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当我在规则怪谈百无禁忌 > 第51章 罪孽匕首

第51章 罪孽匕首


摆放在苏家祖墓这边的祭品可谓是不少,其中大多都是早已经冷却的冷饭素菜,纸钱香烛,水果糕点饼干,还有一些自家酿的粮酒,

在角落的位置还有几瓶ad瓶钙奶,应该是某些小孩子专门拿来孝敬先辈的。

肉类的话,几乎看不见,毕竟这玩意很快就会坏掉发臭,放在这里还容易招来肉食动物。

而且,乡村祭祖的话,一般肉类都会在祭拜后,当场分食掉,或者是带回家去吃。

此刻,祖墓面前的这些祭品水果什么的很显然是最近刚刚祭拜的,颜色还很鲜艳,看着不错,

苏铭就随手拿了些许水果糕点垫了垫肚子,还顺了瓶粮酒,准备回屋之后,拿去孝敬给“爷爷”。

之前在屋内的时候,苏铭发现角落有几个还没来得及扔掉的酒瓶,推断出“爷爷”生前只怕是喜欢喝酒。

拿着先祖祖墓这边的东西去孝敬自家“爷爷”,他也是孝顺的不要不要的了。

而傻狗生前作为田园犬,几乎啥玩意都吃,水果糕点什么的都能够整上几口,没啥忌口的。

“等找个机会,带你去打猎,好好的狗天天吃素那就废了,还是得吃肉!”

看着傻狗一口一个小苹果,一口一个桃子,连果核都不带吐的,苏铭也是嘴角有些抽搐,

这货跟他一样,属大胃王的,而且还荤素不忌,

啥玩意都可以往嘴里塞,也都不挑!

还会自己插吸管,嘬ad钙奶。

就跟成了精一样。

当然,苏铭也不是白拿东西,作为守墓人,一些本职工作还是要做的。

例如,这片区域的一些新生杂草什么的,自然也是要清扫一遍的。

而某些墓碑上一些因为时间原因导致模糊的刻字,也是需要重新雕刻一下。

也许是这项工作的难度不小,之前的爷爷一直没有去做。

然而,对于苏铭而言,却是不算难。

只见,苏铭直接取出了“罪孽匕首”开始了本职工作。

“罪虐匕首”就是上一个怪谈副本从熊孩子手中抢过来的那把漆黑锯齿匕首。

这把匕首极为特殊,从到了他手中之后,给他的帮助极大,让他经历了两次人体进化,且打开了体内的枷锁束缚,肉身体魄变得越来越非人,且拥有了无穷无尽的潜力。

在他看来,这把特殊匕首远非其他的怪谈道具能够比拟的,

其拥有的成长性和潜力可是可怕的惊人。

不过,不知为何,怪谈副本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有关于这把匕首的相关简介,就像是将其“忽视”掉了一样。

这把匕首的能力也是只能够依靠苏铭的探索才能够知道。

一开始,苏铭还以为这玩意是吸收怪谈生物体内的诡异污染,进行转化,来强化他的。

可直到后来,苏铭才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貌似这玩意是吸收“猎物”身上的“罪孽”来强化的,并不是所谓的诡异污染。

这个世界上,不论是任何生物,基本上从出生之后或多或少都会带有着“罪孽”。

而罪孽匕首却是能够通过提取猎物身上的“罪孽”,转化成为进化的能量。

当然了,有人可能会疑惑,苏铭怎么会如此确定的?

那是因为他在现实世界闲的没事的时候,给自己来了一刀。

结果,却是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反倒是身体得到了细微的强化。

而后果就是体内的【兽】瞬间暴动....

要不是苏铭拼命将其压制住【兽】,并承诺不会轻易乱来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这之后,苏铭也是明白,这把罪孽匕首居然能够伤害到体内那个疯疯癫癫的家伙...

简直,就是太有趣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兽】暴怒的模样,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画面啊!

他真想给自己多来几下...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刚刚出现,就被苏铭压了下去。

他是个正常人,不应该有那种变态的想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苏铭也是对于这一把神秘的匕首更加好奇了。

貌似,这已经不是寻常的怪谈道具了吧。

而且,熊孩子弟弟是怎么拿到这玩意的?

这个问题恐怕只能够等到了以后有机会,能够回到第一个怪谈副本,才有可能知道了。

言归正传,此刻的苏铭正在一点点将一些字迹模糊的墓碑重新雕刻清晰些许。

吃了人家的东西,还顺了瓶酒,要是不干点活,那就确实有些过分了

凭借着自身恐怖的力量和控制力,还有着罪孽匕首的锋利,

苏铭雕刻的速度极快,比起机器还要稳,还要精细不少。

只是,在此期间总是会有一颗硕大的狗头一脸好奇的靠过来,想要近距离看看主人在干什么,凑凑热闹。

对此,苏铭直接来了个大逼兜,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杂草丛,示意傻狗过去解决掉,省得闲的没事总是来打扰他干活。

只是,还没等消停一会,傻狗的狗头又凑过来了,嘴里还叼着根“辣条”,发出“呜呜呜”的身影,脸上满是谄媚。

赫然是条五颜六色的蛇。

这颜色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某种毒性猛烈的毒蛇。

不过,看蛇不动的模样,应该是挂掉了。

苏铭一愣,回头看了看身后消失的杂草丛,又看了看眼前一脸期待看着他的傻狗,瞬间明白了它的意思,面色微动,停下了动作,拍了拍它的狗头。

“你自己吃,我不喜欢这玩意。”

闻听此言,傻狗脸上有些失望,可还是听话的走到一边开始啃起“辣条”,

本来在草丛捕抓到“肉条”后,还想跟主人分享下的,只可惜主人不喜欢,那就只能够它独自享受了。

这条毒蛇体型不小,体内蕴含的毒素只怕也是不弱,要是换成正常的大黄狗吃了只怕是可以等死了。

可傻狗本质上是怪谈生物,这点毒素对它而言,就跟玩似的,还没它体内的诡异污染厉害。

吃完“辣条”的傻狗就蹲在苏铭不远处,打着哈欠,趴在地上,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工作的主人,也没有四处乱跑,而是默默的等待着。

作为一条傻狗,它的眼中只有那道雕刻着墓碑的熟悉身影,容不下其他。

在简单的修刻了几座墓碑后,苏铭看着其余数量不少的墓碑,目测了一下。

以他的近乎非人的速度和体力,要是真的要干的话,最多几个小时就能够解决好。

只是,他的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不远处趴在地上,呆呆看着他,没有四处乱跑的傻狗。

也许是感觉到了主人的目光,傻狗与之对视了几秒后,默默的移开了目光,

直到苏铭举起匕首想要继续雕刻,它又重新转过头来,呆呆的看着主人。

算了,等下次吧。

收起匕首,站起身来的苏铭陡然看到一道黄色的闪电向着他冲来,绕着他转圈圈,发出兴奋的呜鸣,不由得笑骂出声:“这么快就耐不住寂寞了?”

傻狗的脸上依旧还是那副傻乎乎的模样,憨厚老实,不断蹭着他的裤脚,跟在他的身边,尾巴都舞出了残影,跟个螺旋桨一样。

在一座座墓碑的注视下,一人一狗就这样,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拎着油灯,嬉闹着,向着下一个区域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