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46章 囚03

第46章 囚03


路显养了一只娇贵的小宠物。

一只皮毛华美的猫。

这是他头一次养宠物, 所以他总不吝啬于用探索的眼神观察着他的小宠物。他的小宠物长得很漂亮,大概是因为这幅好相貌,还没真正吃过苦头, 所以这双同样漂亮的眼睛里总留着些可笑的天真柔软。

不过是施了些小手段,这只小猫就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遭遇的一切,期期艾艾的向着他靠近,这可真是……

趴在地毯上的黑色猫猫耳尖一抖, 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四肢的伤还没好全,每走一步路都显得很艰难, 仿佛下一秒就要摔倒在地上,像极了童话故事里从海巫婆那里换来双脚的小人鱼。

路显倒是头一回被家里养的小宠物迎接, 他新奇的挑了挑眉,干脆站在门口不动, 看着他养的小猫咪跌跌撞撞的走过来。

快要走到路显身边时, 猫猫脚下一软,径直扑到了路显的身上。前几天还会因为过近的距离浑身僵硬的猫猫, 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还软下了身子,异于人类的身体轻盈又柔软,体温略高, 软乎乎的贴在胸口, 特殊的暖意似乎能一路熨烫到心头。

猫猫在他的怀中乱拱着, 路显被平时安静的猫猫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一愣。猫猫双手撑着他的肩膀, 精致得非人的脸庞在他面前放大。

纤长得像把小扇子的睫毛在脸上划过阵阵痒意,猫猫小巧的鼻尖如蜻蜓点水,一寸寸略过。

猫猫贴着高大的黑发男人, 黑发男人像是化作了一根不会动的树木,任他攀缠。

有什么柔软的、湿润的触感一触即离,再仔细感受,又好像刚刚的触感只是他的幻觉。

……他是在勾引他?

路显缓慢的眨了眨眼,突然很想再看看自家小宠物那双漂亮的眼睛。

那双总是流淌着天真、美好的眼睛,现在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这么想着,路显迫不及待的挑起了猫猫的下巴。

猫猫顺从的抬起了头,疑惑的歪着脑袋看向他。

而他那双瑰丽的红蓝交接的眼睛,依旧干净明亮。越是纯粹干净,越是非人。

他才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哪里不对,也根本没有人类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强烈的挫败感陡然生出,路显眯起眼睛,神情不善,目光审视。

这只小宠物好像有些过分影响他的情绪了。

今天的行为,是谁教他的?

他可没有让人进过他的房间啊……

手中的猫猫突然后缩了一下,路显眸光一暗,却见猫猫捧起了他的手,鼻尖微不可见的动了动。

他将脸贴近,小小的脸几乎被路显一只手盖住。

猫猫吐出舌头,比之人体要更加灼热的温度覆盖到路显的指腹。

舌尖一勾,都说猫的舌头上带着倒刺,这只黑色的猫猫却不尽然,舌苔上仅有根本刮不疼人的小颗粒,舔上一口,反倒是舔得人酥酥麻麻,像是触电了一样。

捧着的大手猛地一抽,猫猫更加疑惑的抬起头来。他猫儿似的舌头露了一小节未收回,上头还带着点不属于他的血迹。

路显的目光定在他殷红的舌尖上,看着他收回舌头,连带着从他指腹上舔舐去的血,喉结轻滚,一并吞咽入腹。

有谁的喉结也跟着滚动了一下。

猫猫甩了甩尾巴,想要去看看人类手上的伤有没有停止流血,人类却不给他看。他难以理解,感到奇怪,尾巴甩动的频率变大。

他伸出自己的手指,在人类面前晃了晃,见人类的视线落了过来,便作势凑到自己的手指边,皱了皱鼻子,作嗅东西的模样,然后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爪子。

做完所有动作,他又指指人类的手,觉着人类这应该看懂了自己的意思了吧。

伸到自己眼前的手指白嫩嫩的,指节还泛着诱人的粉意,被舔舐过后水灵灵的指头,像是涂上了一层香甜的蜜。

看起来好甜。

想吃。

连一秒的思考都不需要,路显愉悦的遵从心底的想法,将猫猫的手指吞入口中。

身材高大的黑发男人弯下腰,将自己亲爱的小猎物圈进包围圈中,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胆寒的侵略性。他的眉宇锋利,眼睛里充斥着星盗再标准不过的贪婪与疯狂,艳红如饮血的唇吞吐着一根细嫩的手指,唇舌翻动发出暧/昧的滋滋水声。

惊人的色气与危险同时在男人身上彰显。

猫猫的尾巴停顿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会错意的人类。他苦恼的蹙眉,努力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

他拽拽手,没抽出自己被人类舔舔的手。

他只好用另一只手拉住人类的手,示意他去看自己指腹上的小伤口。

猫猫很艰难的表达着自己没有受伤,不需要舔舔的意思。

“呵。”路显喉结滚出一声低哑的笑来,用牙微微用力的咬了猫猫一口,看着他茫然忍疼的表情,心情愉悦的抓住自家笨猫猫啪嗒啪嗒打在他大腿上的尾巴。

只要稍微动一下脑子,路显就想明白了今天自家笨猫猫一切异常行为的原因。

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从外头带进来的血腥味让这只笨猫以为自己受了伤,这才急匆匆的扑过来到处找他的伤口。

这可真是……

“笨蛋。”路显揉捏着猫猫的尾巴,慢条斯理的从头往下捋,“笨猫。”

被人握住尾巴这种怪异的感觉永远也无法习惯,猫猫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根本没闲心去听人类说些什么。直到又被人揪住后脖,他茫然的抬头去看。

路显开口:

“亲爱的,记住这个名字。”

他念出自己的名字,并且在猫猫的脖颈上一笔一划的写出。

“我知道,你不是个哑巴,对吧?”

摸着尾巴的手越发靠近末端,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猫猫挣扎了几下未果,明白了人类的意思,尝试着发出人类的语言:

“路……”

字未落地,便被打断。

“不对,不是喊这个。”

血腥粗暴的掠食者对它圈养的小宠物垂怜道:

“要喊主人哦。”

……

那两个字从他可爱的小猫嘴中出来时,路显找到了新的乐趣。他开始乐忠于教自己的小宠物说话,他的小宠物在这一方面笨又不算太笨。

小猫咪学得速度不慢,但也仅限于生搬硬套,连带着将他说话的语气、停顿都学了去。

他正在逐渐被打上自己的烙印。

属于我的。

路显觉得有趣极了,指尖在猫猫的喉咙划过,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自己的名字。

咕噜咕噜的呼声从喉咙传出,指下的皮肤颤动着,都说十指连心,颤动带来的瘙痒一路痒到了心底,连带着路显的牙根也痒的厉害。

他抵住牙龈,用力磨了磨牙,周身的气息变得危险。他像是要就此化作一只饥饿的黑豹,狩猎的欲望在他心中高涨,他想要用牙齿狠狠的咬紧猎物的喉咙,他干涸的嗓子唯有猎物的鲜血才能抚慰。

被咬住喉咙的猎物会露出痛苦的表情,这双漂亮的眼睛会因为泪水而更加美丽。

猫猫感到脖子一凉,想要低头时被路显勾住下颚。路显拿着笔,一笔一划的在猫猫的脖子上勾勒出自己的名字。

他的字很张扬,像一只蜘蛛一样张牙舞爪的落在猫猫白皙的脖颈上。

可他还觉得不够,头一次嫌弃自己的名字不如别的人长。

路显皱眉思索了片刻,想要在自己的名字下添上自己星舰的名字——桑格纳里,要下笔时,又觉得不爽。

有一种微妙的所有物被他人划分的感觉。

啧。

路显丢掉笔,一口咬在猫猫的下巴上。

猫猫睁大眼睛,又缓缓垂下眼帘,有些肉肉的小猫一样翘起的唇抿紧,安安静静的忍受着疼痛。

猫是一种惯会忍受疼痛的生物,但路显知道,只要再用上一点力,这只猫猫就会忍不住皱起鼻子,即便是咬住下唇,也会有抑制不住的小声抽气。

那抽气声又娇又软,勾得人直想要让他再疼一点,再多叫出两声来。

“亲爱的。”路显深呼吸一口,将心里头翻涌的暗色念头藏起,像是抱小孩儿一样从腿弯处将猫猫抱起,“想要出门玩玩吗?”

猫猫瞬间就忘记了刚刚莫名被咬了一口的事情,双眼亮晶晶的。他抱住了黑发男人的脖子,猫猫表达感激的方式就是用脑袋顶住对方的脑袋,蹭蹭贴贴。

脖颈的要害被别人接触,路显却生不起一点防备的心理。搭在他脖颈的这双手十指绵软,能够作为武器的指甲早被修剪的干净,有谁会去防备一只矜贵又柔弱的小猫呢?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不是忘记说啦,猫猫是白切黑,乌漆墨黑的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