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四十七章 生死之约

第四十七章 生死之约


  天子和大内总管起了争执,要赌生死的事很快就在宫内传播开来,很快现场就人山人海起来。

  “少府令为何敢触怒陛下?”

  “听说是陛下为了维护我们这些下人,然后便和田少府起了冲突,有了赌约!”

  “赌约是什么?”

  “陛下赢了,田少府就放过犯错的两名御厨,然后自尽;反之,田少府要活活打死那两个御厨……”

  ……

  众所周知,管人事的岗位是很得罪人的,而田芬管理着整个宫内事务,为了公平难免不近人情了些,自然得罪了不少人。

  而刘协是宫人们看着长大的,平时又没有架子,对谁都笑呵呵的,还做了不少诸如救治灾民的大好事,可谓是粉丝一大堆。

  此时这两个宫内大boss对峙起来,场面当然是一面倒地支持刘协的!

  怨气在胸的宫人们纷纷对着田芬开喷起来,各种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流言都按在了他的头上,田少府气得差点原地去世。

  看着吹鼻子瞪眼睛的田少府,刘协自信道,“那就开始吧!”

  “行,开始吧!”

  田芬挥手招来一个御厨,让他拿来了未提炼过的卤水,对刘协说道,“陛下,不说用井盐残渣了,只需陛下用这井盐卤水提炼出如同刚才一样的细盐,老臣就认输受死。”

  他也想过了,天子到底年幼,难免有些误入歧途,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输了赌局,面子上就太过不去了。

  所以他决定,只要天子提炼出差不多看得过去的盐,就承认双方打平,这样既维持住了皇室威严又让天子吸取了教训,简直完美!

  说罢,他看向了一旁从各个旮沓伸出来偷看的脑袋,怒吼,“看什么看,不用做事了?滚!”

  此时,宫人们回想起了被大内主管所支配的恐惧,人群一哄而散!

  ‘如此,也没人乱嚼耳根,传出对天子不利的流言了!’大汉忠臣田芬如此想到。

  刘协也不说话,拿出

  制卤、滤、溶解、结晶……一套流程下来,细盐出现!

  “这,这……这怎么可能!”

  田芬一步一踉跄地走了过来,双手捧起细盐就如同捧起珍宝一般。

  揉搓!

  感受着细盐如同细砂一般在手里划过,田少府睫毛下泪光闪烁,自言自语间,泪珠从他老脸颊上滚下。

  “这是真的嘛?真的可以人人都吃得起的细盐。”

  田少府呢喃着,突然他汗毛炸立,冷汗直冒,“陛下,老臣说之前是和陛下开玩笑的,汝信吗?”

  “汝说呢?”刘协看着又哭又笑的老顽固田芬,心中不由得生起了恶作剧的想法,嘴角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这……吾命休矣!

  田少府两眼一闭,战术性昏倒!

  “这……”

  看着一言不合就倒地的田老头,刘协很是无语,“我还未发力呢!就这?就这!”

  刚才的视死如归呢?

  怒斥宫人时的霸气呢?

  原来是只纸老虎啊!

  “来人,抬走!”

  刘协的话让小黄门很是兴奋地小跑了过来,献媚道,“陛下,要活埋了他吗?”

  老田啊!

  你人品不行啊!

  连老成持重的小黄门都想弄死你!

  “抬去找太医治病!”刘协怒瞪了小黄门一眼,率先朝太医署走去。

  他要去看看两个无辜的御厨,如果御厨们都没事,绕过田芬也未尝不可!

  “诺!”

  小黄门挥手招呼了两个羽林侍卫,跟着刘协来到了太医署内,看到的便是哭泣的中年御厨和满脸无奈的众多太医。

  “怎么回事?”

  循着声音望了过来,太医们见是刘协,立马行礼解答了他的疑惑,“没救了,一口气没喘上来,咽气了。”

  惊!

  才迎来了希望,又马上变为了绝望。

  大内总管田芬又战术性倒地!

  不过,濒死状态的人进入临床死亡期后,心搏停止,呼吸停止,各种反射完全消失,看上去和死人差不多。

  但是,机体组织内微弱的代谢活动仍在进行,如果使用人工呼吸机,心脏按摩、心脏起搏器等急救措施,生命尚有复苏的可能。

  “救人,朕来看看!”

  刘协吩咐了一声,果断走向老御厨。

  技能发动!

  掐人中(100名气值可解锁)。

  人工呼吸(200名气值可解锁)。

  心肺复苏(400名气值可解锁)。

  电疗术(5000名气值可解锁)。

  ……

  掐人中要100名气值?

  抢劫啊!

  刘协微蹲,用大拇指指端按在年老御厨的人中穴上,其他四指放在下颌处,然后一使劲。

  “陛下,没用的,这方法吾等早试过了!”太医们对刘协屈尊下顾的举动很是敬佩,可是也带着深深的不屑。

  就这?就这!

  掐人中应该在嘴唇沟的上三分之一与下三分之二交汇处,也就是在鼻唇沟的中间靠上的位置。

  而我们的大汉天子,明显掐错了地。

  天子嘛!

  就该治理国家,处理政务。

  救人!

  这是太医们的事儿!

  “得下血本了!”刘协看着所剩无几的名望值,内心苦涩——这是准备换取改良品种小稻种子的。

  该死的田芬!

  恩将仇报!

  万死不足惜!

  瞪了一眼悠悠醒来的大内总管田芬,吓得他再次晕倒,刘协这才下定决心:解锁!

  人工呼吸,印入脑海。

  心肺复苏,印入脑海。

  只是,

  看着年老御厨菊花般的脸,刘协犹豫了,“小黄门,过来!”

  “陛下?”

  小黄门靠近,一脸疑惑,然后就听到了令他万分不解的话,“嘴对嘴,吹气。”

  “啊!”

  小黄门一脸抗拒,还好一旁哭泣的中年御厨站了出来,“吾来!”

  虽然不知道天子要干什么,但是只要知道是要救人,直接听话就对了!

  刘协把手放在了老御厨的前额,用拇指和食指夹住他的鼻翼,然后偏头示意中年御厨开始吹气。

  “紧一点,都溢出来了!”

  “快一点!”

  “大力一点!”

  ……

  刘协不断指挥,可是老御厨没有半点转醒的迹象。

  太医们看了个寂寞,相互对视了一眼,齐齐茫然摇头。

  “这是在干什么?”一个年轻御医看向太医令吉本,眼神交流。

  “不知道!”

  “这也太刺激了吧!”

  “或许只是从古籍中翻出来的古医术?”

  “有这样有伤风化的古医术吗?”

  ……

  几名太医眼神、脸色不断变化,演绎了一堂活生生的默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