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 > 第九百五十二章 仙人掌都是扎嘴的。

第九百五十二章 仙人掌都是扎嘴的。


“问题,什么问题?”
明远启动着汽车,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oppa,你是不是……”金多贤的目光停留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犹豫了一下,最后才下定决心说道:“知道什么了。”
女孩儿的话的内容听起来好像是在询问,可是语气中笃定的意味同样很明显。
豆腐冰雪聪明,即便是一开始的时候想不通,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明远的有些行为越来越没办法解释,除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一直隐藏起来的那件事。
前后一联系,事情就很好理解了。
把所有的不可能都排除出去,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唯一的答案。
男人还打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多贤,你都把我说糊涂了。”
“oppa,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金多贤的态度很坚决,甚至就连眼神都不再逃避了,直直地看着身侧驾驶位上的明远。
“呼……”明远长舒了一口气,开车的速度也放缓了下来:“多贤,我确实知道了。”
这块豆腐聪明,可是男人也不傻,能让金多贤态度如此郑重地问出来,除了那件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再怎么润物细无声,也差不多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
说破无毒。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金多贤在大脑里回忆过很多次,回忆她和明远在一起时候的点点滴滴,试图寻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可是都没有什么结果。
这个家伙好像从头到尾对自己都很好。
哦,或许有那么一段明远尴尬地讨好自己的时光,不过都已经过去了。
明远愣了一下:“大概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吧。”
他还是去年在录制偶像运动会中秋特辑的时候知道自己睡了这块豆腐的事情,当时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没想到一眨眼竟然过去了这么久。
两个人现在甚至都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论这件事了。
时间果然能改变很多东西。
“一年?”
金多贤愕然。
她没想到竟然已经这么久了。
“嗯,一年。”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豆腐咬着嘴唇,还是想打听清楚到底是谁出卖了自己,她本来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呢。
明远短暂迟疑了一下。
他渣归渣,可是该有的原则和底线还是有的,人家孙彩瑛又没做错什么,自己要是把小老虎出卖了,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金多贤其实隐隐能猜到答案:“是听Mina欧尼说的吧。”
“不是。”
“不是?”
这件事在twice里面只有名井南才知道原委,其他人包括凑崎纱夏在内都完全不清楚,怎么会跑出来第二个嫌疑人呢,除非……
啊,是彩瑛!
米彩的关系众所周知,能让名井南没有办法保守秘密的就只有孙彩瑛了,毕竟女孩不会对自己的枕边人防备心太重。
对,一定是彩瑛,就是这样子的。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明远瞥见金多贤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心里知道这块豆腐一定猜出了是谁泄露的秘密。
孙彩瑛:好好好,多贤欧尼真聪明。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两个人提起这件事,首先聊了半天的竟然是谁泄密的,并没有直奔主题的想法。
金多贤点了点头:“我不会和彩瑛说是你透露的。”
好嘛,男人只能在心底默默为孙彩瑛祈祷了,但愿这块豆腐回去之后不会找小老虎算账吧。
别看金多贤平时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好欺负,就连平井桃都能蹂躏她,可是她一旦认真起来还是很可怕的,老实人最危险。
整个twice里面,最腹黑的三个人就是平时安安静静的名井南、金多贤和周子瑜。
“多贤,其实我……”
“oppa,那一晚的事情,我没有怪你。”金多贤突然开口打断了男人的话:“所以,你也不用为了那件事对我有什么愧疚感。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豆腐的语气听起来很洒脱,不过……明远却能听出女孩儿话语中的犹疑。
“多贤,你觉得咱们俩之间的关系就只有误解和愧疚吗?”明远开口反问道。
他大概能猜到金多贤为什么会这样说,无非就是“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女孩儿并不希望因为那一晚上的误会把两个人捆绑在一起。
恐怕,金多贤更不希望,明远是因为所谓的愧疚才对自己好。
那样的话,女孩儿会不开心的。
“oppa,我……”
金多贤一下子还有些错乱。
她觉得今天是自己来找这个摊牌的,怎么明远还一下子变被动为主动了呢。
男人拍着胸脯,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明白,因为一些特殊情况,你对我没什么信心,可是我虽然在感情问题上有些瑕疵,但是人品绝对是说得过去的。”
对于一个老渣男来说,化被动为主动属于基本技能。

金多贤一时间有些糊涂,这个话题什么时候还和人品两个字扯上关系了。
“oppa,我不是那个意思。”豆腐想解释一下。
“多贤,从我当经纪人开始,咱们俩认识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明远颇有几分得理不饶人的架势:“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
金多贤点了点头。
无论她对这个家伙的感情问题有多少微词,可是明远绝对不是那种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渣男。
要是换了别人,知道自己误打误撞睡了一个女爱豆,要么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要么马上就死缠烂打地贴上来,争取能睡更多次,像明远这种知情之后什么都不说,既没有过分地接近也没有过分地疏远,反而一直默默陪在她的身边。
比如在接触演戏资源这方面,女孩儿什么时候需要,明远就什么时候在。
豆腐的待遇即便是比起裴珠泫也不遑多让了。
白菜:我以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只有SANAxi呢。
男人最后给出了结论:“所以,多贤,我睡了你这件事和咱们俩之间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关系。”
“呀!”事情虽然已经发生了,但是金多贤听到“睡了”之类的字眼还是会有些脸红,这家伙当时哪有什么意识,怎么好意思是说他睡了自己。
不要脸。
“那你睡了我,这总行了吧?”
“oppa,你要是再说睡字,我马上就下车。”
金多贤不得不开口威胁了一下明远,省得这货越说越离谱,俩人这么久了一共才有那么稀里糊涂的一次,睡来睡去像什么话。
“好好好,我的意思是,那件事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影响。”男人最后下了定论。
“……”
豆腐不知道是该夸还是该骂,这个话怎么听起来就那么别扭呢。
“多贤,你想说什么?”
“你都把话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金多贤手拄着车窗,偏着头望向窗外:“你觉得没影响就好,省得麻烦了。”
女孩儿心里还有些不舒服。
自己就说了一句,这家伙叭叭叭地说了一大堆,让他说吧。
我说不让你有愧疚感,那是客套话!
当真的混蛋!
“麻烦什么?”
金多贤努力压着语气说道:“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的麻烦。”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这块豆腐一直奉行着“智者不入爱河”的信条,还说了什么不要有愧疚感之类的话,最后生气的人却还是她。
明远则是暗暗观察着金多贤的反应,看到女孩儿的反应之后,就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一半。
不在乎你的人是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的,看来自己这大半年以来的辛苦付出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对付金多贤这种类型的女人还是水磨工夫比较好用。
仙人掌扎根河边,架不住河流开始泛滥了。
“我没觉得麻烦,现在不是挺好的么?”明远继续明知故问。
“我不需要你对我那么好。”
金多贤的话怎么听都带着一股赌气的味道。
“可是……多贤,我对你好就会很开心啊。”男人知道线不能放得太长,万一真把金多贤给惹生气就不好圆回来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觉得很轻松、很自在、很有意思。”
这确实是实话。
明远和金多贤在很多话题上都有共同点,尤其是在工作上。
在男人的女朋友们当中,凑崎纱夏有事业心,但是仅限于艺人方面,很少关注明远的工作,周子瑜万事不理,只想好好谈恋爱,裴珠泫更像传统的韩国女人,比较奉行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则。
至于米彩,人家两个人都不一定理明远呢,整天腻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韩素希更简单。
所以,金多贤占据的生态位确实还挺重要的,这块豆腐跟在明远的身边不只是充当免费劳动力那么简单,她确实很努力地在汲取知识,丰富大脑,时不时还能提出一些令人眼前一亮的建议。
要不是金多贤确实没有时间,男人都想让她进筹备中的新女团制作组了,一线爱豆的实践经验还是很重要的。
哪有人天生就是管理者的,都需要培养。
金多贤扭头望向窗外:“那你还是不开心好了。”
“多贤,其实……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说吧。”
“不行,我得先停车。”明远感觉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分神开车:“多贤,你那一天晚上为什么……让我胡来?”
要知道,男人当时虽然喝得烂醉,但是金多贤可是清醒的。
豆腐如果不乐意,她只要随便喊一声,外面的名井南就可以进去帮忙。
嗯……至于会不会变成两个人都送菜就不好说了。
“我也傻了,行不行?”金多贤低着头。
“多贤,看着我。”
明远抓住这块豆腐白皙的小手,让女孩儿没有办法回避自己的目光。

“oppa,这样没有意义的,我今天想和你把这件事情聊清楚,就是不想继续不明不白下去,有些东西是不属于我的。”金多贤抿着嘴唇,认真地说道。
智者就是这样活着的,清醒而痛苦。
“为什么没有意义?”
“……”
金多贤只能沉默。
明远非常不同意女孩儿的这种看法:“多贤,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有意义啊,生活不就是由这样一个个碎片组成的么?”
“可是碎片始终都是碎片啊,没有办法成为一个整体。”
“在你眼前的我难道不是一个整体吗?”
“oppa!”
“多贤,我只想问你一下,你真的觉得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没有意义吗?”
男人盯着金多贤的眼睛,似乎试图从中发现些什么。
人活着,很多时候是不需要又那么多理智的。
“我……”
明远和金多贤四目相对,然后,男人猛地吻了上去。
豆腐双手用力地扑打着这个突然开始发神经的家伙,只不过两个人的力量差距很大,女孩儿的一切努力都显得那么徒劳无功。
不过,金多贤显然不是那么柔弱的人。
“嘶……”明远突然感觉自己的嘴唇被狠狠咬了一下,金多贤下嘴还真是挺重的,他甚至都能感觉到一丝血腥味儿了。
男人也有一股子狠劲,甭管亲的感觉怎么样,反正就是打死不松嘴。
有能耐你就咬死我,过了这村没这店儿了。
怂,是没有办法泡妞的。
金多贤慢慢就停止了挣扎的动作,捶打明远的力度也一点一点变小了。
两个人别扭地吻在一起,没有多么唯美,只有血和泪掺杂在一起的狼狈,恰似他们的开始。
豆腐哭了。
良久,唇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上的起伏很大,金多贤的肩膀还微微有些颤抖,珍珠般的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打湿了车垫,也打湿了明远的心。
渣男嘴上说着不会伤害任何人,可是似乎所有人都因为他哭过。
唉,自己确实太混蛋了点。
“你为什么要进JYP当经纪人啊,好好开你的公司不好么!”金多贤接过明远递过去的纸巾,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
女孩儿并不想让自己这么狼狈,可是情绪一上来根本就忍不住。
谁让这个家伙突然吻上来了!
“多贤,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有一个妹妹了,她在JYP,我是跟着她一起去的。”
男人现在提起这件事还有些唏嘘,没想到那时候黄礼志给自己找的工作,竟然会对他的生活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改变,顺便还影响了JYP两代女团。
可能,还不止两代。
“那你为什么还要招惹我!”
“喜欢你呗,你要是不这么优秀,我肯定也不会有想法。”明远的歪理永远都是一套一套的:“多贤,你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他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别扭,这块豆腐刚才咬那一下确实不轻。
“疼不疼?”
“疼。”
“仙人掌都扎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