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霍格沃茨的古代术士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次出现的神秘女生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次出现的神秘女生


  等哈利和罗恩下来的时候,安德烈倒是反应过来,直接用漂浮咒让两人免受了屁股受罪的经历。

  “哇,这里好大!”站稳之后,罗恩环视了一圈,惊叹地说道。

  事实的确如此,箱子内的空间目测足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四周被一层类似迷雾一样的东西阻隔,这可比安德烈原先预估的要宽敞得多,不过这样一来,他们想要把这地方布置好的话,工作量也就增加了几倍。

  当然,这也算是一种快乐的烦恼。

  “我们可以给诺贝塔划一个居住区,然后再在其他地方造几栋房子,这里以后就可以算是我们的秘密基地。”赫敏已经从刚刚的害羞情绪中脱离出来,她略带兴奋地说道。

  安德烈并没有反对,只是他更想把这个空间布置成纽特·斯卡曼德先生的动物园那样,最好可以让更多的神奇动物在这里生活下去,毕竟他手里还有四颗圣槲寄生的果实,那代表着他还能像驯服诺贝塔一样,再驯服四头神奇动物。

  但他的审美其实跟海格大差不离,越是凶猛越是庞大的神奇动物,在他眼里越是美丽,所以不言而喻,未来会被他用控灵术驯服的魔法生物必然不会比挪威棘背龙小多少,这片目前看来还很空旷的地方,过几年是否还够用还真是个问题。

  “让安德烈用变形术变几个屋子出来不就好了么?”罗恩伸手摸了摸看似一片形如迷雾但实际上却又真实存在的地表,开口说道。

  只是他的说法让安德烈都想要笑出声来,这孩子的理论知识真的太欠缺了,如果麦格教授听到他的话,恐怕会罚他把上个学期的变形术课本全部抄写一遍。

  果然,有小麦格外号的赫敏马上就很不客气地说道:“变形术可不能无中生有,你连甘普变形基本法则都没记住么?那可是我们一年级的时候就学过的知识,而且就算安德烈变出了屋子,只要附加在上面的魔力消失了,那么屋子也会跟着变回原形,没有人会选择住在变形术建造的房子里的。”

  “这...这样么?”罗恩少见地没有为小女巫的训斥炸毛,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安德烈也没有让他们继续就这个话题谈下去,不然说不定等下又会吵起来,他道:“我们可以让海格帮忙,另外想要把这里布置好,可得不少材料,不管是你说的房子还是其他什么,我们在城堡里可找不到,海格倒是刚好可以在禁林帮我们找一些过来。”

  “是啊,起码林子里多得是大树。”哈利也赞同道。

  “还得在这里铺上一层泥土,然后移植一些植物进来,或许可以施一个像礼堂的天花板一样的魔法,让箱子里面也能看到外面的天气。”赫敏也跟着再次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倒是很符合安德烈的心思,只是这样一来维护的精力就比较大了,毕竟想要在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把植物种活,只能依靠魔法来办成这件事了。

  而想到阳光,他这才发现这个空间明明没有光源,却依然亮得跟白天似的,这样看来无痕伸展咒这个魔法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啊。

  “嗯,好了,现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先出去吧,等会我把诺贝塔叫醒,再把它弄进来,明天就把箱子给海格送去。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早上都要偷偷过来给它喂食,这可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做好这个箱子后,总算了了一件心事,安德烈有些开心地说。

  不过比起之前他们直接跳下来,要从这个箱子里面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高悬在半空的出口可没法靠跳跃够到。

  “我们该怎么离开?”小女巫也有点慌张了起来。

  倒是安德烈丝毫没有担心,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横扫七星系列的飞天扫帚,道:“放心吧,这点事还难不倒我们,别忘了我们可是巫师。”

  “哈,你还带着扫帚,这就好办了。”罗恩拍了下手掌,显然放松了下来。

  四个人轮流骑着飞天扫帚离开了箱子,接下来就是把诺贝塔塞进这个行李箱了,这倒是费了几人不少功夫,虽然小母龙本身很配合,但是箱子口相对它的体型来说实在太小了,这就让安德烈他们得使劲推着才能帮助诺贝塔进去。

  完成这件事后,哈利三人又等着安德烈将第二个为凯特尔伯恩教授准备的箱子也制作完成,才一同走出有求必应屋的大门。

  “这两个箱子不能放到口袋里么?”回到走廊,赫敏看安德烈最后提着两个行李箱出来,好奇地问道。

  “嗯,”安德烈点了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空间口袋可以正常在箱子里面打开,但是这两个箱子却死活塞不进口袋。”

  “可能是因为口袋的空间没有箱子的大吧。”小女巫想了想说道。

  “也许吧。”安德烈也觉得可能是这么回事,几人就这样一边轻声聊着,一边往格兰芬多的塔楼走去。

  但就在他们转过一个弯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入了安德烈的耳朵,他猛然抬起了头。

  “怎么...”注意到他陡然严肃起来的表情,赫敏不解地问道。

  只是安德烈迅速将两只箱子夹到胳膊下,接着捂住了她的嘴,并示意哈利和罗恩也不要出声。

  而这会儿那阵脚步声因为离几人越来越近,剩下的三人也马上就清楚了有人过来。

  被安德烈搂在怀里的赫敏轻轻挣扎了几下,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男孩马上就放开了她,抽出魔杖再次默发了一记幻身咒,四人的身形逐渐在走廊上消失。

  除非戴了跟穆迪一样的魔眼,否则没人会发现此刻墙角处齐刷刷伸出的四个小脑袋,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到底是谁在大半夜的城堡里闲逛。

  那是一道高挑而纤细的身影,哪怕过了几个星期,安德烈依然记忆深刻,这是他开学那天就发现了的神秘女生。

  而且一如他上次所看到的那一幕一样,女生在挂毯对面的墙壁前熟练地来回走了三遍,随后就消失在了有求必应屋重新开启的大门之后。

  “她是谁?”这时候赫敏才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惜安德烈也给不出答案,“开学那天我过来安置诺贝塔那次,也碰到过她,不过跟这次一样,天色太黑,连是哪个学院的搞不清楚。”

  “学校里居然还有其他人知道有求必应屋?”哈利也忍不住说道。

  “事实上,这并不奇怪,”反而小女巫对这件事毫不吃惊,“如果你进过有求必应屋藏东西的那个房间,你就会发现,城堡里曾经有那么多的学生来过这里。”

  但显然,目前对藏东西没什么需求的哈利和罗恩只在跟着他们俩的时候进过几次有求必应屋,对这间神秘的房间了解远没有之后来得深刻。

  “我们先回休息室吧,在这里待着也不知道进去那个女生什么时候才会出来,而且我们还带着这两个箱子,可不适合跟别人碰面。”虽然有着种种好奇,可这会也不是探究的好时机,安德烈只好决定先返回格兰芬多的塔楼。

  “你说,那个女生会不会跟失踪的哲罗姆,还有被袭击的弗林特有关系。”壁炉里已经有些黯淡的火焰将罗恩的脸蛋照的红彤彤的,他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安德烈自己也曾经有过同样的想法,但在哲罗姆失踪那天晚上,他就去了一趟有求必应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也导致了他直接把开学那天看到的女生在嫌疑名单上划掉了。

  可现在对方又这么凑巧地出现了,说起来除了今天以及开学第一天安置诺贝塔,和哲罗姆失踪那回,安德烈这个学期还没有在深夜去过有求必应屋。

  结果三次夜游,碰到了两次,无论这么想,那个女生恐怕都是有求必应屋的常客吧。

  难道她是去历代霍格沃茨学生藏东西的那个房间寻宝么?

  就在安德烈还在思考的时候,哈利说道:“可我们现在连她是哪个学院的学生都不知道。”

  “是啊,而且跟哲罗姆不一样,那个女生的身高学校里能找出一大堆,就算真的跟之前的几次意外有关系,我们也没办法一个个排查。”赫敏也补充了一句。

  这倒的确是个问题,虽然两次目睹了对方进入有求必应屋,但现在除了她是个女生这个线索外,安德烈也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

  几人之间又沉默了一会,还是哈利再次问道:“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小天狼星?”

  只是安德烈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先不说他们除了看到那个女生进入有求必应屋外,完全没有其他证据说明对方跟哲罗姆、弗林特两人有关。

  即便勉强把这三者扯上了关系,可现在学校里主导调查之前几起意外事故的并不是小天狼星,而是麦格教授,有求必应屋和诺贝塔的存在告诉小天狼星当然没有关系,可要是被他们的院长夫人知道了,那后果就没那么简单了。

  上个学期安德烈可是咬死不承认自己把火龙带进了城堡的,为了这件事他跟珀西的矛盾还进一步加深了,至今两人之间都没有正常交流过。

  当他把自己的理由说出来以后,哈利也就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说不定人家只是一个跟我们一样碰巧知道有求必应屋秘密的学生。”最后赫敏选择了往好的方面想。

  当然,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安德烈也不想让几个小伙伴大半夜的还未一个不确定的问题睡不着觉,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第二天下午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结束后,四人趁着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带着两个箱子跑到了海格的小屋。

  “这么快就做好了?”海格看到他们的时候惊讶地叫了出来。

  罗恩抢先说道:“是啊,昨天晚上安德烈就搞定了,只花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主要是鸟蛇的骨头跟无痕伸展咒的适应性很强,所以没有太大的难度,即便是换一个会这个魔法的巫师,也能很快完成的。”倒是安德烈谦虚地道。

  “没那回事,我在霍格沃茨待了几十年了,你是我见过天赋最好的小巫师,安德烈。”海格笑着摇了摇头,“从来没有人能够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能想到用嗅嗅的腹袋来做魔法道具,而且你还在今年拿到了梅林爵士团的三级勋章,这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荣誉。”

  对于这样的夸赞,即便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安德烈还是觉得有些羞赧,他只好将手中箱子递过去,然后说道:“我把诺贝塔也带来了,以后它就由你来照料了,海格。”

  “哦,当然,放心吧,我会把它照顾好的,说起来自从你回学校以后,我还没有再见到过诺贝塔,它现在是不是又长大了一些。”海格接过箱子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

  “是的,等会你可以进箱子看一下,保管会让你大吃一惊的,它的生长速度比我预计的还要快,”安德烈笑着说道:“不过你得先准备一把梯子,箱子里面的空间有点大,我们昨天晚上还是靠飞天扫帚才从里面钻出来的。”

  “嗯,没问题,我屋子里刚好有一把。”海格点了点头。

  安德烈接着又提醒道:“另外,我在箱子上做了标记,上面有个D字母的是诺贝塔待的,另外那个是给凯特尔伯恩教授准备的。”

  把事情交代的差不多后,四人又拜托海格从禁林弄些泥土到箱子里的空间,顺便可以种上一些植物,如果他有空的话,能够帮忙搭几间屋子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海格也对几人的请求一一答应了下来,他还自豪地指着小屋后面的菜地,那里长着十几个有半人高的南瓜:“看到没,说到种东西,我可是一把好手,等你们下次来我这,箱子里面肯定会被我布置的妥妥当当了。”

  只有安德烈清楚,其实那些南瓜是被施了膨胀咒,但明面上海格是没有魔杖的,所以他也没有开口拆穿这个牛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