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二十七章 以工代防

第二十七章 以工代防


  公卿百官招工是那样的呢?

  家兵们骑着高头大马,手持武器身披甲胄,如同恶狼在领地巡视一样。

  看到这阵仗,哪个流民敢应聘上岗?

  公卿百官的家兵平日里嚣张惯了,见没人响应,完不成任务怎么办?

  强行抓人!

  招工变成了强征!

  流民奋起反抗,一场混乱产生,招工没招到,甚至打死了人。

  看着手里的情报,刘协怒了,“公卿百官就是养的就是这样的废物吗?”

  好事变坏事!

  可以想象得到,有了这样的开局,之后别说拿钱招工了,送钱都没人来!

  流民不会觉得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只会认为这是朝廷阴谋,骗人干苦力,死了也没地方叫曲的那种!

  朝堂上,被刘协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老丈人董承吱都不敢吱一声,整个人如同霜打的茄子,彻底腌了!

  没错,惹事精又惹事了!

  打死流民的正是董承的家兵!

  “董爱卿,汝说如何处理吧!”刘协压制怒火,淡淡地问道。

  暴怒还好些,这样平淡的说话,就意味着不能大事化小了……董承内心苦涩,硬着头皮求情道,“赔钱了事如何?”

  赔钱!

  这个时代大人物对小人物的怜悯、施舍?

  打死你是你命不好,给你钱是我仁慈!

  刘协气笑,“赔钱?一条人命在尔等公卿大臣看来就这么卑微吗?和猪狗一样,用钱就能买命?这样,汝等和那国贼李傕、郭汜又有何区别?”

  作为议郎的闲人张济缩了缩脖子,觉得脖颈有些凉飕飕的……有被冒犯到,而我无可奈何。

  “陛下,臣愿意付出百倍的金钱,只要他不死。”董承说着说着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他不是家兵,是臣的兄弟啊!救了臣不下十次性命……”

  听着老丈人絮絮叨叨地述说他与犯人的过往经历,刘协也被这股悲伤的情绪感染了,忍不住心酸!

  不过,犯了错就得认错!

  “法不容情!”

  刘协对此事下了定论,甩手离去。

  他担心自己再不走,就狠不下心了!

  ---------------------------

  杀死流民的家兵被当众处死,可是流民被伤害了的心,依旧冰冷!

  “该死的董承,死一万次都无法弥补这次的过错!如果疫病爆发,诛九族都不为过。”贾诩明显气过头了,看着招工告示下空荡荡的,连刘协都要杀了!

  无辜躺枪的刘协翻了一个白眼表达不满,虚心求教,“文和可有良策?”

  “杜绝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加大在流民中的宣传……”

  都是些理论,实践下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心里否决了贾诩的良策,刘协看着不远处的炊烟感叹,“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对了!

  美食!

  流民最渴望的是什么——足以果腹的食物!

  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水星华夏美食的魅力吧!

  “陛下有良策了?”贾诩不愧为人形测谎仪,只看刘协的面部表情就能知道刘协内心的想法。

  “文和,汝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感觉没有小秘密了……刘协白了贾诩一眼,昂头笑道,“没错,我有注意了!”

  从少府要了铁架子和羊肉、调料,刘协带着贾诩直奔流民聚集地,直接原地生火烤起了烧烤。

  嗯!

  这个时代叫“炙”。

  随着盐、糖、葱、姜、花椒、茱萸、蒜、香茅草等调料品的放入,汉代版烤串就诞生了。

  香气飘荡!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循着声音望去,是脸色微红的贾诩!

  “试试?”

  刘协拾起一根烤串递了过去。

  “嗯,嗯……味道不错,就是有点费钱!”贾诩一口撸尽,含混不清给出了评价。

  确实,味道不错!

  刘协撸着串,吃着价值千元的汉制烤串,心疼得感叹道,“确实有点小贵!”

  这个时代的调料比黄金还贵,真皇室贵族专享!

  摸了摸腰包,比脸还白!

  得换一种便宜的美食了!

  可是论香飘千里,还有什么能比的上烧烤呢?

  刘协放空思绪之际,贾诩压低的声音把他唤回现实,“流民来了!”

  来的都是些脏不溜秋的流民小孩,干干瘦瘦的,跟非洲难民似的。

  心酸!

  压抑!

  同理心泛滥!

  “吃吗?”刘协招了招手,递出羊肉串。

  领头的流民小孩一愣,看着刘协身上华贵的衣衫,脸上写满了抗拒。

  “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刘协嘀咕着,视线移到了最小的那个小女孩身上,“小妹妹,烤串,来一根?”

  小女孩双手绞着衣角,怯生生的瞥了刘协一眼,在领头小孩的呵斥声下又飞快垂下了小脑袋。

  “汝忘记阿父、阿母的话了吗?远离食肉者!”领头的小男孩看来是小女孩的哥哥,对刘协的诱拐行为很是愤怒。

  怒目而视!

  咬牙切齿!

  冲冠眦裂!

  乖乖,至于吗?吃肉也有错吗?你不吃我自己吃了……刘协把羊肉串一撸而尽,再次烤了一批。

  两千块钱的羊肉串呢!

  浪费可耻!

  “咕……”

  齐齐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惹的刘协好笑,“叫你们矜持,后悔了吧!”

  刷油!

  羊肉串放上烤架!

  滋滋滋……悦耳的炸裂声响起!

  撒上适量盐、一小勺糖,再都上一把葱、姜、花椒、茱萸、蒜、香茅草!

  香气溢了出来!

  “咕……”

  领头小男孩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让他小脸一红,瞬间破防。

  “吃吗?又没毒,汝怕啥?”刘协看出来领头小男孩在流民小孩中的威信很高,于是决定擒贼先擒王,先使出一个激将法!

  “吃就吃,我不怕!”

  领头小男孩就这么轻易的中了激将法,实在是在刘协的意料之外。

  说好的大战三百回合呢!

  就这!就这?

  很快领头小男孩就撸光了一串羊肉串,其余流民小孩也不甘示弱,很快就消灭了所有的烤串。

  “谢谢!”

  领头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低头道谢。

  “不用谢,把那边的荒草的割下来吧!”

  迎着众小孩不解的目光,刘协笑道,“第一串是吾请汝等吃的,当交个朋友;第二串是要汝等替吾干活作为代价,这是交易。”

  说罢,刘协摆摆手,带着贾诩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不是交易吗?汝不看吾等割草?”

  领头小男孩略带哭腔的声音响起,刘协头也不回,纵马离开,“吾信汝。”

  ---------------------------

  夜幕降临。

  一个流民临时聚集地的流民慌乱起来——他们的小孩全都不见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

  “这个时间,外面可不安全。”

  “不会出事了吧,咋全都不见了!”

  ……

  流民们聚集在一起,神情慌乱,徘徊不安!

  “不会是那些官军把孩子们抓走了吧!”

  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让整个聚集地的流民全都炸了锅,恐慌的情绪在蔓延。

  “莫慌!全都听吾一言!”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却是一个穿着还算得体,杵着根拐杖的老人走了出来。

  “刘老,汝拿个主意啊!”

  “吾家小子到现在还未回来,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吾儿出事了,吾也不活了!”

  ……

  看着老人出现,流民们眼中浮现出希冀,纷纷为了上去。

  老人平静地望着众人,耐心地听他们述说,待人群彻底安静下来,他才缓缓说道,“当务之急是先确定小崽子们的安危!而不是胡思乱想!”

  见没人反对,老人又说道,“王二,汝是猎人,先带乡亲们到小崽子们常玩耍的地方找找。”

  “诺!”

  满脸麻子的猎人点头应了一声,不声不响地就走出了聚集地。

  很快,王二就借着月色发现了踪迹,然后流民们看到的便是一群小孩儿正在荒地里奋力拔草的场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