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万维旅途 > 第八十一章:酒吧

第八十一章:酒吧


  V、小丑、青铜树、咖啡店......

  东京这个说大不大的城市圈内,居然汇聚了如此之多的喰种组织,而对于7区喰种餐厅的塌陷,他们每一个组织都有不同的看法。

  期望和平的咖啡店和另有图谋的青铜树选择静观其变,身为和修家族下属组织的V也不会轻易插手其中,成员分散的小丑也不打算插手此事。

  于是,CCG直接开始与空气对弈。

  什么?为什么目标不是那些从餐厅中逃走的喰种?

  当然是因为他们没办法透过面具分辨出那些喰种的身份来,东京地下的24区四通八达,喰种想要从那里离开不是难事。

  CCG曾经组织过一次针对24区的驱逐计划,但因为24区结构复杂,没有取得什么成效。

  不知道他们会将下一次的驱逐定在什么时候。

  这是CCG局长和特等们需要讨论的事情,但秦岳才懒得理会其中的门门道道,他现在只想安静的喝一杯酒。

  Helter Skelter酒吧。

  表面上,这就是个供人夜间找酒的地方,实际上,却是喰种社会中的一个小型情报场所,而经营着这个情报站的,是隶属于小丑组织的伊鸟。

  挂断了与呗直接的通话,伊鸟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声音,那是她设置的,只在大门被人推开时才会有的声音。

  从业习惯,她下意识的便开口道:“抱歉,现在还没到开...开业的时间。”

  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秦岳的身影,伊鸟瞳孔不由得收缩了一下。

  她的酒吧很小,但是消息却很灵通,第一时间,她就知道了喰种餐厅中发生的一切,自然而然的,她也知道导致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便是面前这个男人——隶属于CCG的秦岳特等。

  能从上百个S级喰种的餐厅中活着出来,还逼迫那些家伙自相残杀,只此一点便足以让伊鸟明白秦岳的强大。

  看到这位洪荒巨兽此时驾临她这间小酒吧,她怎么可能没有丝毫心情波动。

  “没开门,那你挂着一个营业的牌子在那里做什么?”

  伊鸟向大门方向看去,发现自己那暂停营业的牌子不知何时已经被人翻了一遍,而是谁翻了牌子,不言而喻。

  眼看着秦岳的屁股已经落在了坐凳上,伊鸟不由的呼了口气:“好吧,客人,想要来杯什么?”

  秦岳看着面前伊鸟那超低抹胸长裙,沉吟片刻道:“两杯奶茶不加茶,托盘送上来。”

  伊鸟:???

  先是一怔,随后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抱歉,我这里是酒吧,可没有纯奶这种东西出售,或许那边的风俗店可以满足你的这种要求。”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个正人君子,我只是单纯的想要一杯牛奶罢了!”

  秦岳语气正义凛然,目光在吧台扫过,一眼便看到了里面的调酒器:“给我来杯鸡尾酒,那种五颜六色的鸡尾酒。”

  一般懂酒的人,往往会直接说出自己想要的酒的名字,亦或者是向调酒师直接述说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体验。

  像秦岳这种,用‘五颜六色’这个词汇来形容自己想要的酒的人,说明其目的很大可能就不在于喝酒,而且他甚至还不想做丝毫的伪装。

  伊鸟对自己的身材样貌很有信心,她知道有些人来喝酒或许就是为了找他,但那些特等搜查官显然不会是这种人。

  会员上百人的喰种餐厅才倒塌没多久,一切的始作俑者便跑到自己的酒店里来喝酒,这根本就不会是什么巧合。

  伊鸟对此心知肚明,但身为一个伪装成酒吧老板的喰种,她不能挑开话题,否则便是自爆。

  白天的酒吧一片安静,唯有两个身影在其中静坐。

  一个坐在吧台里,看着外面的人影沉默不语,另一个则叼着根吸管,一层层的将那层次分明的好像彩虹一般的鸡尾酒喝完。

  本来一口闷的事情,在秦岳这番无聊透顶的操作下,愣是延长到十几分钟。

  “啊!舒服!”

  将最后一点酒底留下,秦岳深呼了一口气,就被一推,靠在了吧台上:“好了,酒也喝完了,现在我们来谈谈关于你的事情吧,伊鸟系璃小姐。”

  “我想知道一些有关小丑的事情,你能给我一些什么样的帮助呢?”

  听到‘小丑’这个词从秦岳口中吐出的一瞬间,伊鸟心底猛地一动,脸上却依旧挂着一丝淡笑:“小丑?也许你应该去网络或者电影院去寻求帮助,我可不喜欢看哪种影视剧。”

  “是吗。”

  秦岳不置可否,静静的看着伊鸟,摆在吧台上的右手指一点点的敲击了起来,清脆的声响中,一点点红色的雾从他的衣袖中蔓延了出来。

  与这红雾一同在空中蔓延出来的,还有一块块菱形的碎片,这碎片在空中翻动,那锋利的边沿只是看着便让伊鸟心中诞生出了一点点压力。

  “一般来说,我都是很少对漂亮的女性下死手的,因为这可能会让某些人有意见,但是有些时候,杀妹证道也是一个相当痛快的事情。”

  “伊鸟小姐,我希望你能够清楚的认识到我的态度,然后再选择接下来要说的话。”

  “哦,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有关呗、尼克、萝玛、神父、旧多二福这些人的事情就不需要说了,因为我都已经知道了...”

  秦岳面含微笑的说出了令伊鸟浑身毛骨悚然的话,还不等她说些什么,酒吧的大门再次响了起来。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响起,大门开合。

  目光稍稍一凝,秦岳手掌稍稍一白,那萦绕在空中的血雾顷刻间散去,凌厉的鳞片也重新收拢不见。

  轻重不一的脚步声一前一后,两个酒客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举起手臂就像伊鸟打起了招呼:“可真是少见啊,伊鸟你今天居然这么早就营业了,以前都没有过的事。”

  “谁说的,明明有过。”另一个人直接拆台到:“只是你自己记性不好给忘了。”

  “谁说我忘了!我只是想要考考你罢了!”被拆台的酒客脸色涨红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秦岳的存在,当即将话题带过:“没见过的面孔,是新来的客人?”

  秦岳回头看向两人,鼻翼稍稍嗅动了一下,气味在鼻腔内被迅速分析,最终得到了一个简短的词汇——喰种。

  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秦岳伸出手去:“你们好,我叫秦岳,你们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