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六十章 组团送钱

第六十章 组团送钱


  待贾诩带着八千大军缓缓来到成都时,荆州来的商人们已经等候了多时,还弄得益州的商人一头雾水!

  这都是啥玩意?

  从荆州大老远巴巴地跑到成都,就为了这益州代理商的职务?

  这摆明了是割韭菜来着,你们还当真了?

  吴兰对此不置可否,甚至还有些想笑,“这群商人就是想要学习徐州糜家,想要巴结贵人为自己谋求个官身,好脱离贱籍。”

  “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吧!”吴兰的弟弟吴懿对此有些怀疑,“商人们平时都猴精猴精的,岂会全都看不清形势?”

  这种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出来的手段,商人们不会看不出来的,而且一个两个上当也就算了,整个荆州的有头有脸的商人都来了……

  这,肯定有猫腻。

  “灵帝贩卖官爵的时候,还不是一大堆商人出钱,可是现在天子势微……这绝对是赔本买卖!”吴兰却是意志坚定,坚持自己的意见。

  我吴家可是世家,叔叔曾是大将军何进的部将,自己也跟随前益州牧刘懿入主益州,是益州除去刘家最大的世家了,又岂会在意区区没有实权的官身。

  自然不会和商人们争夺那什么益州代理商的职位了。

  吴家是世家,经商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来此,也不过是看老刘家的面子,这是屈尊降贵,是捧场。

  “诸位也看过天子制定的章程了,也看到了新铁打造的兵器、新盐以及人工制造的琉璃了,可还有什么疑问?”

  贾诩不耐烦的催促让益州商人们冷笑连连,他们又岂会不知其中的猫腻。

  眼前的货物虽然是真的,可是绝对不是贾诩说的那样,一次性就能大量生产的货物,而是拿出了皇室珍藏已久的宝贝,打着珍宝的幌子骗钱来的。

  “这都是某少年时玩剩的了。”

  “真要是能大量生产,还不得藏着掖着,会就这么拿出来让吾等分一杯羹?”

  “如果能换一个官身,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

  益州商人窃窃私语,其中的内容让大汉的奋武将军吕布青经毕露,恨不得一拳一个把益州商人们全部砸死当场。

  该死!

  该死!

  该死!

  竟敢侮辱天子,全都该诛九族!

  他全身杀气蔓延,如同死神一般死死盯着在座的益州商人,吓得他们瑟瑟发抖,如同鹌鹑一样。

  “莫急!”

  贾诩轻声提醒了一句,这才让吕布安静下来,随即贾诩扭头看向下座,笑道,“那么诸位,报价吧!起价一千万钱。”

  “多少?”

  “一千万?”

  “二十年前一千万钱换个校尉倒是划算,可如今?”

  ……

  益州商人们的态度让荆州商人们很是高兴,脸上却一齐露出了为难犹豫的表情。

  “这……有点贵啊!”

  “没这么多钱呢?”

  “恐怕也只有刘全家能出得起这么多钱了吧!”

  ……

  荆州商人的话让益州商人们也座实了之前的猜想——果然是打着卖货物的幌子卖官贩爵。

  只是,这价格有点离谱啊!

  比天子老爹,汉灵帝时期都要贵上了许多!

  就这?就这!

  你们居然还大老远跑来买?

  许久!

  终于有人站出来了,没有让招商引资大会继续冷场。

  “草民愿意出一千万钱!”刘全一脸心痛的模样,微微颤颤地站起身来,对着贾诩拱手行礼,“草民老了,家里孩子又不争气,死后八成是守不了家财了,还是……哎!”

  这表情,这神态,说一句影帝也毫不过分!

  “汝还不情愿了?”

  吕布这就气啊,明明是大占便宜的事儿,咋到你这儿来就委屈巴巴的模样了?

  看着吕布沙包大的拳头,刘全也不敢装了,赶紧拿出早以备好的金条,递了上去,“将军,请查收,一千黄金。”

  一黄金即万钱!

  一千黄金便是一千万钱。

  就算是大世家出身的吴兰和吴懿一时间也有些恍神。

  毕竟吴家虽然被称为四大豪商,家产数以亿计,可那也是整个吴家数百口人的资产,不是吴兰和吴懿个人的资产。

  而且,吴家是整个产业算上才有亿计的资产,论现金也就一千万钱吧!

  “没想到这刘全这么有钱!”

  “可能是没有官身,怕保不住家产才藏拙的吧!”

  “还是四大豪商才算真正的豪,如同糜竺、刘全之辈,不过是买一个无权的名头罢了!岂能和河北甄家、益州吴家、陈留卫家、河东卫家相提并论?”

  ……

  益州商人的马屁拍得吴兰很是舒服,可是他是不认可四大豪商这种说法的。

  我吴家是世家,不是商人。

  经商的,不过是我吴家的分家的几个无能之辈的小打小闹而已。

  四大豪商?

  五大豪商?

  都是不存在的。

  我吴家愿意把豪商的名头让给徐州糜家。

  “咳咳!”

  吴兰咳嗽了两声,澄清道,“益州吴家是不经商的,经商的只不过是吴家的几个落魄的分家小辈而已。”

  经商,只有不成器的子弟才会干,成器的都选择了仕途。

  “那是那是!”

  “吴家家大业大,又何须经商?”

  “对对对,经商的只是单纯地是吴家的分家而已!”

  ……

  莫名的,贾诩的招商引资大会变成了益州吴家的吹捧大会,而贾诩和荆州商人们笑着看热闹,只有吕布很是愤愤不平,“有汝等后悔的。”

  他可是记得,三个月前,荆州的各位富商也是这样不屑一顾的表情,然后不远千里,眼巴巴地跑益州来了。

  确实如吕布所料,益州富商们后悔了!

  当他们看到刘全带着甲士,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车一车的琉璃、铁器和精盐入了成都城后,催足顿胸、撕心裂肺、泣不成声。

  “来人,卖田卖地,备马!”

  无数哀嚎的声音响彻天际,无数道策马奔驰的身影驾驶向南方。

  看着益州富商们追悔莫及的模样,刘全却没有感到一丝打脸的快感,有的只是无尽的忧愁,“疯了的竞争对手又增加了啊!”

  如果可以,

  他不想要打益州富商们的脸。

  毕竟打脸有赚钱爽吗?

  我宁愿当一辈子的猪,也不要当一时的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