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49章 囚06

第49章 囚06


要怎样驯养一只猫呢?

路显原先想要一只乖乖摇尾乞怜的小宠物, 因此他要折断他的骨头,拔掉他的爪子。

给予他希望,再亲手碾碎他的希望。

路显也确实这样做了。

自以为抓住了希望的小动物脸上绽放出了从未见过的鲜活神态, 在希望破碎的那一刻,愤怒与哀戚的表情犹如让人飘飘欲仙的毒药,使路显几乎失控的将他扯了进去。

在极度的愉悦中,小宠物呜咽着挥舞着爪子, 在他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这甚至不能称之为伤口,血液将将涌出的时候便凝结了。

路显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想要豢养一只有爪子的猫。

他允许这只有着漂亮皮毛的猫猫保留下他的天性。

猫天生就是任性、自我的生物。

上一秒还温顺的磨蹭着主人,下一秒就突然翻脸露出爪子。

隐藏在乖巧又漂亮的外表下, 是永远在活动着的小心思。

但这也同样可爱。

也许他就是为了挠他一爪子,才会喵喵叫着卖着乖。

可那又如何?

铃铛发出轻灵的声响。

在镜子中, 身形远超于猫猫的男人从背后拥住他,一根手指挑高他的下巴。

猫猫修长的脖颈上多了一个东西。

一个黑金条纹的项圈, 一眼望过去, 像是荆棘一样禁锢住了他的脖颈。

圈带上路显的名字张扬无比,肆意的彰显着存在感。圈带的正中央, 抵着喉结的地方,一个指头大小的铃铛系着。

喉结的颤动带动着铃铛微晃。

猫猫眼前一黑,被路显的手遮住了双眼。视觉被剥夺,其他的感官更加的敏锐起来。

猫猫听到这人说:“带着它, 你可以在这里打开任意一道门。”

“——包括离开的门。”

声音愈轻, 压低的气音贴在猫猫的耳廓, 犹如在讲一个秘密一般, 每一个音节都浸泡着蛊惑的气息,煽动着那些不可言说的欲念。

路显面对着镜子,镜子与他相同面貌的人低着头看着小兽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同出一辙的期待, 带着纵容,带着愉悦的恶意,口中吐出温柔的话语:

“下回逃跑的时候,要记得戴上项圈哦。”

可怜的猫猫似乎被吓坏了,像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直到路显离去,他才解开了封印,慢慢走到地毯上,趴了下来,蜷缩成一团,尾巴啪嗒啪嗒的打着地毯。

猫猫闭上眼睛做假寐状,手却不由自主的摸着脖子上新增的装饰品。然后他又很快反应过来,猛地收起手,把手压在肚子下面。

他很努力的想要装出自己对路显说的话一点儿都不在意,可他确实如同路显所说的,是一只笨猫。

尾巴甩动的频率越来越快,猫猫换了好几种姿势,肉眼可见的烦躁起来。

烦躁得厉害,他一咕噜爬了起来。猫猫扯扯自己的衣服,拨弄拨弄自己的耳朵,看似不经意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

每走一步,他都要停上好久。

走到门边时,猫猫突然想起了什么。

大幅度甩动的尾巴一瞬间下垂,尾巴尖向上勾起,小小的晃动着。

猫猫仰起脑袋,偷偷的呼了口气,像是在给自己壮胆,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他对着房间的空气,试探性的开口:

“我可以出去……玩吗?”

猫猫大抵是不知道人类有个词语叫做欲盖弥彰:“我一会儿就会回来!”

没回声。

房门却自己打开了。

明明是自己提出的要求,这只笨猫反而被吓了一跳,差点要原地蹦到三尺高。他蹭蹭蹭的后退,如临大敌的盯着门。

半晌后,他才磨磨蹭蹭的挪到门边。

猫猫扒着门框,向外瞅着。

撇开上回失败的逃跑,猫猫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来到除房间以外的地方。

这艘星舰非常大,几乎可以称作是一个基地。走廊呈银白色,两侧对仗分布房间,从外面看,完全分不出差别。

整艘星舰上找不到什么标志性的物体,走在其中就像是走迷宫一样,不是方向感特别强的人,走上几遍也记不住路。

这不太像是一个星盗头子拥有的星舰,像这样穷凶极恶的盗匪,谁都会理所当然的觉得他有着一艘比之皇室还要奢靡的星舰。可路显的星舰看过去空荡又冰冷,简直就像是刚从工厂里抢出来的新货一样。

转角处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

猫猫一惊,连忙找了个小角落把自己蜷成一小团。

是没有听过的陌生的声音,他不敢吭声,屏住呼吸等着那几个星盗走开。

说笑的声音消失,猫猫一口气还没松开,又听到新的脚步声响起。

从前跟着路显出去,除了那个红发星盗,猫猫就没见过这艘星舰上出现过别的人。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星舰上来往的星盗多了起来。

外头暂时没有声响了,猫猫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

一抬头,他猛地对上了好几双眼睛。

猫猫陡然一僵。

六七个星盗悄无声息的站在拐角处,同时对他投以凝视。

像是鬣狗找到食物一样,他们不约而同的咧嘴笑了起来。

“瞧瞧我们发现了什么?“

猫猫瞬间炸起尾巴,面上强做镇定。但这几个手臂都比他大腿粗的星盗往他身前一站,就带来了十足十的压迫感。

他仰着脑袋,漂亮得妖异的眼睛倒映出几个星盗的模样。

猫猫喉结滚动,脖子上挂着的铃铛响起。

“叮铃铃——”

“……”

“咕咚。”吞咽口水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猫猫瞧见某个东西,瞬间瞪大了双眼,脸色变白,脑子还没转过弯,早就因此吃过苦头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被他看着的地方,令他恐惧的物体变化得更加明显。

甚至还不知廉耻的挺了挺。

一双双手向他伸去。

他变成了一只被豺狼鬣狗驱赶包围的羔羊,用尽全身力气挣扎逃跑着。

不断有新的豺狼鬣狗加入了这场追逐,将这唯一的猎物驱赶得筋疲力尽。

混乱间,猫猫的手突然被一个人攥住,他奋力的挣扎着,拍打着钳住他的手臂,双脚抵着地面,却根本抵挡不住那人的怪力。

其余的星盗不甘心的驻足,有几个仍然蠢蠢欲动着想要上前,差点被人一枪射中大腿。

不能上前,却也没有一个人后退。那掺杂着浑浊欲念的不甘眼神,浓稠得几乎化作实质,直勾勾的看向小兽人。

小兽人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拽着他走的红发星盗连一星半点的停顿都没有。

红发星盗埋头往前走着,赫赫的粗喘声越来越重,似乎在拼了命抑制着什么。钳住猫猫的手力道也在加重,步子越来越大。

猫猫不得不踉跄着小跑起来,直到被拉着跑了很长一段距离,他才认出眼前这人就是把他带到这艘星舰上的那个星盗。

不知为何,红发星盗在短时间内暴瘦了很多,高高的颧骨与赤红的眼睛让他在此刻看起来异常吓人,钳住猫猫的手滚烫无比。

认出人后,猫猫瞬间挣扎得更加厉害。他微薄的力量根本撼动不了星盗,慌乱间,他突然看到了挂在星盗腰侧的枪。

也许是红发星盗此时状态不对,猫猫不费什么力气就抢到了枪。

枪到手后,他胡乱的冲着星盗身上开了一枪。红发星盗一声闷哼,不可撼动的力量终于出现了瑕疵。

他连忙挣开红发星盗,一路向前逃跑。没跑几步,他就听到身后响起紧跟不舍的脚步声。

才跑过一条走廊,那声音就越来越近,似乎下一秒就要够到他的身后。

猫猫没有回头,咬着牙往前冲。在走廊的尽头,他一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兽人像个小炮弹一样猛地冲进那人的怀中,以一种从未展现过的依赖形象,死死的攥住那人的衣角。

软弱的、可怜委屈的呜呜声从颤抖的声带中发出。

他全然像是一只在外面受足了惊吓,跑回家找主人痴缠撒娇的小宠物。

猫猫紧紧贴着的胸膛震了一下,像是有人在笑。

鼻尖萦绕上一股挥之不去的浓郁血腥味,往常只会让他害怕僵硬的气息,现在竟让他安心的眯起了眼睛。

他听到紧贴着的人赞赏的口吻:“亲爱的,你做的很好。”

路显的目光落到前方手臂淌血的红发星盗,脸上流露出愉悦的笑容。他执起猫猫握枪的手,如教导者一般摆正他的姿势。

枪口一点点校准。

他说:“下回,要瞄准这里。”

“砰——”

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猫猫猛地偏开枪口。

到底有没有射中人,射中了哪里,那人是死还是活,猫猫一眼都没有看。他扔掉了刚刚还握得死紧的枪,嘴里吐着杂乱无章的话:

“……好奇怪、我不明白……”

明明他刚刚还能毫不犹豫的冲着人类开枪,现在却莫名恐惧得浑身发颤。

他惶惶的想要寻求一个答案:“……我这是怎么了?”

路显的声音温柔的像水一样包裹着他:“亲爱的,你只是还不习惯。”

他推开身后的门,恍惚间,似是推开了一扇通向地狱的门。

呛人的血腥臭味扑面而来,他愉悦道:

“我会好好教你的。”

【叮——发现任务目标!】

【叮——检测到任务目标生命值过低!】

【叮——检测到任务目标好感度极速下降中!】

作者有话要说:  礼貌系统:你吗。

这章卡得我想出家,写了三天好不容易写了两千多扔到存稿箱里,吃个饭回来一看存稿箱只有700字,我差点心跳停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