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的江湖不太平 > 第六十四章 天演珠

第六十四章 天演珠


石拳刚想拦下一时冲动的沈十三,可看着沈十三红着眼眶一脸急切的模样,石拳又有些于心不忍,能交到沈十三这样的朋友,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了。

“小子,收起你的佩剑吧,就你那一点修为,连我的袖子都碰不到。”书肆老者轻笑道,他也想看看这个少年能为朋友做到什么地步。

听完书肆老者的话,沈十三非但没有收起佩剑,反而是横剑于身前,扭头看了一眼毫发无伤的石拳,他才放下心来。

“石兄,你比我晚出来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这老头没有给你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若是他的要求难为你了,我大可陪石兄与他拼个鱼死网破!大不了让师父师兄们给我俩报仇,风清前辈给我说了,我师父可是很厉害的!”

看着沈十三都有拼命的打算了,石拳才开口说道:“沈老弟,把剑放下吧,前辈并没有刁难我,还为我指点了迷津,而且我还拜前辈为师了!”

“什么?你拜这老头为师?”沈十三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这老头不就下棋厉害一点吗?他还能教你什么?”

听到沈十三的质疑,书肆老者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呵呵地吹嘘了起来,“老朽能教他的东西多了去了,术算权谋,万物之本,老朽可是无所不会,无所不能啊!”

这时,石拳也是附到沈十三耳边耳语道:“他自称是‘术圣’诡古先生,而且拜他为师还抵了我输给他的那个赌约,我觉得不亏!”

沈十三还是有些不相信,轻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他是真的,那什么诡古先生我倒是也听说过,但是书上也没写他长什么样子啊,万一他是骗你的呢?”

石拳也不能完全确认书肆老者的真实身份,不过看他在小天地之中展示的术法,看起来也是个有些本事的人,况且他好像还对自己的出身了如指掌,这些东西就连沈十三都不知道呢。

“就算他不是真的诡古先生,看他的架势也是个高人,况且他还能教给你那本书里的妖族文字,怎么算我们都是不亏的。”石拳继续解释道。

这两个少年的对话当然逃不过书肆老者的探查,看到自己刚收的徒弟还在揣摩自己的身份,他也只是呵呵一笑,随即伸手一探,虚空之中随手抓握,一颗古扑的珠子就出现在了书肆老者手中。

书肆老者顺手将那颗珠子丢给石拳,笑道:“这颗珠子跟随为师多年,也算是我的一个本命物了,今日为师把他赠予你,就当做你小子的拜师礼了。”

沈十三瞟了眼那颗珠子,却也看不出什么奇特的地方,扁圆形的珠子中间还有一个孔,看样式竟然跟从算盘上扣出的一颗算珠差不多。

而石拳接过那颗珠子细细打量了一番,却是大惊失色,但是对书肆老者的身份再也没了怀疑,连忙推辞道:“师父,此物太过贵重,徒儿万万不能收下!”

看到石拳不愿接受,书肆老者则是一脸坚决地斥责道:“给你的你就收下,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为师如今身上也只有这件东西能拿得出手了,这你都不要是打为师的脸不是?”

可沈十三还是看不出那颗珠子的门道,十分疑惑地问道:“这颗珠子有那么神奇吗?”

面对沈十三的再三质疑,书肆老者呵呵一笑,对着石拳吩咐道:“徒儿,将你的武夫真气注入到这算珠之中,让这小子见识一下!”

石拳也是心有好奇,于是尝试着催动武夫真气与这算珠产生反应,果不其然,一道光芒闪过,一道道虚影从算珠之中投射而出,形成了一副壮阔的画卷,完全就是一个浓缩的天地。

虚影以石拳为中心,上有日月轮转,星宿变化,下有山岳潜移,江河流汇,仿佛整个天下都在石拳的掌握之中!

但是,几息之后,虚影就消散在天地之中,石拳也是气息起伏,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仿佛跟人大战一场一般。

稳住气息之后,石拳收起算珠抱拳一拜,沉声说道:“弟子谢过师父!”

书肆老者看到石拳一次就能成功召唤出虚影,虽然只有几息时间,但是也能证明石拳于这算珠契合度已经极高了,毕竟是他自己炼化的本命物,那颗算珠什么品秩他还是知道的。

沈十三还是心怀疑惑,一个看起来还算神奇的算珠看起来应该是个法宝,回头轻声问道:“这珠子什么来历?是个宝贝不?”

石拳看向仍抱有疑惑的沈十三,眼中的惊喜却再也压抑不住,笑着解释道:“书中有野史记载,诡古先生有一颗自修炼伊始就炼化的算珠,名为‘天演珠’,传说中诡古先生利用这颗算珠经天纬地,推演世事,而术家的大部分学问也能从这颗算珠演化出的虚像中推其根本。”

“方才这几息,只是支撑最为基本的天演虚像就将我的武夫真气消耗殆尽了,但是其中的玄妙我暂时也未能理解,不过我能确定,这就是书上所说的‘天演珠’。”

听完石拳的解释,沈十三这才不再对书肆老者的身份产生怀疑但还是关心地问道:“你真的准备拜诡古先生为师,拜师学艺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石拳只是轻轻一笑,眼神却十分坚定,“对!方才那几息之中,我好像看到了未来的变化。我敢保证,术家的学问能助我一臂之力实现目标。再说了,拜师礼我都行过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时,书肆老者也笑着插话道:“后悔?大可不必。我能保证在将来一定会为今日所做的决定感到欣慰的,再说了,我诡古一生就你一个弟子,术家的种种学问还不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原来石拳早就已经行过拜师礼了,那自己刚才这一出岂不是闹了个大笑话,沈十三这才悻悻然地收起佩剑,抱拳尴尬地说道:“诡古前辈,是晚辈失礼了,还请前辈见谅!”

书肆老者摆摆手说道:“你也是为我徒弟着想,哪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都是自家人。”

“你不是想看懂那本《万妖录》吗?我这就教你学习其中的妖族文字。”

说着,书肆老者来到沈十三跟前,两指相并,指尖亮起点点光芒。

“内敛心神,屏吸闭目,脑袋肯定有点疼,坚持一下!”

沈十三也跟随着书肆老者的指引入定下来,额头处传来手指的触感,一阵阵冰凉的感觉从书肆老者指尖传来,像是在传递着什么东西。

突然,沈十三脑袋猛一吃痛,像是一根针扎入到脑海之中,但是痛感只是一瞬,还在沈十三的忍受范围之内。

而沈十三也惊奇地发现,自己脑海之中出现了一本形似《万妖录》的古扑书籍,像是一颗种子扎根其中。

“好了,睁开眼睛吧,关于妖族文字的内容我已经放在你的脑海里了,你要是有心掌握,随时可以闭目学习,至于那本《万妖录》带来的因果,就看你的演化了。”

沈十三睁开眼睛,抱拳拜谢道:“晚辈沈十三谢前辈指导!既然前辈说过这《万妖录》也是一份责任,晚辈一定会用心学习,好好守住这份责任的!”

看着沈十三一脸认真的模样,书肆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记住,这《万妖录》也是你的一份机缘,若是你潜心研究其中玄妙,带给你的收获一定不小!”

沈十三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机缘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越大的机缘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风险,或许这本古书也会成为自己的麻烦也不一定,一切都看自己的选择和造化了。

而后,书肆老者又看向了石拳,拍拍石拳的肩膀笑道:“今日你我已是师徒,作为我诡古的弟子你可要好好修炼啊。”

“虽然你并不是修士,但是你体内的那道金色的武夫真气可不一般,也能助你研习咱们术家的学问了,至少每月催动这‘天演珠’一次,至于你何时能完全掌握它,就看你的努力了。”

石拳恭敬地抱拳拜谢道:“谨遵师父教诲!弟子定会勤加努力!”

书肆老者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愧是我诡古看中的弟子,看着就是讨人喜欢。

经历了书肆老者的这一变故,沈十三二人赶路的计划也被打破了,日渐西斜二人还没能走出小路,落日的余晖洒在了小路上老少三人的肩头,显得十分耀眼。

一番唏嘘后,书肆老者笑道:“好了,你们现在所看到的不过是老朽的阳神身外身,我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两人赶路了。”

随后,书肆老者对石拳叮嘱道:“你世俗中的那些麻烦要是到了自己不能解决的地步,我自会现身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催动‘天演珠’呼唤为师,你师父我随叫随到!”

话音刚落,不等石拳推辞,书肆老者的身影就已经消散了,根本察觉不到他的踪迹。

石拳轻轻握住手心的那颗算珠,感觉这几个时辰过得像做梦一样,但是却又给他一种十分踏实的感觉,自己也算是有门有派的人了。

沈十三刚想闭目研究一些脑海中的又一本古书,石拳的深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打断了沈十三的思考。

“此地不宜久留,我方才在推演中感觉到了前面村子中有变故发生,我们需尽快过去探查一番!”

于是,两个少年几个纵跃之间再次消失在了小路尽头,向着前方的村落赶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