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47章 囚04

第47章 囚04


‘你没有闻到吗……’

‘好香啊。’

这句话如魔咒般不停地萦绕在耳里,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中就开始不自觉的回忆起某个画面。安德西试图控制住自己,但是大脑根本不听命令。

它自作主张的将某一段窥见的画面重复播放, 定格放大,用放大镜一寸一寸扫过每一个细节。所有的画面中,都是同一个人。

晃动的发丝撩过眉眼,光照进那人的眼睛, 如金色的晨辉洒向海面。

有飞鸟的白羽点过水面,生出涟漪。

神明在低声吟唱着。

定格的画面中,那人化作了锚点。所有的颜色淡去, 唯有他浓墨重彩。

祂最宠爱、最钟爱的造物听到吟唱声。

他回过头,断裂的锁链垂在臂旁。

“喀啦、喀啦——”

飞鸟携裹着蓝色的海水向天空倒灌, 天色骤变。

透着血色的黄昏中,那人趴伏在另一个人的怀抱中, 露出半张脸。

红与蓝融化在一起的眼眸轻轻转动。

‘你没闻到吗?’

‘——好香啊。’

红发星盗鼻子耸动, 终于,他真的在空气中捕捉到了一丝浅淡的不知名的幽香。

他闻到了。

红发星盗用力的吸着气, 他真的闻到了,那一丝一缕的香味,从那人的发丝、眼睛、指头……那人的每一块皮肉都浸满了香味,皮囊下装着的是止渴的鸠酒。

他好像在看着他。

不, 他就是在看着他。

“……”

“彭——!”

一身血污, 倒在地上呼吸微弱的人突然暴起, 将红发星盗狠狠推开, 发了疯的往外冲去。他剧烈的喘气,像是一只即将损坏的破风箱,每一下呼吸都带着让人抓狂的刺耳。

他拼了命的往前跑着, 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疼得让他想要尖叫。仅仅逃出了一小段距离,甚至连一段走廊都还没有跑过,他就踉跄着栽倒。

好死不死,他摔在了一个黑影前。

他全然没了爬起来的力气,佝偻着背部,抱着头像是一条蛆虫,在地上扭动着后退。结痂的伤口被撕裂,新鲜的血液混合着沉褐色的血块蜿蜒在银色地板上。

他的嘴巴长得很大,似是想要尖叫的模样,却连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然后,他听到了身后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睁大的双眼瞬间涌出泪水,他像是案板上的死肉,瘫倒在地上。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某种力量冲破了他的嗓子,他癫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语序混乱的哭喊着:

“不要——!别打我!求你了让我死!不、不要杀我——!放过我求求你了放过我——!”

红发星盗的目光越过了地上的血人,直直落到了前方坐在黑发男人臂膀上的猫耳少年。

他扇动着鼻翼,在一片浓重的铁锈味中,寻觅到一丝浅淡的幽香。

往前一步,香味愈浓。

红色眼眸中的光似乎化成火焰,将他灼烧成一个空荡荡的酒器。

他闻到了、他闻到了……

凄厉的人类哭喊声、浑浊熏人的空气,手持凶器步步逼近的星盗。

怀里的身躯几不可闻的颤抖了起来。

猫猫白嫩绵软的手如同菟丝子般攀附在路显身上。

他抱得越来越紧,似乎在用这种方式,从他倚靠的人身上汲取力量。

路显一手抱着猫猫,另一只手拿着枪,眼也不眨的冲着红发星盗扣动扳机。千钧一发之际,安德西险险侧过身子,本来致命的子弹划开了他的眼皮,高温略过的伤口焦黑一片。

紧接着一股巨力以不可抵挡之势踹中他的腹部,安德西仰面倒下。

坚硬的鞋底碾着他的面部,尤其是眼球,似乎要被踩碎一样剧烈的疼痛着。

路显俯视道:

“安德西,你好像没有尽好本职工作呢。”

他微笑着加大了力度,脚底下的红发星盗疼得青筋暴起,鲜血从一侧眼睛流出。安德西十指紧扣地面,声音嘶哑:

“对不起,老大,我马上处理掉。”

“不要、不要——!”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的遭遇,地上的血人声音越发凄厉,几乎穿透了整条走廊。走廊深处,半掩着的门后跟着传来若隐若现的哭嚎。

猫猫很久都没有动过了,尾巴僵硬的垂在路显的腰间。浓重的血腥气仿佛让他鼻子失去了作用,他在用嘴呼吸着,呼出的气流打在同一块皮肤上。

路显侧了侧头,脚下一时失了力道,将安德西踹开,安德西弯着腰半晌没能从地上爬起。他没让安德西把人拖走,安德西捂着双眼,看不清神色,呼吸声异常粗重。

“……是,老大。”

走廊内只剩下了三人。

又或者说是两个半。

瘫倒在地上的人浑身上下都是被折磨过的痕迹,翻遍全身都找不出来一块好肉,一张脸被血污覆盖,都掩盖不住灰败的脸色。

他逃跑的勇气已经燃烧殆尽,仅剩的力气全都被他用来哀嚎着。

随着路显的靠近,他叫得越发凄惨,凄惨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可怖了起来。耳边洇湿的感觉陡然消失,路显眯起眼睛,不再抱着猫猫。

猫猫一双黑色的猫耳向后压得死紧,几乎和柔顺的黑发融为一体。灵动的尾巴此时就像一个真正的装饰品,僵硬的垂了下来。

他屏住了呼吸,瞳孔缩成一条竖线。

路显恍若未闻,声音平静得甚至带了点笑意:

“真可怜。”

他顺着猫猫僵直的脊背,“从这。”一路往下,“到这。”

指尖划过尾骨,勾起同样僵直的尾巴,像是把弄玩具一样缠绕在指间。

“全部都僵硬着呢。”

“是这个人让你感觉害怕了吗?”他轻描淡写的混淆了某种概念,抽出一把匕首,放到猫猫的手里。

路显一手覆上,半是强迫,半是诱导的让猫猫握紧匕首:

“让他消失,就不会再害怕了。”

“就像这样……”

纤细精致的猫猫呆站在原地,像是人偶一样被牵动着肢体。

匕首一点点递进。

即将刺破皮肤的那一刻,猫猫猛地向后缩去。路显低下头,吐出的每一个字眼上仿佛都缱绻着空气中的血气:

“要听我的话。”

不容置疑的力道向前,刀尖刺破皮肤。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猫猫睁大了双眼,眼角绯红到似乎要沁出汁水,头晕目眩间,他才恍然记起呼吸。

他不知道自己又开始细细的颤抖起来。

若是路显不握着他的手,他现在连一片叶子都握不住。

猫猫摇着头,头一次如此强烈的表现出抗拒的意思。他甚至主动用着不熟悉的人类的语言:

“停下来,停下来。”

路显置若罔闻。

猫猫突然伸出手去,细嫩的五指就要抓向锐利的刀锋。路显迅速抽回匕首,让他抓了个空。

黑发男人似乎是有些生气了,面上浅薄的笑意褪去,眼神毫无温度。他松开手,反手扼住猫猫的脖颈,甩了甩匕首。

刚刚对准血人的刀尖现在对准了这只看不清形势的蠢猫。

刀锋顺着黑色的名字移动,匕首的寒凉像是能够冰封一个人的血液。

他饱含着恶意开口:

“来,再说点什么。”

刚刚还急切着为另一个人张合的唇现在却死死抿着。

路显看着,只觉得可笑。

他竟然会在一只兽人身上看到堪称为善良的东西。

一只兽人在拒绝伤害人类。

多么天真又愚蠢。

路显笑出了声音,脸上的暴戾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他又重新端坐到高高在上的饲主位置上。

脖颈的桎梏得到解脱,猫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清凌凌的眼眸氤氲着雾气。空茫的视线如漂游的棉絮,缓缓的下落,最终落到了路显身上。

他的眼神依旧清澈,瑰丽得像是藏在海中失落的神迹。

猫猫在注视着路显,海面上也倒映出黑发男人的身影。

路显莫名心情愉悦了起来,他随意将匕首向后一抛,烦人的聒噪声音戛然而止。他甚至没有回过头看,动作轻柔的抚摸着他似乎又受到了惊吓的娇贵猫猫。

“乖孩子。”他掰过猫猫欲向后看去的脑袋。

“下一回就不能再耍赖了。”

【叮——检测到主要任务目标——】

猫猫窝在别人的怀抱中,目光从某扇门上一扫而过。

他一路上安安静静的被路显抱着,一双腿没有再落过一次地。回到了房间,连食物都是路显亲自喂到他的口中。

一连几天,皆是如此。

饿了就有人把食物喂到嘴边,在房间呆久了就被抱着出去逛上一圈。

他的手脚已经好全了,却依旧发挥不出它们的用处。

每天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路显,闭上眼前看到的还是路显。

路显经常把半睡半醒的猫猫抱在腿上,顺着微微凸起的脊骨一路向下,摸到皮毛滑顺的尾巴,往返重复。

猫的尾脊异常敏感,每每要坠入梦乡之际,那只手总会有意无意的抚过要命的地方。

猫猫又一次抖了个激灵,一双眼中困得水汽萦绕。

他带着浓重的鼻音,语气和风细雨:‘派派啊。’

‘你觉不觉得现在的任务进展得有点慢?’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表演如何光速主宠情变质

想象不出来猫猫眼睛的可以去搜一下“单瞳异色”的猫猫照片,有很多神仙猫猫眼睛是黄蓝混色的,炒鸡漂亮!把黄替换成浅一些的樱花粉,再加点碎光就是猫猫的眼睛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