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刘协:我家系统不正经 > 第七章 议后密谈

第七章 议后密谈


  待会议结束,众人散去后,刘协立马让小黄门偷偷截下贾诩,请到临时“寝宫”商量对策。

  虽然是穿越党还有金手指,可是他自个事自个知,既没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系统,又没有统兵作战的谋略,还是得依靠队友的帮助才能成事。

  “我是认可将军所言的。可是大军缺粮少钱,本就士气低落,好不容易趁李傕、郭汜二贼大意得胜一场,实在不能再落了我军威风。”刘协一见贾诩就直奔主题,苦着脸求教,“先生既然上言,想必是已有对策?”

  不是得意忘形便好,贾诩放下心来,“董杨韩三人各有心思,又因取胜而有了轻视之心,恐不敌李傕、郭汜二贼,请陛下早做准备才是。”

  贾诩倒是说轻了,现在的护驾军岂止是“恐不敌”啊?

  白波军本是黄巾余孽,最强盛的时候有十余万人,在其首领郭太的领导下进攻太原,甚至在董卓的大将牛辅的进攻中使用游击战顽强的挺了过来,之后更是伙同南匈奴首领於夫罗寇掠河东。

  可是他们到底只是流寇,借助地利和人和打打游击还行,正面对抗西凉军就是个大写的“死”字。

  而反观西凉叛军只是损失数千人马,根本没有伤筋动骨,只需修整一下又是威名显赫的西凉铁骑。

  “请先生教我。”刘协微倾身子,放低姿态对贾诩拱手行了一礼。

  “陛下不可如此,为天子谏言本就是微臣应有之义。”贾诩避开了刘协的一礼,脸上尽是惶恐之色,可是眼中的惊讶和得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毒士”贾诩竟然失态了!

  看来此时的贾诩还是忠于汉室的,刘协脸上一喜,愈加礼贤下士起来,“先生有何良谋?”

  “李乐等人久居河东,可遣之沿黄河搜寻船只,到时候陛下只需轻骑渡河便可龙出浅滩。李傕、郭汜二贼只为陛下而来,见陛下逃脱,自然不会再穷追不舍。”

  贾诩的计谋简单直白,既然李傕、郭汜二贼的目标是天子,那就扔下公卿百官先跑,没了目标他们便不会再紧咬着护驾军不放了。

  此计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可关键是难保李傕、郭汜二贼不会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杀害被抛弃的无辜者,而且真的很丢大汉皇室的脸面。

  回想史书上记载,当献帝趁夜渡过黄河逃至安邑县后,派遣太仆韩融至弘农郡,向李傕、郭汜等求和,李傕放回了公卿百宫,也归还一些宫女家眷以及皇室的车驾器物服饰。

  也就是说这个计谋有很大可能成功而且保住大部分追随者,可以说是当前最好的计谋了。

  见刘协默然不语,贾诩也看出来了刘协的顾虑,轻笑道,“吾在西凉军中还有些薄名,到时候出面求情,定可保他们性命无忧。”

  不等刘协答话,他又继续说道:“只要陛下渡过了河,到时候凭吾三寸之舌,就算护他们东归也未尝不可。”

  老实说,刘协心动了,作为一个从微末起来的商人,他倒是不在乎什么脸面。

  可是他脑海里宫娥垂泪的脸庞还历历在目,想到西凉军的铁蹄下的亡魂,刘协实在是难过心头那一关……此关名为“底线”。

  西凉贼兵,吾必灭之。

  刘协的眼神逐渐坚定起来,铮铮有声地回绝道:“此计不妥,朕岂可把公卿百官、宫人以及家眷们的性命交给他们掌握,放在二贼的一念之仁上?而且李傕、郭汜二贼作恶多端,不死,大汉皇室颜面何存?朕乃天子,与其苟且偷生,毋宁高贵赴死!”

  贾诩虽心存大义,可本是心性薄凉之辈,一切皆从最优解出发,在他眼里只要利益足够,别说宫人、家眷和所谓的颜面了,就算是公卿百官和皇帝的性命也可舍得。

  听到刘协拒绝了他的计划,眼中尽是失望,心底认定了刘协是妇人之仁,可依旧不动声色地答道:“弘农郡东涧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沿途布下重重关卡,再使虎贲、羽林卫士与白波军团结御敌,或可一战。”

  随后贾诩掏出一副手绘地图,上面河道、险山、城池、树林一一具有,正是弘农郡东涧附近的地图。

  看上面墨迹未干,分明是才绘制不久的新地图,而且很有可能是贾诩算到了自己不会同意轻骑渡河而准备的备用计划。

  不愧是东汉最顶级的谋士,算无遗策的“毒士”,真真恐怖如斯!

  随后贾诩摊开地图,和刘协一一讲解兵力部署以及防守所需的防御器械……

  受益良多的刘协亲自送贾诩出了“寝宫”,足足送了一百多米才在贾诩的劝说下止住了脚步。

  看着贾诩离去的背影,刘协知道两人终究不是一路人,想来要不了多久他便会离自己而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刘协叹了一口气,随即转身离去,却不知贾诩正注视着他的背影叹气:“平世仁君,乱世傀儡,仁慈在如今便是最大的罪孽啊!”

  与此同时,西凉F4中的李傕、郭汜、张济三人正齐聚一堂,脸色都不好看,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冻的。

  “我大意了,竟中了刘协小儿的奸计。”李傕拍得桌子‘梆梆梆’作响,“小儿不当人子,早上还在和谈,晚上就来骗,来偷袭……”

  良久,李傕止住了骂声,把目光看向了张济,“吾等皆是董公故吏,在这危难时刻可不能窝里斗啊!”

  张济轻皱眉头,可还是点头答应,“那是自然。”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李傕脸色缓和了一些,“如今董承、杨奉等贼子劫持天子东归,吾等还需尽快救下陛下,不能使天子蒙尘。”

  郭汜、张济都没吱声,现场气氛尴尬。

  咳嗽了两声,李傕生硬地转移话题,“贼子不过是趁吾等不备偷袭才得胜一场,正面对敌,我西凉铁骑天下无敌。”

  见二人仍旧没有开口,李傕再次发话了,他的声音很是沉重,“如今吾等的皇帝陛下就要渡过黄河了,然后我们全都会成为乱臣贼子、沦为流寇,尔等甘心吗?”

  张济欲言又止,可一想到和董承起的龌龊,终究是松了口,“到时候我必当尽力。”

  “誓当于兄共进退!”郭汜丑陋的脸上挤出笑容。

  ……

  第二天太阳一出来,刘协立马让身边的小黄门通知将军公卿,准备召开一场决定生死的军事会议。

  是的,在这个历史节点,刘协还是选择了走原身的老路——沿着东涧部署重兵抵抗凶名赫赫的西凉铁骑。

  虽然知道轻骑渡河才是最优解,可是他不想当逃兵,不想把命运交给别人的手上,不想让坏人遗祸百年,他要凭借穿越者和金手指的优势拼出一个璀璨未来。

  同样崎岖的道路,我定要闯出一个不一样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