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三十三章 天子有周成之资

第三十三章 天子有周成之资


  “陛下高明!此举不仅缓和了与袁绍的紧张关系,更是处置了杀死宗正的公孙瓒,还给各路诸侯一个好的信号!”

  贾诩兴奋地走向刘协,直接就是一通大肆夸赞。

  我吗?

  有吗?

  好像有吧!

  其实我只是想收一点斌税而已!

  “哈哈哈……”

  刘协报以微笑,并给他一个加班的机会,“奉先勇猛有余,但谋略不足,文和可愿与他同去青州,劝袁谭、孔融罢兵?”

  “臣,愿往!”贾诩大喜……我展现才华,青史留名的机会到了!

  嗯!

  长安那次不算!

  那是骂名!

  见贾诩乐意加班甚至感激流涕的模样,刘协很是高兴,叫来吕布并吩咐让他好好听从贾诩的建议后,刘协拨了一万兵马和足够大军三月的物资给吕布。

  就这样,感动的眼泪鼻涕齐飞的孔融和刘协的一万大军出发了,出发前往青州。

  比他们更快出发的是袁绍的使者,四人带着随从火急火燎地赶往冀州的治所——邺城。

  许攸、焦触、夏昭三人是急着给袁绍报喜,期望得到一些赏赐,如果升官得到重用便更好了!

  而郭图则是急着给袁绍报忧——天子出兵协调青州事宜了,是打是合,袁盟主给个意见啊!

  许攸、焦触、夏昭三人抢先一步报喜,袁绍见天子示弱,主动把名不正言不顺的幽州、并州刺史给做打上了朝廷认证标志,甚至还给仇敌公孙瓒扣上了一个反贼的帽子,高兴的合不拢嘴,“好,好,好……来人,赏钱!赏美人儿!”

  得到赏赐的三人高兴地归列,只有郭图愁着脸出列,“主公,天子承认了袁谭少主的刺史身份!”

  “好,好,好……来人,赏钱,赏美人儿!”袁绍见郭图愁着脸,本以为出使不顺,那知竟然又是一个好消息!

  “主公,还有一个不利的消息!”郭图怯怯地看着袁绍,只见袁绍脸色一僵,不喜道,“说!”

  “陛下也承认了孔融青州刺史的位置!”

  郭图的话让袁绍和部将谋士们一愣,袁绍疑惑道,“一州岂能有两个刺史!天子这岂非胡闹吗?”

  郭图把刘协一州两制的构想一说,袁绍呆滞片刻反应过来,“吾倒是小瞧了当今天子,没想到他竟有此谋略!”

  这就是利益交换了!

  给我幽州、并州刺史的位置落实,甚至把公孙瓒定性为反贼,作为交换我则需要给他五年时间。

  五年之期一到,则用青州为棋盘,双方将士为棋子,和我在青州一决高下!

  “好气魄,好谋略!”

  袁绍猛地拍打大腿,自言自语道,“五年,足够我灭掉公孙瓒了,到时候再一决雌雄吧!”

  生子当如刘伯和!

  我的儿子们虽然不错,可终究是少了那么一点枭雄的气魄和谋略!

  袁绍猛地起身,眼中尽是战意和决心,“告诉袁谭,让他即刻罢兵,暂且休养生息。待我灭掉公孙瓒,亲自和陛下手谈一局!”

  “诺!”

  郭图大声应诺,觉得自己项上人头总算是保住了,声音都有些激动地发颤!

  ---------------------------

  在刘协得意于收到了第一笔来自诸侯的斌税时,刘表的求救信打破了生活的平静——疫病!

  刘协记忆中的瘟疫还是爆发了,万幸的是爆发的地点不是洛阳!

  荆州的使者还是刘协的老熟人韩嵩。

  他一来就跪倒在殿上,急切道,“陛下,请救救荆州!”

  除了已经得到消息的刘协亲信,殿上的公卿百官们都有些吃惊——出什么大事了?

  “爱卿平身。”

  刘协淡定地拿出早以准备好的防疫手册,示意小黄门传给韩嵩,并安慰道,“韩爱卿且安心,只要按照防疫手册上的要求做,是能够很好防止疫病扩散的。”

  看着薄薄的手册,韩嵩有些心疑,“陛下,这真有用?”

  “当然!”刘协给予他肯定的答复,并让羽林卫士把荆州使者全部隔离,让太医们带着汉制口罩替他们检查身体。

  关系洛阳数万人的性命,容不得刘协不小心谨慎!

  同时,荆州也不得不救!

  毕竟刘表不仅是汉室宗亲,还是第一个向朝廷进献的诸侯。

  就这样,第一支由刘协钦点,有专业防疫经验的太医小组出发了。

  目的地:荆州!

  目标:控制荆州疫情!

  同时,洛阳城的防疫工作也要展开了!

  最基本的就是限制出入,保证感染疫病的病人不进城。

  荆州感染的疫病叫“伤寒”,潜伏期10天左右。

  起病大多缓慢,发热是最早出现的症状,常伴有全身不适,乏力,食欲减退,咽痛与咳嗽等。

  病情逐渐加重时,体温呈阶梯形上升,于5~7天内达39~40℃,发热前可有畏寒而少寒战,退热时出汗不显著。

  因此城外的必须设置隔离区,并由专人看管入城者,入城者需要隔离十天才能入城,城内的如果出了城,再入城也需要隔离十天。

  其次便是告知城内居民,疫病已经爆发,没事不要外出,禁止去人群扎堆的地方凑热闹。

  最后就是发动百姓的力量了,让他们相互监督,一有发现发热、咳嗽的人,立即通知官府。

  在刘协忙得头昏眼花之际,曹操正在抄后路,预备偷袭、背刺刘协。

  没错,他正在腐蚀刘协的老丈人董承,“董国舅,一切都拜托您了!”

  “好嘞!兄弟汝的事就是我的事,就交给我吧!”董承红着脸,眼神迷离,明显被灌得不清。完全忘记了刘协的嘱托,都已经和曹操开始称兄道弟起来了!

  “董国舅醉了!翠儿,快扶国舅进屋歇息!”曹操看着被自己糖衣炮弹击倒的董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对着坐在董承腿上的侍女吩咐道。

  侍女厌恶地打开董承的咸猪手,声音冷清地应道,“是!”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曹操的笑容渐去,凝重道,“吾不会失败的!”

  我曹操,最大的优点便是识人善用!

  就算是敌人,也能为我所用!

  刘协,你就是再聪明果决,又如何能抵挡我这次的亲情攻势呢!

  他相信,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是无法做到无情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