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二十二章 历史惯性

第二十二章 历史惯性


  “禀陛下,杨将军、韩将军、李将军、胡将军到。”羽林中郎将粗犷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还挺快,本以为他们会讨论一阵子呢……刘协冲着营帐外喊道,“都进来吧!”

  杨奉等人鱼贯而入,站成一排齐齐看向刘协,似乎是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刘协。

  空气瞬间凝固!

  无形的杀气在蔓延!

  谁都不开口说话,似乎谁先开口谁就输了一般!

  有点意思……刘协也不说话,往后一仰,以舒适的坐姿靠在太师椅上,平静地与四人对视。

  紧张!

  焦灼!

  躁动不安!

  杨奉四人额头有汗水浸出。

  “陛下,召吾等有何贵干?”

  最先打破平静的是修为最弱的胡才,四人中脾气最暴躁的他罕见地谨小慎微起来,似乎每一个字都是酝酿出来的一般。

  见其余三人虽然还憋着一口气,可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了,刘协便不再为难他们,轻声答道,“是关于封赏的事情。”

  他这一开口,其余三人只觉得空气中肃杀的氛围迅速瓦解,都剧烈地喘息起来,精神有些萎靡。

  “汝等在东归途中贡献颇多,可是对于如何封赏,朕有些为难呢!”刘协皱着眉头,一副难为情的表情。

  将士们杀敌建功,按首级记功便是,可是这些黄巾军余孽的后续就有些麻烦了!

  总不能又重新放回山野,让他们当土匪,为祸百姓吧!

  是解甲归田还是归入官军?

  解甲归田还好,我给钱,你解甲!

  可如果归入官军,士兵的粮饷如何解决?指挥权归属所有?

  这些都是问题,都要好好协商好了才行!

  提到封赏,四人瞬间打起了精神,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最早跟随刘协的杨奉站出来问道,“陛下有何吩咐?”

  聪明,懂事!

  赞赏地瞥了杨奉一眼,刘协开口道,“有三个选择供诸位将军选择。”

  四人眼神凝重,耳朵都立了起来,身体也有些僵硬。

  “第一,一人一箱黄金,诸位将军回乡当一个富家翁。”刘协给出了第一个选择。

  选择财富,放弃兵权?

  没有了军队,再多的财富都是镜花水月!

  四人眼光不善,身子微微佝起,这是暴起发难的准备!

  刘协不以为意,甚至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瘫在太师椅上,“第二,入朝为官,但是得遵守官场规矩!”

  条件比刚才的好些,但好得有限!

  让他们这些苦哈哈出生的混官场?

  那是要他们的命!

  没有背景,还是黄巾军出身,绝对会被群臣针对而死的!

  “第三个呢?”杨奉语气冰冷,眼中满是寒意……最是无情帝王家,果然当皇帝的没一个好东西。

  凶狠、犹豫、担忧、紧张……四人神情尽收眼底,刘协不动身色,继续说道,“第三,镇守边关郡县,朝廷拨给粮草,汝等便不可再劫掠了,且需听从朝廷调动。”

  这个选择不仅有一定自主性,而且身份也从黄巾余孽摇身一变成了官军了,可谓是比之前好太多了!

  可是,突然就有了约束了!

  几人都有些不自在!

  只有胡才脑子笨,没想这么多!

  “当然,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要陛下发放粮饷,吾等自然为陛下效命!”胡才抢先答应下来,杨奉等人无奈,只得颔首认同了……本来还想再讲讲条件的,结果猪队友误事啊!

  “那,需要吾等镇守哪里?”韩暹追问,神色凝重……这可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事,由不得他不紧张。

  大老远跑来救驾,搭上全家身当,命都差点弄没了,可不都是为了利益吗?

  刘协回忆了一下前世的历史知识,笑道,“河东、河南两郡为诸位将军的根基所在,将军们可选择留在河东郡和河南郡。”

  “选择……”韩暹咀嚼着刘协这句话的深意,问道,“还有其他选择?”

  “也可随朕返回洛阳,拱卫京师。”刘协看着双眼放光的韩暹,抿了一口茶水……这是个权力欲望很重的人呢!

  历史上韩暹选择了跟着天子回到京师,而杨奉选择留在了河南郡,李乐、胡才留在了河东郡。

  他想要看看历史的惯性有多大!

  四人是否如同前世那样选择!

  胡才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决定,“当然是留在河东郡,这可是我们……”

  “陛下……请容吾等三思。”杨奉见状急忙打断了胡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几人再商量一下再做出决定。

  “明智的决定,诸位将军商量好了再来找朕吧!”刘协颔首,放下茶杯,示意他们可以离去了。

  “臣,告退!”

  杨奉等人心满意足,一齐退下。

  目送四人离开,刘协扭头对帐外喊道,“董贵妃,进来吧!”

  “哎哟!”

  帐外偷听的董贵妃心里一慌,一个踉跄差点率个四脚朝天。

  很快,董贵妃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刘协身前。

  “天子哥哥,父亲很是惶恐,臣妾来……”她双手绞在一起,说起话来柔柔弱弱的,像只兔子。

  “是董将军让爱妃打探朕的心意!”刘协嘴角含笑,挥了挥手示意小兔子靠近些,“也是朕大汉的将军了,有什么事不敢当面说?”

  “不,不是的……父亲借酒浇愁,臣妾有些关心,便找亲兵问了一下,得知……”小兔子腆着脸,声若蚊吟。

  “得知董国舅挖人墙角,被人围殴,还好朕救他一命,然后小惩大诫罚他去修皇宫!”刘协接过话头,含笑看着窘迫的董贵妃。

  “哎……是这样的吗?”董贵妃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怎么和从董伯伯那儿听来的不一样。

  小兔子陷入了纠结中,双手绞着裙角,都不敢抬头!

  “朕懂国舅的意思,可是他做的事完全没有必要啊!我们是一家人,我的兵就是他的兵,这杨奉是我的人,他的兵就是我的兵,也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兵,国舅又何必去撬墙角呢?身为皇亲国戚,这本就是他最大的权利!”

  一通说教后,刘协拍了拍小兔子的酥肩,郑重地说道,“爱妃啊,董国舅实在是没做坏人和权臣的天赋。爱妃还是劝他守好本分当个好人吧!”

  “嗯!臣妾懂了!”董贵妃使劲点头,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劝父亲做个好人!

  目送董贵妃离开,刘协摇头轻叹:只能帮到这儿了,董国舅,可不要再作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