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43章 他无处不在(完)

第43章 他无处不在(完)


他是一名即将大四毕业的学生。

大学四年生活过得平淡无奇, 与人相处礼貌却疏远,平日里很少笑。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从小到大一个能交心的朋友都没有, 大学尤甚,几乎都只是点头之交。

他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他这样想。

本来有说有笑的人见着他来了,一瞬间把笑容收了回去,甚至有些不耐烦似的连头也撇开。郎西向前走一步, 他们就往旁边退一步,唯恐避之不及的硬是从青砖路退到了泥地上。

郎西抿直了唇线,最后还是忍不住低叹一声。

“唉。”

“怎么了, 学长?”

郎西有些意外的抬眸:“封槐水?”他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

话到一半, 他皱了皱眉,样子有点儿困惑, 刚刚想问的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 消失不见。

封槐水失笑着摇头道:“不是说好了一起来领毕业证吗?”

青年面上仍带几许疑惑,仔细回想,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确定的开口:“……好像是的吧?”

封槐水又将话题转了回去:“刚刚为什么要叹气,是有人让你不高兴了吗?”

他语调轻快,甚至有点儿跳脱, 一双眼睛却黑沉沉的, 透不出一丝光, 像是把他整个人割裂开来。

“谁让你感到不高兴了?学长?”

郎西迟钝片刻, 想要扯开这个话题,对方却不依不饶的盯着他,他下意识避开封槐水黑沉的双眸:

“没什么, 我没不高兴。”

封槐水弯唇笑着看他。

他的视线很专注,黑漆漆的眸子定在了郎西的身上。他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封槐水黑沉的瞳孔跟着微微晃动。

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锁定了一样。

他莫名慌乱,装作自然的看天:

“好像要下雨了,走快点吧。”

封槐水:“不会下雨的。”

他的语气笃定得奇怪,郎西没去在意:“是吗?说起来最近好像一直是阴天,快一周没见过太阳了吧。”

封槐水又带着他那奇怪的笑意开口:“你不是讨厌太阳晒着的感觉吗?”

郎西迟疑状:“我好像没和你说过,我是和……”说到一半,他顿住。

“奇怪,我记不起来了。”

封槐水笑意加深:“不重要的人,也没有记住的必要。”

他发现青年的视线时有时无的停留在自己的唇角上,封槐水侧过脸,脸上的笑容称得上阳光灿烂。身旁的人猛地把视线收回,步伐加快,有种做了错事被当场抓包的尴尬。

一路走得匆忙,青年走在朋友身边,却总觉得浑身不自在,生硬得让他感到不适。

果然自己是一个不合群的人,身边也还能有封槐水这样一个不嫌弃他的朋友也算是幸运的一件事了。

虽然是这样想着,青年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封槐水的话,封槐水跟他聊了许多东西,他也只干巴巴的应了几声。

气氛总觉得越来越尴尬了。

回去的路上,郎西看着某处,微微的松了口气。

好在来时路上碰见的人不在了,一条路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

不然可要更尴尬了。

太阳被拦在乌云后,乌云向着远方的天延伸着。

被乌云所覆盖的地方,虫兽无声,像是冬日提前降临。

郎西搓了搓手,想要驱散身体的寒意:“怎么这么冷?”

一双手把他的手圈了起来,封槐水朝着他的手呵了口气。

呵进手心的并不是暖气,反而冻得郎西一个哆嗦,触电般的试图缩回手,谁料对方圈住他的手犹如铁钳,他抽了两次都没有抽出来。

封槐水歪着头:“不是冷吗?”说着又吹了口气。

一吹,葱白的指尖就泛起红意,瑟瑟微微,像是冷风里摇曳的花瓣。

郎西实在是抽不出手来:“放开我,别吹了,好冷。”

“冷?”封槐水疑惑的看着他掌心的手,“冷吗?”

自己的手还在被人抓着不放,身体里本就不多的热量好像都要被抓住他的那双冰凉的手所掠夺。

大脑昏昏胀胀,鼻子开始不通气,青年有些生气:“你今天没课吗?我还有事要出去。”

“有事?有什么事?我不记得你今天有活动。”

“你先放开我。”

“你想去哪儿?”

“放开!”

“我陪你去。”

郎西用力一甩手,仍是甩不掉封槐水的手。他眼前一黑,脚下一软,胸口起伏剧烈。

他们两个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封槐水自说自话,每一句话中都好像带着青年无法理解的深意。

他额角冷汗冒出。

封槐水……是这样性格的人吗?

他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一个人的性格怎么会说变就变?当初他不是……

奇怪,他怎么又不记得了?

他好像和封槐水认识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仔细回想,却想不起他们相处的细节。

脑子浑噩一片,他试图拍拍头清醒一点,才想起手还被封槐水禁锢着。

他心头的火气更加旺盛起来:

“不关你的事!”

封槐水一愣,他接着说:

“我现在有点生气,所以麻烦你把我放开,我不喜欢这样。”

禁锢住他的手松开,他往后一步:“就这样吧,我……你干嘛?!”

郎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躲掉封槐水探向他额头的手。

封槐水笑容如常,动作亲昵:“果然,发烧了呢。”

“好脆弱啊。”他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会不会就这样……”死去呢。

尾音含糊在口中,叫人听不清楚。

青年彻底对他的行为心生反感,他很难去理解封槐水的行为,更不能接受对方不顾他意愿的举动。

“封槐水,朋友之间也是要保持一定距离的。”

他莫名焦躁不安,背部绷紧,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先做出了逃跑的姿态。

他看着他,抛下了一句狠话:“做不到的话,还是别当朋友了吧。”

他自以为自己做出了决绝冷漠的姿态,每一个字眼都吐得干脆利落。

封槐水的视线从他身上一一扫过。

从他迷离的双眼,再到霞红的脸,然后到溢出虚软气音的唇。

他在拒绝着他,却像是一只纯白的羔羊,伏跪在地上,用着世界上最温软和无害的眼神,祈求着别人大发善心。

“哈。”封槐水很突兀的笑了出声,“你说得对。”

“我们不适合当朋友。”

他们怎么会是朋友呢?

心里头有扭曲的恶念在咆哮着,而这一刻,他无需任何挣扎,满心欢喜的纵容着自己坠落到更深的深渊。

祂痴痴的笑着,将自己纯白的羔羊囚于窒息:

“你是杀死我的鬼。”

“你是救醒我的神。”

“我们是永远的仇人,也会是永远的……”

他是一名即将大四毕业的学生。

大学四年的生活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只有些许的变化。

他交了一个男朋友。

祂弯下腰,观察着床上躺着的人。

他紧闭着双眼,皮肤白到几近透明,呼吸几不可闻。眉目间的疏离退却,他安安静静的躺着,乖巧得像是一尊精美的人偶。

房间一片漆黑,窗户外也见不着阳光。

祂与他像是定格了身体,一动不动的维持着姿势。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躺着的人睫毛一动,缓缓睁开双眼。他迟钝的转动着眼珠,目光触及床边的人,瞳孔剧烈收缩。

“咳咳咳咳!”

他弓起身子,咳得撕心裂肺,每一下喘息都艰难得像是搁浅的鱼。

祂靠近他,他如临大敌,无力的手足扯着床单向后靠去。

祂停了下来,感受着他身上的害怕。

记忆覆盖失效了吗?

如此强烈的恐惧啊。

属于祂的恐惧。

祂黑沉的眼中充斥着狂乱的笑意,尖锐的痛意与愉悦撕扯在一起,垂在身侧的手指神经质的抽搐着。

黑气在他的眼眶荡开,祂垂下头,身躯战栗着。

突然,祂感到指尖一股暖意。

柔软温热的手与祂僵硬冰冷的手相贴。

惊讶在心头一闪而过,另一只温暖的手抚向祂的下巴,祂顺着对方的力道抬起头。

两人脸对着脸,祂看着他向他靠近。

最后,星辰笼罩住了祂。

祂彻底僵立不动,所有思绪戛然而止。

祂的目光落在他颤抖的羽睫上,唇与唇相贴,体温好像就能就此平衡。

祂在变得温暖,而他在变得冰凉。

他仰起脖子,犹如神圣的祭品。

【滴、检测到恶性bug…情绪值剧烈……正在尝试……】

微弱的机械电流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郎西轻启双唇,舌尖如金鱼的尾翼,一触即离。

他深深的凝视着封槐水的双眸,祂的一双眼睛早已显露出非人的诡异,眼白完全被黑色侵染。他穿过这片黑暗,好像能凝视到祂的灵魂。

郎西说:“对不起。”

他是在为刚刚避开祂的行为道歉着,祂望着那双温润又包容的双眸,竟奇异的觉得他好像什么事情都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一切的他接受了祂。

郎西拉着祂向后倒去,抚摸着封槐水冰凉的脸,弯起双眼。

这一瞬间,好像漫天的星辰都降落到人间。

祂眼中涌动的黑气慢慢消失,散去诡异的黑气后,祂竟看起来有些呆愣。

祂被蛊惑般的低下头,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叮——连接成功!】

【宿主,这个世界有问题,我们赶快……】

“扑哧——”

一抹血色在郎西的胸口绽放。

凝成实质的黑气疯狂的灌入郎西的胸口。

封槐水的手置于他的胸腔,温暖得让人泪流的血液包裹着祂。

啪嗒啪嗒,黑色的眼泪从祂的眼眶中流出。

又笑得像是一个青涩的大男孩。

祂一点一点舔舐掉郎西嘴角溢出的鲜血,动作堪称温柔。

祂说:“别怕。”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

【宿主!!】

‘别喊得那么大声,我还没死呢。’郎西闭眼调出了脱离程序,意念一动,‘下班咯。’

作者有话要说:  失去灵魂的容具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包裹着手掌的液体也一点点失去温度,停滞不前。

封槐水死去的黑沉眼眸中,摇曳起微弱的火光。祂长久不动的等待着,化作了一尊雕像。摇曳的微弱火苗陡然被瓢泼的黑雨浇灭,蔽日的巨大黑藤从阴影处挣出,疯狂的撕碎触碰到的一切事物。

祂已然看不出一点人样,变为了最凶恶的鬼怪。

怪物癫狂着:“是谁?!偷走了他的灵魂!!”

“去死去死去死——!”

“我绝对会找到你的——!郎西——!”

……

卡死我了……写了三天总算写完这个世界了嘤嘤嘤。西西其实是想在系统重连回来搞搞事,调戏调戏小封,看看他san值还能掉成什么模样,没想到一个不小心玩脱了,就拍拍屁股跑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