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书剑侠仇 > 第二十五章 青楼擒大员

第二十五章 青楼擒大员


见油贩子向曹咏讨救命,那曹咏似有不悦之意,并不搭话。

叶义问看出了此中端倪。

他故意问曹咏道:“看来曹大人识得这二人?”

“下……下官如何识……识得这些腌臜货?”曹咏支支吾吾的说道,将头扭了过去,故意不看那二人。

那二人闻听他如此说,便嚎道:“好你个姓曹的,若不是你说一切包在你身上,我兄弟二人岂敢将军供猛火油给你?”

“你……你等找死!本……本官何曾见过你等?又何曾说……说过这些话?”

曹咏头上已分明开始冒汗了,咆哮道:“叶大人,快……快杀了这两个腌……腌臜货!”

叶义问并不接他话茬,厉声对那两个油贩子道:“大胆!你二人难道不知诬陷朝廷命官是要杀头的吗?”

一个油贩子梗着脖子道:“啍!大不了一死!能怎地?他姓曹的既然不仁,也就别怪我兄弟二人不义了!”

“你……你想怎样?”曹咏急眼了。

他突然从椅子上跳起,夺过兵丁手中的刀就要砍这油贩子。

徐孔目眼疾手快,一把夺下刀,将他推到了一边。

那曹咏一只手指着那两个油贩子,怒目而视,嘴角抽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叶义问并不言声,只自顾自的低头饮茶,且冷眼看曹咏演戏。

那两个油贩子见曹咏下此死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来个鱼死网破。

只见一个油贩子对叶义问道:“大人,小的这里有他姓曹的亲笔写的书信一封,请大人验看!”

说着,那油贩子挺起胸膛,说道:“小人上衣口袋中有书信。”

叶义问向徐孔目一递眼色,那徐孔目即上前扯住那油贩子衣服便搜,果真搜出一封信来,呈给叶义问。

见状,曹咏吓的双腿一软,瘫坐在椅子上,用衣袖不停的擦头上的汗。

叶义问展开信一看,果然是曹咏本人落款的亲笔信。

在信中,曹咏说让两个油贩子从军供油中弄出五桶猛火油卖给齐万盛,日后若有事全由他处置云云。

看完后,叶义问向曹咏扬了扬手中的书信道:“曹大人,你还有甚话好说?”

“这……这是误会!”曹咏吓的直哆嗦。

“来人!将曹咏拿下!”叶义问厉声道。

衙役们应诺,将那曹咏摁在地上捆了起来。

曹咏见叶义问来真格的,挣扎着骂道:“姓叶的,你竟敢如此对待本官,秦太师若知道了定饶不了你!”

叶义问闻言一怔。

是啊!此人背后站着秦桧。

但随即他又想到了“大义”二字。

便对那曹咏厉声道:“大胆狂徒,你身为朝廷钦命之从三品官员,吃着朝廷俸禄却干着与逆贼勾结的勾当!连府衙也敢烧!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几句话说的叫曹咏心里“咚咚”直跳。

但随即,曹咏又梗着脖子争辩道:“姓叶的,你口口声声说我与逆贼勾结烧了衙门,有何证据?难道就凭此封书信吗?”

未及叶义问反驳,只听到有人一声:“证据在此!”

众人惊讶,回头一看,却是赵汾和解差军官等人到了。

只见几个解差抬着一个铁笼,笼中蜷缩着一个人,双手用铁索反剪着。

此人正是那号称“齐天大圣”的齐万盛。

只见他浑身是血迹,蓬头垢面,已经奄奄一息了。

那曹咏和于付潭一见齐万盛也被拘来,心里便顿时凉透了。

只因齐万盛是他们所干的这些坏事的全程参与者,他被抓,也就意味着祸事真的降临了。

再看赵汾,也已是须发凌乱,衣衫褴褛,浑身血迹,此时,他正手执宝剑,凛然立在堂中。

待解差们将铁笼放在地上,赵汾和解差军官向叶义问叩拜道:“在下赵汾等叩见大人,现将凶犯齐万盛押来,请大人审问!”

叶义问手一击桌子道:“甚好!将齐万盛弄醒,本官要问他话!”

衙役提来一桶冰凉的井水,照着齐万盛脑袋泼去。

经冰水一激,那齐万盛便醒转了过来。

他睁开两眼,朝着堂中看了看。

见曹咏和于付潭也都被捆在地上,齐万盛心中猛的一惊,心说这下全完了。

想要挣扎起身,却因身体被铁索和铁笼束缚着不能动弹,便咆哮道:“快放了爷爷!让爷爷与你等再战!”

“大胆!死到临头还敢咆哮公堂!”叶义问怒道。

闻言,那齐万盛更加放肆道:“爷爷昨夜未能将你烧死,算你姓叶的命大!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杀了我吧!此事与曹大人无干!”

“你也算条汉子,本官倒挺欣赏,只可惜你投错了胎!今你即已承认了火烧府衙之事,本官也就不动大刑,叫你少受些皮肉之苦啦!”叶义问冷冷道。

“哎!嘿!”曹咏叹了口气,用头锤着地。

他只知这齐万盛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粗人,却未想到他竟是个讲义气的,不似那两个油贩子。

几句豪言壮语虽说的大义凛然,却实实的招认了罪状。

叶义问接着又高声道:“另外,齐万盛杀害李老汉家人若干,烧死公差等若干,证据确凿,数罪并罚,依律当斩!”

最后一个“斩”字语气很重。

说完又补充道:“于付潭为官一任,祸害一方,包庇纵容齐万盛杀人抢劫,依律亦当斩!”

闻言,于付潭一下子湿了裤子,堂中顿时一股臊味。

押司将笔录供词写好,又宣读一番,然后拿下来让齐万盛和于付潭看,那齐万盛扭过头道:“杀便是!看甚?爷爷不怕!”

于付潭头伏在地上,既不出声,也不看供词。

“既不愿看,就画押吧!”押司对二人道。

“画就画,爷爷死都不怕,还怕画押?”齐万盛道。

说着,只见他身体往后一靠,将反剪的手靠到笼边,伸出一个指头,动了几下。

押司会意,将印泥往那指头上一摁,然后又将供词往那指头上摁了几下,算是画了押。

那于付潭也如法炮制,画了押。

押司又将供词交给赵汾、解差军官等人证画押。

曹咏见状,彻底失望了,头伏在地上一下一下的锤地。

待押司将供词呈上,叶义问便发下令牌,公差们领命,将齐万盛和于付谭带去羁押,等待次日午时三刻问斩。

见状,围观百姓叫好声此起彼伏。

一应事宜审理完毕,叶义问便宣布退堂,围观众人便散去了。

只因衙署被烧,叶义问无处办理公务,便暂定在他府邸中办公。

对于曹咏,则由押司起草奏状,叶义问欲亲自将他押往临安面圣,请皇上定夺。

赵汾疑惑不解,问道:“叶伯伯为何不将那曹咏也就地正法了?”

“曹咏是朝廷命官,罪过生死当由刑部裁定,本官乃是地方官,无权定夺此事!”叶义问答道。

闻言,赵汾方才恍然大悟。

叶义问回头问赵汾道:“昨夜火起之时贤侄竟不在衙署之内,我甚是不解!”

赵汾一拱手道:“容侄儿细细道来。”

于是,赵汾便将昨夜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叶义问听。

……

当时正值子时,赵汾了无睡意,便从房中出来,跃上屋顶,斜靠在屋顶上喝闷酒,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四更时分,一阵风吹过,将赵汾吹醒了。

他准备回房去睡,突然,借着月色,他看到屋顶上有几个黑影。

赵汾大喝一声道:“房顶上何人?”

那几个黑影被吓了一跳,不由分说,便过来围攻赵汾。

那四人只战了一个回合,见赵汾武艺高强,飞身便逃,赵汾当时也未多想,飞身便去追。

只是很奇怪,只要赵汾追,他们便逃,只要赵汾停,他们便也停。

目今看来,此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只因怕寡不敌众,赵汾顺道去解差军官住的那家客栈,飞身下去,叫醒了他和众解差。

解差军官便带着众解差跟赵汾一同往城外追去,直到一山林中,那四人方停下

赵汾便与那四人鏖战成一团,这才发现四人武功都甚是厉害。

其中一人使一铁棒,所用招式也甚熟悉,似曾与之交过手,只因那几人都蒙着面,却也难以辨认。

赵汾心中起疑,便想寻机摘掉他的面罩,看看他到底是何人?

于是他假意要刺那人胸部,那人便格挡,他宝剑顺势往上一挑,就将那人面罩挑落了。

借着月色,发现那不是别人,正是齐万盛。

另外三人招式也甚是奇怪,似是北派武功。

这三人与齐万盛配合的甚是不协调,漏洞百出,相互间不免就有些怨气。

赵汾便想利用这些不协调来分化他们四人,进而达到个个击毙的目的。

于是,他一边打一边故意挑拨道:“你四人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合到一起竟如四条毛虫,在下实在是不敢恭维!”

那四人闻言十分恼怒,却不言语,只是进攻更加凶狠。

赵汾边与他们周旋,边想法挑起他四人纷争。

真让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他一个翻滚,从阵中溜出,假意要败逃。

那齐万盛求胜心切,举棒便追,那另外三人也紧随其后。

岂料赵汾这是虚晃一招。

紧跟着他使一招“鸾去凤回”,前文说过,这是一招自“回马枪”中演化而来的招式。

齐万盛见状,急忙后退,身后那三人却闪避不及,与齐万盛撞在一起,四人阵脚便乱了。

赵汾趁势刺中一人,将那人从前胸到后背刺了个透心凉。

那人遂倒在地上,吐出一鲜血,他用手指着齐万盛,只骂了句:“蠢……货”,便不省人事了。

另外两人一见,怒目圆睁,瞪着齐万盛,想要动手。

齐万盛双手一摊,无奈道:“这……这与我何干?”

赵汾双手抱臂立在一旁,揶揄道:“我早就说过的,你们就是不听!”

那二人对视一下,然后道:“姓齐的,你且先闪开,等我兄弟二人收拾了这小子再与你算账!”

齐万盛闻言,索性收起铁棒,站在一旁,便似一个看热闹的。

如此这般,赵汾通过分化四人,便逐步达到了个个击毙的目的。

及至天明,他便将那二人也一一击毙,将那齐万盛打个半死,继而生擒了他。

叶义问听完,大笑道:“哈哈哈!贤侄真乃英雄出少年,着实是智勇双全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