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真君请息怒 > 第六十五章 太阴尸凶狂,校尉战意强

第六十五章 太阴尸凶狂,校尉战意强


  僵尸!

  王玄眼神凝重,握紧了银枪。

  阿福也伏低身子,獠牙狰狞发出低吼。

  僵尸这种东西实在太常见,凡人胸中一口“殃气”不散,死后必然起尸袭人,是最低级的行尸。在《大燕搜山图》中,记载的尸属邪祟,至少有上百种。

  而太阴门的僵尸,当然不同。

  太阴炼身术他最清楚不过,借地阴月华洗练,所以死后更容易化作僵尸,也更难对付。

  “侯师叔,太过分了吧!”

  郭鹿泉忍不住了,阴着脸一脚踹门而出,沉声道:“你们可是答应了,只能派弟子出马,谁不知道你太阴门老僵尸都是门中前辈,借定魂针保持清醒,只要打掉定魂针……”

  “闭嘴!”

  夜空中一声怒喝响起,随即剑光落下。

  郭鹿泉头皮发麻,一个驴打滚狼狈躲过,胸口片片纸人翻飞,拖着他飞速后退。

  再看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道八米长的剑痕撕裂街道,嗤嗤冒着诡异白烟。

  张横、杜家兄妹也从客栈中飞身而出,锵锵拔出兵器,和郭鹿泉站在一起望向夜空。

  好在第二道剑光还未落下,远处就响起一个冷漠声音,“侯老九,你再耍横,太阴门的弟子今晚一个都别活!”

  “哼,柳瞎子,有种你杀个试试…”

  话说的狠,但夜空中却再无动静。

  狗日的老不死…

  郭鹿泉撇了撇嘴,对着王玄一个眼色。

  王玄心领神会,拱了拱手。

  他知道,太阴门明显是借题发挥公报私仇,郭鹿泉则出言提醒,双方都未继续纠缠,显然已各退一步,算是达成默契。

  这一战,再难也得打!

  呼——!

  三具老僵尸裹着冰冷尸气瞬间扑来。

  不同于普通百姓起尸或野外老坟中的破烂货色,这些僵尸长袍华贵,发髻整齐,若不是铁青肤色和尖锐獠牙,几乎与活人无二。

  更重要的是,他们会飞!

  或许这些太阴门人生前未达到五气朝元之境,但体内积攒的地阴月华之力,却能让他们死后迅速成为飞僵。

  好的一点是,这些老僵尸虽说能飞,但却有迹可循,而且速度比刚才戏彩门的跳蚤慢了许多。

  王玄拧腰旋身,避过两爪后枪出如龙,枪尖裹着太阴玄煞寒炁,直奔一尊僵尸额头。

  锵!

  如击铁石,火光四溅。

  枪尖仅仅刺破皮肤,就被额骨挡下。

  王玄心中一沉,先是拧腰横枪,拦下另两只僵尸利爪,随后借力身形翻滚,跳出包围圈。

  野外四海客栈时,他也曾与邪修操控的一具太阴门老僵尸对招,当时只觉蛮力凶悍,却没想到身躯如此之硬。

  远处,郭鹿泉眼睛一动,对着旁边张横大声说道:“啧啧,这太阴门老僵尸可非同一般啊!”

  张横也瞪大眼睛吼道:“郭老,怎么说?”

  郭鹿泉给了个赞赏的眼神,中气十足摇头晃脑道:“这些老家伙,生前无不是易筋易骨易髓练到极致,死后又有地炁月华淬炼,坚如金铁,宛若法器。”

  张横掐着腰继续吼:“郭老,该怎么破?”

  郭鹿泉揪了揪胡子,“难难难,要么先破其尸气,要么先找到命门,那镇魂钉…”

  “哼!”

  太阴门弟子侯啸云一声冷哼从黑暗中走出,“淫鹿,你什么时候成了评门的人,出言提醒又如何,没看到我师叔懒得理你么?”

  郭鹿泉一惊,眼睛微眯道:“你们已经补了缺陷?”

  侯啸云哼了一声不再搭理。

  郭鹿泉忽然想到什么,扭头细看,随后沉声道:“太阴门以前虽说功法残缺,但还坚守正道,弟子们也有傲气,除去那些贪生怕死之辈,死后都会请人火葬。”

  “这些人分明死后没多久,却全部化作僵尸……你们太阴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侯啸云捏了捏拳没有说话,脸色变得铁青。

  ……

  锵锵锵!

  王玄连续挡下利爪,不停后退。

  虽说处于下风,但他却心中不慌,战意勃发还未启动,双臂还在不停蓄势,同时观察弱点。

  刚才郭鹿泉的话他已听到。

  《大燕搜山图》中记载,要破僵尸阴炁,必须以至阳之物应对,前世民间传说的鸡冠血、黑狗血只是讹传,反倒会令其凶性大发,还不如用火。

  可惜,自己太阴玄煞属阴,除非以力强压,否则难以攻破。

  镇魂钉……

  王玄瞄了一眼,郭老头说得那东西应该在头顶,只是被发髻遮挡,难以看清。

  想到这儿,他浑身煞炁猛然爆发。

  寒风呼啸,冰雪飘飞,距离最近的一尊僵尸瞬间被冻住,身躯表面全是厚厚白霜坚冰。

  王玄知道困不住多久,枪尖顺势横扫。

  哗啦啦…

  出乎意料的是,僵尸头上发髻竟然是假的,裹着坚冰掉落在地,光头被一层青铜包裹,刻满了诡异符文,似乎有凄厉尖叫声传来。

  这是什么东西?

  王玄一惊却来不及细看,飞速后退。

  只见另两尊僵尸飞身而来,獠牙恶口张开,惨白尸气喷涌而出,青石地面轰隆隆炸裂。

  还有这招?

  王玄躲闪不及被轰飞出去,空中一个鹞子翻身站定,银枪一横,眼中冰冷杀机四溢。

  这尸气中竟裹着不少铁针,他虽有太阴玄煞护身,也被刺出一个个细小伤口,鲜血瞬间渗出。

  与此同时,被冻结的僵尸也震碎坚冰脱困而出,三头僵尸同时张开獠牙大口猛然一吸。

  呼~

  阴风呼啸,王玄只觉浑身血气震动,连忙运转煞轮,伤口瞬间内敛封闭,但体表的血液却化作血雾飘飞而出。

  吼!

  被血腥味刺激,三尊僵尸全都狂性大发,仰天怒吼,眼中哪还有半丝清明,和那些普通僵尸没什么两样。

  嗖嗖嗖!

  三道黑影迅速袭来。

  王玄也发了狠,战意勃发使出,两股煞炁同时作用,银枪宛如游龙绕身,寒冰四溅,针锋相对。

  咚咚咚,伴着一声声巨响,僵尸被击飞出去,但随即就如野兽般再次扑上,毫不停歇。

  “汪汪!”

  阿福也陷入狂暴,在外围飞速游走,然而任凭利爪獠牙锋利,也只是将僵尸外袍撕碎,反倒差点被抓住。

  黑夜中,柳金刀冷漠声音中带着讥讽:“侯老九,这便是你们太阴门的新手段么,原先半人半鬼,现在干脆不做人了?”

  太阴门长老先是沉默,随即冷哼道:“我太阴门的事,轮不到你来多嘴!”

  柳金刀声音更加冷漠,“你太阴门…出了什么事?”

  然而,对面只是沉默。

  下方街道,战斗越发激烈。

  四道身影左右穿梭,惨白尸气将地面轰的支离破碎,不时有僵尸被击飞出去,撞塌周围客栈墙壁后,又猛然扑上。

  周围不少人看得心惊,若是他们上去,恐怕挨不了几下就会亡命,这小校尉不是才凝聚尸狗煞轮么,怎么如此凶悍?

  “阿福,躲开!”

  见阿福差点被利爪击中,王玄一声怒吼,蓄势一击轰然而出。

  噗嗤!

  银枪穿透了一尊僵尸胸口。

  王玄煞炁爆发,顺着枪尖喷涌而出,将其冻成了冰疙瘩,随即咬牙一抖银枪。

  轰!

  僵尸四分五裂。

  然而,烂银枪也随之折弯。

  “不好!”

  郭鹿泉面色一变,失声惊呼。

  烂银枪是王玄家传煞器,虽说材质不凡,而且还细心保养,但历经数百年大小战斗,内里早已伤痕累累。

  他记得王玄说过,要在上元赏宝会弄些材料,重新打造修补,谁能想到竟在这时候损毁。

  其他两尊僵尸可不会等人,趁机同时扑到王玄身上,前后夹击,獠牙大嘴猛然张开,咬向脖子。

  轰!

  太阴玄煞再次爆发,这次更加猛烈,将王玄和两尊僵尸同时冻成巨大冰雕,街道上瞬间安静下来。

  郭鹿泉再也按捺不住,冲出来对着夜空道:“侯老杂毛,快住手,我们认…”

  “急什么?”

  柳金刀一声冷哼从黑暗中走出,惨白眼睛盯着街道,针尖般的瞳孔中绿火幽幽,“这小子不简单,煞炁有些古怪。”

  郭鹿泉连忙扭头,只见街道上的冰雕开始变暗,一股磅礴气机升起,渐渐压制住了两尊僵尸的凶厉尸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