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三十九章 第一批灾民

第三十九章 第一批灾民


  天空下着绵绵细雨,从荆州远道而来的灾民显得更加萧索了。

  他们瑟瑟发抖地挤成一团,希望能从同伴的身上获取热量。

  “都快一点,马上就要到洛阳了!”

  “到了洛阳,圣天子会让汝等吃饱穿暖的!”

  “汝等身上的疫病也只有天子可以治愈!”

  ……

  张绣骑着马儿在灾民队伍旁边穿梭鼓气,可惜没有人搭理他,灾民们全都一脸呆滞地迈动双腿。

  我们是被抛弃的人!

  到了洛阳就能活命不过是食肉者的谎言而已!

  哪有人白白给你食物,替你治病的?

  谎言,全是谎言!

  看着一脸目然的灾民,张绣心里很是难过,他想要解释辩解,可是回应他的只是无尽的沉默。

  到了洛阳,你们就知道我没有骗人了!

  张绣在心里默默想着,回归洛阳的心更加迫切了。

  忽的,一阵哭喊声在队伍前方响起。

  “遭了,出事了!”张绣猛地拍打坐骑,朝着前方奔去。

  远远的,他看见雨幕中隐隐约约有一座座简易的帐篷,那里代表天子的旌旗在飘荡!

  “到了,我们到洛阳了!”张绣喜极而泣,和灾民们一起在雨幕中放声大哭大喊,以此发泄心中的喜意。

  “秀儿,还不快过来!”刘协远远地看见张绣,对着他大声呼喊。

  张绣抹去眼泪纵马而去,距离刘协三十步的距离开始减速,然后稳稳地停在了二十步的距离。

  翻身下马,他半跪于地,双手抱拳,大声禀告,“陛下,臣不辱使命!”

  “不辱使命?还有二十里呢?这种话等到了洛阳再说吧!”

  刘协的话让张绣一愣,下意识地反问,“这儿不是洛阳吗?”

  “当然不是,是文和说最近要下雨,让朕在这儿提前搭建帐篷的!”刘协走向张绣,扶起他,“先去喝点姜汤吧!”

  在体质虚弱的时候,伤寒瘟疫更容易趁虚而入。

  为了防止更多的人受到感染,刘协早早的就派兵在距离洛阳二十里,灾民们的必经之路上搭建好了帐篷,备好了姜汤。

  姜汤是民间普遍使用的驱寒、防治感冒的药汤,在这雨天使用,短时间内绝对比一床被子的作用更好。

  毕竟浑身湿漉漉的,裹着被子也没用啊!

  “臣身体好,姜汤还是留给灾民吧!”张绣看着身后绵延不绝的队伍,摇头拒绝。

  看着张绣严肃的表情,刘协不由一乐,“放宽心,姜汤足够一万人使用,汝的这支队伍才五千人不到,还怕分不到吗?”

  说罢,他看向身后的羽林卫士,吩咐道,“扶着张郎官下去喝姜汤。”

  听到刘协这样说了,张绣也不好再拒绝,跟刘协告罪一下后,便跟着羽林卫士进了帐篷。

  目送张绣进入帐篷,刘协这才把目光投向了有些混乱的灾民,只见灾民们看到了希望,原本乏力的身体突然有力气了,鼓足劲往营地里挤。

  拥挤!

  推攘!

  混乱!

  眼看着场面越来越混乱,就要发生踩踏事故了,刘协猛地起身,脚尖轻点,直奔人群而去。

  那里,有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拳打老人脚踹幼儿,端得是嚣张无比。

  他排众而出,站在接待台前,对着带着汉制口罩的羽林卫士腆着脸笑道,“大人,给某一碗……”

  “碰”的一声响起,络腮胡大汉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重重地摔在了泥水里。

  “是谁?站出来!”

  络腮胡大汉骂骂咧咧地站起身,就看见一席白衣的少年站在他面前,“汝,排在最后面去!”

  “凭啥?”

  大汉不是蠢货,看眼前少年衣服材质细腻,明显不是普通人,加上明摆着的武力差距,倒是没有贸然出手,反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接待台后面的羽林卫士。

  哪里想到这羽林卫士直接小跑着来到少年面前,卑微地问道,“这匹夫没弄脏陛下的手吧!”

  “没事,朕用的是脚!”

  刘协淡然一笑,转身看向身后的灾民,“全都给朕排队,再有插队、起哄、推攘者,杀无赦!”

  最后一句话是扯着嗓子说的,声音响彻天际,吓得灾民们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跪倒一片,口中不断高呼“天子万岁”。

  刘协知道,乱世用重典,沉疴下猛药,在这人人求活路的时刻,不能有丝毫手软,否则如同络腮胡大汉的恶人会越来越多,最后只能是悲剧收场!

  说罢,他瞥了一眼磕头如捣蒜的大汉,飘然离去!

  “竖子,竟敢触怒天子,真是胆大包天!”

  羽林卫士抬起一脚就把大汉踢了个滚地葫芦,又手脚并用地把他蹂躏了一顿之后,这才开始呵斥灾民,维持秩序。

  面对羽林卫士的暴打,络腮胡大汉头都没有抬起过,更别提反抗了,而灾民们更是拍手叫好,甚至自觉地在八个接待台面前排起了长龙!

  “果然,恶人就是欠收拾。收拾一顿之后,恶人也就变老实了!”刘协摇头晃脑,自言自语地说道。

  见那络腮胡大汉直到现在都不敢起身,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他又有些心软了,对着身后的小黄门吩咐道,“去拿点伤药给他,让他直接排在最后!”

  “诺!”

  小黄门应诺,拿出伤药,骂骂咧咧地走向了络腮胡大汉,“呸!该死的贱民,竟然劳烦天子亲自出手,真真该千刀万剐。还要浪费这么珍贵的伤药……”

  听到小黄门的抱怨,大汉抖动的身体停止了抖动,慢慢地抬起了脑袋,“这,这是圣上给某家的?”

  “汝等贱民命好,遇到当今天子垂怜,否则早就病死饿死烧死了!”小黄门嫌弃地把装着伤药的瓶子扔给了大汉。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与灾民接触,必须得佩戴口罩,保持距离,不要有身体接触!

  这儿足有十来步的距离了,应该不会被感染吧!

  完成任务,小黄门捂着口鼻,迅速离开,就好像灾民们是恶鬼一般!

  目送小黄门离开,络腮胡大汉的眼中不仅没有怨恨,甚至蓄满了泪水,满脸都是感激之色,“谢圣上,谢贵人,谢圣上,谢贵人……”

  他依旧磕头如捣蒜,只是这一次,似乎更加虔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