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长生路行 > 第一千三十九章 贪嗔痴三尸(填坑章)

第一千三十九章 贪嗔痴三尸(填坑章)


  见释迦将张世平送走之后,在其身边的尚付叹了一声:“老光头,徒留下前辈这道痴念又有何用?”

  “万物皆有灵,草木亦有心。这小辈虽是前辈痴念所衍化,但轮回之后便已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贫僧可下不了手,不如你来?”释迦笑道。

  “也罢,也罢。”

  随着话语落下,只见天上那尚付真身被数以万计的冤魂厉鬼所化的锁链,拖拽入灰云之中,消失无踪。

  而释迦则静坐着一动不动,过了许久,在祂身后长出了一颗金光璀璨的灵树,冠如华盖,从中点点灵光溢出。

  只不过当灵光刚碰触到释迦身上的僧衣时,祂长叹了一声,轻道:“优昙,无需再为我寻转世之身了。”

  “世尊,以你的修为若是奋力一搏,尚有一丝可能挣脱出灵寰界困束,又何必坐以待毙?数十万年的修行付之如流水,一朝成空啊,难道没有半点不甘吗?”优昙钵树那树叶簌簌,从中传来了一道语气急迫的话语。

  “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般若心自在,动静体自然。灵寰界终究走要落幕,在临行前若是没有一个大乘修士心甘情愿地舍身为之殉葬,不觉得太落寞了吗?贫僧生于此,也将葬于此,这是劫数,也是定数,你不必多言!”

  一说完,祂起身转身朝着身后那通天长河走去,身影渐虚,如入画中,不闻树泣。

  ‘夜孙’飞鸟翱翔,河水之中怪蛇潜游,河中孤舟摆渡者也活了过来,祂取下了斗笠,坐在了船舷边上,弯腰俯身,以手撩拨了下浑浊的河水。

  水波荡漾,待清净下来之后,河面上倒映着一张脸,半脸枯相如恶鬼,半脸荣相露慈悲,而在那河底之下,则堆叠了不知多少尸骸。

  释迦以手舀了一捧水,其中有些许的灰烬,朝其轻轻一吹,化作水雾,凝成了一具无面人。

  祂以指沾着留在掌心不去的灰烬,将之作墨,在这无面人上描出了五官外貌,乍看之下竟与张世平有几分相像。

  只不过刚要点出双眸的时候,天际轰然炸响,赫然间有一条连绵不绝的山脉在蒙蒙灰雾之下倒悬而出。在那最高的山巅之处,裹在一身黑袍之内的黑山,独坐于山巅。

  两位大乘尊者,一个位于高天倒悬,一个在船中正坐,虽同处于此方尚付道场之中,但却这般宛如被一面无形的镜子内外相隔。

  “你舍得出来了?”释迦轻笑了一声,指尖朝那水雾化身左眼上点去。

  “释迦,多谢了。不过现在并不是唤醒我主人的好时机。十四万年前,主人心生死志,眼下三尸未曾完全斩断,若是强行唤醒,可改不了祂的想法,只会重续前尘旧事罢了。”黑山沙哑地说道。

  “你何时取回身躯与真灵,我与尚付的时间所剩不多了。”释迦问道。

  “有烛在,可没那么容易。”黑山轻笑了一声。

  “尽快吧,与其说是祂镇压了你,还不如说是你们互为钳制。只是你就为何不能成全前辈呢?缘来缘去,强求不得!”释迦缓声说道。

  “为何不得?我主若是如诸界其他神魔一般,投入归墟,纵然灵寰界消亡,那天人五衰降临也奈何不了祂。可祂终究留了下来,以一己之力强行替灵寰界又延续了十二元会的寿元,再算上神魔时代之后的苍茫岁月,祂已经熬了太久了。如今到了事不可为之际,也宁愿舍弃自身那长生不死道果,只为了拖延灵珑、灵玄两方灵界与一千八百方下界的入灭之期。做这种事情对于我主又有什么好处,你难道不觉得此事对于一位半步真仙而言,实在太过于不公了吗?”黑山冷声说道。

  “这是前辈的意愿,只是不愿看到这种事情发生而已。”释迦问道。

  “那你可要问烛,对了,还有明玉、鲲鹏祂们的意思了。”黑山笑道。

  “前辈以半步真仙道果,挟灵寰界去填堵归墟海眼,我们自是不愿与其一同入灭。释迦,你既已经答应了烛,那就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吧。”

  这时,一个魁梧髯须大汉现身而出,站在了那通天河畔处。

  闻言,释迦轻轻地一挥手,将这具水身溃成雾气,刚欲朝空飘远。

  但下一刻,这大汉抬起手来,五指一握,将其捏在了手中,重新化作一团浑浊的水团,而后抛入河水之中。

  “幽屠,你们这样不觉得太对不住前辈了吗?”释迦叹道,身影更显落寞。

  “知道,但却为之奈何,你以为我就不觉得身心疲累吗?我等死尽也无妨,可灵寰界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地真的看着它入灭吧?”幽屠也神色徒然地坐了下来。

  “万事万物可有可无,可去可留,得之亦失之,始之亦终之。此界不应该早已入灭了吗?若非前辈以一力撑之,苦熬了十二元会,又如何有我等后来悟道者?看看那天上,你们强拘着前辈嗔念,不愿它侵蚀灵寰界,在上一元会中又强行将前辈贪念,将其培育成明心。如今又凝现了前辈痴念,难不成是真的想将前辈三尸炼成天柱,借此强定下地风水火?”释迦缓声说道。

  “也只能如此,否则又能如何?”幽屠叹道。

  “难道你们没想过,若是拖得太久,归墟海眼吞噬了灵寰界太多的力量,那只会浪费了前辈一生的心血。”释迦说道。

  “所以我们放任璇玑染指真仙之气,要是当真不可为之,届时灵珑便陪我们灵寰界一同入灭。”幽屠说道。

  “必要时,灵玄界与所有的下界也跑不掉,与其诸界被归墟海眼一个个吞噬,还不如趁着我主人还在之时去奋力一搏,或许尚有一线生机。”黑山沉声说道。

  “这就是你们的打算吗?难道没想过,为何前辈宁愿舍身而去,也没考虑过这方面吗?”释迦叹道。

  “我等明白事不可为,但也要一试,否则岂能甘心?”幽屠与黑山对视了一眼,齐声说道。

  “那随你们吧,我与尚付所能做得也只能让灵寰界的衰败缓上三分。”释迦抬头看了天上灰雾之后的那团嗔念所化的无形无状的黑气,又放眼太虚外正炼化着涅槃之火的明心,还有落在了灵玄界中的张世平。

  许久之后,祂闭目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投身通天河中。

  ……

  ……

  PS:填一下坑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