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真君请息怒 > 第五十七章 离别江湖路,惊闻大清洗

第五十七章 离别江湖路,惊闻大清洗


  清晨微风中,柴火噼里啪啦。

  四海客栈已化作废墟,旁边一具具尸体分门别类,浓烟伴着尸臭味冲天而起,上空寒鸦盘旋。

  在这个世界,清理战场是种潜规则,尤其是在这官道之上,谁也不想来年多一个鬼巢盘踞。

  “上有九天,下有九幽,天地茫茫,苦多乐少,魄兮散于天,魂兮归于地…”郭老头摇着铃铛,声音沧桑高远。

  阴门传承源于各种丧葬习俗,朝廷公门中的“殃师”大多是阴门中人,郭老头自然也精于此道。

  金家班数人垂首而立,额头白带飘飞。

  壮汉春生眼中迷茫:“师傅,我们该怎么办?”

  “还用说,自然是报仇雪恨!”一旁武旦狠声道。

  班子里最热心的刘大娘死了,刚学艺不久的虎子也死了,被活生生剖腹挖心,惨叫声似乎还回荡在耳边,令她痛彻心扉。

  金百川脸色苍白,扭头看了看身后弟子。

  有人一脸愤恨,有人失魂落魄,更多人则对着他暗中摇头,眼中恐惧仍未散去。

  半晌,金百川苍然一叹,“江湖中虽说有仇必报,但并非所有怨恨都能洗刷,跟着为师报不了仇,你走吧。”

  武旦眼中纠结,“师傅,那你…”

  金百川颤声笑道:“为师虽说没能耐,但护着其他人讨口饭吃还是没问题,春妮,学艺十年,你出师了!”

  武旦狠狠咬着嘴唇,跪下砰砰几个响头,起身后扭头一看,向着王玄方向阔步而去。

  壮汉春生看着武旦春妮的背影满是担忧,张了张嘴,也不多说话,跪下几个响头后追了上去。

  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一名弟子担忧道:“师傅,春生哥和春妮姐是班里的台柱子,他们走了…”

  金百川摇头微笑:“聚散离别,各人有各人的道,秋生,以后金家班能不能吃上饭,就看你了。”

  “啊…是,师傅。”

  ……

  “王大人,真的死了么?”

  孟雄追在王玄身边,再三确认。

  王玄点头道:“死了,我亲眼看到辰家兄弟提着赵管事的头,孟大人,你想想该怎么交差吧。”

  “死得好啊…”

  孟雄松了口气,看了看周围,低声苦笑道:“王大人有所不知,那日狮子楼赌斗后,赵管事便从府城而来找到了老孟,说军府即将改制,到时萧家二房会派众子弟加入历练。”

  “实话说,都是那些大人物的算计,老孟我才不想掺和,但又得罪不起,一路上没少受气,将来怕是还要被架空。”

  “哼,死了也罢,到时老子直接请辞,回乡做个富家翁…”

  话说得豪气,但王玄一个字都不信。

  权财自古难分,孟雄依靠权利攒下身家,校尉之职虽小,但没了这身皮挡着,不知会引来多少豺狼恶狗。

  果然,孟雄见王玄面色冷漠,便眼睛一转讨好道:“听说王大人与萧家三公子关系不错……”

  王玄淡然摇头,“王某不认识什么三公子。”

  孟雄脸色微僵,尴尬一笑拱手道:“既如此,老孟先行告辞,王大人,咱们府城再会。”

  说罢,转头的同时眼神冰冷,迅速离去。

  望着那远去的身影,王玄知道自己得罪了小人,不过却毫不在意。

  他两世为人,许多东西已看透。

  羡慕、妒忌、好意…任何东西都能成为怨恨借口,人生在世如独行旷野,多的是小人莹莹鬼火,恶人豺狼挡道,心中有刀,他已无所畏惧。

  萧家三公子…王玄心中忽有了悟。

  太阴门虽说落魄,但也不好惹。

  自己拍卖《太阴炼形图》,怕是无意中承了人情,而且还引起了别人误会。

  看来世家已经行动,这军府改制到底会发生什么?

  就在他低头沉思时,脚步声响起。

  王玄抬头一看,只见金家班一男一女齐齐走来抱拳道:“王大人,我二人想要加入镇邪府军,还望收留。”

  王玄眉头微皱,已知缘由,“想报仇?你们身手不错,自己去便是,何须加入府军?”

  女子惨声笑道:“小门小派,势孤力单。”

  “大人莫怪,山阴时我等已打听过,大人麾下军士皆与血衣盗有仇,且血衣盗声势已显,如今出现在并州,将来必有一战。”

  “哦,到是有点见识。”

  王玄这才发现,这女子正是那晚狮子楼花枪武旦,化妆时姿容艳丽,卸妆后只是五官端正而已。

  “你俩叫什么名字?”

  “在下杜春生,这是俺妹子杜春妮。”

  王玄微微点头,望向远处群山。

  “想跟就跟着吧,府城之行后,若我还是府军校尉,再加入不迟…”

  …………

  并州多山,唯有南部平原广袤。

  这里既有自天都龙首山汇聚而来的运河滋养,亦有官道下接怀州,左连秦州,右靠鄚州,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康元城就坐落在运河边上,这座古城数千年来历经无数战火,经过数次重建,商贸越发繁荣,形成了千户百坊的棋盘状格局。

  刚入正月,河道冰冻解封,来自大燕各地的船只便往来穿梭,码头上更是人潮汹涌。

  通往北城的笔直官道上,车马同样一眼望不到头。

  王玄一行人也在其中。

  那晚一战后,他们为防意外,清理尸体后就迅速结伴离开,同行的不仅有金家班,还有四海客栈掌柜,此刻正在道别。

  那边,杜家兄妹看着金家班一行人向码头而去。

  府城康元百艺荟萃,凭金家班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立足,于是干脆乘船往怀州重新开始。

  而这边,四海客栈掌柜则郑重拱手道:“血衣盗突袭之事,背后图谋不小,在下要立刻向总堂汇报,王校尉救命之恩,来日必有厚报。”

  说着,看了看四周,低声道:“王校尉,军府改制之事,恐会引发整个大燕格局巨变,这次述职,会有一场大清洗,王校尉需早做准备。”

  “大清洗?!”

  王玄悚然一惊,刚要细问,却见这老掌柜拱了拱手,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张横一声冷哼,“这老家伙不老实,说要报恩,却话说一半遮遮掩掩,连自己名字都不提。”

  这四海门客栈掌柜一路上只说自己姓元,剩下的闭口不提,在队伍中跟个隐身人一样,看得张横十分不爽。

  “你这憨货懂什么……”

  郭鹿泉眯了眯眼睛,“四海门分堂松散,总堂神秘,规矩森严,此人怕是总堂的探子,大人,看来大清洗之事不假。”

  “不急…”

  王玄面色冰冷,“先入城,找赵都尉打听一下。”

  “对对对…”

  张横在旁点头道:“赵都尉与我家大人祖上世交,怕个鸟的大清洗!”

  说罢,一行人跟随人流进入康元城。

  此时康元城中正在为上元灯会准备,各坊市街道都有工匠搭建巨大灯台,许多江湖艺人更是提前进入暖场,耍猴的、表演幻术的…眼花缭乱,街上人流拥挤,喧嚣不断。

  他们都曾在府城待过,也无心看热闹,匆匆来到北城赵都尉府上,然而眼前所见,却令众人心惊。

  赵都尉家中府门紧闭,贴着大大的封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