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的江湖不太平 > 第十二章 潜入地牢

第十二章 潜入地牢


本就被打昏过去的徐山突然被一巴掌惊醒过来,脸上火辣辣地疼,耳边传来石拳的吆喝:“该醒醒了,天都黑了,你睡在这我俩都给你守半天了。”

到头来还要感谢你俩不是?徐山在心底嘀咕着,却敢怒不敢言,抬头像个狗腿子一样地笑着:“两位少侠是不是要我带路啊,小人乐意效劳,乐意效劳!”

“那小女孩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沈十三问道。

“一般带回来的人都关押在地牢里,二哥说小女孩是个重要的筹码,需要严加看管,她暂时应该没有危险。”徐山认认真真地回答道。

确认小女孩短时间内没有危险之后,沈十三二人也放宽了心,能按着白天商量好的对策行事了。

然后,石拳便给徐山松绑,还不忘威胁道:“自己吃过什么东西没忘记吧,等会老实听我们的,不然明天你得不到解药有你好受的。”

“好的,好的,都听两位少侠安排。”毕竟命在别人手里,徐山也不得不妥协。

“过来,把我俩绑上,然后带我们去你说的那个地牢。”沈十三命令道。

徐山也一头雾水,这是闹哪出啊?难道这两个毛头小子在这浓雾里熏一天被熏傻了?

“想啥呢?当然也不是让你把我们绑过去就不管了,等到子时你再把我们放出来,我们就把解药给你。”石拳踢了徐山一脚提醒道。

徐山听了石拳的计划,慌忙跪倒在地求饶道:“要是让我那几个兄弟知道我出卖他们,放你们进去,就算明天我不死,他们也会把我扒皮抽筋的。”

“这个你放心,在我们的计划里你是不会暴露的。”沈十三一本正经地承诺道。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配合我们,我们也可以不给你解药,那明天估计整个这迷魂凼都能听到你骨肉分离的惨叫声。”石拳坏笑着指了指徐山肚子,示意徐山吃下的毒果。

徐山忍不住想象了一下自己明天痛苦的场景,心里一颤,身为鬼修他当然知道骨肉分离的滋味不好受,今天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碰上这两个心狠手辣的小兔崽子。

思想斗争了一番之后,徐山咬咬牙站了起来,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就听这两小子一回?

“你们的计划当真不会暴露我?”徐山又不放心地问道。

石拳看这徐山还不放心,说道“我们两个向来以诚待人,我们相当于做一场买卖,你来帮我们来换自己的命,怎么想都是赚的,既然是做生意,那就肯定选择双方都有利的结果啊,你说是不是啊,沈老弟?”

“嗯嗯,以诚待人,以诚待人!我们不会坑你的!”沈十三附和道。

徐山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个理,决绝地答应了配合沈十三二人的计划。

——————————

迷魂凼鬼修老巢原来只是个黑黝黝的山洞,旁边插了几根火把照明,晃晃悠悠的火光把山洞衬得更阴森了。

徐山蒙着面拉着一老一少两人缓缓地向山洞里走来,两人前面一年轻男子披头散发身着青衫大吼大叫,后面矮一点的老者更是凄惨,身上的衣服连一个好地方都没有,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

“你要带我们去哪?我给你说,你要是让我活着出去,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年轻男子吼道。

徐山象征性地踢了年轻男子一脚,威胁道:“给我闭嘴,再叫我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年轻男子听完害怕得不行,不敢再大声吼叫了,又转身埋怨身后老者:“让你好好保护我你非不听,这下好了,都被抓了,要是我能活着出去非让我父亲辞退你不可。”

那老者无奈地叹了口气,声音沙哑地说道:“可是是少爷你我们才闯进这迷魂凼的,就算老爷怪罪下来,老朽我也无可奈何啊。”

这时,山洞里一个浓眉大眼的魁梧汉子,走出来嚷嚷道:“大晚上的鬼嚎个什么,又是少爷又是老爷的,再吵把你们全杀了。”

徐山看清来人,对着来人招呼道:“三哥,你怎么还没休息啊?这对主仆刚刚偷偷溜进迷魂凼,我看着年轻人像个有钱的主就把他们活捉了起来。”

“这不一问,原来是太华城一豪绅家的少爷,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嗯,不错不错,少爷是吧,说不定能换个不少钱,就把他们关到地牢里吧。”魁梧汉子笑道。

“不过,老四你这声音怎么不对劲啊?是不是受伤了?”魁梧汉子这一问,徐山心里一惊,难道要败露了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言语了。

这时,他身后的高大少年大笑着说:“哈哈,他当然受伤了,都被揍成猪头脸了,不信你把他面巾摘摘下来看看。我这贴身护卫可是武道三境的剑道大师,差点就把他打趴下了,不过他阴了我们一手,不然我们也不会落到你们手里。”

徐山听到这里,心里也有了谱,摘下面巾露出了鼻青脸肿的脸,对着魁梧汉子苦着脸道:“三哥你也知道啊,我正面打斗并不占优,为了活捉这两人,我可受了不少苦,等到把他们给那豪绅换来了钱财,可要多给我分一些啊。”

“好了好了,多给你分一些便是,不过这豪绅家的少爷是不是个傻子?什么都往外面说。”魁梧汉子打量着主仆二人说道。

“还真别说,这男子起初非要拉着老者进谷,等到老者跟我打起来的时候又躲了起来。老者让他先跑,他非说要看我被揍,这不打完这老者,三下五除二便把这小兔崽子收拾了,不是傻子是什么?”徐山顺着石拳的说法继续扯着,还顺便骂了石拳几句,心里一阵暗爽。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假扮年轻男子的石拳一边大吼大叫,一边对着徐山拳打脚踢,不过被绳子绑着,根本碰不到徐山。

魁梧汉子一脸茫然,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把这个傻子还有他的护卫都关起来吧,记住把这个傻子的嘴塞上,二哥还在里面忙事情,别吵到二哥了。”魁梧汉子挥挥手,放徐山三人进了山洞。

可就在三人还没走几步的时候,后面魁梧汉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且慢!老四你在干什么?”

徐山心里又一惊,哪里又出问题了吗?一时间也不敢回头了。

“把那老者背上的剑取下来,关进牢房怎么能带武器呢!”说着,魁梧汉子两步走到了沈十三身后,一把就把剑夺了过去,“这宝剑我就替你保管了,给你留着也没什么用。你往牢房里关人记得跟二哥说一声,别让二哥像之前一样直接给弄死了。”

取完宝剑,魁梧汉子就又转身悠哉悠哉地走进了旁边的山洞里。

徐山虚惊一场,道了声,“三哥慢走!”就拉着沈十三二人继续往山洞里面走去,沈十三被夺了剑却一点也不慌,给石拳递了一个眼神,表示无关大碍。

这迷魂凼里的山洞七拐八拐,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走到了最深处的地牢之中。

还没到地牢,就有一个小女孩抽泣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沈十三二人信心大定,看来小女孩并无生命危险,接下来就要看两人的手段了。

徐山带着两人进入地牢,迎头碰到了一个长髯汉子,正是徐山口中的二哥。

于是,徐山便把刚才的说辞一股脑又说了一遍,长髯汉子瞥了沈十三二人一眼,也看不出什么蹊跷。

“把他们就关在那个小女孩旁边吧,那小女孩哭哭啼啼的说是怕黑,让这个傻子还有这老头陪着他也好。省的到时候哭坏了大哥找我麻烦。”说完,长髯汉子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徐山瞅着终于没人了,颤颤巍巍地把沈十三二人关到了牢房里,又投给两人询问的眼神。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记得子时来取解药,过时不候。”石拳对着徐山说道。

徐山像是听到了圣旨一般,急忙离开了牢房,像是终于解脱了一样。不过沈十三看他一步一晃的步伐,知道他心里并不轻松。

那小女孩本来待在昏暗的牢房里,本就害怕,又被那个带自己来这的长胡子怪叔叔盯着,更是紧张了。

这一进一出,长胡子怪叔叔走了,来了一个哥哥和一个老爷爷,看着不像坏人,小女孩的心情也舒缓了几分,慢慢地停止了哭泣。

“小姑娘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的。”隔壁老爷爷探着头用沙哑的声音小声说道。

“把面皮摘下来吧,别吓到人家小女孩。”石拳拍了沈十三一下,提醒道。

沈十三听着周围没了动静,就和石拳一起摘下了面皮,露出了真容。

小女孩看着沈十三手往脸上一抹,就从老爷爷变成了一个小哥哥,这难道是变戏法的吗?心情也好转了起来。

沈十三透过牢房昏暗的火光打量一下小女孩,一身粉裙,上面绣有许多鱼鸟的花纹,一看就不是普通衣物,胖嘟嘟的小脸蛋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如此可爱的模样被关在牢房里,让人看了都觉得可怜。

沈十三又用自己的声音轻声安慰小女孩:“小姑娘别怕,我们是好人,白天见你被抓来救你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