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大宋泼皮 > 第5章 0004【狗眼看人低】

第5章 0004【狗眼看人低】


第5章 0004【狗眼看人低】

吃完饭,天色渐黑。

随着夜幕笼罩天地,小东村陷入一片寂静。

乡间夜晚是没有娱乐活动的,劳累了一整天,村民们也都早早睡下了,明日还要早起干农活。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睡觉可以节省体力消耗。

毕竟每天就吃两顿,上午那一顿还是稀粥。

睡到下半夜时,韩桢醒了。

被饿醒的。

自从他穿越之后的三天里,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每次一到半夜就会被饿醒。

杂粮野菜不顶饿,说白了还是没油水。

躺在床上,韩桢决定明天去小王村猎杀野彘,顺带赚笔赏钱。

不管今后作何打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肚子填饱。

强忍着胃酸的翻涌,半梦半醒间,听到院子里传来动静。

韩桢揉了揉脸,起身走出屋子。

天蒙蒙亮,韩张氏扛着锄头正要出门劳作,见韩桢醒来便吩咐道:“俺下田去了,叔叔若是饿了,就先煮饭吃吧。”

由于睡的早,所以农民一般四五点就起了,然后去田间干活。

一直干到九、十点钟,才会回家吃早饭。

韩桢摇头道:“嫂嫂且去吧,我洗漱一番便回县城。”

家里没有多少粮食了,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他要是吃了,韩张氏接下来就得饿肚子。

“叔叔不在家多住两天么?”

“不了!”

韩桢摆摆手,没注意到韩张氏美目中闪过的一丝失落。

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两个字。

吃肉!

大口吃肉!

随手折了根柳树枝,简单刷了刷牙,又洗了把脸之后,韩桢便赶往县城。

一刻钟不到,他就踏进临淄县城东门,随后直奔真泉寺。

是的,韩桢他们这帮泼皮在县城里的落脚点,是一家寺庙。

真泉寺已有数百年历史,修建于唐朝年间,曾经香火鼎盛,如今却已经彻底破败,只剩下几个老和尚还在坚守。

这些年宋徽宗迷信修仙,大力扶持道教,甚至设置了道学,佛教也因此迎来第五次浩劫。

后世许多人只知道三武一宗灭佛,其实真正捅了佛教致命一刀的,是宋徽宗。

宋徽宗的灭佛,没有使用武力,却从根源上打击了佛教。

首先,宋徽宗规定道士的地位在和尚之上。

其次,下令官员和老百姓一律不得拜佛和供养僧人。

接着又过了几年,再次下令,将佛经中诋毁道、儒两教相关的书籍全部焚毁。

最后,更狠的来了,宋徽宗直接将佛教纳入道教之中,佛祖被连累而改称大觉金仙,罗汉、菩萨改称仙人、大士。

后世经常称呼的观音大士,便是源自这里。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佛教彻底被干趴下。

真泉寺虽破败了,但厢房却不少,自然也就便宜了韩桢等人。

此时寺庙里的老和尚们正聚在大雄宝殿里做晨课,见到韩桢走来,几个老和尚嘴角含笑,朝他点头示意。

韩桢几人虽然霸占了寺庙的一些厢房,却不打扰他们,相反偶尔还会救济一下他们。

毕竟没了香火供奉,老和尚们现在连吃饭都是问题。

厢房里,马三狗等人还在呼呼大睡。

韩桢挨个将他们喊起来,接着又走进自己睡的厢房,掀开床板,取出藏在床下的两把刀。

这两把刀是韩桢的全部家当。

北宋民间最流行的就是朴刀,刀长一米二至一米五,没有刀柄,安把之处有螺口,用以安装木柄。

装上短柄可以耕田,装上长柄便可用来杀敌。

《水浒传》中就曾有朴刀的详细描写:卢俊义取出朴刀,装在杆棒上,三个丫儿扣牢了,赶着车子,奔梁山泊路上来。

朴刀之所以流行,除了便宜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北宋官府不禁朴刀。

因为这玩意半兵半农,完全可以当作农具使用……

将朴刀装上长柄木杆,韩桢又拿起另一把刀背在背上。

这是一把手刀。

相比朴刀,手刀短且细,刀身笔直,适合用于近距离交战。

北宋的手刀,实际上就是唐横刀的变种,两者的区别就是手刀更短。

手握朴刀,肩背手刀,一人双刀是北宋武人的标准配置。

马三狗等人已经洗漱完毕,见到韩桢全副武装,纷纷一愣,忙问道:“韩二哥,你这是要做甚?”

平日里斗殴打架,都是用拳头,最多也就拿着木棍。

拿刀械斗,性质就不一样了,而且容易出人命。

韩桢问道:“想不想吃肉?”

“想!”

马三狗下意识的答道。

昨晚虽然吃了鱼,但一条草鱼哪够几个大男人吃,一人分几口就没了。

“走,我带你们去吃肉!”

韩桢也不解释,大手一挥,提着刀出了厢房。

见状,马三狗几人不再问了,纷纷跟上。

一行六人直奔东门,守在城门口的两个差役见到这一幕,差点被吓的尿裤子。

主要是韩桢身材高大,气势慑人,此刻提着长柄朴刀,远远看去如同一尊杀神!

原本两个差役准备跑路了,等到对方走近了一些,看清来人是韩桢后,这才止住了脚步。

其中一个差役拍着胸口,埋怨道:“俺还以为是歹人杀进来了,差点没把俺吓死。”

“韩二,你们这是要去哪?”另一个差役好奇道。

韩桢解释道:“小王村有野彘作乱,我去看看。若是能抓到,晚上来寺里一起吃肉。”

听到有肉吃,差役笑道:“那俺等伱的好消息。”

……

小王村位于县城西边的山坳里,足有十几里路。

马三狗等人已经知道他们此行是要去猎杀野彘,一个个无比兴奋。

半个多时辰后,一伙人终于赶到了小王村,此时已经日上三竿。

在一片茅草屋中,一栋青砖红瓦的大宅子格外显眼。

一行人来到王员外家门前,眼见大门紧闭,韩桢只得来到偏门处,伸手敲了敲。

没多久,偏门从内打开一道缝,一名中年管家探出头,警惕的看着众人。

韩桢开口道:“听闻小王村有野彘作乱,王员外开出十贯赏钱,我等是来猎杀野彘的。”

闻言,管家警惕之色消散了一些,语气傲慢道:“哦,是有这么回事。”

韩桢也不在意对方的态度,问道:“那野彘在哪片山林?”

小王村三面环山,如果不打听清楚,得找到什么时候?

“在村北山林,你等快去罢。”

管家说罢,砰一声关上门。

“呸!”

马三狗对着门啐了一口,怒道:“真是狗眼看人低。”

韩桢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你都说他是狗了,又何必跟一条狗计较。”

这句话引得众泼皮哈哈大笑。

“哈哈,韩二哥说的对,俺不跟狗计较。”

谈笑间,一伙人直奔村北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