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一品军候的甜心小娇娘 > 第二十章一桩桩一件件的惨案

第二十章一桩桩一件件的惨案


祁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祁淑路过他边上的时候故意撞了祁端他一下,然后说道:“我好歹是你名义上的姐姐,就算不为别的,你也要知道我也是皇家的人,我的面子也是皇家的面子。”

  “你在外面不给我面子也就是损了皇家的面子,你今天做的事情我也就不和你计较,希望下一次,你长点记性。”

  这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无处不彰显自己的长公主身份,也很巧妙的把刚才的自己丢脸事情归纳到祁端不给他面子。

  祁端冷哼了一声:“你也配?要是我没忘记的话,你的生母惠妃不过就是个小门小户出生的女子,在宫里原本也不是妃子而是宫女,因祸得福洗了个脚,伺候了父皇才有了你。”

  “你和我相提并论?你把你的脸面称为皇室脸面?你也配。你要是皇室脸面,你觉得我们是什么皇室?”

  “你以后好好摆清自己的位置,不要自视清高。更不要在背后做些什么小动作,要知道我也不傻。”

  祁淑咬碎了一口银牙,又不敢发作只能愤愤离去。

  另外一边萧黎被罗明拉着手往别处去,萧黎因为自己乱跑的事情也不敢多说话,生怕罗明和她算账。

  两个人来到一座小亭楼上,俯瞰整个京城夜景,耐是萧黎也立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罗哥哥!这也太好看了吧!”萧黎惊呼道,看样子格外的兴奋,在上面左看看右看看。

 “好看的话,下次带你再过来。”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你带别人来过这里吗?”萧黎背过身有点别扭的说道,她想知道她失忆后罗明有没有带过别人来过这里。

  罗明一听就知道这小丫头片子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于是他诚实地说道:“这个地方是齐静,齐将军告诉我的。她曾经带着人来过这里,她说有情人在这个地方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一起赏夜色,他们的心意不知不觉都会让对方知道,两个人的感情就会越来越好。”

  “齐将军?是那个南国第一女将军!”萧黎很是激动。

  罗明倒是奇了怪了,萧黎和齐静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接触,为什么萧黎一听到齐静就那么激动,看上去很是崇拜的样子。

  “怎么?你认识她?”

  萧黎害羞地说:“当然不认识啦,就是……就是……”萧黎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罗明倒是听的起劲:“怎么了?就是什么?你说给我听听,到时候我带你去结识齐将军。”

  萧黎脸都红了一半:“什么嘛,就是那天我看他穿着一身铠甲骑在战马上面,那样的身姿,我……我有些羡慕罢了。”

  “羡慕?”罗明重复了一下这个词。

  萧黎不说话了,战略性的捂了捂耳朵,装作听不见罗明他讲话。反正就是羡慕,你们男人也不懂。萧黎在心里偷偷的想到。

  罗明陪萧黎在亭楼上面呆了很久,直到风大了起来,感觉到冷了,罗明才催着萧黎回家

  路上又碰见了祁端只是这次祁端没有上来打招呼,他的边上站着的不就是刚刚萧黎和罗明谈过的齐大将军嘛。

  祁端也看见了他们,刚打算绕道就走,没想到齐静一把拉住他,朝罗明走过去。

  “罗军候今日也有兴致来这夜市游玩?我可是记得罗军候在出征时可是洁身自好,样样不沾,一心公务的将军。怎么现在一回到京城就约着没人逛街了?”

  罗明看了一眼萧黎调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

  刚说完就被萧黎狠狠地掐了一下,罗明有了经验不动如山的握住萧黎的手。

  齐静反正是不在意,祁端倒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咬牙切齿地说道:“罗军候,你不介绍一下你身边的女子吗?”

  罗明勾了勾嘴角,一脸玩味地看着祁端仿佛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然后十分骄傲地说道:“她是我未婚妻,萧黎。”

  萧黎对他们礼貌的行了一礼,看到齐静的时候特意多看了几眼。

  齐静一听萧黎是罗明的未婚妻,脸上的笑容就绷不住了,一直努力地憋着笑。

  萧黎一直盯着齐静看,马上就注意到了齐静一直憋着笑于是就问道:“齐将军怎么了?”

  齐静立马就收敛起笑容:“不好意思,我并无恶意。只是没想到,能把罗军候调教的那么乖巧可人的传闻中的未婚妻,居然是像你这样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美娇娘。”

  萧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哪里有啊。”

  罗明也笑着说:“没办法,虽然看着柔柔弱弱的,但是把着你的命脉。”

  “咦,罗军候你这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现在心里都笑开了花了吧,能娶到这么一位美娇娘。”

  祁端自从和齐静站到这里就冷哼了好几声,脸色黑的和锅底一样,直到现在终于忍不了了,凶巴巴地对齐静说:“你怎么回事?刚刚还说要陪我去逛夜市,喝酒去。结果现在看见美人就走不动路了,你怎么回事啊你!聊聊聊,还不够晚是不是?还要不要走了。”

  齐静很是莫名其妙:“你几岁了弟弟?还需要姐姐陪你吗?你想要喝酒你去便是了,我又不会拦着你,也不会去告你状。刚刚你不是还不乐意我陪你?你现在赶紧自己一个人走啊。”

  祁端的脸一红,也不分青红皂白、也不要脸面了,反正就是要撒泼:“我不管,你说好了要陪我的,反正你和他们聊的也差不多了,再说了我可是三皇子诶,你快跟我走。”

  齐静无奈地对罗明和萧黎说道:“抱歉,今晚带了个拖油瓶出来,下次有机会我定单独登门拜访。”

  祁端气汹汹地大踏步往前走,齐静则是不慌不忙地跟在他的后面,竟显风度,这两个人看着背影倒也是莫名其妙地看着般配。

  萧黎双手抱胸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景啧啧了两声。

  “怎么了,在看什么?一副吊儿郎当,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在看齐将军和那个三皇子,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我感觉他们之间奇奇怪怪的看不透。”

  罗明嗤笑了一声:“联姻的夫妻罢了。”

  “联姻的夫妻?!!”萧黎很是震惊:“怎么会这样呢!齐将军怎么可能会和三皇子这样的浪荡子联姻?”

  “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

  萧黎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齐将军明明可以配上更好的,怎么就和三皇子他联姻了呢?”

  “你觉得三皇子配不上齐将军?”

  萧黎一说起这个眼睛都亮了,声音都亢奋了不少:“那当然了,齐将军是什么人?那可是和你一样保家卫国的大英雄,在我的眼里,目前看来没有人能配得上齐将军,她就应该就像是那天山上的雪莲那种高不可攀。”

  “连我都配不上?”罗明笑着说了一句。

  这一说可不得了,萧黎脸色立马黑了下来:“怎么?你想和齐将军有什么?”

  罗明一看大事不妙,立马聪明的想要转移话题。

  两个人在街上玩了许久,直到萧黎受不了了频频打哈欠还想继续玩,罗明二话不说直接拉着萧黎回家。

  等到萧黎睡着了以后,罗明一个人避开所有人来到了书房。

  在进到书房的那一刻,从房梁上翻下来一个黑衣人,那人身形敏捷,一看就是武功不低。

  “属下拜见军侯。”

  “可有什么发现?”

  黑衣人从自己的袖口之中掏出一封信,双手递上:“回禀军侯,属下四处走访,又潜进了那档案室,查看了当年的案宗,发现切实有猫腻。”

 罗明的声音冷了下去:“有什么猫腻?”

  “属下发现当年那个土匪头子死亡那一栏填上了,但是属下去看了仵作那一栏里面并没有任何记录,这可以说明那个土匪头子并没有找到尸体。这足以说明那个土匪头子可能根本没有死亡,只是不知道买通了谁,上面有人给他打通了关系。”

  “夫人家门不幸那一晚,属下怀疑是那个土匪头子暗中报复,可是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去确认真相。”

  “查,我要知道真相。过几日我会启禀陛下重启案宗,到时候咱们便光明正大的去调查。只不过现在我需要你南下去锦州查李氏。”

  “土匪头子和李氏之间肯定不止那么简单。”

  “是,属下明日交接一下马上就出发。”

  罗明仔仔细细地瞧着信件,上面记诉了仵作记叙了萧家当晚所有人的惨死的过程和死因。

  萧夫人:被多人凌辱,后上吊自杀。

  萧老爷:被人用鞭子抽打到皮开肉绽后斩杀。

  被烧死的、淹死的……种种罪行看的罗明这个上过战场的将军都觉得惨绝人寰。这些人又是怎么下得去手?

  罗明一想到在那一晚,他捧在手心里面的姑娘,看着自己的家人一个个被凌虐致死,最后是她挚爱的母亲在她面前被人凌辱随后上吊自杀……她怎么受得了呢?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血案,不仅是累在萧黎心头的恨,也是他一辈子的痛……

  罗明想查出当年的事情真相不仅是为萧黎报仇,也是对当年席汝相的一个交代。

  现在是他的萧黎遭殃,以后呢,又会是谁?

  罗明在心里暗暗发誓,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

  黎儿,你要好好的,你的仇你的罗哥哥替你来报。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