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兄弟,想你了 > 第二十二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第二十二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在韩爷爷暂住的那片砖瓦房区域,我再次见到了年仅十岁的韩倩。
我见到她的时候,韩倩正坐在一张凳子上,用一个大木盆在洗着衣物,她一边洗,一边用胳膊去擦额头上的汗珠。
看到我来了,韩倩方才起身,有些腼腆的喊了一声楚哥哥好。
我瞅了一眼大木盆,里面的衣物足够让韩倩洗大半天,我想起了我妈跑路后,明明家里有洗衣机,但苏芸儿非得让我用手洗衣服的往事。
便有些心疼的问韩倩:“倩倩,怎么你跟韩爷爷,有这么多的衣服洗吗?”
韩倩涨红着小脸,难为情的说:“这里没有我跟爷爷的衣服,都是我找班上同学拿来的衣服,他们比较懒惰,就把换下来的衣服交给我洗,一件衣服三毛钱。”
我听得心中一酸,家庭富足的十岁孩子,百分之九十九的还在父母亲怀里撒娇,但百分之一的孩子,就跟韩倩一样,她们已经知道帮人做事挣钱了。
“楚哥哥,屋里坐。”
韩倩带着我,离开了砖瓦房外面的小空地,那片空地,就是他们这些环卫工人用以做饭、洗衣、做其他杂活的地方。
进了屋,韩倩递给我一个苹果,她没好意思帮我削苹果,说手上还有洗衣的泡沫。
见到韩倩害臊的表情,我捧着苹果,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觉得韩倩这种女孩子好懂事,又心疼她家境贫穷,是环境逼迫她懂事太早。
“倩倩,你爸妈呢?”我问了一句,那晚上,我没机会问韩倩这个问题,随后与毕发达讨论冷半城的事情,也没想到这个问题。
韩倩惨厉一笑,看得我心头一痛,只听她无奈的说爸爸死得早,妈妈跟人跑了,是爷爷一手带大了她。
这又是一个贫困人家的遭遇!
就跟我的情况一模一样,我爸也死得早,然后妈妈改嫁继父后也跟人跑了。
我突然觉得,韩倩与我是那么的同病相怜,我见她眼眶有些湿润,知道韩倩想爸妈了,赶紧把话题转到一边去,问韩倩那晚的纸条是什么情况?
“噢,那纸条啊!”韩倩用手背擦了一下湿润的眼眶,给我说:“那张纸条上,我写了‘冷半城’的名字,我是想告诉哥哥你们去找冷半城,只有他知道我爷爷究竟是被谁打伤的?”
我急忙问道:“难道说,不是冷半城打了韩爷爷?”
“不是冷半城。”韩倩肯定的说:“我爷爷被打,反而是冷半城救下,然后想送去医院,但我爷爷担心住院费钱,所以坚持让冷半城把他送回家。”
还不等我接话,韩倩说:“我问过冷半城,究竟是谁打伤爷爷,既然是他送爷爷回来,肯定知道情况,但爷爷却阻止冷半城告诉我,他只能给我笑笑离去。走的时候,冷半城留给爷爷一千元钱,但爷爷死也没要。”
我听得长舒一口气,看来我跟毕发达都误解了冷半城,人家不止没打韩爷爷,还救下了韩爷爷。
既然不是冷半城动手打人,那么我与毕发达想要报复的难度,就没那么大,以至于我也根本不需要去使用某些手段针对冷半城。
“楚哥哥,你一定要帮爷爷讨回公道。”韩倩突然泣不成声道:“我就只有爷爷一个亲人,你与达哥走的那晚上,爷爷随后都吐血了,吓得我连忙叫邻居帮忙,把爷爷送到了社区医院。医生让爷爷休息几天,但爷爷担心开学我没学费,今天又去工作了,呜呜……”
韩倩越说,哭得越厉害,弄得我的眼眶也跟着湿润,我忙过去放下苹果,拍着她的头,轻声说倩倩放心,哥哥一定替韩爷爷讨回公道。
韩倩哇的一声,抱着我哭得更加惨烈,她颤抖着小身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看到爷爷吐血,倩倩的心都碎了,凭什么我们就要被欺负,凭什么啊!?”
最后四个字,韩倩接近怒吼的发问,听得我的眼泪再也没能忍住。
凭什么啊!
凭什么欺负人,就因为韩爷爷是环卫工人吗?
我轻抚韩倩的头发,给她再次保证,让她别哭了,小心哭坏了身体。
临走之前,我把身上剩下的所有现金,总共三百多元,全部留给了韩倩,本来小女娃不要,但我非得让她拿着,说这点钱是我与毕发达的心意,让她给韩爷爷买点补品,也让韩倩自己多吃一点肉。
“你正在长身体,太瘦的话,以后就不能帮同学洗衣服挣钱,从而减轻韩爷爷的压力了。”
我说完这句话,心情沉重的迅速离开,我不敢多留一会,深怕再看到韩倩哭泣,这个女娃娃,充分证明了一件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离开北郊垃圾清运场,我身无分文的往县城走,脑子里在寻思该怎样去找冷半城,问他关于韩爷爷被打一事。
倘若我直接去冷半城家外面等他问话,依照冷半城在学校里漠视一切的冷漠态度,他多半理都不会理我一句。
如果让我去求他,我又觉得不甘心,或者说还不至于,于是想着想着,我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苏芸儿身上。
由于知道冷半城暗恋苏芸儿,我想若是让苏芸儿去问个究竟,冷半城应该会告诉真相。
想到这里,我便往家里走。
再回到熟悉的小区,我站在楼下,抬头望着阳台,也不知道苏芸儿有没有回家,她有没有担心我一天没回家住在了哪里?
正望着阳台发呆,我的肩膀被人轻轻一拍,我急忙回头,一看是那天递给我大铁锤的保安大哥。
“苏芸儿在家呢!”保安大哥告诉我:“你那晚上离开没多久,苏芸儿就回来了,还打电话到我们保安室,问我们有没有看到你?”
我瞬间抖擞了精神,看来,苏芸儿还是担心我没地方住宿,才赶回家,她居然还打电话给了保安室问我的情况。
“哥,你是怎么说的?”我急忙问道,一脸期待。
保安大哥笑了笑:“还能怎么说,我说你在楼下与小区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方才落寞的离开,我还说你离开的时候,一边走,一边舍不得的哭鼻子。”
“……”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保安大哥,那晚上我的确舍不得离开,但也没哭鼻子,不过我晓得保安大哥也是夸张的说法,想帮我而已。
“结果,你猜苏芸儿听到你哭鼻子,她咋说?”保安大哥神神秘秘的一笑。
我连忙问苏芸儿咋说的,恨不能马上知道。
保安大哥四周瞅瞅,一副更加神秘的模样,他见我已经等不及了,方才小声说:“苏芸儿直接开骂,说你们这些人骗鬼呢,要是楚思麒会哭着离开,老娘倒立拉稀!”
“……”
我被苏芸儿的反应,简直快雷翻了,那妞就是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保安大哥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你那个姐姐真有趣,当时她的话,让整个保安室的人都捧腹大笑,倒立拉稀,亏她想得出来。
我没跟着笑,尴尬的说了声谢谢大哥,知道苏芸儿在家,我便硬着头皮往楼上走。
在上楼的过程中,我想好了见到她,就诚心诚意的给苏芸儿道歉,再给她解释当时做选择的原因,如果有必要,我还得告诉苏芸儿知道,我威胁了向琳琳不会找她的麻烦。
可是,想象与现实总存在差距。
当我鼓足勇气敲开房门的时候,开门的居然是一个男生。
这个男生,身高接近一米八,留着干练时尚的发型,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浑身投射着富贵且高冷的气息,他长得极为帅气,英俊的脸庞上仿似笼罩着一股冰霜。
冷半城!
卧槽!
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冷半城,他用冷漠的眼神,在斜视着我。
“谁呀?”
这时,我见到穿着睡衣的苏芸儿走了出来,她脸上还有一层面膜,我只能看到她的一双眼睛,眼神中,对于我的突然出现,明显有一丝震惊与意外。
我的心里突然一苦,就像手中的棒棒糖被人给抢走了。
曾几何时,这个家里,除开继父与我之外,从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进入过,而今天,看苏芸儿准备就寝的样子,我忽然感觉门口的冷半城,无情的抢走了属于我的苏芸儿。
不,不是属于我的苏芸儿,而是鸠占鹊巢,是冷半城抢夺了原本应该属于我的家,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那一刻,我心思紊乱,完全不知道究竟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晓得心如刀绞,看到苏芸儿,我就仿佛看到了一把刀在狠狠的刮动我的心坎。
“你……”
苏芸儿诧异的目光,急速从我身上掠过,她忙回身就走,还给冷半城道:“关门,别让他进来!”
砰!
决绝关门声,重重门砸在门框摇晃的声音,就跟一把重锤闷在了我的胸口上,痛得钻心,痛得仿佛要裂开了胸膛。
我的视线,被这扇房门给隔绝,与此同时,我也不知道为何控制不住,几滴湿润的泪花,瞬间迷糊了我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