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真君请息怒 > 第五十一章 策马出永安,夜行入山林

第五十一章 策马出永安,夜行入山林


  “大人,今年怎么提前了!”

  传令兵刚离开,刘顺便一脸疑惑询问。

  往年府城述职,通常在上元佳节之后,府城衙门开始办公,各地来的校尉简单汇报,随后一顿酒宴,嘻嘻哈哈各自散去。

  而今年却要在正月初十前,还派了兵部传令快骑,一切都透露着不寻常。

  王玄眼神微动,“进去说话。”

  众人进入内堂关上门,队正张横刘顺,兵曹白三僖,供奉郭鹿泉,这便是永安镇邪府军目前班底。

  王玄也不隐瞒,将自己所知一一讲述。

  郭鹿泉自然心中有数,张横和刘顺虽略知一二,却没想到事情这么大。

  “军府改制?”

  张横嘿嘿冷笑道:“咱们镇邪军府狗不亲,娘不理,指不定哪天就会被裁撤,朝中大人物们,怎么会突然想要改制?”

  “汪!汪!”阿福叫了两声。

  张横无语,“阿福,不是在说你。”

  刘顺白了张横一眼,“没听到大人说么,国库没钱了,皇家和各地世家都在僵持,各自把持边军中央军,都不敢动,便盯上了咱们镇邪府军。”

  郭鹿泉则皱眉道:“问题是会如何改制,强军养兵可是要用银子的,国库空虚,难不成皇家世家要自掏腰包?”

  “去了便知。”

  王玄面色平静,“张横郭老随我同去,刘顺,你为人谨慎,和白军曹便留下看好军府,平日早晚训练不可停歇,若是有意外……切不可冲动,等我回来。”

  “是,大人!”

  刘顺弯腰抱拳,眼神凝重。

  他明白王玄的意思,这次述职,恐怕危机重重。

  ………

  正月初三,大凶,诸事不宜。

  大燕民间有俗语“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睡到饱”,意思是初一初二都要拜年忙碌,初三日子不吉利,都要躲在家中睡觉休息。

  王玄自然顾不上这些,并州多山路,眼下各地冰雪封山,到府城康元至少需要五天,必须提前赶路。

  一大早,三人便骑马出了城。

  好的一点是,立春已至,阳炁始生,冬日阴云散去,碧空如洗,阳光映照满山积雪分外妖娆。

  鹰啼嘹亮,小白在湛蓝苍穹盘旋。

  马蹄声声,阿福于雪地中窜来窜去。

  王玄策马而行,寒风拂面,纵眼前雪景苍茫却无暇欣赏,而是心神沉入,查看天道推演盘。

  无论《血煞锻体术》还是《太阴炼形术》,即便声望提升,推演也是以年为计,因此暂时不理。

  煞器炼制和《妖变经》都可提升军府力量,但都需要大量资源投入,现在还是穷鬼一个。

  因此,他提升的是王家游龙枪术。

  上次推演,游龙枪术并未晋升,而是多了个蓄势一击特技,如今仅过两天,进度已达到10%,不知这次可否晋升…

  旁边张横忽然说道:“大人,这次我们不入沿途县镇,怕是少不得要露宿荒野,四天就能赶到,是不是太急了些?”

  王玄摇头道:“这次的府军改制不简单,我要提前几天,去向赵都尉打探些消息。”

  郭鹿泉嘿嘿一笑:“放心,老夫这条路熟得很,晓得不少好地方,况且沿途也有客栈投宿……”

  三人便走边聊,身影渐渐远去…

  …………

  苍穹落幕,一轮明月闲云半掩。

  雪林山道间,几盏灯笼摇摇晃晃,十几名男女老少警惕望着四周,中间三辆牛车摞满了箱子,吱吱呀呀驶过冰雪泥泞,一面“金”字三角旗缓缓飘荡。

  一名中年男子坐在车辕上,赫然是曾在山阴狮子楼露过面的梨园金家班班主金百川。

  他此刻模样已苍老了许多,不时低声咳嗽。

  旁边一名壮汉见状连忙取下腰间羊皮水囊,关心道:“师傅,喝点水。”

  “不用,我只是肺经虚寒。”

  金百川摆了摆手,眼中有些哀伤,“春生,为师一时糊涂,却是害苦了你们。”

  壮汉春生连忙摇头:“师傅,您老的苦,我们都晓得,况且若不是您从小收留,我们这些人早成饿殍,一时落魄而已,难不倒我们金家班。”

  “对啊,师傅。”

  旁边一名容貌清丽的女子笑道:“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府城上元佳节,百艺荟萃,我们定让金家班一炮而红。”

  说着,她眼中出现憧憬之色,“听说陈羡鱼大家也被邀请前往康元城,将在鹤舞楼献艺,若是能见上一面,此生无憾。”

  金百川摇头笑道:“我们梨园班子众多,以南北二阁为尊,陈羡鱼大家是青衣阁首席,那等人物,为师可说不上话。”

  眼见女弟子失望,他抚须摇头,“不过看在同脉的份上,为师应该能帮你弄张帖子。”

  女子顿时大喜,“谢谢师傅!”

  狮子楼一战,岂能没有影响,被戏彩门罗家班击败倒无所谓,他们又不吃武行饭,功夫秘术皆是护身手段而已。

  麻烦的是,自己那逆子却是坏了戏班名声,山阴附近几县富商村子唱堂会皆不敢邀请,就连其他班子也是暗中排挤。

  无奈,只得远走他乡去府城闯荡。

  好在自己的这些弟子,都比较争气。

  金百川笑着微微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释然。

  呼~

  忽然,山林凭空卷起阴风。

  四周忽然有一簇簇鬼火于密林中飘荡,隐约有凄厉嘶嚎和喊杀声传来。

  “戒备!”

  壮汉春生一声怒喝,男女老少顿时抬起手中兵器。

  金百川凝眉看了一圈,沉声道:“无妨,是些山林魑魅而已,春生,驱散他们,免得弄出鬼打墙。”

  “是,师傅。”

  壮汉几步来到队伍前,大手在脸上一抹,顿时出现个面容狰狞赤红花脸面谱,随后气沉丹田:“哇呀呀呀呀……”

  声音粗狂,震动山林呼啸,树叶唰唰摇晃。

  这是梨园秘术,从古老傩戏演变而来,最擅驱鬼镇煞,走江湖的戏班子几乎都会,但春生明显精于此道。

  霎时间,阴风停歇,鬼火消散。

  旁边女弟子皱眉道:“师傅,这可是官道,靖妖司时常扫荡,怎会有这么多野魅?”

  金百川叹了口气:“大魏崩塌后那场混乱,整整持续百年,怨鬼无数,至今还未清除,偶尔会游荡至官道,不足为奇,走吧。”

  一行人继续行走,出了山林,只见一座巨大车马店依山而建,黑暗中灯笼盏盏,似有人声传来。

  金百川松了口气,点头道:“那是四海客栈,算是四海门产业,记住,行走江湖,莫管他人闲事。”

  “是,师傅!”

  ……

  一行人离开没多久,那片山林便再次阴风呼啸,鬼火悠悠荡荡,竟起了一层白雾,使得整个山道模模糊糊。

  “汪汪!”

  伴着犬吠声、马蹄声,三点灯火从远处而来,正是王玄一行人。

  他们自离开永安后,一路沿官道而行,星夜兼程,累了便露宿荒野,人虽不困,但身下驽马早已乏力。

  “嘿嘿……”

  张横望着前方山林迷雾冷笑道:“残魂野魅也敢拦路,大人,不如让小白吓吓他们。”

  这两日,阿福显示出了诸多不凡,数里之外便能听到野兽潜伏,林怪穿梭,他也想见识见识小白鹰啼驱祟的本事。

  郭鹿泉连忙阻止,“别,这些残魂正合老夫之意。”

  说罢,从怀中取出一叠纸人,捏着法诀挥手撒出。

  只见纸人于夜风中翻飞,山林迷雾中顿时有一簇簇鬼火伴着黑烟窜出,没入纸人之中。

  王玄在旁边看的有趣,这纸人术有些像简略版阴兵法坛,虽收纳的只是些残魂野魅,但寻路探查已够用。

  随着阴魂被收走,山林迷雾夜渐渐散去。

  郭鹿泉将纸人收入怀中,喝了口酒笑道:“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前方有个四海门的车马店,正好给马喂些粮草,咱们也吃口热乎饭。”

  “汪汪!”

  突然,阿福对着远方叫了几声,随后看向王玄。

  王玄乐了,“阿福察觉到了血腥杀气,难不成…是家黑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