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书剑侠仇 > 第五章 魔尼妖庵

第五章 魔尼妖庵


斧劈绝壁,刀砍深谷。

腥风漫卷,黑嶂里猿啼鬼哭。

血雨寒彻,幽谷内残蔷枯木。

芒茫然,地狱黄泉路。

森森然,鬼门阎罗府。

鹰唳惊空遏云怒。

瘴气浮升魔窟。

赭云庵。

“把这个臭小子先关起来!咳!咳!咳!”女魔头慧能挟着赵汾回到了尼姑庵,一入庵堂便把赵汾扔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对尼姑们说道。

两个身体壮硕的尼姑便拖着赵汾出去了。

女魔头身子摇晃不稳,几近跌倒。

众尼忙过来将其搀扶至椅子坐下,尽表关切之情:

“师太您先歇会儿!”

“师太您没事儿吧?”

“师太您伤哪儿啦?”

“师太您喝茶。”

慧能并不答话,只接过小尼姑奉上的茶,一饮而尽,先低头喘了一口气,又抬头看了一眼递茶的小尼姑,表情严肃,对她说道:“慧如,为师派你去严加看管那臭小子,务要留活口,切不敢有失,明白吗?”

“慧如谨遵师太嘱咐,定会严加看管,他一根毛也别想逃走!”慧如古灵精怪,巧舌如簧。

“嗯!去吧!”慧能很满意。

慧如退下。

缓了一下,她又强作厉声道:“其他人都在本庵日夜值守,内外严加防范,听到了吗?”

“谨遵师太嘱咐,我等必当严加防范。”众尼应诺道。

“都退下吧!”她受了内伤,损了元气,又一路扛着赵汾赶路,早已疲惫不堪。安排完,便向众尼摆手示意。

众尼悄然退出了庵堂,只见女魔头“哇”一声呕出一口黑血。

她斜靠在座椅上,面色煞白,额沁汗珠,气喘若游丝,双目微闭,突然从眼缝中渗出两颗泪滴。

“你竟如此狠心,为何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如此对我?难道我不如一个外人?”女魔头也有黯然神伤之时。

列位看官,你道女魔头慧能所怨之人是谁?实不相瞒,正是智贤方丈。

三十多年前,他二人曾同门学艺,互相以师兄师妹相称。

当年智贤生的英俊伟岸,且忠厚善良,又武艺高强,而慧能也颇有闭月羞花之貌,性格大胆泼辣,聪明伶俐,技艺超群,二人在一众弟子中脱颖而出,被称为“金童玉女”。

在同门学艺的时光里,慧能的少女之心便认定了智贤,并深深沦陷而无法自拔。

岂料智贤早已心有所属,对慧能始终保持着一种同门之情。

当年正值辽、金、夏三囯连年侵犯大宋国境,烽火连天,战端四起,智贤和恋人在动荡中失去了联系。

面对国恨家仇,智贤加入了“岳家军”,跟随岳飞将军征战沙场,并屡立战功。

“岳家军”所到之处智贤尽力打听恋人,却均以无果告终。

后来岳飞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而死,智贤也在这场政治旋涡中受到牵连,遭到迫害。

从此智贤便看破红尘,遁入空门。

此间慧能一直没有放弃,始终紧紧追随着智贤,却始终未能打动他,她便因爱生恨,从此性情大变,最终在赭云庵削发为尼。

当年他们的师父有一本武学秘笈,据说为传世之宝。后来,师父在临终前偷偷将其转交给了德兴寺前任方丈保管,便是《洗髓经》。

只因得到此秘笈能够修练武林中最上乘的内功,便可称霸武林,号令天下。

武林中人人都垂涎此秘笈,只是并不知其下落,而慧能却知道。

她觊觎此书已久,一直想设法得到,如今此书就在智贤手里,慧能岂能放过?

为将《洗髓经》弄到手,慧能可是煞费苦心,哄骗不成,今又来硬抢,不想却被智贤所伤。

曾经的爱恨情仇涌上心头,女魔头不禁潸然泪下。

再说赵汾。

女魔头的点穴手法高超,被点之人便会昏死两个时辰,之后才会自行醒来。

当赵汾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水……水,我要喝水!”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只知道口干舌燥!

突然 “哗”一声一瓢水劈头盖脸泼来,是一个长相姣好的女子,确切的说是个小尼姑干的,只因她身穿僧衣,头戴尼姑帽。

她恶狠狠的对赵汾吼道:“喝死你!”

赵汾被泼的直打了一个激灵,不过倒把他泼清醒了。

他看了一眼小尼姑,然后微闭双眼,不想搭理她。

他心里有点儿疑惑:为什么是尼姑?难道此处是尼姑庵?

他想起了师父和女魔头的对决,想起自己被女魔头偷袭,他便断定自己定是被女魔头掠来了。

那么,他现在有一个比喝水还重要的事情,那便是逃离魔窟。

主意一定,人便冷静了。

赵汾在思谋:要想离开,首先应确定身处何处,其次才是如何离开。

列位看官,别看赵汾一夜修得深厚内力,却是初学新就,内功只有借助一定的武功招式,才能发挥大用,否则便是胡碰瞎打。

因此,赵汾想逃脱魔窟,只能智取。

倘若凭他的内力,对付这样的一个女子,岂非如吃一碟小菜?

可他却一个侠骨柔肠的人,不想因为自己下手不知轻重而伤及无辜,何况是对如此一个弱女子。

因此,先稳住局面,然后伺机逃脱方是上策。

正想着,脸上突然如刀扎般,剧烈的生疼。

赵汾定睛一看是那个小尼姑,手里抓着一根藤条,正斜靠在墙上咧嘴向他冷笑。

不用猜,刚才那一下定是小尼姑拿藤条抽的。

赵汾挨了这一打,有点儿恼了,便要翻身站起,却发现自己被捆死在一根柱子上,一条腿也巨痛难忍,仔细一看,腿上竟然还有个伤口,正汩汩冒血。

“真是个女魔头,连一个小尼姑都这么凶狠!”赵汾心说。

一股怒火便直冲顶门。

只因这怒火刺激,突然激发了赵汾的真力。下丹田一股热气瞬间经由任督二脉,直达上丹田,然后又回流至中丹田,一股气团在体内爆发,经由身体向外迸出。

只听“砰”一声,捆在赵汾身上的绳子碎成了无数段,向四周辐射飞出,所碰之物无不毁损,所到之处无不破裂。

小尼姑“啊”一声摔倒在地,手捂着脸。尼姑帽和藤条掉在了地上。

半晌,方抬起光头,只见她的额上多了一道伤口,是飞出的断绳划的,正往外流血,花容顿毁。

四目相对,一双眼里满是惊愕,一双眼里满是愤怒。

赵汾竟动了恻隐之心,向前半步做出搀扶状,却不想小尼姑一个翻滚,掣剑挥来,若不是赵汾闪避迅速,差点儿就中了一剑。

“好你个臭小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姑奶奶废了你!”小尼姑左手捏诀,右手横握长剑边刺厉声道。

赵汾又是一闪,躲过了。

“呵呵!”赵汾戏谑道:“你的头好光啊!”

小尼姑一听此言,突然停下来,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头,才发现没戴帽子,听到赵汾如此戏谑,脸竟唰一下红了,忙用剑尖挑起尼姑帽,戴在头上。

小尼姑恼羞成怒,便又一剑挥来。

却是虚晃一剑,并不真刺。只因女魔头慧能有言在先:要留活口。

赵汾觉察到了这一点,只是不明就里。

他拿眼偷扫了一下这个屋子,发现小尼姑身后便是屋门,屋子当中摆着一张木桌和几只板凳。

赵汾向前踏出一步,靠近了桌子,两手抱肩,试探着问道:“那个女魔头是谁?她在哪里?你去让她过来,我要问问她,捆我来此到底所为何事?”

小尼姑见赵汾向前一步,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只因她却才已见识过他的本事,嘴上却不饶人,道:“不要过来,臭小子,闭上你的狗嘴,再敢侮辱我家师太,我便剁了你。”

小尼姑的话让赵汾明白,原来女魔头是个老尼姑,是这小尼姑的师父,而自己所在之处必是一个尼姑庵无疑了。

“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儿东西来吃。”赵汾索性坐在板凳上,拿手敲着桌子道。

小尼姑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却又无可奈何,便对门外喊道:“慧芬、慧芳,去给这臭小子拿点儿吃的来!”

连喊三遍,却不见答应,小尼姑便骂道:“两个死蹄子,就知道猪睡!”

边骂边往门口退去,面对着赵汾,右手执剑,左手背过去划开了门闩,拉开了一扇门。

正要往门外看时,只见一只手伸进门来,点在了她的穴道上,她便昏倒在了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