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恶毒炮灰是万人迷[快穿] > 第74章 血族亲王的小甜点(15)

第74章 血族亲王的小甜点(15)


飘荡着优雅华尔兹乐曲的宴厅内不知何时变得一片寂静。

水晶吊灯缓缓恢复光亮, 明亮刺眼的光线洒向洁净平整的大理石地板,长桌两旁恭敬站立着两队守卫,面无表情、冷酷肃杀。

气氛格外紧绷。

上首王座外的金色纱幔被挽起。

两位交叠双腿、雍容优雅的亲王大人正端坐其间, 垂眸看着大厅。

他们眸色幽深, 气场强大,笔挺的亲王制服佩有金色勋章,锃亮的黑色军靴包裹着修长劲瘦的小腿, 神情漠然的仿佛在看一场上不得台面的闹剧。

厅内被两队守卫围在中央的三个血族强撑气势站的笔直,最前方的血族伯爵率先开口:“路易大人、查尔斯大人, 首先,我并没有破坏这场宴会的意思。”

居高临下看着他的两个男人眸色冷淡,不置一词。

“只是那个血仆实在不知尊卑,竟然敢公然挑衅血族的权威——我认为,我们一定要给他点教训尝尝!”他继续道。

正站在他身后的两个血族伯爵面面相觑,硬着头皮不敢说话,额间瞬间渗出汗水。

……卡尔真是老糊涂了,竟然敢在这二位面前如此放肆,他是真的不怕死了!

卡尔不怕死他们可害怕。

不动声色的远离仍在叫嚣着要讨一个说法的卡尔,两位伯爵互视一眼, 小心道:“抱歉,路易大人, 查尔斯大人,今晚宴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们两个会一同承担……还愿没有扰了您的兴致。”

纱幔下,坐在左首王座上的男人撩起眼皮,幽黑沉冷的凤眸不轻不重的扫过他们二人,嗓音低沉,平静的问:“你们做了什么。”

两位本就满头大汗的伯爵脸色更加苍白, 连忙解释:“我们……我们没做什么,只是想认识一下那个血仆,并没有别的意思。”

右首之上的查尔斯冷嗤一声,语气淡淡:“我之前说过了,今晚的晚宴只是晚宴。”

他的性格是与路易截然不同的冷漠阴郁。

血族内有共识,路易大人可能还会因为心情不错漫不经心的饶人一命,查尔斯大人但凡开了口,便是一锤定音,再不会给人开口解释的机会。

两位伯爵心头一寒,不明白不过宴会上的一点小摩擦,为什么能让惹得两位大人都如此厌烦。

他们慌乱的找着借口:“是、是,没错,我们知道……但是是那个血仆先勾引我们的,他主动让我吸血,我们实在没办法拒绝……”

懒得在宴厅里浪费时间,查尔斯抬了下手。

两边守卫立刻一人提着一个唇边尚有血迹的血族,面无表情的扔到大厅中央的空地上。

周围霎时陷入一片寂静。

静的呼吸可闻。

幸存的血族们谨慎的看着跪了一地男爵、子爵,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汗。

——这是今晚所有诱哄人类吸血的违规血族们。

没有人再敢说话。

就连先前还在要求惩处那血仆的卡尔伯爵也惶恐无措的跪了下来。

所有人都紧张的低着头,竖起耳朵听上首两人的动静。

终于,两人起了身。

军靴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脚步声。

庞大的阴影直直压下,森冷如夜间捕食的巨兽。

他们站在高台上,审视着厅内跪成乌压压一片的血族们,良久才开口道:“莱恩,全部带下去。”

角落中的管家恭敬应声:“是。”

他不知为何满头大汗,脸色比底下的血族们还要苍白,抖着腿上了台阶,声音细若蚊蝇,颤抖着和面色逐渐不耐的两位亲王说了些什么。

下一瞬,尚还正常的少数血族只觉浑身一冷。

他们硬着头皮抬了下头,看见王座之上的两位亲王面无表情的看向管家,本就黑沉幽邃的凤眸此刻恍若风雨欲来,再看不见一点光亮。

周身更是裹挟着危险可怖的骇人气势,哑着嗓子,一字一顿沉沉道:“——去找。”

……

“轰隆——!”

天边爆发一阵巨响,雨势骤然转急。

昏暗难辨的沉沉夜色中,许临的脸色极其难看。

雨水顺着发丝滑下,时玉睁大了眼,后背贴着冰冷的墙面,强忍寒意道:“……许临,你说什么?”

许临眼球干涩,闭了闭眼,“……我问你,你有没有被血族侵/犯?”

时玉呼吸一窒,想说些什么,却在青年难掩痛苦的眼神中默默咽回,冷风吹过,黏在身上的衬衫顿时寒如冰块,他小声道:“对不起,我……”

“够了,”粗暴地打断他的话,许临颤抖的伸手帮他扣上衣服,宽大的手掌紧紧拽着他的手腕,带着他头也不回的走进大雨中,“出去再说。”

心头顿时一松,时玉跟上他的步子,“我们现在去哪?”

“一个安全的地方。”

时玉冻得哆嗦,跟着他走进通往马场的幽黑树林。

他很不安,出声提醒:“我觉得这里可能不太安全。”

下雨天可不兴站树下啊。

握着手腕的手掌一紧,许临冷冷回头瞪他:“这座宅子比闪电危险多了。”

时玉识趣闭嘴,老老实实当个安静的小尾巴。

树林覆盖面积很大,连接了整个庄园,可以直接从山头通往山尾,泥路崎岖不平,时玉远远的看见另一条平整光滑的小道,刻意压在心底的记忆幽幽浮起。

……顾易。

为什么要骗他?

还有查理,两个亲王换了身份接近他,图什么?

图他身上的血液吗?

难不成他的血液特别好喝?有什么大补的功效?

时玉心头发寒,想到昨晚被两个男人抱在怀里安抚的场景,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又慌乱又愤怒,一个可怕的想法再次从心底升起。

两个血族,委曲求全的装成马夫和男仆,怎么可能不别有用心。

他想起刚穿来那天在走廊上听到的那声“父亲”。

……太荒唐了。

这位父子争着抢着上他的床是要干什么?

传闻两个亲王之间早就生了裂隙,现在是把他当成什么新的战利品了?

还是说看他被耍的团团转很好玩,很有成就感?

脑袋乱嗡嗡想了很多,时玉猛地止住步子。

克制不住心底想杀人的欲/望。

——烦死了,刚才怎么就没多扇几巴掌!

许临被他扯得一怔,回头看他:“怎么了?”

时玉还没说话,他便皱着眉道:“走不动了?我背你。”

他说着就蹲下了身,时玉立刻摇头:“我没事,还能走。”

许临:“别撑着,快点上来。”

时玉犹豫两秒,正准备爬上他的后背,忽然又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列队!分开找!”

树林内到处是遮天蔽日的高大树木,枝桠交错,阻挡了大部分风雨,泥土路上水坑深浅不一,一脚踏下去便是一声水响。

凛冽寒风掺杂着细雨从耳边吹过,时玉脸色煞白,怎么也没想到庄园内的人来得这么快。

下一秒他便被勾住膝盖直接背起,黄豆大小的雨滴砰砰打在身上,许临背着他猛地拔腿就跑。

他体力惊人的不错,背着一个拖油瓶速度竟也丝毫不慢,飞快地带着时玉冲向密林深处,时玉抬手帮他挡雨,昏暗黑沉的树林中一时间只能听到男人急促的呼吸声,和身后越靠越近的脚步。

终于,在左绕右绕许久之后,许临在一棵大树前停下,喘着气对他说了句“抱紧”后,敏捷迅速的爬上了这足有五人环抱粗的大树。

大树枝干粗壮,密密麻麻的树叶一层又一层的遮住两人的身影,时玉被他放到紧挨树干的枝杈上,白着脸低头瞥了眼树干距地面的距离。

……差不多十几米之高。

他头晕目眩,死死抱紧树干,一瞬间动也不敢动。

许临正在调整呼吸,回头一看他这幅模样愣了下,安抚性的拍拍他的后背。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短短瞬息,一队全副武装的守卫便猛地闯入视线。

足有数十人之多,谨慎的左右观察,行动利索的跟在一条黑色狼犬身后。

时玉眼神一凝,……威廉?

男爵大人没有再穿那身西装,油光水亮的皮毛被雨水打湿,飞快穿梭于林中,动作矫健,四肢有力。

经过这棵大树时,时玉发现它不动声色的抬了下头,和躲藏在重重枝桠后的他对视一眼后,这才停也不停的加速离开,使得身后一众守卫根本无法细探。

他顿时湿了眼眶,心里酸酸涩涩。

……威廉大人永远这么偏心他的小男仆。

许临却在一旁忽然开口:“不对劲。”

时玉擦掉眼泪:“嗯?”

青年面色紧绷:“逃走两个血仆而已,刚刚那队守卫我观察过,是负责亲王安危的守卫,不可能离开他们身边。”

“你的意思是……?”

许临眼神沉了下来:“那两个亲王可能也来了,不行,咱们得换条道走。”

时玉抓紧了身下的枝桠,忍住心头莫名的不安,他点头,“好,那我们……”

许临干脆利落的就要跳下树干,不知哪来的直觉,时玉猛地抓住他的手腕,急促道:“等一下——”

青年疑惑的抬头看他,跳下的姿势一僵,下一刻,一阵整齐有序的脚步声忽然自密林深处传来。

许临登时翻身跃起,藏好身体皱眉朝下看去。

风声赫赫,漫天冰冷细密的雨滴。

乌云在天边缓慢铺展翻滚,隐隐能看见另一片越发黑沉的云层。

“轰——!”

雷声骤响,游蛇般的闪电刹那间劈开天地,洒下一片惨白的光亮。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传入耳畔。

时玉死死捏着手边的树枝,看着夜色中逐渐显露出面庞的两道身影。

那是两个男人,穿着熨帖考究的亲王制服。

身形高大挺拔,锃亮军靴踏过水坑,发出“嗒”“嗒”的清脆声响。

他们在树下站定,抬起头。

月光被交叉的树桠切割成片,流水般从他们眉眼间掠过,唯能看见两双幽暗深沉的凤眸,如即将被暴风雨撕裂的漆黑夜空。

“时玉。”

低沉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男人仰头,隔着重重枝叶与他对视,“——下来。”

时玉手脚发软。

另一道视线自男人身边传来,同样沉默的深深凝视着他。

像被两头冰冷凶猛的巨兽盯住。

两个男人周身环绕着暴怒可怖的戾气,却在他面前伪装的温和且平静,再次轻哄般低低的对他道:“时玉,听话。”

“轰——!”

耳边顿时炸开一声几乎要劈开天地的惊雷。

暗夜中全副武装的守卫们将大树团团围住,身形几乎隐匿入漆黑的夜色。

时玉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小幅度的发抖。

手腕忽的被另一只冰冷的大手拽住,紧接着,他听见了许临格外冷静的声音。

“别下去,”他说,“别跟他们走。”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还有一章

晚上见宝子们

昨天十点那章发了,大家别忘了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