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真君请息怒 > 第五十五章 人丹邪术诡,群魔势猖狂

第五十五章 人丹邪术诡,群魔势猖狂


  兵法云:围地则谋,死地则战。

  眼下这情形,敌众我寡,敌强我弱,敌气势正盛而我方如聚沙成塔,稍受冲击就会一溃而散,到时必死伤惨重。

  可称“围地”,亦可称“死地”。

  王玄乃是故意激怒对方,争取阵前单挑机会,减少己方劣势,只有压过对方一头,身后散兵游勇才有死战决心。

  想到这儿,王玄眼神更加冷漠,“你便是什么人屠子?一幅痴傻模样,空有虚名,不过如此。”

  果然,人屠子巨汉顿时两眼赤红:“兔崽子找死,都闪开,让我活吞了这小白脸!”

  说罢,沉重身形在地上咚咚连踏两步,便猛然跃起,锯齿大刀泛着血腥雾气,带着凶厉气势直劈而下。

  “来得好!”

  王玄不退反进,浑身寒炁炸裂,烂银枪出如龙,裹挟着风雪阴雾,向上呼啸而出。

  铛!

  一声巨响,冰屑四溅。

  烂银枪终究占了长度便宜,人屠子横刀一挡,顿时脸色微变,只觉一股巨力伴着阴寒煞炁而来,被硬生生从空中拦下。

  兵家修士煞炁炼身,为的是将自己炼成百战神兵,本就体魄强悍,王玄修成太阴玄煞锻体术,力量速度更是如凶兽一般。

  人屠子虽体型壮硕,但力量却不占优势。

  王玄得势不饶人,两臂如熊罴,烂银枪一抖,便是雨瀑般的枪影喷洒而出,寒风呼啸,冰雪旋转。

  铛铛铛铛!

  一连串巨响伴着火花。

  人屠子凶名显赫,但也一时被压制住,手忙脚乱挥刀抵挡,沉重身形不断后退。

  “好枪法!”

  “打死那妖人!”

  身后大厅内众人顿时气势高昂。

  然而,王玄心中却是微沉。

  他用了心战之术,本想先打乱对方节奏,随后一鼓作气斩杀,没了首领,剩下再多人也不足为惧。

  然而这人屠子不愧是久负盛名的凶徒,力量速度与自己相差无几,刀上血炁也甚是污秽诡异,看来不仅修了人丹邪术,还有炼形炼神术,已炼精化炁。

  不对啊…

  照郭老头所说,这家伙只是个流亡江湖的悍匪,从哪里得来的真传?

  虽疑点重重,眼下却来不及细想。

  只见人屠子被打得连番后退,虽将王玄枪尖尽数挡住,但被太阴玄煞侵袭,上身及大刀上寒冰咔嚓嚓凝结,更是气得吱哇乱叫,肚子猛然臌胀。

  不好!

  王玄猛然一惊,扭腰枪身回旋,嘭得一声插在地上。

  太阴玄煞爆发,地上积雪土块迅速被寒冰凝成一块,王玄枪身微抖,五米见方的冰雪地皮轰然而起。

  与此同时,人屠子肚皮上的利齿大嘴张开,喷涌出大片绿色粘液,空气中顿时一股酸臭。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

  酸液被冰雪地板尽数挡住,发出吱吱的声音,浓烟四起,整片土石地板竟迅速消融。

  王玄心中一凛,想起郭老头对于人丹邪术的描述。

  外丹术,实则为夺天机之法。

  夺草木矿石灵性为草丹,夺妖物灵性为妖丹,甚至还有夺地脉灵炁的地丹、鬼魅魂魄的鬼丹,炼丹之法千奇百怪。

  为何有人丹之术?皆因人体五脏对应五炁,魂魄形体阴阳相合,因此有邪修炼人为丹,迅速增加修为。

  但同类相食天道不容,丹毒反噬也是迅猛,疯癫,不语,发脱口烂,犹如行尸走肉,眼前那些血衣盗便是如此。

  然而只要挨过丹毒,不仅炼炁迅速,人体也会生出种种异象,这人屠子应该是肠胃发生异变,生出异术。

  眼前一幕,令所有人骇然。

  人屠子喷出胃酸后,也算得了喘息之机,脸色越发狰狞,鼻孔喷着粗气,眼神却冷静下来,死死盯着王玄,似乎在寻找破绽。

  呼~

  忽然间,阴风伴着尸气从远处而来。

  只见两名面色苍白如鬼、身披黑袍的年轻人两脚如风,腾身而起,似乌鸦般落入场中。

  又是两名炼精化炁高手!

  然而更恐怖的是,伴着阴风尸气,一个凶厉身影出现在他们身旁,一身华贵黑袍破破烂烂,披头散发,肤色铁青,口角獠牙狰狞,手爪指甲尖锐细长。

  太阴门的僵尸…

  王玄心中顿时有所猜测。

  只见人屠子狰狞一笑,“辰家兄弟,就是这小白脸破了你们的阴兵法坛,手底下也硬的很。”

  其中一名黑袍年轻人面色阴冷地看了一眼王玄,又望向地下被困的女邪修,冷哼道:“别浪费时间,拿东西要紧!”

  说罢,抬头望向大厅:“萧家的赵管事何在,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此离开,否则一个都别想活!”

  大厅之中,所有人都望向了白袍中年男子。

  他们没想到,血衣盗是为此人而来。

  还有,这家伙竟是萧家的人。

  赵管事也是一脸愕然,“你们要什么东西?”

  黑袍年轻人眼神冰冷,“山阴城南山矿挖出个古物,被校尉孟雄送了礼,那东西不是你能染指,快交出来!”

  这下连王玄也有些诧异。

  什么东西,能令血衣盗大张旗鼓袭击四海客栈,而且看样子,就连那赵管事也不知自己得了何物。

  而且,这血衣盗的消息未免太过灵通了吧…

  “阁下是说这个?”

  白袍中年人赵管事眉头微皱,从怀中取出一块青铜符,上面满是凌乱线条,如蝌蚪巡游,边角则浮雕着魑魅魍魉。

  他奉命前往山阴,主要目的是收服孟雄,对方也很识趣,知道自己喜欢古董,便送上了此物。

  此符难以判断年代,且无丝毫灵炁,血衣盗却如此重视,难不成真是什么宝物……

  赵管事眼中阴晴不定,忽然收起青铜符大声道:“此物事关重大,血衣盗得之必为祸天下,赵某死也不能邪道得逞。”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

  蠢货!

  王玄暗道一声不好。

  他倒不是怕了血衣盗,而是这家伙虚伪至极,其他人怎会看不出,好不容易凝聚的士气怕是要乱。

  果然,几名商队护卫顿时发怒,仓郎朗刀剑扭转指着赵管事,“放你娘的屁,快交出去,别连累老子!”

  赵管事一方,孟雄和几名手下也举刀怒喝:“大胆,你们什么东西,也敢对萧家无礼!”

  “哈哈哈…”

  眼见大厅内乱,人屠子哈哈大笑,“这便是世家,这便是狗屁江湖,人心果然和禽兽没什么两样,二郎们,杀!”

  霎时间,群魔乱舞,漫天火把被抛出,整个客栈顿时陷入火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