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三十六章 宿命之敌

第三十六章 宿命之敌


  各路诸侯的使者团陆续来到了洛阳城,他们在隔离了十天后来到南宫面圣,然后曹操便尴尬了。

  一个两个还好,可是这些诸侯好似越好了一样,络绎不绝的来了,还都带上了不少的供品,一下就显得曹操特立独行起来了!

  别人都带了,就你曹操没带!

  你好意思说自己是大汉忠臣?

  公卿大臣们看曹操的眼神立马不一样了!

  曹操无力反抗,只得缩了缩脖子,极力隐藏自己的存在,跟鹌鹑似的。

  可惜有人不放过他!

  曹操,这一个月你一直帮着董承和我们作对,想过今遭了没有……白波F4对视了一眼,迅速达成共识。

  杨奉作为四人在大汉中资历最老的前辈,当先站出来说话,“曹兖州,兖州不是大丰收吗?为何这么多州牧刺史都送了这么多的供品,只有汝两手空空?”

  谁说我兖州大丰收了,是谁?

  站出来,看老夫不打死你!

  呃!好像是我自己说的。

  “兖州至洛阳的通途上有数千袁术余孽,粮草运输……”

  曹操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乐打断了,“曹兖州,这区区数千袁术余孽,为何至今未剿灭啊?是否是曹使君的能力不足?”

  男人,岂可不行?

  曹操挺直身体,自视白波F4,眼中杀意沸腾,“区区数千袁术余孽,老夫翻手可灭,奈何这些鼠辈皆是黄巾军出身,对于逃窜藏匿之事多为擅长!”

  看着曹操眼中的挑衅和嘴角的不屑,白波F4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黄巾军出身,说的是我们吧!

  黄巾军出身有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喝你家水了?

  可是,

  还真是无可辩解!

  这次,变鹌鹑的是白波F4了!

  看着做缩头乌龟的白波F4,曹操叉腰大笑,“也不是所有州牧、刺史都来进献了的啊!”

  不是还有刘备刘刺史吗?

  有人垫底就行!

  曹操这样说服自己,可是马上给让现实骑脸输出,疯狂补刀!

  “报,徐州刺史刘备携供品觐见陛下。”

  羽林侍卫通禀的声音让曹操心头一突……不会吧,不仅带了供品,甚至亲自觐见!

  这样一来,我曹操不仅是最突兀的那一个了,甚至连亲自觐见的优势都没了!

  而公卿百官们脸上皆是一喜,纷纷跪地高呼,“天佑大汉!陛下圣明!”

  兴奋!

  激动!

  喜极而泣!

  载歌载舞!

  随着最后一个一州主官前来进献,意味着天下初步归心,汉室中兴的第一步实现了!

  也难怪公卿百官们如此失态了!

  看着朝堂上的人生百态,刘协虽然也很兴奋,可是面上不显,淡定地对羽林示威说道,“宣徐州刺史刘备觐见。”

  “陛下有旨,宣徐州刺史刘备觐见!”

  在羽林侍卫一声声高呼声中,刘备走进了大殿,他身后跟着一名小黄门,手捧一卷绸缎书,这就是刘备的礼单。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刘备一步三叩首,以最标准的礼仪来到朝堂觐见天子,公卿百官们也纷纷变回了原本目不斜视的模样。

  我,大汉公卿百官。

  论礼仪,是认真的。

  随着最后一拜,仪式完成,刘备高呼,“臣,徐州刺史刘备叩见皇帝陛下,祝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刘爱卿免礼。”

  “谢陛下!”

  刘备起身,又道:“臣徐州刺史刘备向陛下献礼,以尽人臣之义。”

  得到刘协颔首示意,小黄门走上前,展开绸缎书,大声唱道,“马匹一千,铠甲两千千,长枪、刀、剑、强弓各五千,箭枝五万,粮食30万石……”

  小黄门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巨锤敲击在曹操心头,让他脑袋嗡嗡的,而对于公卿百官来说,小黄门公鸭子般的声音如同天籁。

  这供品,足以和荆州的进献相比了!

  可是这徐州连年战乱,而荆州安定太平了许久,两者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大汉忠臣呢!”杨彪率先发出了感概。

  看着曹老板失魂落魄的神色,刘协只觉得百般无趣……

  那个百折不挠的枭雄呢?

  那个气吞山河的魏王呢?

  那个大汉十四州有其九的魏武帝呢?

  就这?就这!

  哎!

  曹操,已不足为虑!

  刘协收敛思绪,把目光落在了刘备身上,“刘爱卿是陶使君上表的徐州刺史吧?”

  “是!”刘备点头。

  “徐州安定全赖爱卿之功,刘爱卿可愿领徐州牧?”

  刘协的话让刘备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好半饷才缓过气,叩谢道,“臣刘备,遵旨,谢恩!”

  此时的徐州还没有州牧,理论上来讲,刘备只是负责巡查地方官员,而不能管理地方行政工作的一切大小事务,是个六百石的中央特派员。

  嗯!说是钦差也行!

  而州牧负责地方行政工作的一切大小事务,它才是一州之主,是两千石的诸侯!

  可以说,刘备在几年之间直接从平原县临时县令一跃而成了一方诸侯,完成了人生的阶级跃升!

  “恭喜刘使君!”

  “贺喜刘徐州!”

  “玄德,汝可得大摆宴席啊!”

  ……

  公卿百官们纷纷对刘备进行道贺,更有相熟者亲切地喊他的字,让他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大殿角落。

  曹操孤独的背影多有寂寞……我曹操为了名声为了上位,不惜杖杀大宦官蹇硕的叔父,不惜得罪满朝权贵,甚至连父亲兄弟都失去了……

  结果,还比不上一根左右摇摆的墙头草!

  在曹操看来,刘备此人不仅出身低贱而且不讲忠义,少年时织席贩履,成年后凭借好运气救下孔融得到了名声,然后得公孙瓒命令支援陶谦,趁机夺走了自己的胜利果实。

  本来自己已经打穿了徐州,甚至逼得陶谦不得不逃离治所,跑到了下邳,结果后院起火……吕布背刺!

  之后曹操厉兵秣马,随时准备和袁绍进攻徐州,结果刘备见袁术势力下滑,干脆背叛了袁术联盟,投入了袁绍联盟的怀抱!

  可恶,徐州,徐州,徐州本该是我的,我的!

  曹操双手紧握,青经必露,内心的小恶魔无能咆哮!

  这贩履小儿何德何能可以领徐州牧一职?

  嫉妒使曹操质壁分离,仇恨让曹操面目全非!

  看着快要发狂的曹操,刘协恶作剧之心渐起,想要看看两个宿命之敌相遇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