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恶毒炮灰是万人迷[快穿] > 第62章 血族亲王的小甜点(3)

第62章 血族亲王的小甜点(3)


时玉就这么留在了男爵大人身边。

每天的任务就是陪男爵大人玩耍。

楼下他的卧室也被撤掉了, 男爵大人非常霸道,在他想要回卧室休息时缠着他的腿不放,硬是将他留了下来。

日子转眼间过去一个星期。

清晨雾气迷蒙。

窗帘紧合的卧室内, 时玉又一次从饥饿中苏醒。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打几天前开始,他的胃口就空前的好,每顿饭都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然而真的到了吃饭时又什么都吃不下, 胃里的空虚和吃饭时的厌烦感交织在一起,折磨得他总是睡不好觉。

恹恹的翻身坐起。

他垂着眼,坐在床边平复急促的心跳, 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白皙干净的手指微微蜷缩, 缴着床单,细密的汗水覆在指节之上, 像才从什么旖旎梦境中回神,浮着些浅浅的粉。

……梦里不知那是什么, 让他吃的很饱。

又甜又软,容着他吸吮啃噬。

躺在床尾的黑色大狗忽然跳下了床。

没一会儿便叼着一双拖鞋跑了回来。

狼犬祖母绿的眼睛里满是困倦, 尚未完全清醒却还是下意识的拱了拱青年露出浴袍的小腿, 那双腿雪白笔直, 腿肉匀称, 黯淡的光线里白的晃眼, 与它纯黑的皮毛成鲜明对比。

低低的“呜”了一声,它示意时玉下床记得穿鞋。

时玉心里软乎乎的,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谢谢威廉。”

高高在上的威廉大人蜷在他腿边,像个照顾不省心孩子似得老父亲,舔舔他的手腕, 顺势把拖鞋推到他脚下。

时玉刚穿好浴袍,又被它拱着腿推进了浴室洗漱。

洗完脸后,外面便响起了管家的声音。

“男爵大人,您醒了吗?”

时玉连忙过去开门:“威廉大人已经醒了。”

门外管家低着头,没有看他,示意身后的随从将推车推进屋内。

食物的香气飘在空中,外人面前格外霸气的威廉大人坐在大床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进来的几个人,摆好食物后“汪”了一声,管家立刻恭敬道:“是,我们这就下去。”

他们如同来时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时玉吃完早餐换好衣服,看着上门的随从们将又推车推走。

关上门后,他困倦的躺到床上睡回笼觉。

身体却难受的厉害,血液在体内急促流淌,如沸腾的水一般滚烫,明明刚吃完早饭,胃里却依旧空虚。

他脸颊烧的绯红,呼出的气息滚烫,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些,吹着冷风依旧觉得骨子里在渴望着什么。

狼犬担心不已,挨在他身边低低“呜”了一声。

“……没事,威廉,”抬手抱住它的脖子,青年恹恹的道:“中午和晚上你自己吃饭吧,我太困了,想睡一会儿。”

鬓角被轻轻舔了舔,纯黑狼犬没有再发出声音,蜷在他身边担忧的看着他。

时玉想再和它说两句话,困意却如潮水般蔓延,他蹙着眉,眨眼间便睡了过去。

……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时玉从燥热中醒来。

卧室内窗帘紧闭,能看见窗外模糊的月亮轮廓。

天已经黑了吗?

眼前的世界似乎蒙了一层白雾。

他渴的厉害,喉结忍不住上下吞咽。

室内有白开水,他一口气喝完,却发现身体深处依旧干涸燥热,急需补充更多的水分。

昏昏沉沉间,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空气中远远飘来甜点的香气,像栗子糕又像豆沙糕。

走廊尽头的小型餐厅内似乎备有夜间甜点。

皎洁的月光透过落地大窗洒落,他走的不稳,进了昏暗宽阔的餐厅,扶着门看见了一个背影。

那是个男人,正在低头倒水,寂静的空气中响起“汩汩”的水流声。

黑发随着动作垂落,时玉看到了他隐隐透出的脖颈。

修长苍白,青色经络蔓延其上,其间涌动着血液,那让他魂不守舍的香气从男人颈间一点点飘来。

他彻底被迷惑了心智,喉结吞咽的速度越发的快,朝男人走了过去。

……好香啊。

太香了。

陌生的脚步声传入餐厅,倒水的男人转过了身。

光线太暗了,时玉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像被操控了身体一样,竭力控制着自己吞咽口水的动作,踉跄着走到男人身前。

模糊的视线里男人安静的站着不动。

正面看去他脖颈处蜿蜒的青色经络越发迷人。

散发出的香气像世界顶级的美味。

越靠近时玉心跳的越快,他腿都软了,眼神直勾勾的,近乎野蛮的伸手扯住男人的衣袖,将男人扯下身来。

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男人很轻易的便被他压着肩膀坐在了地上。

雪肤黑发的青年眼眶含着迷茫的水汽,嘴唇嫣红,呼着灼热的气,隐隐能看见软红的舌尖,他有些得寸进尺,强硬的坐到男人怀里,低头盯着他的脖子,像个登徒子一样,吞着口水说:

“你……你好香……”

男人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偏了偏头,露出越□□亮的血管形状。

再也忍受不了这诱惑。

刚转换的小吸血鬼呜了一声,没力气的抱着男人的脖子,缓缓张开口,两个又小又尖的獠牙冒出了头,试探性的咬上男人的皮肉。

瞬间,甜美惑人的血液涌入口中。

饿了快一个星期的胃囊终于找到了心满意足的食物,他彻底昏了头,抱着男人脖子不放,埋头又舔又吸。

后背不知不觉扣上了一只手掌。

漫不经心的箍着他的腰,身下的男人垂着眼,留出能让他继续造作的空间。

……太爽了。

小吸血鬼缩在他怀里颤栗,身体浮上细密的汗水,家居服的都被汗湿,宽大领口随着动作下滑,露出了大片雪白细腻的肤肉,纤巧透白的肩背上两块蝴蝶骨凸起诱人的弧度,男人垂眼看着,眸色幽深,神情却是淡淡。

第一次吸血的小吸血鬼显然不会控制食量。

撑的肚子都鼓起来了依旧抱着他的脖子不松口,吐着舌尖软软舔着,喉咙间还溢着轻轻地呜咽。

一边吸血一边哭,受不住吸血的快/感喝两口就要停下来喘两口气,舌头已经收不回去了,黏在他脖子上,粉嫩的舌尖被血液染成深红,休息片刻继续贪婪的吞咽,眼泪啪嗒啪嗒滑下脸颊,一边颤抖一边抱紧了他,可怜巴巴的像被吸血的一方。

……

饱腹感让沉浸的小吸血鬼逐渐放缓了动作。

时玉眼神迷茫,从埋头吸血的快/感中回过些神,乖顺的坐在陌生男人怀里。

雪里透红的小脸浮着层细汗,眼睫湿淋淋的,嘴唇鲜润嫣红,上面还有层未舔完的血液,他下意识尝了尝,甜滋滋的,像蜂蜜水,两个胳膊还不知羞耻的勾在男人脖子上。

他有些晕,看不清面前男人的脸,吸血鬼的本能却让他强硬的压在这块小点心身上,迷迷糊糊的盯着他,说些笨拙的话引起注意:

“……你、你好。”

男人一顿,嗓音低冷平静:“你好。”

感觉他动了动,似乎要起身。

时玉胳膊一紧,立刻将男人牢牢压住,源于本能的下意识反应让他弓起肩膀,粘在男人身上,急促喘息着问:“……你要干嘛?”

男人不动了,嗓音有些沉:“回房睡觉。”

“睡觉?”小吸血鬼昏了头,像极了渣男还没爽够不愿意放人离开的模样,哼哼唧唧道:“这里不能睡吗?”

男人耐心地答:“我明早还有工作,要回去睡觉了。”

“不行,”仍旧勾着他的脖子一动不动,坐在男人怀里的小吸血鬼吐着热气,嫣红的唇瓣颜色浓郁,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歪了歪头,小声问他:“……你在哪片工作。”

古宅内偌大无边,除了宅邸内的佣人,外面还有无数负责其他地域的下人。

“马场。”

马场?

努力从原主的记忆里扒出有关马场的片段,马场的下人似乎是整座古宅最没有存在感的一批人,终日和两位亲王大人的马匹打交道,远离宅邸,无声无息。

眼睛倏地一亮,小吸血鬼心怀不轨,脑袋飞快运转,问他:“你缺钱吗?”

男人淡淡的应:“缺。”

难怪了,难怪会去马场当值。

动也不舍得动一下,牢牢黏在小甜点身上,时玉汗淋淋的胳膊亲密的贴着男人脖颈,凑上前蹭着男人脖颈,诱哄般道:“我有钱……有好多钱的,你给我吸血,我给你钱怎么样?”

他又露出了尖尖的獠牙,试探性的戳着男人尚未愈合的伤口。

伤口还在淌着鲜血,小吸血鬼伸出舌头舔了舔,细细软软一团,舒服的脚尖绷紧,窝在男人怀里撒娇似的威胁:“你要是不给我吸血我就告诉亲王大人,你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来这里喝水。”

箍在腰上的小臂紧了紧,男人嗓音低哑,“……你要告状?”

血族这一生都不一定能遇到一个合自己口味的人类。

字面意义上的口味。

成为吸血鬼后自动理解了自句话,时玉窝在男人怀里,哼了声,简直坏到骨子里了:“对,我要告状。但是你要是答应给我吸,那我每个月工资给你一半。”

“一半是多少?”

“两万。”

男人沉默一瞬,没有说话。

以为他要拒绝,小吸血鬼连忙抱紧他的脖子,软着嗓子哄他道:“……我又不是天天吸你的血,钱的话也可以商量的嘛。”

被他抱着的男人缓缓低下头。

呼出的鼻息冰冷寒栗,扫在脖颈上时犹如细微寒风,时玉蹙眉,细白的手指不高兴的扯住他的头发,“你干嘛?”

“太少了。”

不等他生气,男人平静的环紧了束在他腰间的胳膊,低低的说:“我们可以等价交换。”

“什么……啊……”

昏暗寂静的餐厅内,两道交缠环绕的身影再次紧密的连成一团。

他们坐在狭小偏僻的角落。

男人宽大厚重的怀抱里探出两条雪白纤细的胳膊,正紧紧揪着他的衣服,趴在他肩上的青年瞳孔涣散,面颊晕着潮红,乌黑的发羽被汗水沾湿,黏在额头上方,眼里半是茫然半是沉醉。

他轻喘着落泪,浑身都是汗水,嫣红的唇瓣张着一条小缝,柔软的舌尖清晰可见,仰头颤栗着吞咽口水,被男人扣在怀里,脖颈上还埋着一个脑袋。

清冷月光朦胧的洒在两人身上。

雪肤黑发的青年啜泣着,绷紧的指骨泛着粉,汗水自指尖滑落,悄然滴进暗色地毯。

……

男人只克制的尝了两口,便收起了獠牙,细细舔舐着嘴下这片被血液染湿的皮肤,像在安抚尚没有成年、只耽于快/感的小吸血鬼。

小吸血鬼掉着眼泪,软软的趴在他怀里,哭了好半天才发出声音,轻轻哑哑的,有些鼻音:“你……你也是吸血鬼?”

“嗯。”

他坐起身,月光从他面上一晃而过,时玉终于看清了面前男人的脸。

像油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男人的五官深刻立体,凤眸狭长幽黑,肤色虽然苍白,却给人一种大理石般冰冷漠然的气质,不显羸弱,反倒越发独特。

他幽深的眼里没什么情绪,低头淡淡与他对视,良久才在时玉不解地注视中道:“我叫顾易。”

……这年头这么帅也会缺钱吗?

时玉迟疑的点点头,揪着他胸前的衣服:“我叫时玉。”

顾易转头看了眼窗外的月色,不待他说话便平静道,“很晚了。”

“你该睡觉了。”

“——如果你还想吸血,明天晚上八点,我在马场等你。”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

玉宝:这对父子的味道该死的相似(吸错人以后jpg

关于为什么时玉相信了顾易说的来四楼喝水的话,他现在的脑子昏沉,只想填饱肚子,下章会问的

这个世界主要想写的就是身份感,想写位高权重的亲王大人反过来给我当血仆,为了让我吸血争风吃醋的剧情,很抱歉之前没说清楚,好像又引起误会了(orz

今天可能还会有一章,看能不能挤出来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