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当剑修穿进无限流[无限] > 第89章 第 89 章

第89章 第 89 章


崖下的村庄中, 火已经扑灭。虫潮中分出几股回到蓄养它们的人家,大部队在怪老头的笛音下返回村长家的阁楼。

原本以为“科考队员”是砧板上的鱼肉,没想到鱼跳起来一尾巴甩在他脸上。不仅击杀了他精心蓄养的蛊虫, 还全身而退逃走了。

怪老头想必恨不得把玩家剥皮抽筋。

可是, 为什么他没有指挥着蛊虫追进林子里去?林中毒虫密布, 蛊虫在其中可以说是本场作战, 占尽优势。

莫非家养的虫子和野生的不相容?

谢留夷叹了口气。拜她这根深蒂固的恐虫症所赐, 多年修仙生涯中, 她从未想过去了解南疆蛊术, 更没有研究过虫子, 现在两眼一抹黑,还不敢轻易放出神识,心里头憋屈得恨不得直接将密林夷为平地。

可这样终究有伤天和。

游戏把她扔进这个副本,确实给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她语言不通,又处处掣肘, 若非遇到言于归, 别说通关了,怕是得在这大石头上打坐到副本结束。

想到这儿, 她偏头看了眼言于归。

言于归盘腿坐在石头上, 手肘撑在膝盖上, 出神地看着下方的村落, 左手捏着一根驱虫香,右手食指不自觉点在左手的手背。

她突然想起来,言于归有个习惯。思考的时候,右手食指总会不自觉点在什么东西上。谢留夷曾经调侃过,他右手的食指才是大脑的本体所在。

她没有去打扰,盘腿坐下来, 抓紧时间打坐入定。师父说过,想要打败潜识,必须得飞升。虽然希望渺茫,好歹得努力一把。

不知过了多久,感应到白莲的气息靠近,她从入定中醒来,抬眼已是月上中天。言于归手里换了一根新的驱虫香,正垂眸看着她的裙摆发呆。

“谢留夷,你绝对猜不到我在林子里发现了什么!!”白莲大呼小叫地落到崖顶的石头上。

谢留夷很给面子地问:“发现了什么?”

“一个墓!林子里有个古墓!”

闻言,谢留夷露出惊讶的表情。

白莲说得更起劲了,“而且你也绝对猜不到,我在古墓里发现了谁!”

谢留夷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却还是配合地问:“发现了谁?”

白莲得意一笑,竖起三根手指,用爆大料的口吻说:“我在墓里发现了三个人。”

此话一出,谢留夷真心实意地惊讶了,她原先只猜到那位跳舞的姑娘在古墓里,却没想到里头竟然不止一个人。她看向言于归,却发现他并不惊讶,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白小姐可以详细说一下那三个人的情况吗?”

白莲在两人之间跪坐下来,掰着指头数,“一个是昨晚跳舞的姑娘,一个是吹笛子很难听的小伙,还有一个离魂的男人。”

“离魂?”言于归问。

“就是……”白莲挠挠头,“洋人说的什么树……草……哦对!植物人。”

白莲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煞有介事道:“根据我这双慧眼的观察,跳舞的姑娘和那个植物人关系不一般。”

听到这儿,谢留夷和言于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名字——曾照云。

白莲还在继续说:“她替他擦身子的时候眼神温柔的哟,就像……”

她绞尽脑汁想要形容出那种眼神,突然视线落在言于归身上,一拍大腿,“就像言公子看你的眼神!”

谢留夷疑惑,“崇拜?”

白莲:……

言于归:“白小姐继续。”

白莲没好气地白了谢留夷一眼,继续说:“那个吹笛子的小伙儿看着有些傻不愣登的,姑娘说什么他做什么,没有吩咐的时候,就跟个木头人一样。”

“哦对了,我从墓里出来,遇见今天来找你们合作的那个玩家了。他在那附近鬼鬼祟祟的,我猜,他是在找古墓入口。”

听到这儿,谢留夷明白了。那个玩家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了古墓的消息,于是唆使其他玩家击杀怪老头养的蛊,制造混乱,好趁机离开村子。

白莲说完了自己的发现,笑着凑向言于归,“言公子,奴家这回的差事办得怎么样啊?”

言于归不动声色地往后躲了躲,面无表情,“多谢白小姐。”

白莲坐回去,手捏兰花指羞涩地捂住嘴,巧笑倩兮,“公子不必客气,下回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同我说,不收劳务费的。”

谢留夷控诉,“为什么他就不收?”

白莲对谢留夷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一字一顿地说:“我,乐,意!”

本就不富裕还倒欠白莲一屁股债的谢留夷心情十分悲伤。

“白小姐,”言于归问,“古墓附近,虫子数量是不是很少?”

白莲回忆了一番,“好像是,反正古墓里头没有虫子。”

言于归点点头,对谢留夷说:“接下来我们得去古墓,你可以吗?”

谢留夷估摸了一下。她害怕的是大体型或者大批量的虫子,如果古墓里虫子不多,她是没有问题的,于是点点头,“我飞过去。”

她的意思是,她从天上走,到古墓上空的时候再降落。

言于归嗯了一声,转向白莲,虽然表情很冷,态度却彬彬有礼,“劳烦白小姐带路。”

“好啊。”白莲清脆地应了一声,飘出悬崖等着。

言于归起身,走到谢留夷面前,“不许公主抱,不许夹,不许扛,也不许提。”

谢留夷真心实意地感叹,“要求真多。”

说着,手上掐诀,灵力凝成的巨剑出现在他们脚下。想起言于归“恐高”,她十分体贴地抓住了言于归的手腕,“闭眼。”

白莲在前面带路,谢留夷御剑跟在她身后。

飞了没多久,白莲说了声“到了”,便向下一头扎进密林中。

树冠太过茂密,枝叶交错着,像蛛网一般。谢留夷没法像白莲那样穿透障碍,只能御剑一点一点地沿着枝叶稍微稀疏一些的路径,七扭八拐地艰难下降。

随着高度降低,月光被头顶茂密的枝叶遮蔽,林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脚下巨剑发出莹莹的光。

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这里是真的没有虫子,哪怕叶片背面的蚜虫都销声匿迹。

想起言于归曾经让白莲注意毒虫密集或稀疏的地方,她心有所感地问:“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

没头没尾的问题,而言于归却理解得毫无障碍。

“自然界中,凡被称为王的,要么万兽拱卫,比如狼王。要么万兽退避,比如老虎。我之前只是怀疑,今晚才确定。”

谢留夷听懂了他的意思,村子里虽然家家户户都养蛊,但是蛊虫都好端端地在陶瓮中,并未呈现拱卫或者退避的姿态。怪老头身上同时带着两只蛊,不可能都是蛊王,今晚玩家出手击杀了这两只蛊,也验证了这个猜想。

那么,真正的蛊王很可能养在村外。

这么浅显的道理,其他的铂金玩家自然不会看不出。他们的想法跟言于归一样,不破不立,打破当下平和的假象,才能推动副本进程。

这种做法,说得文艺点是疯狂,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作死。

谢留夷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莽的玩家。

思忖间,她已经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冠,降落在地上。脚下的巨剑分散成千万光点,如萤火虫一般照亮了这方天地。

光点很快消散,谢留夷转头看言于归,却发现他并没有拿出照明工具,一双眼在黑暗中清明无比,似乎并不受影响。

见谢留夷看他,他说:“我夜视能力不错,你呢?”

谢留夷:“我也是。”

也许是因为此处树冠过于茂密,遮蔽了大部分阳光,因此下面几乎没有灌木,地面上是厚厚的落叶,粗壮的树根如同盘龙交错着钻出来,上面丛生着不需要阳光的真菌和蕨类植物。

耳边传来潺潺的水声,从村中分流而出两条小河,其中一条就从旁边流过。潺潺河水奔涌向前,落入一棵五人环抱的巨树根部。

那棵树根下面竟然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地上河由此转变为暗河。

白莲指着树根下面的洞,“从这里进去,就进入古墓了。”

“应该还有别的入口,”言于归说,“墓里有人长期居住,就肯定有一个方便出入的门。”

他掌心向下,无数血线从他手中垂落到地上,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蔓延。他就像一台中央处理器,大脑飞速运转,分析这些血线收集到的信息。

就在言于归寻找古墓入口的时候,谢留夷的耳朵捕捉到枯叶被踩踏的声音。

一个、两个……八个,周围有八个人在飞速靠近。

八这个数字很巧合,逃入密林的玩家恰好是八个。

但是,八人玩家分为三队,各自为政。而周围这八个人,却是分散从不同方向,向着他们包围过来。

八个玩家联手围剿他们两个?谢留夷觉得可能性不大。

她正欲提醒,就听到言于归说:“有人过来了。”

他没有收回血线,皱眉说道:“是玩家,他们被控制了。”

很快,八个玩家出现在视野中,一看见他们,谢留夷就知道,言于归为什么肯定他们被控制了。

八个人无论是什么长相,此刻都如同面部表情坏死一般,呈现同一个表情。

谢留夷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眼睛和人类不同,有好几个瞳孔,每个瞳孔呈六边形,就如同好几个小眼睛组合在一起的——

复眼。

作者有话要说:  赶上了赶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