗?”甄田恶狠狠地比划了一个抹喉咙的动作。

  “不能,他身边有高手保护。”黑鹰摇头拒绝。

  “高手?他一个贱民身边能有什么高手?”甄田愤怒嘶吼,对上黑鹰平淡的目光后又平静了下去。

  黑鹰的能力毋庸置疑。

  他说是高手,必定是高手!

  “如果强行刺杀,有多大把握?”甄田又问。

  “十死无生!”

  黑鹰的话让甄田难以置信,“怎么可能?就凭他一个贱民?”

  “我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被发现了。”黑鹰郑重道,“我有感觉,如若交手,他只需一招便可杀我。”

  “嘶!这么厉害!”

  甄田想了很多,想到王富贵踩了狗屎运,结识了一个贵人;想到之前与他作对的幕后黑手没有死心,找到了王富贵;想到自己在甄家的竞争对手在暗中使绊子……

  最终所有猜想都化为了长长的叹息,“究竟是谁?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一招就可以杀掉黑鹰!

  就算是甄家家主的贴身护卫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能派出这样的高手保护一个贱民,完全可以直接派出杀手刺杀自己,而自己根本无力反抗。

  这样的对手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要放弃吗?

  不,既然他不敢杀我,必定是有所顾虑。

  对,顾虑!

  是顾虑袁使君和伏国舅。

  是的,

  我还没有失败,这幕后黑手既然不敢出手,必定是势力弱于袁使君和伏国舅。

  我的靠山比他要硬。

  想到这里,甄田放声大笑,“吾明白了,吾明白了……哈哈哈!”

  “会是谁呢?”

  “这人必定是袁使君或者伏国舅的政敌!”

  “是伏国舅警告的那个幕后黑手,可是吾不能问伏国舅!”

  “要不然会给伏国舅留下无能的印象的。”

  ……

  甄田自言自语,原地转圈,最后一拍手掌,淡定道,“那就抽丝剥茧,一点一点排查,总会抓住他的狐狸尾巴的。”

  说罢,他看向了黑鹰,吩咐道,“黑鹰,汝再做调查,这次避开王富贵,从他身边的人查起。”

  “诺!”

  黑鹰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可他并没有多问,只是拱手应诺,然后闪身离开。

  目送黑鹰“刷”的一下离开,甄田离开大厅,来到书房,径直从书柜上拿出一卷竹简。

  这竹简正是他来到洛阳之前派人收集的情报,上面全是朝中公卿百官和他们的家眷们的详细信息。

  能作为伏国舅的敌人的,只有这么几个大臣。

  少府田芬!

  不,他的职权和伏国舅没有冲突,也没有不合的传闻。

  大司农张义!

  管理国库,倒是有冲突的可能,只是大司农没必要卡北军的军饷吧!

  ……

  三公九卿一一排除之后,一个人名出现在了甄田眼中——董承。

  同样是国舅,甚至他的权力一度高于伏国舅,只是因为太贪图名利而恶了天子,甚至做出了刺杀伏贵妃的举动,以至于让伏贵妃错失大汉皇后之位。

  嘶!!!

  似乎陷入了权力争斗的漩涡里啊!

  可是,我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