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在末世种田求生 > 第1009章 他是为了救我才被热气伤到的

第1009章 他是为了救我才被热气伤到的


  时间一转到了夏天,今年的夏天,倒是比前两年稍微暖和那么一点。起码上零度了。
  基地因为沈彦明三不五时送粮,最终没瞒住,消息传到了隔壁几个市。
  周边几个基地长专门来了海市一趟,跟温朝会哭诉。
  温盟官没招,只能答应他们,要是有了粮,分出一半给他们。
  虽然一分就没多少了,可几个基地谁也舍不得这份额外收入。李总盟官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只让他们别起矛盾。
  这天,沈彦明和毕乔安正在家里商量下次放粮要不要加大数量呢,就听空中传来一阵轰隆声。
  沈彦明抬头,只见一架直升机飞过。知道这是帝京来的,就没当回事,继续跟媳妇儿说话。可谁知话没说完,楼体就剧烈晃动起来。全然不像之前那般轻微摇晃,仿佛要塌了一般。
  夫妻俩赶忙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和门口的背包往外冲,没多久,就到了楼外。俩人都有些担心安安暖暖,没商量就冲着学校跑去。
  而此时,从窗户上跳下来的安安暖暖也有些心惊,这次地动完全不像之前那样敷衍。
  楼里的护卫员冲出来,招呼他们:“赶紧往避难区跑。”
  这边建筑物集中,万一塌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尤其是第一次地动后根本就没停下来,整个地面摇摇晃晃,看起来危险极了。
  楼里其他人也跑了出来,一时间人群拥挤,差点没发生踩踏事故。还是护卫员训练有素,很快就掌握了节奏。护着大家伙儿有序撤离。
  只不过还没到避难区,就听见“噗”的一声,一阵气流冲天而起,掀飞了附近的人群。几个孩子落地,嗷嗷哭着就是爬不起来。
  大家伙儿都惊呆了。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被吓得迈不动脚步。
  一些护卫员喊醒他们继续往前跑,剩下的,把孩子抱起来。
  也就是这时大家伙儿才知道,刚才冲出来的气流有多高温度。那些孩子脸都毁了,胳膊腿儿虽然隔着棉衣,却也被烫得无法动弹,一碰就疼。
  按理来说受伤这么严重,得尽快处理。可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条件,他们得撤离这个危险之地。
  可谁也没想到,这一路上发生了好几起事故。有时幸运,躲过去了无人受伤,可更多时候,是连护卫员都中招。
  “啊!”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安安回头发现是同学苗儒宗。
  他左眼不知道被什么打了一下,受了伤。左手捂着左眼,指缝里都是血,看起来恐怖极了。一只眼睛受伤,视线受阻。被往前跑的孩子左冲右撞,差点没摔倒。
  安安平时跟他关系还算好,一时间有些不忍。可现在形势危急,他得保证自己安全,更得保证妹妹没事。
  暖暖看出了他的犹豫,拽拽他的胳膊说:“哥哥想去就去吧。”
  帮人是好事,她怕安安没作为,事后会后悔。
  安安愧疚地看了妹妹一眼,点点头,拽着她逆着人流走了十来米。一把拽住站在原地无措的苗儒宗:“走,跟着我的脚步。”
  苗儒宗疼的不行,却还是感激笑笑:“谢谢!”
  三人没废话,跟着人群往前挤。路上还得躲闪随时可能爆发的热气流。安安暖暖还好,可苗儒宗就有些费力了。俩人不得不迁就他。
  好不容易快到避难区了,地面上喷发的热气却更密集了。苗儒宗这边有些细微动静,安安察觉到了,一把把他拉开,可就在这时,暖暖被人流冲了出去。
  “暖暖!”安安惊惧地叫了起来。
  “我没事,哥哥你小心!”暖暖大声回答着,顺着人流往前走。
  安安想追上去,可两人中间隔了一二十号人。
  而且苗儒宗行动很慢,他总不能放弃他,去追暖暖吧。这要是个正常人,也就不说了。可苗儒宗受伤了,他要是再放手,那这孩子,就不用活了。
  苗儒宗推推他:“你快去呀!”
  安安眼睛酸涩,喉咙也有些堵,摇着头说:“没事,暖暖会照顾好自己。”
  他后悔了,后悔一开始没有蒙着头往前冲。如果不回头,是不是就不用做这种艰难的选择了?
  “对不起!”苗儒宗有些愧疚,可说实在的,他想活。
  被冲到前头的暖暖心有些慌,可想到自己受过那么多训练,就强自镇定。
  只是意外来得突然,前后喷出来的热气,让前面人后退,后面人前进。双面夹击,暖暖一不小心就被挤出了队伍。
  这原本没什么,可她右侧突然喷出来一股热气,而左边是人群,躲都没处躲。
  暖暖痛苦的闭上眼,双手捂脸。眼里噙着泪,准备迎接热气洗礼。却不想被人抱进怀里,一个转身,那人闷哼出声,后背擦着喷涌而出的热气险险躲了过去。
  暖暖放下手,睁开双眼,发现居然是她熟悉的祁麟哥哥。他额头沁出冷汗,却还扯出一抹笑容,问她:“怎么样,有伤到吗?”
  暖暖摇摇头,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祁麟叹了口气,把小姑娘抱进怀里。心想到底是年纪小,不经事儿。
  可形势没给他们多少宣泄情绪的时间,很快,祁麟拍拍暖暖的背:“好了,咱们得赶紧离开这儿,等安全了再哭。”
  暖暖点点头,擦干眼泪,拉着祁麟的手向前跑。
  祁麟后背很疼,可他不敢停下。心想刚才那灼热的温度,连他这个受过特殊训练的大男人都受不了,要是喷到暖暖脸上,小姑娘该多痛苦。
  两人很快就跑到了避难区。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可因为地方大,每个人周围都能形成一米左右的空间,让人有左右闪躲的机会。
  安安也跑了过来,远远的就看见妹妹被一个大男人抱着。他脸都黑了,可还没发火,就发现暖暖在哭。
  “妹妹?”他松开苗儒宗,跑到暖暖身边,才发现抱着她的人是祁麟。
  祁麟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冷汗。安安的怒火消失无踪,关切地问:“祁麟哥哥,你怎么了?”
  祁麟疼得快要站不住了,哪还能说话。暖暖哽咽着说:“他是为了救我才被热气伤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